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二章 和我打別用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但李長明的大夢神功明顯能操控夢境。”周云清目光犀利。

  “那是李長明的本事,也是戰斗手段。”

  左小多淡然依舊:“不過說到底,仍舊是夢境。”

  “就算是夢境,卻藉著一場夢將一個女孩子羞辱得下擂臺,算什么戰斗手段?”周云清尖銳的問道。

  左小多淡淡的笑了笑:“第一,夢中際遇如何,除了他們兩位當事人之外,誰都不知。第二,在這個擂臺上,只有勝負,何分男女。我從來都不認為女孩子在這擂臺上就應該受到優待。第三,如果羞辱能讓一個女孩認輸,讓我方得到勝利。那么我可以明確的正面回答你,是的,這就是戰斗手段!”

  左小多抬頭挺胸,大聲道:“還有最關鍵的第四點,我從來沒有明確的要求判李長明勝。但事實是,你們的隊員,在勝負未分之時,已經不在擂臺之上。這是鐵一樣的事實!”

  “哪怕我就此咬定,是我們勝了這一場,也說得過去,理直氣壯!但我沒有,這就已經是給了你們余地!”

  “第五,我之所以強調這么一句,就是防止你們以名節說事,逼迫李長明認輸這一場;而你之后也果然提出了名節二字。所以我明確考訴你們,這條路,行不通!哪怕李長明自己覺得不好意思而認輸,但我作為隊長,不會認!”

  “若是強行揪著名節問題,道德綁架李長明認敗,我絕不接受!”

  左小多昂然面對所有人道:“這是擂臺,也是戰場!上了擂臺,只有對手!上了戰場,只分敵我!”

  對面,周云清臉色鐵青。

  左小多目光灼灼,竟是寸步不讓,氣勢尤勝!

  良久良久之后,周云清輕聲道:“是我不該拿男女性別之事來說,擂臺便是擂臺,這一節,是我本身思想還有些偏頗……認為女子就應該得到一些優待……為此,我誠摯道歉。但這勝負判定,還需要裁判老師們來評定。”

  “就如左隊長這一場不肯認敗一樣,我周云清,同樣不認為自己的隊員輸了!”

  周云清看著左小多,兩人目光相對,都是各不相讓。

  兩個隊長,都不肯認輸,卻也沒有任何實質證據說自己這邊當真贏了,讓所有人信服!

  裁判老師們商量了一下,丁秀蘭作出判決。

  “這一場以平局作結!你們可有什么異議么?”

  左小多眉花眼笑:“老師們果然慧眼如炬,一下子就出了合情合理的判斷出來,學生佩服佩服,并無任何異議,其實都無所謂的,不過就是周隊長一直有些糾結于勝敗,哈哈,其實是真的也沒啥,哪怕我們這場判輸了,那也是無妨的,再打回來也就是了,總而言之,諸位老師辛苦了,謝謝老師們。”

  周云清再好的涵養也被他氣了個倒仰。

  到底是誰在糾結于勝敗了?

  但在這么大庭廣眾之下,周云清要顧及面子風度,怎么會跟左小多吵起來,只好忍氣吞聲一拱手:“老師判得公允,我們沒意見。”

  凝眉看了左小多一眼,第一次感覺,與這家伙打交道,就算做足了心里建設,仍舊是不容易。

  周云清是一個方正之人,與左小多的性格,直是南轅北轍。直接跟不上左小多思維的跳躍性。

  但周云清的方正是真的方正,所以,他會一直選擇做自己,并不會一直跟左小多兜纏,縱使稍有憋氣,也能很快豁達。

  對于這種人,左小多也是打心眼里服氣。

  竟然氣不著他,左爺很挫敗有木有?!

  “我沒耍流氓!”

  李長明氣得滿臉通紅:“我沒耍流氓!”

  “哎,這不重要。”左小多安慰道:“誰讓你拉著人家女孩子陪你睡覺來著……”

  這句話真是歧義滿滿。

  對面,雨嫣兒一聲尖叫:“左小多!”

  左小多哈哈大笑。眼中卻閃過一絲意味深長;然后拍拍李長明的肩膀。

  他一句話將這件事直接岔到了九霄云外。

  已經判定平局,其他的事情已經不重要。當然,如果有人非要理論,那也可以理論理論的。

  彼此相處了這么久,左小多是絕對相信李長明的人品的。

  再說了,李長明真想要耍流氓,非要當著全國直播的面么?

  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左小多不愿意將事情想得太復雜。

  “第四場!鳳凰城二中出戰人選,左小多。水城一中出場人選,皮一寶!”丁秀蘭大聲宣布。

  左小多哈哈哈大笑的出場了。

  頓時全網轟動。

  “劍王出現了!”

  “哦吼!”

  “吼吼吼……”

  “我王威武!”

  “王上,踢他襠!”

  “大王萬歲!”

  這里不得不解釋一句,左小多連勝幾場之后,在網上就得到了一個全新稱呼:劍王!

  這名字,字面看起來著實霸氣。

  當然,一開始是‘踢襠王’,但是好多人覺得不雅,于是改成‘賤王’;但是,又有人提議給我王取名不能那樣直白……

  于是最終變成了最終的劍王!

  左小多這邊才剛剛站定,對面的皮一寶皺巴著一張臉走出來,干脆利落的說出了一句話。

  “我認輸!”

  正在擺造型的劍王差點就要噴了!

  這可是決賽啊兄弟,咋能說認輸就認輸呢?

  鬧呢?!

  他卻哪里知道,在他和蘭冰蕊打過那一場之后,水城一中就直接得出了一個共識:除了周云清之外,其他人不管誰對上左小多,第一時間認輸。

  免得遭受一頓毒打;而且還得輸的憋屈至極,沒準連武道之心都得受到影響,得不償失。

  更別說與左小多對戰,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明真相的還能看看熱鬧,但是大家都是行家,那還看什么熱鬧?

  就以左小多最后所展現出來的那炎陽真經,一掌就能將人變成烤乳豬!

  還打什么打?

  “第四場,鳳凰城二中勝!”

  目前鳳凰城二中。

  兩勝兩平,二中占據了絕對上風,只待再勝一陣,便是鎖定冠軍!

  而兩個隊現在的情況是,各自廢掉一個人。這邊龍雨生,那邊凌飛雪,這兩人在這段時間里,是絕對沒可能動手了。

  至于兩邊的副隊長,倒是已經從兩個斗雞眼狀態中恢復得差不多了。

  盡都擁有五位完整戰力。

  再接下來自然便是后續的自主出戰人選對決了。

  周云清不覺愁眉不展。

  自己這幫同學,每一個,都是強者,都是天才,但是……與對面鳳凰城二中一比,除了左小多之外,其他人基本都是在伯仲之間,五五之數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影響勝負的微妙手段,實在太多太多了。

  尤其是對方的隊長左小多,基本每一句話,都會在無形中增加彼端的心理壓力。

  有時候周云清真的感覺自己這邊很吃虧。

  什么叫做戰斗七場?

  太多了好吧?

  對方有左小多這個玩嘴的大行家,幾乎每時每刻,開口就是攻擊,將我們這邊的心理壓力增加一點,他們那邊的勝算就多一點!

  這實在是太吃虧了。

  “自主戰,我上第一場。”

  周云清道:“如果他們派別人上場,我能確保勝下一局。但接下來的一局,對方必然由左小多出戰;我拼盡全力的話,拼個僥幸,或者能夠廢掉左小多。再之后的,就要靠你們往回扳了,哪怕我能與左小多拼到兩敗俱傷的地步,也是斷斷無力再戰的!”

  “如果左小多直接出場,那么后續的……總之就都仰仗你們!”

  “隊長加油!”

  周云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只感覺胸中豪情激蕩,長身站起。

  他有一種感覺,左小多絕不會給自己扳回一局的機會,必然會親自上場,盡速了結全部賽事。

  果不其然。

  周云清這邊才剛剛站起來,就看到對面衣袂飄飄,左小多已經站立在擂臺之上了。

  周云清長劍出鞘,手指輕彈劍身,隨著鏘的一聲,長劍龍吟陣陣,劍氣沖霄。

  一步步走了過來,氣勢隨著步伐而節節攀升。

  左小多神情凝重空前,淡淡道:“周隊長,聽我一句勸。與我對戰,不要用兵器。”

  這句話甫一出來,最少數百萬人盡皆無語。

  連帶那六位裁判,盡都是哭笑不得。

  水城一中的所有學生一身功夫都在劍上,你讓人家不用兵器?

  用不用綁住手腳讓你打,或者干脆直接認輸?

  然而熟悉左小多這家伙的,登時升起一個念頭,這貨肯定又是在陰人!

  周云清皺眉:“為何?”

  左小多手腕一翻,靈貓劍赫然上手,在陽光下,清亮的劍身上映射出萬道光芒,如同手上多了一顆小太陽一般。

  他平平的伸出手,劍在手中,平伸。就這么平展在空中,淡淡道:“我這把劍,名為靈貓;劍長三尺,凈重八兩。”

  “此劍乃是……東方大帥贈送給我老師,然后我老師又再轉贈與我。”

  左小多臉不紅氣不喘,道:“這口劍,相傳乃是一萬七千年前,大陸唯一的神匠,吳可鑄大師親造。削鐵如泥,吹毛斷發,遇剛則柔,遇柔則剛;其鋒銳度,更是公認的天下第一!”

  左小多認真地說道:“周隊長,你掌中名鋒,或者也是神器之屬,至少是你的心愛之物,性命雙修之靈寶。但論到鋒銳度,卻一定比不上我的靈貓。萬一損壞了……豈不是天大的損失?”

  “所以,我才勸你,與我戰斗,不要用兵器。或者換一把劍,就算毀了也不心疼的那種,避免遺憾終生,追悔莫及。”

  左小多認真的說道:“周隊長,三思啊。這不過就是一場比賽,我可不想給你造成終生悔恨的憾事。”

  場上場下,裁判觀眾,直播網民,全國上下……一片無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