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四章 我不想當班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雖然看起來一派洵洵儒雅,目光中對自己充滿了鼓勵期望,但是這眉毛很濃,煞氣有些重……太棒了!

  這面相……跟秦方陽差不多啊,脾氣,應該很暴躁吧?

  而且看起來很正的樣子,不是壞人……咳咳,不是壞人就好啊,既然是好人,一會兒可能只是罵我兩句也就算了。

  笑話!

  左小多偷眼看了看班主任。

  應該不會揍我。

  左小多心中一定。

  我自己練功自己變強多好?班長?那事兒太多了!

  這種高武校老師基本上不怎么管事,基本一切都是班長的活:這一點,左小多可是早就打探好了。

  雖然班長權力很大,未來履歷光鮮,但是……太麻煩了。左爺不想讓自己那么麻煩。再說了,以左爺的牛逼,還在乎這點資歷?

  這一點毋庸置疑。

  所以在展小飛看來,這是大好事。

  誰不知道高武的班長將來不管到哪,都是獨當一面的大才?

  只是沖著高武班長這個稱謂,誰都不敢小看,這就是一份學生時代光鮮到極點的資歷!

  心中自有打算。

  只有一個目的:班長我是不能當地。

  左小多滿臉微笑,長身而起,搭配那俊美面容,長身玉立,端的是玉樹臨風,風度翩翩。

  哪怕是到了前線,當過高武班長的也都是一上來就會被另眼相看,委以重任,當作人才,當做未來將星培養——起碼組織能力管理能力那是超強的!

  但左小多當時就毛了!

  老子不干!

  讓老子當班長?!我曹不干不干!

  武徒班當了五年班長,基本就和保姆差不多,印象深刻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到這里,居然還要我當班長?

  在路上,展小飛已經秘密透露給左小多:班長你當定了,而且你未來的班主任已經內定你當班長。

  展小飛是好意,也是提前給左小多一個驚喜,內定班長這可是大好事。

  左小多只是打量了一眼,就在文老師期待的目光中,從容不迫的到了講臺上,昂首挺胸站定,露出一個八顆雪白牙齒的微笑:“同學們好,我叫左小多。”

  “劍王好!”

  下面,包括李成龍在內,好多人齊聲大吼問好。

  文老師一頭黑線,左小多應該會制止這種情況吧?

  轉頭一看,只見左小多一臉的得意洋洋,道:“同學們,我們都是同學,這江湖稱號,在這種正式場合就不要提了,往事不堪回首……江湖是江湖,學院是學院,兩者能不混為一談,就盡量不要混為一談嘛!”

  文行天只感覺頭頂上有一群烏鴉呱呱的飛了過去。

  這……是什么開場白?

  雖然是在制止,但是這……貌似有些不大對味兒啊!

  “剛才文老師說得好啊,我的仇家,基本都集中在這個班里了。”

  左小多搖頭苦笑,在講臺上走來走去。

  這苦笑笑的,怎么看都有一種小人得志搖頭擺尾的微妙感覺,反正就是不和諧到了極點。

  文行天隱隱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下面幾個人,眼中噴出熊熊怒火,顯然是心有不岔,憤怒不已。

  這貨在上面是嘚瑟呢吧?

  文老師說過?文老師啥時候說過這句話了?

  “文老師還說過,咱們班里的美女是真不少啊。”

  左小多笑瞇瞇的。

  一邊,文行天和藹的笑意依舊,然而背在身后的雙手,亦是在互相搓揉不已。

  有點手癢啊,想動動啊!

  “這里人真多,都認識,還有許多都是熟人哈哈哈。”

  左小多哈哈一笑:“那個,項冰同學,咱們雖然是對手,但拳拳到肉,毫不留情打你的可是李成龍那家伙,不是我啊,你要尋仇的話,這貨就在這里……嗯,秋后算賬可算不到我身上哈……”

  “還有這位,雨嫣兒同學,李長明那小子不在這里,咱們也沒對上過,與其沖我放橫瞪眼,不如多睡會覺,沒準就夢中相見了呢。甄飄飄同學……呵呵呵,咱們是朋友……”

  除了甄飄飄淡淡的點點頭之外,雨嫣兒與項冰都是怒目相望,美眸中如欲噴火。

  這貨說的是人話嗎?

  是人話嗎?

  怎么就秋后算賬了,還有那什么夢中相見,你他么的說的是人話嗎?!

  一段話說完,三大美女得罪了倆!

  “呀,項沖同學也在啊,你可真怪不得我打你得那一頓,那一頓,實在是……哈哈,同學嘛。恩,其實我是真沒想到你這么的沒出息,居然與自己妹妹在一個班里,你當哥哥的難道不應該更高一級么?”

  左小多繼續開嘲諷。

  “我們是雙胞胎!同歲!”項沖氣得當場就要拿出方天畫戟,跟這混蛋干上一架。

  “嘖嘖……雙胞胎啊,雙胞胎好啊,你就當我沒說過。咦,皮一寶!哈哈哈哈……”

  左小多樂不可支:“我對你可是印象頗深啊……”

  眾人一起轉頭,看著皮一寶菊花般的皺巴巴的臉。

  皮一寶扭曲著臉看著這混蛋,這尼瑪真不愧是劍王,這賤得,簡直無以復加!

  “我了個大草……孟長軍,你們全隊居然都來了?這是要干嘛?”

  左小多驚訝道:“六人分在一個班,你們這不是要拉幫結派吧?”

  還真是意外,出身駐軍店一中,隊長孟長軍,副隊長郝漢;隊花甄飄飄,張浩楠,馮軍城,賈狂。六個人居然一個不少,全都在這一班之中。

  孟長軍呵呵一笑:“豈敢豈敢,我們只是來進修的,晉升修為境界才是我們的追求。”

  “我看不然,說的那么冠冕堂皇有啥用,現實才是最實際的,我感覺你們駐軍店就是要獨霸一班啊,然后就是要制霸整個潛龍高武了吧?”

  “嘖嘖,真是志氣高遠。”

  左小多搖頭嘆息,隨即道:“幸虧我們鳳凰城二中,也有人來,從今天起始,李成龍就全權代表鳳凰城二中了,你們要拉幫結派定勢力打架的話,直接找上李成龍打就好,我就不摻合了。”

  “以我的水平,與你們打……乃是欺負你們啊……”左小多一臉高處不勝寒。

  李成龍:“……”

  孟長軍:“……”

  所有人:“……”

  文行天:“!!!”

  手癢得很,快忍不住了。

  文行天滿臉陰郁,黑如鍋底。兩手抓抓放放抓抓放放……

  “對了,你們隊長西門大慶呢?項沖副隊長,你們隊長……咋沒來?李長明也不在這里,他怕什么?”

  左小多找半天沒找到西門大慶,心下有些詫異。

  難不成這位潛龍一中的隊長大人,居然沒有能進入到潛龍高武?

  “他在別的班。”

  項沖咬咬牙,勉力維持著和顏悅色,解釋道。

  西門大慶的一身實力雖然冠絕潛龍一中武校部,但他為求提升自身境界,大耗潛力,更在與李成明對戰中損耗了極多的神識本源。

  最后李長明大夢神功爆發,直接讓西門大慶本源受損,令到自身底蘊大幅度下降,而潛龍高武甄別學員,首重天賦底蘊,事故這位前大隊長,竟是無能躋身一班。

  現在西門大慶對于鳳凰城二中的恨意,可說是如山如海。

  “跑別的班去了,呵呵,嗯呢,招呼打完了,呵呵呵……”

  左小多笑呵呵的:“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都在同一個鍋里輪飯勺的伙伴了……下面我正式開始介紹一下我自己,你們可要聽仔細。”

  眾人都是下意識的嗤了一聲。

  招呼打完了?人也得罪完了吧?

  這小子當時是怎么當上的鳳凰城二中的隊長的?

  真心的有些納悶哪!

  “為何我說你們所有矛盾,都去找李成龍,所有恩怨,也都去找李成龍呢?”

  左小多呵呵一笑,洋洋得意道:“因為我的本職,或者說我最擅長的,從來都不是武力,武力與我的擅長來比,微不足道。”

  “雖然我現在已經可以說是打遍咱們班無敵手,但是我對打打殺殺,真心的沒什么興趣。”

  左小多神神秘秘的道;“你們猜,我擅長什么?”

  下面,三十五人,包括李成龍在內,都是陰沉著臉看著他。

  左小多哈哈大笑,神氣活現:“你們猜啊,猜吧,猜錯了沒關系的。來,來,猜一猜。”

  人影一閃!

  左小多從講臺上消失了,一直保持藹然態勢,在旁邊站著的班主任文行天也不見了。

  只聽見一聲怒罵:“我讓你猜!”

  教室外面,傳來拳拳到肉的綿密連續擊打聲,擊打聲幾乎以一種層層遞進的‘轟鳴’方式傳進來,那是毫不留情的拳打腳踢!

  與之一道而來的,還有是左小多的慘叫,以及沖天委屈的抱怨聲。

  “這是咋了……自我介紹而已……難道來到潛龍高武的規矩,竟是要先挨一頓揍?我要抗議!我要投訴!我要轉學!嗷嗷嗷……老師我錯了……”

  在此之前,文行天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會在第一天就將自己內定的班長揍一頓,但是……卻這么爆發式的發生了。

  這賤貨還想當班長?全班都得罪光了還當個屁!

  當班長?美死你!

  片刻后。

  文行天將左小多拎了進來,扔在講臺上,黑著臉:“你繼續說,我看看你能說到什么時候,還能說出什么來?”

  左小多鼻青臉腫,兩眼變成了熊貓,臊眉耷眼的站在講臺上,疼得呲牙咧嘴。

  全班哄堂大笑,紛紛覺得,太解氣,太過癮了!

  便是李成龍都不例外……不,應該說數他最開心,自秦老師離開之后,已經好久沒有人這般實得惠,結結實實的修理這賤貨了!

  真爽。

  但是李成龍心里也很明白:這貨,看來是不想當班長,要不然,也不會這么干。

  稍稍有些遺憾,他不當班長,我這個輔佐能力也就用不上了,資歷會少一截輝煌……

  不過不要緊。

  單純練功也挺好。

  李成龍心思玲瓏,瞬間想明白了很多事。

  隨即還順帶著將自己說服了:左小多要是當班長,他啥事兒也不干,還不都是我的活?他不干正好。

  李成龍居然頓時將自己攻略的心平氣和得意洋洋。

  但其他人想不到這么多,只是看著左小多,一個個幸災樂禍。

  開學第一天,就被老師揍了……哈哈哈。

  這下子,這家伙肯定是沒臉面再說下去了。

  卻見左小多揉了揉臉,居然還理了理頭發,齜牙咧嘴一下,然后微笑:“一點小意外……恩,我們接著說……”

  全班有一個算一個,不約而同的汗了一個。

  你這臉皮是有多厚!

  “其實我們作為武者,被揍實在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更何況是被自己的帶班老師揍呢?那是合情合理理所應當順理成章天經地義的事情,老師在百忙之中,抽空揍我一頓,這豈不太正常?瞧瞧你們一個個樂得牙都呲出來了,就這么幸災樂禍,還沒有點同學友愛了!”

  左小多居然順勢將在場所有人都教訓了一頓,道:“不過沒關系,我這人大人大量,不計較這些細枝末節,而我現在就告訴你們,我最拿手的本事,我所精擅者,共得三宗,其中以相法居首,斂財次之,武功不過最末,而說到看相,我可是能夠看出來你們的旦夕禍福,生死危機,終生姻緣,未來前途,端的是包羅萬有,無所不包……”

  “你們對于人生中有什么不解的,迷惘的,忐忑的……”

  “下去!”

  左小多顯然還沒說完,就聽見一聲怒喝,然后整個人就突兀飛了起來,噗的一下子掉落到了自己座位上,一屁股坐下,結結實實。

  只聽見文行天壓抑著的聲音說道:“第二個,李成龍。”

  李成龍嚇了一跳。老師怒氣這么大么?

  縮頭所尾的走上去,道:“我叫李成龍,來自鳳凰城二中;今年十八歲……”

  說到這里,腫腫感覺自己已經可以下去了,但是看了看下面,正一臉不共戴天看著自己的項冰,腦袋一抽,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冒出來最后倆字:“……呃,未婚。”

  項冰美目噴火,差點當場表演爆炸:“李成龍!!”

  未婚你就未婚,你看著我說干什么!

  左小多在一邊陰陽怪氣的出聲了:“喲,李成龍才不過說了一句未婚,看給我們項冰項大美女激動的……”

  項冰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捏著拳頭就要沖上去,身邊的項沖急忙拉住,嚇得臉都白了,低聲:“妹啊,打不過打不過……”

  但,這家伙眼珠子卻是在滴溜溜的轉。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