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九章 教主教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樂呵呵的走過去,將己方出戰名單遞交了上去,甜甜道:“幾位老師怎地這么面熟,不是連續幾天連軸轉的加班了吧?可要注意身體啊,真是太辛苦了。”

  丁秀蘭一臉的慈愛,道:“難得你這孩子有心了,看,我都準備了吃的。”

  說著居然拿出來一袋瓜子,問道:“你吃不吃?”

  我馬老三好漢不吃眼前虧。

  “擬好了擬好了早就擬好了。”

  左小多干笑:“我不敢吃。”

  “等你打完了,老師請你吃。”丁秀蘭道。

  普通高武沒人權啊?!馬老師想要吼一嗓子。

  但是沒敢。

  那樣恐怕會挨揍。

  “出戰名單,擬好了么?”

  丁秀蘭問道。

  尤為醒目!

  土到掉渣!

  十二人,同時向著對面行武道禮!

  水城一中,人人一襲白衣,欺霜勝雪,身材挺拔,嗯,得除去最后一人,前面五人俊男美女,構成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同時躬身之瞬,隱含著一股子莫名的冰寒鋒銳之氣,便如是一座雪山,驀然白首低頭。

  介紹完畢。

  這強烈的對比視效,讓在左小多小隊背后觀戰的幾位高武老師差點沒笑出聲來。

  這一場比賽的裁判,幾乎全是熟人,三大高武,六位老師!

  身在一旁的馬長思馬老師,時不時的齜牙咧嘴,滿臉的憤憤不平。

  嗯,沒看錯,此次的六位裁判老師,全數來自三大高武!

  別家一個名額都沒混上。

  氣勢驚人。

  而鳳凰城二中,一躬身……卻是齊齊露出來六人背后大大的“鳳凰城二中”五個大字!

  展小飛在一邊咳嗽:“丁老師,注意形象。”

  隨即又和顏悅色和藹可親滿面春風的道:“左小多,加油。”

  左小多一臉憨厚的連連點頭,笑道:“展老師,您今天的氣色可是比前幾天有精神多了。”

  展小飛大樂,道:“真的么?你還會看氣色?”

  左小多道:“會看一點,其實我最擅長的還是看相,就老師你這面相,將來是注定了名動天下的,端的好面相。”

  展小飛眼睛都瞇了起來,心花怒放:“是么,哈哈哈,要是可以的話,你給我好好看看……我的名動天下,是不是因為收了個好學生而名動天下的?”

  另一邊,崔尚顏一臉不滿:“展老師,現在是聊天的時候么?素質,注意素質!”

  左小多乖巧:“崔老師您好,崔老師辛苦了。”

  崔尚顏頓時笑出來一朵花:“小多啊,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據說這幾天,去游樂場玩了?等你來上京,老師帶你去上京的游樂場玩,那邊可比這里大得多了,必然可以盡興。”

  左小多眼睛一亮:“真噠?”

  “當然是真的!”

  崔尚顏興致勃勃的介紹:“我跟你說,上京的游樂場,里面……”

  才想要舉例子介紹一下,助長左小多想要前往的興致,卻想起自己根本沒去過游樂場,對那邊的一應設施,全然無知,自然無的放矢,難以再說什么,強行偏轉話題道:“……里面可好玩了,里面的酒吧里,還有很多好漂亮的小姐姐誒……那穿的……”

  一邊,丁秀蘭與展小飛同時怒吼:“崔尚顏,你這不搖碧蓮的無恥之人,是想要教壞了孩子么?!”

  “咳咳……”

  崔尚顏根本不在意笑了笑,我都說話如放屁了我還在乎什么,就不要碧蓮能怎么地,繼續笑道:“小多,只要你真個來了,你想去哪老師都帶你去,你想玩啥,老師都帶你玩……”

  展小飛仰天嘆息:“這真的如女子一般,第一次扭扭捏捏的死活不從,但是有了第一次之后,就不在乎了……這個崔尚顏啊……”

  丁秀蘭立起了眉毛,勃然大怒道:“展小飛,你什么意思,崔尚顏犯賤是他自家的事,與女人什么關系?你要是不會說話,就閉上你那張臭嘴!”

  左小多一看,我就過來拍句馬屁,真沒別的意思,怎么這邊就要打起來了?

  火藥味兒越來越濃。

  “老師啊,我就先回去準備比賽了。”

  一溜煙而去,半路擦擦汗,那邊真是……太危險了……

  “嗯,加油!”有五位裁判一起出口。

  左小多交名單,足足交了十分鐘,幾次三番寒暄下來,周云清就一直在一邊站著等著。

  全然的不急不躁,臉上神色不動。

  左小多心里都忍不住贊了一聲。

  不要小看這比賽之前問好,禮貌,禮儀,尊重,聊天……只要老師有回應,聊起來,不管是一句還是兩句,都會將另外一隊的學員晾在一邊。

  而出于對正在說話的老師的尊重,其他的老師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插話。

  另外一隊的人就只能尷尬的在一邊,眾目睽睽之下晾著干等。

  休要小看這短短的時間的干等,這對于人的心理,是一種非常大的壓力打擊。

  無數人看著呢,這可是全網直播啊!

  我就在這傻逼似的站著?

  多尷尬啊!

  先是反感:你左小多事兒怎么那么多呢?

  這不是在故意給我下馬威吧?

  你在那邊一個勁的說話,不就是制造機會晾我么?

  然后便是越發的氣憤:他嘴這么甜,我怎么辦?

  我要不要問好?

  會不會有東施效顰的反效果?

  但我要是不問好老師會不會對我有看法?

  如果不問好,心中忐忑:老師會不會對我不滿?

  如果問了好,心里更憋氣:我憑啥要學他?

  而問好后老師的反應又能引發無數的心理活動,熱情還好,若是不冷不熱,或者不理不睬,就又開始心里考慮……

  等等等等……就不細說了。

  而所有的這些,原本應該都是沒有的:大家一起上前,交了名單立即回來,啥也不用想。

  但就是因為左小多一句話,引發所有這些。

  對成年人尚且是一份壓力,更何況是一群半大孩子?

  在之前幾場比賽中,左小多的對手們,不受影響的幾乎就沒有!

  而且這一招,乃是光明正大的陰招:我能拉的下臉,你能么?

  就算你能,也是我比你先,比你占便宜!

  哪怕被你搶了先,我也能說得比你更好聽……

  左爺什么時候在乎過臉面?

  只要能夠打擊到對手,向來都是不遺余力的!

  但這位水城一中的隊長,居然全然的不受影響,始終就那么平平淡淡的站在那里等著,內心全無波動!

  這還是左小多運用這個伎倆的第一次失效。

  “老師,這是我們的名單,請過目。”

  周云清昂首闊步,疾步前行,雙手將名單送了過去。

  “好!”

  丁秀蘭接了過去:“云清啊,加油。”

  “謝謝老師。”

  周云清躬身行禮,走了回去。

  左小多站在自家隊伍前,看著周云清,心中默默評價:“我是老銀幣……他是穩如老狗……特么的,老子今天算是遇到對手了,總不至于在最后決賽上栽個跟頭吧?!”

  遞交對戰人員順位名單既畢,雙方彼此行禮致意,給予了對方最大的尊重,然后各自回到座位坐下,靜心待戰。

  丁秀蘭莊容站起身來,肅聲開口到:“兩隊出戰名單,已經在我手里;而這份名單,是不允許更換的。”

  丁秀蘭微笑道:“現在,卻是要看兩隊隊長與副隊長的排兵布陣了。”

  “下面我宣布,鳳凰城二中,第一場出戰人選是……副隊長李成龍!”

  “水城一中出戰人選是,副隊長燕狂雷。”

  丁秀蘭二度掃過一眼名單,眼眸中泛過一抹驚訝之色了,笑道:“兩家的排兵布陣陣容,居然差不多,第一戰,都沒有出動自家戰力最強的隊長,而是出動次強的副隊長,看來,都想要副隊長先拿下一局,打開勝面,只可惜,思路撞車,卻是讓副隊長撞上了副隊長。”

  “下面我們就看這兩位副隊長,鹿死誰手,孰強孰弱。”

  這個首輪的出戰人選,確實引起了一陣嘩然。

  左小多與對面周云清亦是若有所思的對望了一眼。

  兩個副隊長同時站了出來。

  但對面燕狂雷的聲勢,比起李成龍簡直就是一杯水與大海的區別!

  整個看臺,所有觀眾,人山人海,紅旗招展,放聲大吼,齊聲加油。全是李成龍的粉絲!

  “鋼鐵哥!加油!”

  “鋼鐵哥!必勝!”

  網絡上,正在看直播的人,赫然是自發地成立了一個鋼鐵神教,而且這個神教才不過成立了這幾天,但入教人數卻已經突破了千萬大關!

  成為網絡上一股泥石流。

  “鋼鐵哥,加油!”

  “教主!霸氣!”

  “教主威武,一統江湖;什么美女,一拳打哭!鋼鐵神教,唯我孤獨!單身狗窩,七海五湖!嗷嗷嗷哦,汪汪汪汪……”

  “教主!這次怎么打男的?換一個!”

  “教主,下一戰再打小姐姐啊……”

  賽場上,叫聲口哨聲穿云破霧;網絡上,文字辭藻形成了海嘯一般!

  鋼鐵神教,鋼鐵哥李成龍,乃是當之無愧眾望所歸的教主!

  教主出戰,一眾馬仔聲嘶力竭的加油。

  這群人,全是單身狗!

  每天當舔狗卻是啥也舔不著而且吃狗糧吃到膩的那種,終于看到一位抓住美女狂尅的鋼鐵哥,直接就有了主心骨。

  一個個搖旗吶喊,搖頭擺尾!

  這一刻,鋼鐵神教氣勢驚天絕世!

  兩個隊長退回各自隊伍。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