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四章 狂怒【第二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穆嫣嫣空中纖手一指,喝道:“有仇有怨,你大可對著昆侖道門來,對著孩子發威風算什么?此事,我必當上報!”

  古遠航的臉色一陣蒼白,不見血色。

  大道天音盟誓天道?

  這個真不敢,因為正如穆嫣嫣所說,他本就有私心。

  穆嫣嫣冷哼一聲,冷電般的目光看著下面的左小多,手指頭悄悄的捏成了拳頭。

  左小多兩條腿莫名其妙的軟了一下,整個人都慫成一團,說話都嚇得結巴了:“穆……穆……”

  想說個穆老師好,但是沒等他說出來,穆嫣嫣就猛的冷哼一聲:“你等著!”

  然后徑自在空中化作一朵白云,瞬時飄散,顯然已經去得遠了。

  左小多一頭冷汗。

  心中默默考慮,在這場戰斗完成后,就立即離家出走吧?……

  隨著穆嫣嫣的身影遠去,滿場一片寂然。

  古遠航的臉色漸漸轉為慘白。

  正在裝逼慘被打臉。

  正如穆嫣嫣所說,古遠航之所以敢這么做,乃是有把握的。古遠航篤定,左小多絕不敢當眾叫破此事,乃至追究此事。

  畢竟自己將周云清當頭棒喝,可是以一位仁厚長者形象所發出的。

  在外人看來出發點是好的:指點學生。

  只要不當場揭穿,那么自己就一定沒事;一切后續,網上言論,都可以用這個理由壓下去。

  但他怎么也沒想到的是,一切盡皆事與愿違,這個左小多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居然與他想象認知中的所有學生都不一樣,當真就在眾目睽睽全國直播下,將桌子掀了!

  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且將事態引導至最惡劣的狀況。

  一片風平浪靜之下,突然爆發了原子彈!

  平地一聲雷!

  丁秀蘭此際臉色難看得要命,在這一刻,她殺了古遠航的心都有了!

  在決賽中偏幫一方,更被人當場揭破,最最要命的,偏袒者還是一位裁判……

  而讓丁秀蘭最為頭疼的是,特么的古遠航還要是自己祖龍高武的老師!

  而且,最嚴重的是,在古遠航開口的時候,丁秀蘭自己也顧忌了一下祖龍高武的面子,沒有當場揭穿。也在想,左小多恐怕不敢爆出來。

  偏偏左小多居然這么不吃一點委屈,直接爆了!

  而且還有昆侖道門的高手在場觀戰,直接掀了桌子。

  這個事情一出,就算再給左小多一萬個膽子,他也斷斷不會選擇祖龍高武進修的。

  那么,自己之前的所有努力又有什么意義,就為了古遠航的私人恩怨所造成的微妙心態,而盡數付諸東流,徒勞無功。

  “古遠航!”

  一念及此,丁秀蘭再也忍耐不住,直接發飆了,兩眼都通紅:“滾下去!你給我滾下去!從你剛剛出聲起始,你就不再有資格站在裁判席上!等回到學校,我一定向校長如實反饋此事始末!古遠航,你跑不掉!你一定要為今日之事付出代價的!”

  丁秀蘭心如刀絞。

  一個注定要成為傳奇的學生!

  就在傳奇初編的當下,永遠與自家學院割裂,產生難以磨滅,難以化解的隔閡,甚至是仇怨!

  丁秀蘭對于左小多的前途,早已經做好了全面的打算,包括之后如何保駕護航,如何歷練,如何真實卻又安全的出去冒險……

  她都已經在心中形成了腹案,詳盡且長遠!

  對于左小多的未來成就,丁秀蘭寄予的希望,可謂是無限的龐大!

  她甚至認為,只要左小多成長起來,未來的成就,可能還要在四路大帥之上;沒準左小多還有可能達到左右兩路天王的地步!

  那可是名震天下數萬年,甚至數十萬年的傳奇種子!!

  就這么被一句突如其來的話推得無影無蹤,再無招攬的可能……

  丁秀蘭只感覺自己心都碎了,碎成了粉末一般!

  崔尚顏與展小飛同時站起來,臉色嚴肅:“我等一致認為,古遠航不再適宜擔任裁判職位,申請罷免!”

  兩人滿臉盡是深沉莊重之色,但心中卻是直接笑開了花。

  真正的心花怒放啊。

  丁秀蘭現在想的事情,也正是他們的心中所想!

  如此一來,左小多怎么可能去祖龍高武?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而左小多這樣的天才之選,又是絕不可能去尋常的高武。

  排除丁秀蘭這個冤家對頭,以及她所代表的祖龍高武,那么左小多的選擇,就只剩下兩個:云端高武、潛龍高武。

  這個古遠航還真是個好人,直接將一路積極布置,成功系數更在其他人之上,大有得手希望的丁秀蘭給淘汰掉了……這兩人差點就要擁抱在一起高唱一首朋友了!

  嗯,敵人的敵人當然是朋友,至少在這一刻,就是最親密的朋友,外加戰友!

  兩人不約而同的甚至想要敬古遠航一杯;老鐵,您這波真是太給力了!

  面對丁秀蘭我們真沒把握,那娘們兒一副勢在必得的款,最主要的事,這娘們是真的將工作都做得七七八八了,做到了左小多去祖龍已經有了七八成的接近定局局面……

  卻被古遠航的一個當頭棒喝給喝沒了……

  真是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崔尚顏與展小飛對望一眼,轉而開始在心底盤算自身優勢。

  哼,面前這貨,不足為慮!

  敵人的敵人是朋友,但現在已經沒有了共同的敵人,敵人就只是敵人了!

  丁秀蘭對左小多的未來估算固然極高,但是崔尚顏與展小飛對左小多的未來估算,也差不到哪里去。

  這樣的妖孽天才,目前所欠缺的,真的就只是一個成長空間而已!

  只待等他到了御神之上,基本上就是天下縱橫!

  所謂傳奇,今日已是初編,后續,指日可待!

  另外兩位裁判也先后表態。

  大會組委會經過研究,果斷的派人將古遠航請了下去。

  (這里多解釋一句,不解釋恐怕有人帶節奏:現實就是這樣,在一個重大場合,有身份地位很重要的人犯了錯誤,只要沒人當場指出,所有人都會裝耳聾,只等回去內部處理一下也就過去了。

  但是一旦有人當場指出,就是重大惡劣事件,其他人在不能裝聾作啞的情況下,才會公正處理。但我若不解釋就會有人帶節奏說什么主角光環……)

  古遠航臉色陰沉如水,狠狠的瞄了左小多一眼,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居然沒有回酒店,徑自沖天而起,孤身一人回去上京。

  而此刻的古遠航,根本就不知道,更加想象不到,自己的這一路歸途,居然是地獄之旅!

  一路上遭遇到的截殺,如同蝗蟲一般……

  當然,這都是后話,我們等會再說。

  古遠航走人,左近的馬長思補位而上,成為新的裁判。

  決賽繼續進行。

  而這會裁判席的丁秀蘭已經是一臉的了無生趣,興致蕩然無存。

  我看這個比賽,還有什么意義?

  放下手中手機——就在剛才商量處置古遠航的時候,丁秀蘭已經給祖龍高武的校長那邊發過去了消息,聊天頁面上,足足兩百多條消息!

  包括左小多生平,了解程度,稟賦程度,未來規劃,等等……

  事無巨細,盡都先匯報了一輪,這些資料信息就占據了五十六條之多。

  而剩下的將近二百條,就全是罵古遠航的了!

  最后一句尤其狠——

  “不處置古遠航,不讓老娘滿意,左小多去哪上學,老娘就辭職跳槽去哪當老師去!”

  正在開會的祖龍高武的校長大人直接就懵逼了!

  眼看著自己手機在桌面上震動,從辦公桌中央一路震動著出去,振動到另一邊,然后咔嚓落在地上,然后在地面上一路嗡嗡嗡的震動,在光滑的地板上震動了十幾米才停了下來!

  誰……又是誰惹到這位姑奶奶了……

  “是丁秀蘭老師……發來的消息……”

  校長白眉軒動,滿眼無奈的表情看著副校長。

  副校長臉色一變,胡子一抖,用手捂住了肚子:“校長,我肚子疼,好像是早上吃了不干凈的東西……”

  神尼瑪肚子疼!你特么來事兒了吧!

  校長揉著太陽穴,一臉頭痛。

  丁秀蘭是祖龍高武第一任老校長嫡親重孫女;也是現任武教部部長的獨女,還是第四任老校長的嫡親長孫媳婦……

  作為第七任校長,現任校長突然有一種想要辭職的沖動。

  手機都不想要了,到底什么消息我也不看了……

  若是什么好消息的話,沒可能一連發幾百條消息吧?

  那是得當面匯報,才有最好的效果!

  既然不是好消息,就只可能是壞消息,而且還是超級壞的那種消息,從手機的移動頻率判斷,起碼也得有兩百來條信息啊!

  這舉動的真意,其實是在泄憤,宣泄無法遏制,卻又暫時無處宣泄的暴怒……

  “手機拿來我看看……”

  校長摸摸頭,嘆口氣。

  沖動不過一瞬,身為校長的自己,還是該干嘛干嘛,需要面對的終究要面對!

  南薊城。賽場。

  暫時擱置的戰斗重新開始。

  左小多仗劍而立,鄭重道:“周隊長,今日你我一戰,與之前的事情,并無任何關系,還請專心一戰。”

  周云清淡淡道:“古遠航老師的當頭棒喝,確實是制造了不公平,這點我認,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他終究是幫了我一把,這個情,我也認。”

  左小多道:“希望不會影響到你的心境,專心一戰。”

  周云清溫和的笑了:“彼此彼此,你剛才動了火氣,也希望你,不要影響了心境,專心一戰。”

  左小多嘆口氣:“老周,你這么君子,倒是讓我不好意思再陰你了。說句實在話,戰爭之中,我可是最討厭遇到你這種人;不過賽后,咱們還是可以交個朋友的。”

  周云清笑聲爽朗:“交朋友倒也不錯。不過和我交朋友,你恐怕要迎接我不斷說教的心理準備。”

  左小多一下子愣住,臉色轉為難看,道:“那還是算了吧。”

  以周云清的性格,與左小多的性格碰撞,真要是交朋友,恐怕直接等于左小多隨身帶著個班主任一般。

  想想就是顫抖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