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三章 一樣分別兩樣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聞言一下子愣住了。

  仔細一看,只見左長路與吳雨婷臉上,居然真的憔悴了許多,而鬢邊更是出現了零星白發,這對于左長路夫婦而言,端的是天大變化。

  左小多不由心頭一震,道:“爸媽,您們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這樣?”

  但撒嬌無用,只好轉而動員左小念:“小念姐,你說說咱爸媽啊。”

  左小念一直在看著左長路與吳雨婷,臉上神情閃過憂容,突然紅著眼眶的開口問道:“爸媽,你們這一趟回來,怎地老了這么許多?”

  左長路與吳雨婷對視一眼,道:“你們長大了,我們當然也就老了,若是一直不老,豈不成了妖怪了?”

  “但也不至于這么快啊!”

  左小多咳嗽一聲,道:“只要咱們一家人不分開,麻煩一點又如何,不過是多置幾處房產罷了,您兒子現在生財有道,買幾棟房子值當什么?”

  吳雨婷微笑:“我們哪都不去,就在鳳凰城等你們。”

  “媽!”左小多撒嬌。

  一直說到去學校報道,才停下來。

  “三天后就要出發?”

  左長路和吳雨婷感悟著兒女的心意,兩人心里都是熨帖的很,熱乎乎的。

  孩子不容易啊。

  連向來文靜的左小念,這一次也變成了話癆。

  但左長路與吳雨婷絲毫不見不耐煩的神情,始終津津有味的聆聽,始終面帶溫柔笑容,端的是最好的聽眾。

  可是這一問,卻直接打開了左小念與左小多的話匣子,姐弟二人爭先恐后的匯報這段時間的事情,自己的收獲等等等等……

  也只有左小多的比賽,直接被左小多吹上了天,牛皮滾滾,無法直視。

  吳雨婷到最后終于問了一句,臉上流露出濃濃的不舍之意。

  左長路嘿然一笑:“你以為你能一輩子留在豐海么?等之后你從豐海轉去上京,我們再去上京買房子安家?那是不是你修煉有成去了日月關,我們再把家安到那邊去?”

  左小多積極動員道:“爸,媽,我們倆都走了,你們留這兒干嘛?要不你們跟我一起去豐海吧?咱們現在有錢了,咱們一家去到那邊重新買房子,安個新家。”

  “我們一家人還在一起,多好?”

  根本看不出他們什么都了解了,一臉的興致勃勃,認認真真。

  許許多多的事情,兒子和女兒都將最艱難,最危險的時候省略了,似乎一切都是順理成章一般。

  左小多著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跟你倆的身份背景來歷有關系?您也說我們長大了,那現在總可以說說始末因由了吧?”

  吳雨婷笑著撫摸左小多的頭,道;“放心吧,真沒事,現在這狀況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我們恢復行功修煉狀態,老得越快反而越好。”

  吳雨婷這句話倒是大實話了,可惜聽來怎么都不是那么回事。

  “世上還有這種詭異功法?”左小多表示懷疑。

  “世間功法千奇百怪,花樣繁多,你才見識過幾部玄功。”

  左長路微笑道:“總而言之一句話,你們把心放肚子里,不用擔心我們。”

  左小念考慮著,良久良久之后才道:“爸,媽,你們是否在……歷練紅塵?”

  左長路眼睛凝定了一下,道:“看來念兒還真是懂得不少,連歷練紅塵都知道了。嗯,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吧。”

  雖然還差了倆個檔次,但是左長路已經覺得女兒很有見識了。

  左小念頓時明白了,道:“我看過師門記載,當年,只有創派祖師,曾經達到過這一步。”

  左小多一頭霧水:“什么是歷練紅塵?”

  “這你就不用問了,以你目前的程度,知道的越少越好。”左小念之前的優容不見,轉為容光煥發,判若兩人。

  左小多納悶更甚:“???”

  全家四個人,現在三個人都知道了,就這么瞞著我一個人,真的好么?

  “以后不要為我們操心了,爸媽。”

  左小念溫婉道:“歷練紅塵,首要做到的就是不能有太多牽絆……之前叫了那兩位叔叔前來,就已經影響極大了吧。”

  左長路寬慰道:“紅塵歷練,真意如何,牽絆如何,非一言能夠道盡,你們只需要知道,只要你們好好的,我和你媽就會好好的;歷練紅塵與你們倆比起來,微不足道,渺不足論。”

  說罷,淡淡的笑了笑。

  吳雨婷若有所思,道:“不過說起搬家,還真的要搬家,這里已經不能住了,你們倆這次暴露的厲害,什么天才之家什么的,都那么多人說了。”

  “我們看好了齊王墓那邊一套房,等你們走了,我和你爸就搬過去。”吳雨婷道:“不過這邊房子也保留著。你們倆賺那么多錢,我和你爸就享受享受,花點錢。哈哈。”

  “齊王墓那邊?”

  左小多想了想,道:“那邊比較偏僻啊。”

  “沒事,我們就是清靜清靜。”吳雨婷淡淡笑了笑。

  左小念與左小多若有所思。

  兩個人都不信只是過去清靜;總感覺,那邊應該有事兒……只是爸媽不愿意說。

  從第二天開始,左小多再沒有出去練功,而是一直在家陪著左長路與吳雨婷。

  多陪陪爸媽啊。

  可是只是到了這一天的下午,左小多就被趕了出來。

  “你小子現在怎么這么的煩人呢!”

  吳雨婷一臉嫌棄:“這打翻的面盆你收拾啊?滾出去玩去!”

  “確實是太煩人了!”

  左長路一臉無奈:“我泡個茶你湊過來摻和什么?你又不懂,瞧你把我好茶給糟蹋的……”

  “我這不快要去上高校了么……你們又不肯去豐海,我就想趁著這最后幾天多陪陪你們……”左小多一臉委屈。

  “去去去去……我們不要你陪。”

  夫妻二人就像是趕鴨子一樣,將左小多趕了出去。

  然后又拉開左小念的門將左小念也趕了出去。

  “一起出去,不到吃飯別回來,煩人。”

  出了家門,姐弟二人面面相覷。

  一個月不見,想得要命,在一起還不到兩天,竟然能煩成這樣,真是了……

  “哎,還是練功去吧。”

  第三天。

  兩人仍舊是被趕出來練功精進,到了晚上,才一家人吃了頓飯。

  “你們都有戒指,什么也可以隨身攜帶,你們還都很有錢,也就不用家里給你們出路費學費生活費了。”

  左長路端著酒杯:“吃完這最后一頓飯,明天早晨各自滾蛋吧。等放了假再回來,可別天天想著回家,耍孩子氣。”

  左小多與左小念噘著嘴。

  哎,看文章里里那些這么不舍得那么不舍得的情況,竟然原來全是騙人的……

  姐弟二人,心情煩悶異常,這天晚上湊在一個房間說了一晚上的話,仍舊依依不舍。

  一直到最后,以左小多偷襲了一口,被左小念暴打一頓而告一段落……

  第二天早晨,左小多起來的時候,左小念已經不在了。

  “念念貓呢?”

  “你小念姐已經走了。”

  吳雨婷端出早飯:“估計這會正在路上哭呢,連告別早飯都不敢吃了。”

  “汗,至于嘛。”

  左小多大咧咧的吃了一肚皮。

  拍拍肚子:“真好吃,爸媽,我也走了,放了假,回來看你們!”

  吳雨婷與左長路頭也不抬,趕蒼蠅一般揮揮手:“走走走……快點走!”

  左小多哈哈一笑,在吳雨婷臉上叭的親了一口,連蹦帶跳的沖出家門。

  “走嘍!”

  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熱熱鬧鬧的家里,突然沉靜下來,寂然無聲,落針可聞。

  左長路端著酒杯的手緩緩放下,一臉的笑容,點滴消散。

  吳雨婷低著頭,一滴滴眼淚悄然涌出來,啪噠啪噠的掉落在地上。

  “終于……都走了……”

  吳雨婷突然間悲從心來,放聲大哭。

  左長路也是眨著眼睛,輕輕地吸氣。

  一直到了晚上,吳雨婷打開兒子女兒的房門,看著空空的臥室,黑漆漆的,竟自忍不住哭了一宿。

  左小多一路出城,一眼就看到李成龍早已經在城門等候。

  “哭了沒?”李成龍問。

  “你哭了沒?”

  “沒!”

  “我也沒!”

  “嘿嘿嘿……”

  “出發!”

  孩子與父母的離別感受,總是那樣的不相同。

  離別前,孩子不舍得;但是真正離開了,孩子們的心,卻早已飛到了外面;那無比廣闊的新奇世界,讓他們來不及感傷,就陷入了五光十色光怪陸離且充滿刺激的生活之中。

  而父母的離愁,總是在與孩子分別之后。

  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

  都在牽腸掛肚,都在倚門相望。

  在孩子離開的第二天,就在家門口習慣性的看著,又到了放學時間了……等不到才想起,已經上高校去了,于是又是一陣黯然神傷。

  左小多與李成龍從鳳凰城東門出發,一路疾行,直到離開鳳凰城幾十里開外,登上最高的一座山峰,站在山頂的石頭上,回頭張望。

  “那邊,那里是咱家啊!”

  左小多出神的道。

  “是啊,爸媽都在家。”

  李成龍也是有些出神。

  “不知道從豐海回家需要多長時間?”

  “您可歇歇吧,真要突然回家肯定會嚇他們一跳,還不得以為出了啥事。”

  “不過若是突破了嬰變,幾小時就能飛回來了。”

  “說的也是。”

  “我媽肯定哭了……”

  “我媽也是。”

  “哎……”

  “走吧。”

  “好。”

  兩條身影,利箭一般沖下山頭,沖進了隕星平原。

  身后,高山終于遮住了鳳凰城。

  吳雨婷都做完飯,擺上酒,吃完喝完,收拾完桌子,這倆人居然還沒說完。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