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三章 左小多掀桌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沒你這么賤的!

  就算你是劍王,可是也太賤了吧?!

  自己在出場時,僅止于拔劍一彈的習慣動作,即刻讓對方抓住了,從而推斷這把劍乃是自己心愛之物,所以才有了這一段話。

  饒是周云清向來沉穩方正,但作為直接當事人的他,此時那也是一陣陣的牙疼!

  如果可以,他真想直接逮住左小多暴揍一頓!

  水城一中的學員以劍著稱,自然對大陸名鋒所知極多,若是當真有那么一口大陸公認的鋒銳度第一的神鋒,自己絕不可能不知其名,不知其來歷掌故!

  周云清幾乎可以斷定,那什么東方大帥贈送,大陸第一名匠鑄造,大陸公認鋒銳度天下第一云云,有八成把握是左小多信口胡說的。

  倒是聽說左小多原本的老師秦方陽,確實是東方大帥昔日的麾下,還是頗有淵源的那種!

  難道左小多這次說的,竟然是真的?!

  此際最難受的還是對面的周云清。

  這口劍愈發的不可忽視起來,居然有根腳了!

  “真是無語……”

  這還打什么?

  簡直就是你左小多用這一張嘴,贏下了最終決賽!

  但是周云清所有戰力基本都著落在手中的這口劍上,你讓人家不用劍空手和你打?

  或者換掉趁手的神兵用不趁手的普通兵器與你的神兵對抗?

  左小多這番話,每一句話都好像挺有道理的,骨子里好像還是一片好心,從頭至尾,都在為周云清考慮設想。

  若是左小多不說這番話,周云清啥也不知道,那么打了也就打了,就算寶劍當真受損,也未必會怎樣,但是這些話一出……這把劍還是東方大帥贈送的!

  展小飛皺著眉頭,顯然是在冥思苦想:東方大帥什么時候提過這把靈貓劍?

  但是當著全國直播,直接就說是東方大帥的劍,如果不是真的,誰敢說?

  丁秀蘭也在沉思:靈貓劍,鋒銳度公認天下第一,好似沒聽說過啊?按道理說,這樣的名鋒,早就該名滿天下才對啊……

  崔尚顏在沉思,懷疑著:真的假的,難道是我太過孤陋寡聞了?

  那不是找敗?

  但有了這番話在前,周云清就算仍舊以自己的寶劍應戰,卻勢必會格外注意自己的寶劍會否受損,心神難免稍分,愈發的束手束腳,未戰就已經先敗了三分!

  但就算如此,就算明知道左小多采用的乃是心理戰,周云清卻不能不在乎。

  還有兩成呢?萬一是真的?

  自己這把劍,實在是磕一下他都要心疼好幾天!

  真的是心愛之物啊!

  對方之劍就算什么都是假的,但剛才搭眼看過去的氣相是真個不凡,萬一真個很鋒利呢?

  真個令到自己的寶劍受損了呢?

  但說到不用這把劍,自己一身功夫幾乎就去了八成,對上左小多,恐怕連三招都走不過去。

  這一陣糾結之余,讓周云清的臉色都變了。

  便在這時。

  臺上,裁判席一位來自祖龍高武的花白胡子老師,終于忍不住皺著眉頭說道:“周云清,這若是在戰場……敵人手里握著不世神兵,你是否就要棄戰了呢,只為保全你的心愛寶劍?”

  這一聲,便如是暮鼓晨鐘,悠悠響起。

  周云清混沌的心境,如同被猛地洗滌了一遍,悚然醒悟!眼神重復一片清明,沉聲道:“多謝老師的當頭棒喝!”

  一點不錯,這位老師剛才運用的,正是有名功法:當頭棒喝!

  其他的五位裁判,齊齊轉頭,臉上現出震驚之色,尤其同樣來自祖龍高武的丁秀蘭老師,滿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出聲的那位裁判老師。

  全場觀眾,一片嘩然。

  左小多再怎么口舌招尤,引人發錯,終究是學生比賽,而且還是在進行決賽。

  決賽之中,以任何方式打擊對方信心與士氣,都是為規則所允許!

  因為心機,本就是實力的一部分!

  而這位老師突然開口,醍醐灌頂一般的當頭棒喝,卻等于是在直接插手幫忙彼方!

  這可說是大忌,令到比賽失去了公允,同時也令裁判失去了中立的立場!

  左小多同樣感覺到心神一震。

  當頭棒喝,對周云清乃是幫助,因為他正在迷惘,一喝醒來如夢初醒,反而神智更加靈敏。但對于左小多來說,卻是傷害。

  心神甚至為此受震。

  就像是正在一片平靜中,突然遭遇了地震那種驚悚恍惚了一下。

  此刻若是戰斗,定然心境不穩,而且心慌。

  他轉頭看了一眼,呵呵笑道:“老師真是好修為,連學生都感覺心境得到了好大的好處。”

  這花白胡子老師皺眉道:“左小多,你也不用不滿;我知道你心里有意見,認為我破壞了你的戰術,但為人行事,還是要堂堂正正更好。一味的依賴小伎倆,縱然取勝,又有何益?”

  “你所用的那些,終究只是小道。”

  這位花白胡子老師一派語重心長的說道。

  左小多淡然一笑,身形竟愈顯挺拔,語氣異常平淡的道:“小道也好,大道也罷;這些卻與當前的比賽無關。而我現在只想說的事,這位老師,您破壞了比賽的公平!”

  “我尊重您是老師,但是你現在身處裁判席,如此當頭棒喝,卻是在制造不公平,失去了屬于裁判的中立立場!”

  “就這一場比賽而言,我所追求的只有勝利而已,無所謂大道小道,我所要的,也就只是冠軍!即便是小伎倆,只要能夠讓我獲勝,那就是好手段,關大道甚事?!至少在這場比賽之中,無論什么手段,都是我們彼此的手段,彼此的斗法。”

  “我雖然只是一個學生,但是,在此,我要提出抗議!抗議,裁判不公!”

  左小多的神色轉為冷厲。

  他向來的態度都是溫文有禮,對待老師也是格外尊敬;禮貌周到,禮儀無缺。

  任誰也沒有想到,在這一刻,左小多居然爆發出這樣的崢嶸氣勢!

  愣是在大庭廣眾,全國直播之前,直指裁判不公!直言不諱的提出了抗議!

  無論老師又或者觀眾,盡皆震驚莫甚,莫可名狀。

  捫心自問,若是自己處在這一場對決之中,自己會怎么做?

  九成九以上的人,只會借坡下驢,繼續戰斗,不會直接出聲,開罪老師。

  可左小多卻是選擇了直接說出來,鋒芒直指,毫不諱言。

  我尊敬你是老師,是因為,我對我的老師向來是充滿欽佩的,滿心滿身的尊敬,但也因為如此,我格外尊重老師這個職業!

  那么你做出了不公平的事情,便是破壞了我對老師這個職業的尊敬,如何不言!

  左小多甚至感覺,自己說的還是太輕了。

  那花白胡子老師的臉色陡然一變,目光中閃過有冷厲之色,沉聲道:“但你之前的所有行為,豈不都是在制造不公平?”

  左小多淡淡道:“所謂公平,因人而異,亦因時因地而異,現在是什么時候,什么地界?現在是大比之戰,決賽之地!心機,手段,從來都是實力的一部分,我以之為伍,怎地也不認為是不公平。畢竟,我可以做的事情,別人也可以做,這豈有任何不公平可言?”

  “或者在您的認知中,我之所為有所偏頗,進而將之定義為不公平,但是,大賽規則可沒有明文規定,參賽選手不準說話影響對方。卻實打實的明文規定了,您的這種行為,乃是破壞規則!”

  左小多長身玉立,身姿挺拔,目光絲毫沒有退縮,注目于那位老師,大聲道:“所以,我沒錯!就是,你不公!”

  舉世皆驚!

  這位龍虎榜的參賽隊長,竟然在決賽中,在占據了全面優勢,冠軍即將到手的時候,直指裁判不公。

  丁秀蘭等人也是一臉不滿,只是這份不滿,非是針對左小多。

  展小飛嘿嘿冷笑起來;“古遠航,你出聲干擾大比進程,給出個理由吧?”

  崔尚顏也是不滿至極:“這么多屆比賽下來,還是首次出現這種事,古兄,該說你是沖動了,還有其他什么?”

  古遠航冷哼一聲,鐵青著一張臉,冷然道:“老夫問心無愧!”

  丁秀蘭一臉復雜,有心想要說什么,但終究沒有說,僅止于略帶愧疚的看了左小多一眼。

  就在這時。

  看臺上的一個冰冷聲音開口說道:“古遠航,你問心無愧?這話你也說得出口?若不是你與我昆侖道門有死仇,你會這么做?”

  古遠航怒喝一聲:“誰?”

  “我!”

  空中云霧猛然散開,穆嫣嫣曼妙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之中,神色冷厲,森然道:“古遠航,你捫心自問,是不是?”

  古遠航怒容反駁道:“不是!”

  穆嫣嫣大怒:“不是?你可敢對著大道天音盟誓天道么?!若不是左小多的星空步,龍門腿與摘星掌牽扯到了昆侖道門,你會當頭棒喝?幫一個,損一個?”

  “怎么,你以為仗著你的裁判身份,左小多就會跟一般的學生那般,忍氣吞聲,任你肆意而為?”

  推心置腹,苦口婆心,感情真摯。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