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五章 無回劍,臨陣突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周云清哈哈大笑。

  “為了表示對你的尊重,這一戰,我會堂堂正正的和你一戰,戰到盡興。”

  左小多鄭重的說道:“這一回,我將動用我真正的壓箱底功夫,與你全力一戰!”

  “彼此彼此!”

  周云清笑道:“勝敗無怨!左隊長,請!”

  長劍一領,一道寒光映射,白衣長袍,長身玉立,劍尖平端下壓,乃是一個劍道至高禮節:以劍會友。

  左小多長劍一立,在自己胸口,平胸對著鼻尖,還了一禮:此劍如心。

  “好!”

  周云清一聲長嘯,白衣飄飄,沖天而起,往身后的方向,倒退飛起三十米,手持長劍,屹立于半空中,神色虔誠。

  此乃誠于心,誠于劍,誠于道的至誠之心!

  “心起千軍斬,念動萬魂飛;男兒血戰去,劍出誓無回!”

  周云清在空中輕聲念誦,整個人也變得如同劍光一般的耀眼,更有決然!

  隨即,長劍化作一道流光,從空中驟然消失!

  再出現的時候,已經跨越百米空間,到了左小多面前。

  劍在前,身在后,目光,竟如劍一般的決絕鋒銳,無可抵御!

  而在其身后,赫然生出來一道隱約的空間黑洞!

  無回劍!

  左小多手中長劍也是盡情揮灑,無邊細雨充斥空間,在左小多身周的數十米方圓地界,盡是雨霧蒙蒙,而左小多的身影,也已消失在這一片綿密雨幕之中。

  雨絲如痕若隱,飄飄蕩蕩,每一絲,都是一道極盡細致的劍氣,無限交織之下,綿密無盡。

  亦因此,左小多的身體似乎是完全消失,卻又是無處不在,隨處皆是。

  周云清的閃亮劍光閃電般沖破雨霧,一路突進之余,再度斜飛上天,幾乎是肉眼不可見的一轉,自身氣勢竟是再增三分,宏大劍氣登時將擂臺上方的空氣,切割得一塊一塊的,即便是直播視角,竟也是可以清晰可見的!

  一道白光,急疾而落,再次沖入雨霧之中。

  雖然所有人的所見,就只得一片雨霧,然而周云清此刻劍心一片通明,他清晰地感知到左小多的所在位置,正是有的放矢!

  此時此刻的周云清,精氣神力靈全面合一,竟然進入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奇異境界之中,他甚至忘記了勝敗,忘記了因果。

  整個人都是充盈在一種奇異的情緒氛圍之下,他終于領悟到了無回劍的真諦!

  耳朵里,似乎有萬千戰友在嘶喊:“沖啊!”

  眼中,似乎有數萬百姓在看著自己:“沖啊!”

  他徹底的明白了,為什么劍出誓無回!

  因為,不能回!

  身后便是袍澤!

  身后便是家園!

  身后便是父母!

  身后便是妻兒!

  所以,男兒不能回!

  所以,劍出誓無回!

  不蕩盡敵寇,男兒如何回!

  難以言喻的殺伐之氣,突然間在漫天雨霧之中極度爆發。

  這種殺伐之氣,給人的感覺,居然好像是去到了戰場之上,萬馬千軍正在相互沖殺!

  那種慘烈!

  那種壯烈!

  幾位高武教師一驚站起,丁秀蘭眼中全是震驚:“周云清突破了!他居然在這等決賽戰斗中,突破了勿回劍的第三境!這是巧合?是必然?還是運道?”

  綿綿雨霧,已然漸呈散亂之相,但隨著左小多的一聲長嘯,雨霧之中,突然間再多了一份氣象!

  那是……多了雨點,一片雨霧之中,多了無數晶瑩。

  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片炙熱的氣息,片片星光在空中閃爍不已,慢慢的,方圓百米地界中,盡是星光閃爍。

  左小多此際當真火力全開,全力運轉星空步,全力運使絲雨劍,甚至還加入了尚未大成的小雨劍。

  原本的真元動能,赫然已經無法抵消對面周云清新添的慘烈氣勢。

  左小多不得已催動炎陽真經助戰。

  可以說,左小多已經將目前所有已經展露過的底牌全部都拿出來,用來對付周云清!

  但是對面周云清的劍氣,卻是越來越激烈,越來越慘烈,越來越是壯烈!

  縱使左小多全力反撲,目光前所未有的清澈,恒定,仍舊無法反制周云清!

  水城一中。

  校長室。

  一個只得半邊身子的人,站的筆直,筆挺,就如一柄劍一般,寧折不彎。正是水城一中老校長,原本的南軍大將,顧千帆!

  在他身后,還有另外六個老師,全都是身軀筆直的站立著,注目于屏幕。

  水城一中與別的學校不同;不管做什么,但凡是還能站著的時候,絕不會處于別的姿態!所以在看比賽的時候,大家也都是站著觀看。

  顧千帆靜靜地注目于面前屏幕。

  屏幕上,正是左小多與周云清戰斗的場景。

  顧千帆的目光銳利,有欣慰,也有感慨。

  “云清突破了!”幾個老師興奮得小聲叫了出來。

  顧千帆卻目光更加銳利了。

  突破了……是的,是好事,但是無回劍與別的劍法不同;必須要在戰斗中升華。

  這本就是殺敵之劍,亦是勿回之劍!

  在這個時候突破,未必就是好事,至少對于周云清來說,不是好事!

  劍意的突破,需要有相當的對手,幫助其磨礪乃至突破完成。

  如果還未到突破完成的那一刻,對手就敗了,那么就等于突破不完全;但要是被對方強勢打擊了,這突破便是等同失敗,因為,斷了劍心,劍境如何得續?!

  就如過橋,本能夠一鼓作氣走過獨木橋,但是走一半獨木橋斷了……如何辦?

  舉凡處于這個境界的學生,顧千帆都會將其叫回來,選擇合適的老師與之對戰,堅持到突破完成,才能徹徹底底的穩固劍心,真正意義上的突破。

  這是最最關鍵的一步,也是修煉勿回劍的強者路上,至為兇險的一步。

  “還好。”顧千帆看著屏幕。

  那個左小多果然也是天才,雖處下風,卻仍舊沒有敗,甚至還能反攻。

  這種在逆境中的連連反攻,更好的激發了周云清的劍意,使之愈發的激烈,爆裂,壯烈!

  “很好!”

  顧千帆眼中有感慨:“云清遇到了一個好對手,這是機緣巧合;若是能夠藉此突破完全,將比你們陪練突破要強得多,好得多。”

  一個老師道:“這個左小多向來詭計多端,無所不用其極,他會否……”

  “住口!”顧千帆斷喝一聲,目光銳利異常。

  “現在只要左小多稍退,云清的突破就會自行中斷,中道夭折,半途而廢。以左小多的劍術造詣,你以為他會不明白這一點?他堅持不退,就是在成全周云清!”

  “左小多之前的每一戰,都是選擇最正確的對戰方式,將自身優勢最大化,針對性的克制對手,卻從來沒有以這種方式,強硬對攻,你道為何?”

  “這已經是最詳實的鐵證,左小多就是在成全云清的突破!這是一個巨大的人情!我們水城都要記住!”

  “他不僅在成全,甚至還是在不斷地磨礪,不斷地激發云清的上限!”

  “這是我們整個學校,所有老師都做不到的事情,因為他們始終會對云清留手,更會讓云清感到他們的不可戰勝!”

  “但左小多不同,現在的情況,是云清在壓制左小多,左小多若是退了,自然可以盡卸攻勢,可是他始終不退,就是以自身安危,賭注云清的突破機緣,全面成全!”

  “唯有如此,唯有這樣的對手,真正的對手,才激發出來屬于周云清的無回劍,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無回劍!”

  “若是由你們陪練,怎么也不會激發出這等殺氣,這等慘烈壯烈之氣!這亦是咱們學校這些年來,學生最大的缺陷之所在!”

  “周云清能夠在這場比賽之中突破,乃是他周云清最大的福祉機緣!因為他遇到了對的人!錯過這次,一輩子都不會再有了。”

  顧千帆重重道:“這孩子,很好!很不錯!你們還沒看出來么,即便不論劍術,以他于炎陽真經的修為,只需匯聚激發,一掌陡出,就能輕易的打斷云清的突破!但他始終在用劍在對抗,刺激,成全。現在這個社會風氣,還會有這樣的對手,值得終生結交,終生珍惜!”

  顧千帆說的這一點,不僅他看了出來,在場的裁判也都是看了出來。

  縱使一開始沒看明白,但以他們的程度,在觀視了一段時間之后,如何還看不出來?

  每個人都在瞪著眼睛,小心翼翼的觀視著戰局的一切,不敢有絲毫大意,半分馬虎。

  每個人都在祈禱!

  他們甚至忘記了以他們身份立場最該關切的勝敗。

  只因為這一場的勝敗,對比起周云清所能達到的高度來說,已經無關緊要,無足輕重!

  左小多,你可一定要撐住啊!

  千萬要撐住!

  千萬不要嫉賢妒能!

  千萬要繼續激發出來!

  你現在可是激發一個前所未有的劍道天才,甚至,會激發到一個就連當年創造了無回劍的人都沒有達到的高度!

  因為,對手對了!!

  正如顧千帆所言,左小多確實是看出來了,也知道周云清現在遭遇到了的乃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劍道頓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