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一章 誰勝誰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場上場下,看臺網絡,都被這雷轟電閃的一劍直接驚傻,所有人只感覺胸口砰砰的跳,清晰聽到心臟的聲音蓬蓬響。

  任何人,一時間都是發不出半點聲音,只有冷汗從額頭上一滴滴的落下。

  那邊。

  周云清從座位上彈了起來,厲聲大叫:“都不要動!我們認輸!”

  左小多同樣火燒屁股一般跳起來:“不要動!”

  和局什么的,左小多這一回可是絕不會說,因為這次是龍雨生在最后關頭手下留情,若不是如此,此刻的凌飛雪已經是一具尸體!

  而龍雨生卻還是活著的。

  這已經是勝負立判,不存花假!

  而周云清之所以認輸,正因為如此。

  現在,兩人還緊緊的貼在一起,各自的長劍,還在對方的身體里插著。

  偏偏這個時候,雙方還有相當程度的余力,只待手腕稍微一動,真元勁力稍吐,就是終生難以彌補的傷害!

  四目相對。

  龍雨生淡淡的笑了笑,右手從劍柄放開。

  凌飛雪臉色冰寒,右手同樣從自己劍柄放開。

  “佩服。”

  兩人幾乎是同時出口。

  丁秀蘭飛身而來,以快到難以形容的巧妙手速,就將兩人分開,又將各自長劍沿著進入的傷口,細致而微疾若迅雷般的抽出,其過程全無絲毫猶疑。

  這個時候,越是猶疑不決,越是容易壞事。

  隨著兩劍離體,鮮血噴涌而出。

  丁秀蘭仍是應對神速,先是將兩顆丹藥各自送入其口,跟著就是將上品金瘡藥撒上,又取出來兩個小瓶子,一人一個,灌了下去。

  這才一頭冷汗的說道:“這倆孩子……怎地如此暴烈的脾氣,直接來了一個一招定勝負,這真是……”

  “這是真正的生死搏殺。”

  展小飛嘆著氣:“武者修途,本就存在著無數的意外,哪怕你手上有長生不死的仙藥,但是遇到這種情況,若無機緣,卻也只有眼睜睜的看著死亡降臨!”

  “幸虧龍雨生在最后時刻劍尖稍微偏了一下……否則……”

  展小飛搖搖頭沒說下去。

  但眾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萬里秀嚇得渾身顫抖的將龍雨生抱了回去,小臉嚇得慘白如紙,全無人色。

  左小多搖搖頭,有些無語的說道:“秀兒,我早就幫你看過了,你這輩子沒有寡婦命,放心吧。”

  旁邊眾人一聽,我擦這小子雖然說的是好話,但是說的怎么這么難聽??

  但是,出乎眾人預料的是……

  萬里秀聽了,居然兩眼一亮,興奮的道:“真的?”

  左小多聳聳肩:“不信我?我啥時候騙過你?就算龍雨生騙你,我也是不會騙你的吧?”

  “信,信!”萬里秀連連點頭,情緒立即穩定了不少。

  幾位高武教師一頭霧水的看著萬里秀居然被左小多一句根本不好聽的話哄好了,不由得面面相覷。

  “這輩子沒得寡婦命。”

  這句話,居然是用來安慰人的?

  踏馬的第一次聽!

  還有那什么“就算是龍雨生騙你,我也是不會騙你的”這又是個什么說法?

  人家男朋友可就在左近,剛剛才身受重傷,你就這么說法,真心不是過來挖墻腳的嗎?

  兩人都被抬回去,場中唯余兩攤鮮血,卻是觸目驚心,滿目鮮紅。

  鳳凰城二中,一勝一平,就目前態勢而言,卻是占據優勢,穩操先手。

  “第三場,鳳凰城二中,李長明!水城一中,雨嫣兒!”

  聽到對戰之人的名字,眾人盡皆精神一振。

  卻不知道這一場,這兩人會怎么打?

  會不會再見那玄妙莫測的大夢神功呢?!

  只見李長明居然破天荒地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來一條長長的鐵棍,大踏步的走出去之瞬,隨手一掄,鐵棍抖出來一朵碩大的花朵,端的蔚為奇觀,賞心悅目。

  李長明將鐵棍拄在地上,氣勢雄壯:“請!”

  眾人哪里還不明白了,這貨顯然是不準備使用那大夢神功了,純然的以力決勝。

  對面的雨嫣兒乃是一個身材嬌小玲瓏的美女。

  身材嬌弱,面貌精致,在搭配上一襲勝雪白衣,看起來真是楚楚可人,我見猶憐。

  而其手中,亦是掌著一口利劍。

  “請!”

  劍光閃亮,李長明棍風已然呼嘯而起。

  兩人這一戰,翻翻滾滾的一口氣對戰數百招,卻是不見輸贏,難分高下。

  雨嫣兒看起來嬌小,但是韌性卻是異常的強,她之劍法路數之中并無燕狂雷與凌飛雪那種劍出誓無回的威勢,而是極盡綿密柔韌之能事。

  卻又不同于左小多的絲雨劍法,劍式綿密而著重于攻勢,走得反而是更契合女兒家的綿軟細巧,以柔克剛。

  如此打著打著,纏斗到五百招的時候,李長明漸漸感覺到自身氣力不濟,不禁心中一慌,心道,難道老子要連輸兩次?

  一念閃現之余,突然間長棍呼呼呼連出十七八棍,跟著身子疾轉,將手中長棍以打著旋的方式扔了出去,目標直指雨嫣兒,跟著兩手一揚……

  雨嫣兒本來已經從李長明漸漸減緩下來的攻勢中感應到,李長明應該是氣力不支了。

  自己寓守于攻,以柔克剛的戰略奏效了,不想變故驟來,先是一輪猛攻,雖然不至于無法應付,卻將她暫時局限于一處,跟著又是一棍脫手飛擲而來,不過這也難不倒雨嫣兒,仍是從容閃避。

  但就在她接連閃避之時,李長明隨手連發的四五道白氣間不容發的甩在了雨嫣兒臉上。

  雨嫣兒竭力的屏住呼吸,但那白氣無色無味,竟似非是循呼吸方式進入人體,而是以一種潤物無聲的方式,直接融入身體。

  眼見得手之余李長明轉身就跑,雨嫣兒氣怒交加,反守為攻,急疾縱身追擊,但剛剛縱起,卻已經感覺腦袋陣陣暈眩,一種難以抗衡的至極困意襲卷而上……

  另一邊的李長明也呈現搖搖晃晃之狀,卻還是接連又打出兩道白氣,顯然是在提防萬一。

  然后就是一頭栽倒在地,呼呼大睡起來。

  這邊的雨嫣兒愈發感到頭暈目眩,終于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然后……兩眼反白,搖搖晃晃的緩緩趴下,甜甜的睡了過去。

  所有人都是一片無語,又來這種我們看不懂的操作啊……

  大夢神功,再度開始表演!

  場上。

  李長明呼呼大睡,雨嫣兒鼻息細細,睡姿很是淑女,過了良久良久,卻也沒有出現如前次對戰西門大慶那時候的激烈戰斗狀況。

  再過片刻,李長明的臉上笑容開始轉為怪異……

  雨嫣兒的臉上也遍布紅潤……似乎很是羞澀的那種羞紅……

  良久良久之后……

  “啊!!”

  雨嫣兒驚叫一聲,一下子驚醒了過來,對面的李長明也是不差前后的睜開了眼睛,滿臉訕訕。

  雨嫣兒一躍而起,滿臉通紅,指著李長明:“你你你……你這流氓!你怎么能這樣?!”

  李長明一臉訕訕:“咳咳咳……那什么,那不是那什么……”

  雨嫣兒滿臉通紅,使勁的跺跺腳,突然捂著臉逃了回去。

  李長明則是一臉傻笑,半晌不語。

  所有人,包括裁判老師在內,都是一臉八卦,兩眼探索之色。

  周云清看著左小多,左小多看著周云清,不約而同的苦笑了一聲。

  這場要咋算?!

  一時間誰都不知道該怎么算才好了!

  畢竟,他們可不是當事人,誰知道他們做了個什么夢?

  網上一片沸騰。

  “你們猜,李長明這猥瑣胖子單身狗,在夢里對人家姑娘做了什么?”

  “我想,看那姑娘醒來臉紅罵流氓……我覺得,此事不大單純。”

  “不單純還用你說,以我多年單身狗的判定,這小子應該將人家在夢里xxoo了。”

  “我以第五肢的雄起,切身地贊同這個推斷!”

  “這小子的笑容實在太猥瑣了,居然藉著自己的神功拉著人家姑娘做春夢,簡直就是不要碧蓮,超級大賤……”

  “也不知道夢里啥樣,當真脫了沒?”

  “切!一看你就是純情單身狗,夢里,你知道夢里的時間流速么?說不定在夢里,孩子都生了好幾個了,已經度過一生都說不定……”

  “說得對,有一次我做夢就夢見在夢里過了幾十年,過得那叫一個舒坦,就是具體內容記不太清楚了,反正就是舒坦……”

  “美夢當然舒坦,要是在夢里連續的入洞房……能不舒坦么……”

  “嘶……胸抬,你這想法真是妙啊……”

  “這咋算勝敗?”裁判老師們也都懵了。

  左小多大聲問道:“李長明!老實交代,你在夢里對人家干啥了?”

  李長明吭哧吭哧,一臉的訕訕:“沒,沒干啥。”

  “沒干啥……人家怎么紅著臉跑了?還罵你流氓?”

  左小多一身正氣,義正辭嚴,道:“你老實交代,否則,就算你現在在擂臺上,你的對手已經不在擂臺上,仍舊不能判你勝出!”

  周云清霍然抬頭,目光看著左小多。

  左小多平靜回望,目光平淡如水。

  周云清瞇起眼睛,道:“左隊長,此事攸關女子名節,輕忽不得。”

  左小多平靜道:“不過夢境,豈能當真作數?再說,擂臺比武,各憑手段而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