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八章 凱旋,被清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我們去云端高武。”萬里秀與龍雨生商量了一下。

  “好。”

  李長明:“我去龍魂,那邊有修煉大夢神功的前輩,這是我的機緣所在,非去不可……哎,真可惜,要和你們分開了。”

  “嗯,不錯。”

  “我還是選擇跟左老大走,一路走到底。”李成龍嘿嘿一笑。

  胡若云輕聲道:“分開,只是為了更好地相聚。長明,加油。”

  “我會的。”

  “你們幾個打算去那個學校,可已經想好了么?”胡若云輕聲問道。

  “想好了。”余莫言道:“反正我是肯定會去羅艷玲老師那里了。”

  余莫言應該是早就做好了打算,此際倍顯灑脫:“我的資質不過中上,實在算不得出眾,若是去三大高武,倒是也能去,也有老師跟我聯絡過,還給了我錄取通知書,但真個去了,以我的積累,估計過不了多久就泯然于眾人了。倒不如去玉陽高武,可以得到資源傾斜,搏一個出人頭地。”

  “真想看到您就在我們面前笑一笑……”

  “何奶奶,我們好想你!”

  墓碑上的何圓月遺照,面帶笑容,目光悠遠,似乎很滿足,很欣慰,又似乎是早已經預料到這一天,此一刻。

  微風徐徐而過,吹得左小多等人頭發柔柔的飛舞,似乎是何圓月在欣慰的撫摸著孩子們的頭,在輕輕地說:“辛苦了。”

  何圓月墓前。

  左小多等人提早回來,滿身滿心盡是虔誠的將龍虎榜大比首席的獎杯擺在了墓碑之前。

  當天晚上十點鐘。

  左小多等一個個都是淚眼婆娑。

  清風細細,如泣如訴。

  一直到了城里。

  左小多等一直在何圓月墓前待到了零點,這才依依不舍的下山,一直走出好遠,還能感到那溫柔慈祥的眼神,在身后看著……

  “何奶奶,我們得了第一回來了。這就是您想了好多年的……首席獎杯!中原地區龍虎榜,我們……是第一,龍虎榜的首席!”

  六個少年少女,在何圓月墓前排成一隊,極盡恭敬的行禮。

  “按照各大高武院校的規矩,十月一號之前,必須要前去報到。尤其需要注意的還有一件事,此次前往,這一路必須是學生獨自前往,不得有家人護送!”

  “通往各大高武的路上,非是常人可行的坦途,而是充滿了風險,有無數人為非人為的陷阱,有無數的密林險坡,有無數的星獸怪物……而這一切,都要你們自己去面對。”

  “可以自行組織同一目標重點的學員組隊,但若是發現有家族助力護送的,就會即時被取消錄取資格!”

  胡若云輕聲道:“你們要做好準備。”

  “好的。”

  “一旦進入了高武學員進修,亦等于進入了生死戰場。甚至……高武學生之間,是可以展開生死搏殺的,事實上,每個高武學員,每個月都會有學生去各個戰場歷練……”

  “現在明白了么,從我們這個等級武校出去之后,便是一腳踏過了生死線。以后,最終能拼成什么樣子,盡看自自身命數氣運了,我們再也不能夠為你們保駕護航了。”

  胡若云說著說著,言語間感傷之意溢于言表。

  強笑一聲:“孩子們,加油努力吧。不要讓我們擔心,也不要讓我們和老校長失望。”

  “我們記住了。”

  “小多,你是打算去潛龍吧?”

  “是的,胡老師。”

  “那李成龍和你一起,我還能放心些。”

  胡若云走到左小多面前,輕輕幫他整理了一下衣襟,柔聲道:“去了潛龍,記得保持低調,知道么?你那些小心機小手段,在沒有站穩腳跟之前,能不用就不要用,避免樹敵。”

  “是。”

  “還有,你在豐海的仇家,經此比賽之后,因果難昧,那一場生死戰,定然猶有后續,千萬要小心,小心無大錯!”

  “明白。”

  “若是有什么應付不了的事情……一定要及時說。哪怕是感覺自己能應付的事情,也要及時說……最起碼,每天去什么地方,一定要留下線索,別總想著自己獨力面對,明白么?”胡若云輕聲叮囑。

  “明白。”

  “條理條理,一定要清楚。前因后果,身邊都是什么人,一定一定要清楚。寧可不交朋友,也不要亂交朋友!”

  胡若云絮絮叨叨的說了半天,還沒說完。

  左小多卻是一臉的享受,靜靜地聆聽,沒口子的明白,明白,絲毫也不嫌煩。

  一時間,好似巴不得胡老師永遠說不完一般。

  這種細致的關心,溫暖,讓左小多心里,端的溫暖到了極點。

  他也趁著這段時間,為胡若云看了看相,為此還使用了一滴氣運點,再三確定短期無事之余,又看了看長期的運勢,仍舊是平順和樂,終于放下心來。

  “以后若是有時間,就回學校來看看老師,實在忙……就算了。”

  胡若云踮起腳尖,拍了拍左小多的頭,失笑道:“竟然這么高了,老師都拍不著了。”

  “我一定會回來的,會經常回來的!”左小多保證。

  “嗯。”

  胡若云轉向李成龍:“成龍,你為人心細,記得要幫左小多留心注意我提到的那些個事情,在新的環境中,你們須得相互扶持,將脊背交予彼此。”

  “我知道的。”

  前面便是路口。

  又到了分別的時刻。

  胡若云與羅烈帶著獎杯回轉學校。

  明天左小多等人去學校,接受表彰,還有畢業典禮,明天之后,就是準備上路,前去高武報道的最后一段緩沖時間了。

  胡若云依依不舍的告別。

  “明天,我在學校等你們。”

  “好的。”

  胡若云與羅烈轉身走了。

  六人站成一排,目送兩位老師漸行漸遠。

  等到全然的看不見了,才各自分手,分道揚鑣。

  左小多一路向著自己家狂奔,哇呀呀,念念貓!左大哥回來了!

  離家這么久,居然連個電話都沒打,發消息居然也沒回過,簡直是讓我怒火直沖斗牛!

  你靈念天女了不起啊?

  我可是九五之尊!

  過來!

  跪下!

  幫我洗腳!

  左小多快樂得像個剛剛啃完骨頭的狗子,一路連蹦帶跳,時而側身跳著前進,時而跨欄式,時而立定跳遠氏,時而小鹿蹦高式……

  終于快到家啦!

  “啦啦啦,啦啦啦……”

  左小多唱著歌,心情高興。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嘿嘿嘿……

  突然。

  “站住!”

  一個冰冷的聲音陡然響起。

  “我天哪!”左小多連停都不停,直接呼的一下子沖到空中,好似流光一般的向著自己家方向狂飆!

  這是誰的聲音?

  我真沒聽出來,這可怪不得我!

  來人勢大力沉得一腳毫無花假地踹在某人的小肚子上,將左小多從半空中直接踹下地,踹成了蝦米。

  “嗷……疼死我了……”

  左小多一臉痛苦,在地上打滾:“我腸子斷了……穆老師……饒命,我受了重傷……我我我……”

  穆嫣嫣從天而降,二話不說,徑自撲頭蓋臉一頓猛踢!

  “眼熟不?這叫龍門腿!”

  “我把你這個敗壞我門風的小王八蛋……”

  穆嫣嫣滿臉寒霜,一臉暴怒,撲頭蓋臉,毫無顧忌的將左小多從上到下從頭到腳狂踢了一通。但是有一點不得不說,左小多連頭臉都不要了,卻是死死的護著襠,護著男人最疼。

  想踢我,沒門兒。

  穆嫣嫣一開始確實是想要踢,但后來卻不好意思了,等到將左小多全身都揍腫了,心中反而更不忍心了。

  “混賬東西!”

  穆嫣嫣最后重重的踢了一腳,拎起左小多破空而去。

  明明已經發泄了一通,但心中仍是郁悶難言。

  這已經是最重的懲罰了,又不能打殘他,更不能打死他,還能如何?!

  如之奈何,無可奈何!

  這小子顯然是知道這一點,叫得凄慘莫甚,活像是遭遇了十八層地獄的酷刑一般,要多么可憐就多么可憐。

  但穆嫣嫣心里清楚,自己根本連他的骨頭都沒碰著……全都是皮肉之苦!

  真虧了這小子能叫這么大聲。

  叫的再晚些,都好了……

  咚咚咚。

  左小念開門。

  穆嫣嫣一把將左小多扔了進去:“你家的英雄,回來了。”

  閃身就走了。

  左小多渾身腫的如同一個球,骨碌碌的滾到了客廳里。

  “念念貓……”

  左小多慘叫著:“我快要被打死了,你快給我瞧瞧吧,疼死個人了……”

  “活該!”

  左小念哼哼一聲,皺著小鼻子走過來,看到他凄慘落魄的樣子,終于還是不忍心,將他扶在沙發上,運功給他消除瘀腫。

  “在路上我師父可是一直念叨著要打死你的!”

  左小念噘著嘴,道:“是我,求了我師傅一路,這才改成只是打你一頓……你要怎么謝我?”

  左小多翻個白眼,道:“傻妞!你就算不求她,她也不舍得打死我的,連這么淺顯的問題都看不清楚,真傻!”

  “你叫我什么?”左小念猛地停手,本來按摩的手一下子順勢掐住了一塊肉,立起眉毛:“傻妞?!”

  “我是說……念念姐……”

  左小多頓時感覺不妙:“呵呵,其實你不知道,傻妞的意思就是……就是……沙漠里最漂亮的一個妞……恩,一個美女……嗯,就這意思!”

  “我讓你妞……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左小多舊創未好,又添新傷,整個人二度腫了起來。

  月光才剛剛露出一個月牙,滿目盡是昏暗。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