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章 生死一瞬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李成龍見狀亦是發出一聲大吼,也用出了全身之力,手中劍直接當做了大刀使用,力劈大山,極盡瘋狂能事的硬懟上去!

  他可是牢記著左小多囑咐告誡之言:“對方之劍,劍出無回;首重氣勢。你們沒有我那么多的手段,萬一讓對方將劍勢展開,氣勢渾成,此戰就算能形成纏戰,仍舊是敗多勝少。”

  “說到對付這種氣勢打法,除了一開始壓制住對方的攻勢,自己穩操先手之外,還要壓制對方的氣勢起不來,縱使對方施展兩敗俱傷的招法,逼你轉攻為守,你也要用更強橫,不惜同歸于盡的招數,強壓對方,徹底的壓住對方氣勢!”

  燕狂雷被逼得連連后退,突然一聲暴吼,好似不要命一般的一劍生死無回,不管不顧的反沖出去,隨即身子合身猛沖,拼著挨李成龍拳腳,也要扳回一點主動。

  否則,一直被這么壓著打下去,自己必輸無疑,再無翻盤余地。

  “此戰關鍵,就是時刻占據主動,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對方扳回去平分秋色的局面。一旦占據上風卻又被扳回,就是你輸了!”

  而李成龍現在,就是在貫徹左小多的話。

  燕狂雷修為底蘊跟李成龍大致在伯仲之間,但一上來就失去了一個先手,此際更是陷入了全面的被動之中!

  李成龍沒有任何緩一手的想法,攻勢越來越見密集,直如暴風驟雨一般的攻伐過去。

  趁他病,要他命!

  李成龍身為副隊長,怎么會犯臨敵失神這樣錯誤?

  先前所有慢動作擺boss,盡都是引誘對方強攻而守御不利的陷阱而已。

  手中劍迎上來襲長劍,身子一側躲開砸鼻子的一拳,卻到底是沒有躲開那一腳,百忙中兩腿一并,屁股一扭!

  原本落點乃是落在褲襠上的一腳,勢大力沉的踢在燕狂雷外側臀部。

  下一刻,李成龍奸詐的笑了笑,身子陡然加速,滴溜溜的一轉,刷的一下子冒出來三個李成龍,一個揮拳,一個亮劍,一個出腳!

  正是秦方陽的五方劍心法被李成龍活學活用了。

  李成龍此際只感覺自己缺了一副墨鏡,連往外走的步伐,也在有意無意間的轉換成了慢動作,威武威風八面帥氣的慢動作一步步走出去,當真是……有一種賭神進場的那種瀟灑!

  砰的一聲悶響,這一腳直接將燕狂雷踹出去一個跟頭。

  一招得手,李成龍乘勝追擊,拳打腳踢長劍揮灑,攻勢之強橫,之流暢,就如單身狗出窩,一瀉千里!

  性價比,超值!

  李成龍雖然得秦方陽傳授五方劍身決,略有小成,但此招對元氣要求極大,以李成龍現如今的修為實力,就只能使用一次,且無法支撐持續。

  但發動這一招之余,不但出人意表,更兼得到了以三敵一的壓倒性優勢,瞬間便得到了壓倒性的上風。

  燕狂雷眨眼之前還看著對方陶醉在粉絲歡呼中擺慢動作,哪想到眨眼之后就變成如此局面,變化之快,駭人聽聞。

  幸虧心里做足了準備。

  你拼命沖上來想要我讓一步?以為我占上風就不敢和你拼命?

  笑話!

  你敢拼命,難道老子就不敢拼命了!

  當的一聲巨響,兩口劍以幾近瘋狂的架勢撞在一起,砰地一聲,竟是齊齊碎裂,化為齏粉。那燕狂雷全身修為盡數融入這一劍之中,收勢不住之余,鼓勇再沖。

  李成龍的全身修為同樣凝聚于這一劍之中,眼見燕狂雷并無退縮之意,他也是瘋狂疾沖,不閃不避。

  轟轟轟……

  不過彈指片刻之間,兩人已經各自打了對方十七八拳,然后兩顆腦袋在急沖的慣性之下,都是將心一橫,一低頭……

  兩個腦袋,采用一種類似野牛頂角的架勢,生生的撞在了一起!

  就是結結實實的撞在一起。

  這一撞,撞得所有人的心都是跟著跳了跳。

  太響了!

  隨后,臺上就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兩個人承受彼此沖擊巨力之余,齊齊倒翻回去;然后,燕狂雷如同喝醉酒一般爬起來,用一種慢動作在那邊搖搖晃晃……

  李成龍的狀況也差不多,歪歪扭扭的爬起來,兩眼變成了斗雞眼,用一種好似醉拳姿勢,在臺上扭來扭去,慢條斯理……

  “噗……”

  丁秀蘭等都是噴出了滿口茶水。

  這兩個憨貨,居然將彼此都給撞暈了……

  左小多與周云清兩隊人馬,齊齊猛地兩手捂臉:真心的不敢看了……

  場上,兩個斗雞眼此際的腦海中盡是滿天星斗狂轉,在臺上用一種醉漢摸魚的方式轉了兩圈,然后又是一跤跌倒,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然后還不忘記拼命聚焦斗雞眼,四處尋找對手……

  亦是到了這個時候,兩人的頭頂上,才幾乎不差先后的‘噗’的一下子,各自沖出來一道血花。

  網上,萬千鋼鐵神教弟子,集體傻逼。

  “教主!教主您撐住!”

  “教主的斗雞眼好可愛,跟二哈似的……”

  “教主!教主威武,一頭拱翻對手!”

  左小多率先站了出來:“這場以和局作收,周隊長可有任何意見嗎?”

  周云清猶豫了一下,道:“這場,我方的贏面不足四成,若是左隊長也可和局,我方自然沒有異議,卻是占了你們便宜了。”

  左小多道;“這倒是無妨,你看著兩個夯貨……想要恢復起碼得一個小時,咱們等得起么?”

  周云清哈哈大笑,爽快道:“那我們就占個便宜,和局作收。”

  隨即一邊上去一個人,將兩個還在到處摸魚的斗雞眼拖了回來。

  這兩人一邊被拖著走,還一邊張牙舞爪,說話都說不清楚的叫:“打……打打……噠噠噠……”

  不管是看臺還是網絡上,都是笑聲震天!

  “教主太可愛了!”

  “原來教主不光對女人狠,對男人也狠,貌似對自己都狠哪!”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特么剛吃口大米,結果從鼻孔里全噴出來了……”

  “你大米算什么,老子剛吃的面條還在鼻孔上掛著呢……”

  “太……鐵憨憨啊!兩個鐵憨憨……”

  “鐵憨憨加一。”

  “教主鐵憨憨萬歲!”

  “這場比賽,我一定要將錄像好好留著,以后不開心了就看一遍……太可樂了……夠我用一輩子了。”

  第一場比賽,以和局作收!

  這個結果,多多少少有些出乎眾人的預料之外。

  嚴格來說,這場對決,李成龍從一開始就占據了優勢,穩占上風,且戰略戰術盡呈佳妙,始終沒有給對方任何一點搬回局面的機會。

  只可惜對方也是狠人,最關鍵的一瞬間,竟是以頭沖撞,那一霎那,李成龍手腳攻勢已盡,若是閃避的話,固然可以規避,卻會就此喪失主動,情勢逆轉,干脆以頭撞頭,火拼到盡,亦因此導致了雙雙落入斗雞眼狀態。

  所以說,這場和局,很大程度上是那燕狂雷自己爭取到的,左小多對這樣的硬漢子素有好感,也就不再在意些微的差距,主動提議和局作收。

  而李成龍與燕狂雷被各自拖回去之后,居然還在翻著斗雞眼搖頭晃腦,一個看不住就要在地上爬來爬去……

  丹藥已經喂了下去,冷水也澆在頭上,連藥液都灌下了,混沌狀態居然還是不好。

  余莫言干脆將李成龍放倒在地,自己一屁股坐在李成龍屁股上。

  強勢鎮壓之。

  對面,一看到這個辦法挺好,于是依樣學樣,副隊長燕狂雷也被坐在了屁股下面。

  丁秀蘭出來宣布第二場的時候,臉上還是一幅忍俊不禁的笑容。

  這不像是看戰斗比賽,倒像是在相聲表演一般了。

  “第二場出戰人選,鳳凰城二中,龍雨生;水城一中,凌飛雪。”

  龍雨生持劍而出,對面,凌飛雪白衣如雪,長劍如霜,一出陣便展開身劍合一之招,凌空而來,一往無回!

  無回劍!

  未出陣,劍勢已成!

  閃,擋,退,都只能讓自己落入下風!

  龍雨生眼中閃過一抹凌厲之色,身子一側,亦是連人帶劍化作白光,長劍招演長虹貫日,流光飛逝一般的直刺凌飛雪心臟!

  以劍搏劍,以攻對攻!

  周云清與臺上各位高武教師盡都是目光一凜。

  凌飛雪的劍招,還可以說是套路,乃是無回劍之中的一招,而龍雨生的這一招,卻已經不是招數套路,直接就是戰陣搏殺之術!

  戰陣搏殺,不分勝負,只分生死。

  這一手亦是來自秦方陽的凜冽劍心,生死殺劍,劍斷死生!

  你劍勿回?

  我劍無悔!

  你劍出無回,我生死無悔!

  雙方都是身劍合一之招,攻擊速度,亦是快到了極點。

  俗話說得好,高手過招,勝負只是一瞬之間。

  這句話,在這里得到了驗證。

  從丁秀蘭宣布第二場戰斗開始算不過三秒鐘,就分出了勝敗!

  噗噗!

  凌飛雪的劍從龍雨生的小腹一穿而過,直至沒柄,在身后露出來超過兩尺的血淋淋劍身。

  而龍雨生的劍,則是在凌飛雪胸口貫穿而過,同樣的直至沒柄,背后露出過兩尺的劍身。

  在最關鍵的時刻,龍雨生的劍,稍微偏了偏,讓出了心臟要害!

  但這已經是真正意義上的生死搏殺戰斗!

  但,對方顯然不打算給他繼續裝逼的機會,爆喝一聲疾步沖了上來。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