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章 生死劫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想在這間房子里耍流氓?”

  校長嗤了一聲,喝道:“……等你當上校長再說!”

  隨即眼睛一立,手指一指門外:“現在!立刻!馬上!滾!”

  校長哼哼兩聲,指指電話,淡淡道:“展小飛,你知道這是哪么?”

  “這是校長室!懂么?”

  展小飛滾倒是沒真滾,只是灰溜溜的走了出去,在門后停了停,只聽見身后校長冷哼一聲,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輕手很體貼的輕輕關上了門。

  甚至都沒有咔嚓的聲音發出,可見輕柔。

  然后就看到了校長拿起了校內電話:“財務處么,展小飛老師從今年起暫停績效,資源……”

  “不要啊!”

  展小飛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的沖了過去,將電話啪的扣斷,一腔怒火飛到天外,一臉阿諛涌上臉龐,連兩眼都透出來哀求:“校長,我錯了。”

  校長皺皺眉,低下頭,眼睛從鏡片上方翻出來看著展小飛。

  展小飛憤憤不平,道:“這分明是我的學生,我的,我豁出去老臉,在比賽現場沖鋒陷陣,從云端和祖龍手中生生搶奪……我費盡了千辛萬苦……”

  校長皺起了眉頭,一臉不悅:“展老師,你這話什么意思,我怎么沒聽明白呢,咱們潛龍高武自從建校以來……”

  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大堆校訓,然后語重心長道:“展老師,學校可不是拉幫結派的地方,須得自重自律,才是長治久安之道,今后定要戒之慎之。”

  展小飛咽了口唾沫,眼中流露出幾分不甘心的神色,欲言又止,磨蹭著不走。

  校長眼皮也不抬,仍自淡然道:“還有事?直說!”

  “什么至于不至于的,我們必須要為學生的安全負責啊,小飛,你還是想得簡單,想得片面了。”

  展小飛聽得頭暈目眩,但感覺心中的憤懣反而遏制不住的升上來,怒道:“反正我就感覺您這是在以權謀私!”

  “說完了么?”

  展小飛只感覺自尊受到了強烈打擊,一股怒火直沖上來!

  校長依然是從鏡片上方翻出來眼看著展小飛,淡淡道:“展老師,不要搞錯了你自己的位置,你就是個負責招生的,說這么高大上,嘖嘖,按照某種說法,你是一個送貨的。”

  “招生的……送貨的?……”

  展小飛用一種很不愉快的口氣,道:“校長,左小多可是我千辛萬苦不惜豁下這張臉皮才搶回來的學生,為了這個學生,我的名聲……不要碧蓮,超級大賤,都快膾炙人口了……你這樣橫刀奪愛,不大合適吧?”

  “橫刀奪愛?!”

  一路坐電梯從三十三樓下來,到了一樓急急忙的沖進了廁所,隨即就從廁所里傳出來一連串鞭炮一般的咒罵聲!

  “老不死!你當校長就了不起啊!欺負老子!”

  “還我當校長,我要是當上了校長,我肯定大公無私!”

  “簡直是過河拆橋的典范!還當校長,呸!”

  “人家說我不要碧蓮,超級大賤,我看著老不死才真正是不要碧蓮,無形大賤,賤得無形無影!”

  “招生的,送貨的……你特么也說得出口!”

  “要不是我打不過你丫的……”

  “碼的!三百平住宿三千平院子的別墅一個月五十塊租金,你特么怎不給我?!老子住宿也困難得很!”

  “嗯……期限,離校之前?這是不是說,如果左小多一直不離開潛龍高武,就可以一直住下去,我擦,這算計,太他么的深了,隨便一下子就可能一輩子啊,其心可誅!……”

  “太不要臉了!”

  一泡尿的時間罵得酣暢淋漓。

  展小飛只感覺自己罵的都要升華了,渾身舒爽。正在提褲子,突然旁邊隔斷傳出來一個聲音:“展哥,你這罵的是……校長?”

  展小飛渾身驟然一陣冰涼,最后一股尿本來沒有了居然又嚇了出來,頓時淋漓一褲襠,艱難道:“誰……是老項?”

  隔壁發出快活的笑聲,道:“展哥,我今年手頭緊得很,已經吃不上飯了,生活艱辛,經濟危機逼命,我餓啊……”

  展小飛一臉扭曲:“我請!”

  “我請你全家吃一年!”

  “謝了!展哥果然豪爽,一年后我就將剛才錄音刪了,絕不保留備份,連傳到云盤中的一并刪干凈。”

  “……我草擬妹……”

  就在左小多與李成龍如期抵達豐海城的這一天。

  左小念與穆嫣嫣也已經即將到達上京。

  作為師父的穆嫣嫣,此行自然是護送徒弟前往九重天閣報道的。

  “再往前三百里,就是上京地界。到了這里,周邊基本連能存住星獸的大型森林荒原都沒多少了,畢竟是大陸上最大的人類聚集地。”

  穆嫣嫣松了口氣,道:“念兒,九重天閣乃是炎武帝國核心武力的真正搖籃,甚至可以說是總部,去了里面,一定要刻苦努力!”

  “九重天閣,素來是以戰力說話,實力稱尊的所在,你之天賦固然過人,但仍需小心!”

  “我明白的,師父。師父,我去了九重天閣,您去哪里,回昆侖山門么?”左小念問道。

  “我新晉突破,須得穩固當前境界一段時間,打算在上京呆上半年,半年后在回山門,以半年為期,輪轉兩地。”穆嫣嫣道。

  “謝謝師傅。”

  左小念明白,師父這是還不放心自己,留在上京,真意乃為自己保駕護航,忍不住心中感激。

  穆嫣嫣微笑:“以你的修為底蘊,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超過師父了……到時候,可就用不著師父的護佑了。”

  “小念永遠都需要師父的照顧!”

  左小念眼圈泛紅。

  就在這個時候……

  突然一個嘶啞的聲音說道:“果然是師徒情深,既然這么需要彼此,那就不妨攜手去往地下,共赴九泉吧,嘎嘎嘎嘎嘎……”

  師徒二人大吃一驚,循聲看去,只見空中無中生有一般的浮現出一道黑衣蒙面身影,從頭到腳,盡都是籠罩在黑布之中,只露出來兩只眼睛。

  甚至連頭發也沒有露出來!

  但這人就那么飄浮在半空中,卻如同踩著平地一般,凜然有一種淵渟岳峙的感覺。

  穆嫣嫣心中登時升起不詳的預感,這人……一直到了自己頭頂,自己竟然還沒有察覺!

  那么這人的修為……

  只怕還要在御神之上了吧?

  這樣的大高手,前來截殺自己與左小念?

  “巫盟之人?”穆嫣嫣目光銳利,冷冷喝道。

  “猜得不錯。”

  那人在空中徜徉,居高臨下,他早已散出神識,確認至少在方圓五百里地界,再沒有高手存在,下面這兩個女子,今天死定了!

  “呵呵,便是鳳脈沖魂成功了又如何?”

  黑衣蒙面人從空中一步一步的走下來,好像腳下有無形階梯承載之,一邊走一邊說話,很是從容瀟灑:“難道,真以為便能長久的活下去了?笑話!”

  “巫盟果然神通廣大,閣下想必已經在上京隱藏許久了吧?”

  穆嫣嫣很冷靜,她在努力的尋找機會,任何一個可能機會。

  強行突圍逃走是不現實的,以對方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論,速度必然要比自己快得多,勉強動作只會更快暴露自身破綻,為其一擊而破。

  現在,全身盡都被氣勢鎖定,連示警都未必能做到。

  “穆嫣嫣,我知你心有不甘,卻又何妨試試,是否能夠從我手下,保住你的徒弟!”

  黑衣人一聲冷笑,兩只手從黑袍中伸了出來,居然白皙修長。

  雙掌一拍,淡淡道:“你現在,可以想辦法了。”

  穆嫣嫣閉上眼睛隨即睜開,臉上露出來湛然的光輝,淡淡道:“念兒,等下戰斗爆發之瞬,你就要第一時間的爆發全力向著上京方向沖……一邊沖,一邊示警,如此才有一線生機,如此,咱們師徒才有一線生機!”

  “不要管任何事情!”

  左小念手中扣著寶劍,冷靜的道:“好!”

  左小念的性格,向來冷靜爽利,明快果決,絕對做不出那種‘我不走,要走一起走’那種事情。

  當斷則斷,生死自有抉擇!

  左小念向來都是很清楚很明白的那種人。

  她的眼中,流露出來至極的傷痛。

  今天最好的結果,不過是師徒二人中能活下來一個。

  甚至,二活一都極盡渺茫!

  她已經知道穆嫣嫣要做什么:面對這樣的敵人,穆嫣嫣唯一能做的,就是以自己的自爆,制造出強大傷害攻擊,讓左小念有一絲機會,逃出生天!

  所謂的“如此,咱們師徒才有一線生機”之說,是穆嫣嫣怕左小念萬一不肯獨自逃生的最后手段,實則這點,左小念明白,穆嫣嫣也明白!

  所以左小念選擇接受,這個唯一的機會,最后的機會!

  左小念也曾想過自己自爆為師父制造機會,但自己修為太弱,勉強自爆也難以給敵人制造不了相當傷害,或者連麻煩都算不上……

  那樣兩人就都死定了!

  只有穆嫣嫣自爆,才有一絲絲機會!

  這就是現實。

  擺在戰場上,生死之間,無數戰士都要面臨的選擇!

  這不是冷血,只是選擇的殘酷而已,因為,這個時候永遠只能選:誰死得更有價值!

  卻不能選擇,誰活下去會更有價值!

  現在4929票,到5000票更新第二章吧。按照以往經驗,七十票應該是三小時左右,我能寫出來。

  校長云淡風輕的淡淡道:“唯有確保了學生的安全,我們當老師的,才能舒心放心啊。行了,你去忙吧;多大點事。就倆學生的住宿,居然還跑校長室來說……我早安排下去了。”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