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六章 胸襟十萬里,送君入青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到了這一步,根基之渾厚,已經超越我當年,超越了不止一籌。”

  顧千帆眼中露出精光:“不錯不錯,以后可一定要記得,見著左小多要好好感謝。這一份人情,可是大了去了……”

  所有人整齊的點頭。

  到了這等地步,這一次頓悟,已經達到了完美的階段!

  但周云清卻還是處在那種頓悟的混沌狀態之中,還在長劍劍氣如同巨龍翻騰云海一般的流轉周天,威勢以目光可見的態勢節節暴增!

  顧千帆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至此,已經是圓滿之境,再無缺漏……只不過,若是能再進一步,若是能夠激發出無回劍的殺氣……就是更上層樓,夢幻一般的成就了……只可惜……那實在……”

  剛說到這里,突然間瞪圓了眼睛,滿眼盡是不敢置信之色。

  水城一中。

  顧千帆看到周云清夭矯如龍的劍氣漸漸呈現出崢嶸氣相,那種激烈壯烈的劍氣,幾乎沖霄而起,氣吞河岳,終于一拍手!

  “好!成了!終于成了!”

  左小多不但要半步不退,還要全力反攻,刺激周云清的劍意。

  力量不夠了,就運轉炎陽真經之力來湊數!

  戰力威勢豈止倍增,同時還是全然沒有意識的。

  換言之,左小多所面對的周云清,乃是實力倍增,且完全不知道不懂得手下留情的周云清!

  持續戰斗對攻,卻能激發。

  但是,或者大家都將關注點放到了周云清的身上,完全忽略了這個時候,左小多所要承受的風險。

  這一點,正如顧千帆所說,如果周云清渡過去,便是輝煌一世的絕世之才!

  此時此刻,就算是左小多在他的劍下碾碎成糜,他都不會知道,此刻的他,只有是一個“攻”字,猛攻不輟,強攻不已!

  既然在這種時候,機緣巧合遇到我,那么,我就助你一臂之力,送你入青云!

  絲雨劍,小雨劍,五方劍……左小多在纏斗過程中,連番運使出十多種不同劍番上陣,滾滾而出,恢弘劍光遍布整個擂臺!

  隨著鏖戰越久,此役,雖然是為了最大限度的成全周云清,但在持續對抗之中,左小多的諸多劍法,也漸漸變得純熟,熟極而流,自在隨心,更淬煉了劍心劍氣,使之凌厲,鋒銳,戰意,殺意,極盡純粹!

  現在的左小多,根本就是在刀尖上跳舞,時刻都在承受致命的風險。

  要知周云清現在陷入劍道頓悟的狀態之中,所施展運使演繹出來的劍法與平日里全然不可同日而語。

  眼中,難以置信之外,還有無法遏制的狂喜。

  失聲道:“這……怎么會……他怎么會做到這等地步?這等于是用自己的性命做賭注,成全云清啊,這等云天高誼,讓我們怎么感謝!銘感五內,無以復加,無以復加……”

  顧千帆老校長激動地眼眶都有些發紅,熱淚盈眶。

  因為。

  屏幕上,那一直在強攻的左小多,劍法再變,原本已經頗為犀利的攻勢,再度高漲,直如長江大河一般的反攻過去!

  那凌厲的殺氣,一浪高一浪的連環攻勢,幾乎要透過屏幕,照射在眾人臉上!

  殺氣森森,劍氣凜凜!

  浪卷萬里雪,潮襲千丈冰!

  周云清原本已經漸呈平靜平和下來的劍氣,被這股劍氣與殺氣一激,本能的變得狂暴,本能的殺氣凜然,厲行反撲,反攻逆襲!

  不管是水城一中,還是現場臺上裁判,盡都在這一刻目不轉睛,屏住了呼吸,全神貫注,一絲不茍。

  現在氣機的牽引變化至此,這一戰,早已經不復勝敗之戰,已經演變成了生死之戰!

  只要有一著不慎,就是生死立判!

  再不存半點僥幸,也不會有任何人來得及救援!

  周云清現在仍舊全無意識,全身心的陷入了本能的境界突破頓悟之中,唯有暢快淋漓,并無勝敗生死,亦無因果是非。

  現在承受所有壓力的,就只有左小多,全都壓在了左小多的肩頭!

  左小多身心受壓,壓力倍增,早已經是汗流浹背,卻仍舊不曾有絲毫放松。

  周云清這樣的人,現在社會中,可謂是極少極少的,絕無僅有。

  既然機緣巧合遇到了我,既然又在與我戰斗中有了這等機遇,那我就送你青云上!!

  而且還是,我能送你多高,我就送你多高!

  未來,不應該是一枝獨秀,而應該是群雄并起,群星薈萃!

  周云清,我愿你,更燦爛數分!

  靈貓劍在左小多手中,化作雨幕,化作狂風,化作暴雪,化作星辰……

  以水銀瀉地一般的攻擊,以毛骨悚然的殺氣,來刺激周云清的勿回劍!

  壓力越來越大!

  現在的周云清,比起剛剛開戰的周云清,絕對戰力翻了十倍都不止!

  若是讓現在的周云清對上之前與左小多戰斗的蘭冰蕊,一劍就可以斬落,干凈利落,絕無僥幸!

  隨著衍生出來的殺氣越來越濃重,彼此招式沖擊得也越來越見兇險!

  漸漸攀升到了血氣隱隱的地步。

  “夠了!現在已經大大超出預期了,超出了十萬八千里!”

  顧千帆筆直的身體難得的現出了顫抖之相,感慨萬千。

  無回劍,終于在今天得到了升華,甚至是一次大踏步的飛躍,極端飛躍!

  周云清,必然會超越自己,乃至成為無回劍的第一人!臻至前無古人的層次!

  “可以收了……已經到了極限了,已經超過我認知的極限了。”

  顧千帆喃喃自語,眼睛一眨也不敢眨。

  似乎是心有靈犀。

  亦是在這時候,左小多再發一聲長嘯,靈貓劍急疾揮灑,竟在彈指瞬間,劃出了九百九十九劍,狂風暴雨般的接連而出。

  而他出劍之后,渾身上下綻放出刺目火光,宛如一顆小太陽一般,散發出滾滾熱浪,急沖天際,儼如火精當空,赤蓋凌霄。

  一口氣沖上了兩百米的高空,而且還在繼續的往上升,顯然是意在直接脫離了戰斗范圍,終結這場危險的決戰。

  隨即,聲音遙遙的傳了下來:“丁老師,馬老師,可以了,麻煩相助引導周云清回氣,萬事大吉。”

  不用他說,六位裁判老師早已經齊齊跳了出來。

  各自出手,隔空掣肘住了還在空中揮劍劈砍的周云清,盡都徐徐而動,逐步引導周云清回到臺上,一直到最后……

  丁秀蘭以一招幾乎沒有任何力量波動的海天一色之招,將周云清的最后的一點力量卸掉。

  周云清終于重新站到了擂臺之上,再度腳踏實地,卻是立足不穩,搖搖晃晃,滿身大汗,但他的神智,卻終于從那種玄妙的境界中退了出來,有氣無力的睜開眼睛,喃喃道:“左小多,謝謝!”

  話音未落,整個人就此撲在地上,徹底的昏睡了過去。

  片刻之后,左小多的身子才如同羽毛一般的從空中飄飄落了下來。

  一落地,早已流溢周身的汗水嘩的一下子流到了地上,轉眼間就濕透了一大灘地面,仍舊快活的笑了笑,道:“過癮是真過癮,但這一戰,真累啊……”

  丁秀蘭:“你這……你跑到高空上換了套衣服?”

  左小多現在身上穿的,乃是另一件藍色衣服,并不是原本的校服了。

  左小多哭咧咧的道:“必須讓周云清賠我衣服……可憐我那身衣服,是代表了我們鳳凰城二中的校服,榮譽的標志,陪我走過整場龍虎榜,眼見就要輝煌加身,卻在這最后一戰上,被這混蛋削成了面條……”

  說著將之前的那身校服抖了出來。

  眾人一見,無不大笑。

  只見衣服一條條的隨風飛舞,從衣領到褲子,七零八落,隨手一抖,如同開了花一般,真的沒法看了。

  “沒問題沒問題。”

  展小飛哈哈大笑:“就算周云清那混小子耍賴不肯陪你,由老師我賠你一件就是。”

  崔尚顏同樣哈哈大笑,亦是湊趣道:“不錯不錯,我也賠你一件,一定讓你鳳凰城二中的隊長,榮耀滿身,輝映千古!”

  “我……”丁秀蘭剛要開口,卻是心中一片難受涌起,險些說不出話,頓了頓才道:“我賠你十件!小多,好孩子!”

  這一戰,可說是將所有高校老師的心,打得一片火熱!

  大家都是高深修行者,都是心思通透之輩,誰還看不出來這一戰早已經超出了單純的勝負比賽之戰?

  這直接就是左小多在心知肚明的情況下,以性命為賭注,成全周云清的劍道蛻變之戰!

  之前看到左小多帶隊,自然有領導能力,待人接物,嘴甜舌巧;尊師重道,聰明老實,練功刻苦,底蘊深厚,以無數的手段心機,將所有對手玩弄于股掌之中……

  就已經確定了,這一旦成長,就絕對是一個翻手為云覆手雨的人物!

  更何況天縱之才,全面發展。

  這樣的雋才之選,誰不想要?

  但通過這一戰,大家卻又看到了另一面:胸襟!

  這是何等博大的胸襟,才能在決賽中這般成全對手?

  這不但需要不遺余力,完全沒有任何的嫉妒之心,還有冒著性命危險的大胸襟,才能造就另一位將來的傳奇!

  這樣的學生,根本就是寶藏!

  要說此際心里的最難受的莫過于丁秀蘭了!

  實實在在難受到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左小多在此只要往后一退,就會生生打斷這份劍道頓悟!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