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章 畢業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哪三種?

  “對啊,這三種,哪一種最好看?”左小念虛心的探問道,眼波流轉,倍顯嬌羞。

  哼,狗噠,我這可是根據你的眼光,來選擇我的最高身高,身材比例……

  只要你選擇了,我就以此為定型,吃下定顏丹了。

  “什么三種?哪有三種?”左小多感覺自己不懂就要問,要謙虛,不恥下問道。

  “你……你沒看到?沒看出來?”左小念被左小多的反問給問蒙了。

  “看到什么?”

  左小多開發思想,試探的小心道:“胸……還是……屁股?這……你想讓我看……啥?”

  左小念愣住,隨即就感覺一蓬怒火直沖了上來,咬著牙道:“那你剛才看到的是啥?”

  “我看的……”

  左小多一陣迷惘,隱隱感覺不對,撓撓頭:“你……你到底想讓我看啥?”

  一個靠枕劈頭蓋臉的砸在左小多臉上!

  然后,勢大力沉的拳腳,風雨交加,前所未有的那么重的落到了左小多身上……

  好一陣之后,終于風收雨盡,砰地一聲,隨著一聲關門,左小念氣哼哼的回房了。

  巨大的關門聲,幾乎將天花板的吊燈震下來。

  左小多氣息奄奄,一頭包渾身疼的躺在沙發上,兩眼不斷的圈圈,滿心的懵逼。

  “剛才……到底……到底發生了……什么?”

  左小多是真的,一點都沒看出來。

  他感覺自己這頓揍挨得簡直是冤枉至極!

  “難道不是……不是要勾搭我么……?”

  左小多感覺自己無辜極了,哀怨極了。

  現在這樣子,到底是在鬧哪一出啊?

  女人,你的名字叫做謎么?!

  也就在這一天凌晨五點左右。

  那位從龍虎榜裁判席被當場罷免的古遠航,終于渾身上下傷痕累累的回到了上京城門口。

  這一路歸程的遭遇,簡直是離奇至極!

  這邊才剛剛離開南薊城地界,步入荒原中,就有人來截殺了,一個藍衣女人,追著自己玩命。

  總算大家真實實力在伯仲之間,勢均力敵,初初稍顯慌亂,之后穩住陣腳卻也無妨,但跟著又殺出來了兩個女人一個男人,全都是追著自己強攻猛打,如同是不共戴天之仇。

  古遠航自知不敵,亡命逃竄。

  但這三個女人的身法每一個都比自己更快,逃,竟是逃不掉的!

  古遠航萬般無奈之下,勉力沖出圍殺,又回到了南薊城,以南薊城聚集的無數高武學院的老師,自然不虞任何追殺。

  古遠航的這個想法如愿了,隨著他逃回南薊城,那三個女人齊齊消失不見,果然再沒有繼續追殺。

  尋常路不敢走的古遠航直接去到軍區,利用關系找了一架小飛機送自己回去;結果還沒有飛出中原地區,一道恢弘劍光直接將其飛機的一邊機翼給削掉了。

  古遠航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一路舉著飛機,將飛機放到了左近的豐海機場,這才得以脫身。人家是幫自己的忙,總不能讓人家平白損失一架飛機吧……更別說還有一位飛行員。古遠航這點節操還是有的。

  但自己到底是坐飛機,還是飛機坐我?

  接下來倒是一路無事,一路飛到了快到上京的時候,古遠航都已經要放下戒心的時候,再度遭遇到了截殺!

  這次出手的事一個黑衣人,上來就是你死我活的極端之招。

  從頭到尾,一句話也不說,與古遠航打了足足兩小時,打得彼此雙方都是遍體鱗傷,傷痕累累,對方才退走!

  其間古遠航不知道喊了多少句:“你是誰?為什么?……”諸如此類的這種話。

  但是,對方從頭至尾,真的是一個字都沒說。

  這一路……讓古遠航感覺自己就好像是過街老鼠一般。

  終于到上京了……可以松口氣了。

  古遠航進入上京,直接一路向著云端高武而去。

  第二天。

  鳳凰城二中舉行了盛大的儀式!

  鳳凰城二中六位學員,組隊中原龍虎榜大比,為鳳凰城二中帶回來冠軍!

  這還是二中建校以來的第一次!

  中原地區龍虎榜冠軍啊!

  鳳凰城的所有有頭有臉的人,幾乎全都來了。

  沒來的,或者是沒被邀請的,只是那些人不夠格,沒資格與會而已!

  今天,同時還是鳳凰城二中今年度的畢業典禮!

  雄壯的音樂,在二中上空來回飄蕩;何圓月的巨大畫像,高高屹立在二中的教學樓前。

  所有師生,齊齊躬身敬禮。

  您的愿望,我們幫您完成了一個!

  其他的愿望,我們還在繼續努力!

  之后,必定如您所愿,心愿圓滿!

  老師,您放心吧。

  我們二中的一眾師生,定然不負您所望!

  然后就是給所有臻至先天的學生,發放二中畢業證書;再然后;便是拿出來厚厚的幾大摞錄取通知書。

  這是前段時間,高考之余,各大高武院校發出的錄取通知書,如今,已經全數送到了學校。

  所有念到名字的,一一上來領取,各有去處。

  至于參加比賽的左小多等人,他們是不需要參加所謂高考的;這個龍虎榜大比,所有參賽的學員,基本每一個都擁有了保送的權利。

  錄取通知書都在各自兜里了。

  “本校的兩百三十七名先天學子,有一百七十七人,晉升到各自心儀的高武院校!”

  李長江代表校領導講話:“剩下五十四位學子,有三個選擇;第一是選擇去上偏遠的職業培訓學校;第二則是可以選擇入伍從軍,前往日月關;至于第三,則是選擇在二中復讀一年,明年再考一次。”

  是的,只要是達到了先天境界的學生,政府便不會放任其流落社會;因為這幫人對于普通人來說,傷害力實在太大了,一旦暴走,將會造成極可怕的危害與損失。

  要么去職業培訓,將來參加各種武者的工作;要么從軍入伍,當然,選擇復讀的也可以,只不過,復讀的代價極之不菲。

  因為已經到了先天境界,達到了要求,只是因為自身實力不足,以至于沒有高武院校樂意收錄。如此即便是復讀一年,仍舊未必有足夠的實力進入高武院校!

  同時,若是考生的年紀超過了三十五歲,高武也不會再予收錄。

  李長江熱情洋溢的長篇大論了一番。

  左小多在下面困得一點頭,一點頭……

  真不是精神不濟,而是左小多有這個毛病,一開會,一聽報告就打瞌睡。

  不過很快,左小多不打瞌睡了,因為流程到了重點表彰左小多等六人的階段。

  再之后,則是本屆所有畢業學子集體合影留念,左小多等六人處于最中間位置,也就是所謂的C位,在按下快門的時候,無巧不巧正逢李成龍對李長明做了個鬼臉,牙齒露出來獠牙一般的那么長……

  咔嚓一聲。

  畫面定格。

  雖然之后又連續拍了好幾張,不乏正常的照片,但是大家最終一致決定,除了保留一張正常照片之外,那個呲著牙的照片,也保留了下來。

  因為實在是,太過特別,太過讓人難以忘懷了。

  李成龍的那顆牙,端的是大大的亮點,直接將左小多站在最中間的風頭,搶得半點不剩!

  整個畫面,拿到手的人都不需要仔細看,一眼就能看到,占據了最中間地位的……那一顆長長的獠牙!

  這一張照片,成了李成龍絕對的黑歷史!

  端的是黑的不能再黑,比墨還要黑!

  畢業學生拿著畢業證,面對著那張大橫幅,所有人都是淚如雨下,經久不息。

  “二中,永遠歡迎你們回來!”

  “走得再遠,也不要忘記,這里是你夢開始的地方!”

  配合著何圓月說過的那些話,做成的橫幅,大家一瞬間,都是心潮澎湃。

  “放假十天!”

  李長江宣布:“接下來的十天時間里面,先天畢業班的老師可以接受吃請,不算違規違紀!”

  大會開完了。

  胡若云自己一個人悄悄地來到了頂樓。

  原本的何圓月辦公室。

  她關上門,靜靜地在里面坐著,似乎猶能感受到何圓月殘留的味道。

  老校長,又是一批孩子畢業了。

  我的心,怎地好像一下子空了一半。

  尤其是小多……也畢業了呢。

  每年的這個時候,都要送走一批,送走一批用心血澆灌的學生……這種離別,真是難受啊!

  難怪您說,當老師,用心對學生,會老的很快。

  但是又很值得!

  值得與否,我還沒有切身的感受到。

  但是……真的老得很快啊!

  每年都要送走一批自己的心血啊……

  這幫沒心沒肺的小家伙們,也不知道……有幾個人會記得回來看看我……

  或許,很多人一生都不會體會到吧……

  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無數的孩子,成群結對的往外走,離開這個他們學習了好幾年的地方……

  大部分人滿臉笑容,在互相說著話,互訴離別之語。

  臉上,盡是對未來的憧憬……

  二中的校園,又要空上一段時間呢……

  “胡老師!胡老師!”

  一個聲音在房門外驀然響起。

  正是左小多的聲音。

  胡若云飛快的打開門,正看到左小多等六人整整齊齊站在門外,滿臉陽光笑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