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九章 左小多來豐海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混賬!那可是極品星魂玉,還沒到胎息你敢妄動撕裂你這混蛋的經脈!你到底交不交出來!!”

  掐著李成龍的脖子,摁在地上。

  李成龍伸著舌頭:“真……沒了……就算打死我,那也是沒了……”

腫腫何等眼力見識,這樣的好東西怎么可能不認識,之前左小多送給胡老師那些,就讓腫腫饞的好幾天沒睡著,如今到了自己手里,居然還想要回去  沒門!

  那是老子玩命的代價,有莫有!

  “還我戒指錢!”

  “沒有!”

  “還我星魂玉!”

  “沒有!”

  一頓狠揍。

  從這一刻開始,一直去到豐海,李成龍幾乎就是被左小多一路踢過去的!

  腫腫這一路的凄慘際遇,簡直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左小多扔出去的那塊星魂玉,原本就沒打算再想拿回來,腫腫是自己的好兄弟,送他一塊又如何怎么著也沒便宜外人。

  但是,這卻并不妨礙他用這個做借口,狂揍了李成龍整整一路!

  而且一路上作威作福,趕著逼著李成龍干活。

  李成龍但凡有一點不從,就一伸手:“戒指你賴我的,星魂玉你還賴我的;問題是你賴了就賴了,我也不跟你計較,我大人有大量,但是如今你連點活都不干就說不過去了吧。”

  這句話一出來,李成龍真的就只有乖乖就范的份了。

  一路上鞍前馬后伺候周到,左小多隨便到哪都是兩腿一伸當大爺,跑前跑后全是李成龍的,甚至晚上還要給這家伙捏肩膀……

  腫腫稍有不從,左小多就立即一句:我那戒指我那極品星魂玉……

  于是理虧的李成龍就趕緊乖乖干活。

  一直到了豐海城李成龍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

  “靠,你丫的其實就是用這塊玉當做了我一路做牛做馬當沙包的報酬了吧”

  “你說呢”

  左小多看著豐海城的城門,哼哼一笑:“我的東西,啥時候主動往外拿過醒醒吧,小老弟!”

  李成龍呆若木雞!

  “左小多!我與你不共戴天!”

  “哼……快去找住的地兒,我要住套房,干干凈凈的,快點!”

  “老子不去!”

  “我那戒指的錢,我那極品星魂玉……你這沒良心的,我賣掉能雇多少人給我干活,你這混蛋……”

  “老大您稍等……我這就去……”

  李成龍發現,自己雖然很明白,但是……依然抵不住這一套說辭。

  我認命!

  豐海城。

  吳家某個所在。

  “那個生死擂的左小多,確定來了豐海城”

  一個陰冷的聲音問道。

  “是。”

  “潛龍高武”

  “是。”

  “嗯,不錯不錯,這個年輕人,真的很有膽量。”

  這陰冷的聲音說道:“傳令下去,任何人,不準輕舉妄動。”

  “家主,這……”

  “你只管傳令。”

  “是。”

  “讓所有在潛龍高武進修的家族子弟,主廳集合。”

  半晌后。

  “你們這些人,任何人不準找左小多的麻煩。那件事,究其根本就是咱們自己家做得太過,先撩者賤,死有余辜。更遑論生死擂上戰死,理所應當,不得尋仇!”

  “還有……吳家上下,除了不許為難人家之外,若有機緣不妨去結交一二,懂么左小多此人乃是雋才之選,日后成就不可限量;與其樹敵,不如結交,彼時交流之際,不妨轉達我作為家主的歉意。”

  “盡可能與那左小多結為知交,他初來乍到豐海,想來對本城有許多不知不懂不明了的地方,你們多多照顧,多多幫助!還有……族中女孩子,若是對了眼緣,不妨主動一二……恩,若是能讓左小多成為自家人,更是大大好事。”

  “族中立場,大家都明白了嗎”

  “明白了就下去吧。”

  吳家這一場集會,令到一眾還在潛龍高武進修的族中子弟,那幾個年輕子弟只覺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

家主這不是失心瘋了  那可是我們的大仇人,就是他,殺死了云天!

不但不讓我們尋仇,反而要我們去交好他  還有那什么……族中女孩子,對了眼緣,主動一二……

  這簡直了,簡直了……

  差不多同一時間。

  高家。

  高家家主也給出了差不多的信息。

  “若無必要,就不要開罪左小多,反之,若是能夠與之交好,就盡量與之結交。生死擂上,生死無怨,與人無尤,我們高家,不該有怨言,更不應懷恨,污了心境靈臺!”

  “左小多初來,想必有許多的不熟悉不知道的,若有機緣,你們須得好好照顧,萬萬不可心存敵視!若是被我知道,你們誰懷有敵視之意,立即逐出家門,高家不留心境不全的族人!”

  高家一干年輕子弟,聽罷這一番高屋建瓴,冠冕堂皇的宣言,一個個的盡都懵了,傻了,不對勁了。

家主您說的是真的么是認真的么真的不是在開玩笑么一個個耳朵里嗡嗡作響,當真是誰都想不通,家主這是發了什么瘋  前幾天不還在恨得幾乎吐血,現在怎么……

難道幾天之間,就修為大進,境界大進,靈臺清明,心境澄澈了  然后還讓我們也如此照搬!

  呸,我們心境怎么就不澄澈,靈臺不清明了!

  當天晚上,兩家都是不約而同的召開了家族核心會議。

  “先讓家族子弟,與左小多結交!少年人,年輕熱血,總是容易交朋友的。”

  “感情越好,越真,就越好。”

  “等到真正成為朋友,全國都撇清了對我們的懷疑,再下手!屆時,讓他死的干干凈凈,我們再打著為他報仇,以及順便撇清我們的理由,與這些高武的老師結交人脈!”

  “殺了我們的人,怎能讓他活下去”

  “但是要將殺了他這件事變成我們的機會,而不是招惹來強大的敵人!我們要殺了他,還能得到強大的助力,這才是……最正確的選項。”

  “孩子們不懂事,不懂我真正的用意,才是我們最大的武器;注意一下孩子們,只要有所動作,輿論證據一定要跟上。”

  “要的就是家族孩子們的不知情,哪怕到左小多死后,孩子們也不能知情。到時候面對調查,完全無辜的義憤填膺,才是最打動人的武器。”

  “至于制造輿論,左小多若是與我家女孩走得近,可以拍照上網,制造一些‘劍王談戀愛啦’之類的這樣的東西,不必擴散,留待翌日往外翻,明白么”

  “男生在一起,更加可以操作,什么笑泯恩仇,君子之交之類…這種未必掀起輿論,但是將來需要的時候,一定要有不少。”

  “不要只是拍我們家的人與左小多的,更多的還要拍左小多與普通同學的日常,更加詳細介紹;以顯得我們家的只是捎帶上的……最佳。”

  “左小多與李成龍現在在網絡上如日中天,名聲大噪;年輕人們最是喜歡他們的話題,也最有興趣追蹤。所以,拍下來發出去,正是順應潮流。”

  “找一些網絡上有名有姓的,或者公眾號去做這些事,引導起來。”

  “自始至終,不管事情做到哪一步,本家任何人不允許露面。”

  “只要有大批量的那種有意無意的東西作為證據,將來左小多一死,就只是網絡上的鍵盤俠,也足以給我們洗刷嫌疑的。”

  “那幫人,其實很好用。稍加引導,他們就能比我們自己還激動。”

  “就這么做吧。”

  “是,家主。”

  “殺人是很容易的。尤其是那種名人;事先的工作做好了,你殺了他還能給自己帶來好處;但是事先工作做不好,殺了他就能引來滅頂之災。”

  “而左小多現在正是這種名人。無數的高階武者,各大高武校長老師,眼睛都盯著他。他的死,就成了一個寶藏!”

  “我們不僅要殺了他,這個寶藏,我們也要拿到手。這,就叫籌謀!”

  “家主英明!”

  潛龍高武。

  展小飛旋風一般的沖進了校長室。

  “校長!左小多應該是到了。”一臉興奮。

  校長很矜持的說道:“到了就到了,再如何的天才,說到底仍舊不過一個學子,你值當這般如此么為人師表,師風師范呢”

  “不是,我是說他的待遇問題……最關鍵的,還有安全問題。畢竟,生死擂之事,未必沒有后續,此事不得不防,我的意思是……”

  展小飛興致勃勃道:“我家附近還有棟房子空著,正好給……”

  校長淡淡道:“這些不必考慮,生死擂之事,固然是一樁麻煩,后續無窮,單憑你一個人只怕周護不全。我家相鄰的兩套別墅不是有一套一直空著么,就租給左小多和李成龍吧。”

  “至于租金……”

  校長皺眉想了想:“不收肯定是不合適的,但學子遠來,手頭想來也是不甚寬裕的,就一個月五十塊錢怎么樣不算太大的負擔吧期限……就定成離校之后結束”

  展小飛一臉的興奮慢慢慢慢的化作了狐疑,看著校長始終淡然、波瀾不興、公事公辦的臉色,終于皺起眉頭,狐疑道:“校長,你……不至于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