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八章 決賽開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一直到了晚上十點鐘,才勾肩搭背的回酒店睡覺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這六人又跑到游樂場,痛痛快快玩了一整天;只有在再次坐過山車的時候聽到左小多罵了一句:“我說今天怎么這么慢,余莫言你特么將你的負重收起來!”

  余莫言一臉犯罪,趕忙動作……

  “竟然出來玩也帶著負重……”

  有老師在感嘆:“能有這般成就,豈是偶然?”

  暗影處,有個窈窕的身影羨慕地看著正在玩鬧的左小多等人,幽幽道:“師父,我也沒玩過這些……”

  一邊,另一個暗影亦是悠悠嘆息,良久不語。

  連續三天,左小多六人都是在游樂場痛痛快快,大呼小叫的玩樂中渡過的!

  每一天,都玩到了游樂場關門。

  及至最后一天,六人仍自戀戀不舍地從游樂場出來,看著關閉的大門,六個人默默地站在對面看了半天,好半晌之后,才終于轉身走了。

  一路上,六個人盡都沉默不語,始終沒有人說話,有幾個還邊走邊回頭,眺望漸行漸遠的游樂場。

  六個人心里都清楚,窮盡今生此世……如這三天一般的痛快的玩樂日子,恐怕……再也不會有了。

  這種地方,并不屬于自己,能夠擁有這三天,已屬非分!

  將來,多半是不會再有機會來了,就算能來……也不會如今天這般的整整齊齊,一個不缺。

  待到龍虎榜大比終結,各自都要去高武學院進修,天各一方已成定局!

  各有各的人生,各有各的機遇,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的戰斗,也……各有各的生死。

  甚至,六個人想要湊在一處,湊得整齊,都是極不容易的!

  六個人一派沉默的在路上走著,路燈將六條身影拉得長長的。

  高燈下亮,有時候將六道身影子融合在一處,有時候卻又將他們分開,各自拉出一條狹長的影子……

  左小多笑一聲,道:“至于這么的沉默感傷么,我來教你們唱首歌吧,讓你們更感傷一些。”

  其他幾個人都是強行打起精神,笑道:“好,請開始你的表演。”

  左小多默默地走著,輕輕開口。

  “這些年,一個人;風也過,雨也走……”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朋友不曾孤單過,一聲朋友你會懂,還有傷,還有痛,還有你,還有我……”

左小多輕輕唱著,一遍又一遍的唱著  慢慢的,最開始是萬里秀加入了進來,后來龍雨生,李成龍,最后是余莫言全都加入道其中……

  左小多忘記了自己到底唱了多少遍,反正大家就是全學會了,每個人都能完整的演唱下來。

  一個個紅著眼眶,低聲吟唱。

  尤其是“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這幾句,一個個唱得淚流滿面。

  萬里秀紅著眼,道:“左老大,你一定要將這首歌的完整曲譜發給我,另外,你還要給我彈唱一遍,就只是給我一個人。”

  “沒問題,沒問題。”

  左小多哈哈大笑。

  突然張開雙手,大步往前走,扯起嗓子吼著唱到:“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

  身后五個人的感傷頓時被他驟現的怪模怪樣趕跑,哄笑著追上去,加入了一起大聲唱的行列……

  一片怪叫連連。

  這時,旁邊高樓上的一扇窗子驟然打開,一個男人的聲音充滿了不耐煩的罵道:“一群小癟三三更半夜的不睡覺,吼個屁啊,還不趕緊滾回家睡覺!信不信老子去揍你們!”

  左小多怪叫一聲:“要挨揍啊,快跑啊……”

  話音未落,已經是第一個撒丫子開始跑路。

  “跑啊……”

  五個人跟著左小多一陣狂奔回酒店,盡都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淚。

  幾位高武老師在酒店上空停下。

  “你說咱們要不要在學校搞些過山車啥的?怎么看著這幫孩子突然感覺就那么的可憐……普通孩子能有的,他們統統沒有……”一個老師喃喃道。

  另一人嘿嘿道:“等你看他們一個個活個幾萬年,你就不覺得可憐了……”

  “你那是抬杠,你就敢說他們每個人都有幾萬年好活?就以當前而言,他們終究還是可憐啊……就算再如何的天賦異稟,修為不俗,終究仍舊是孩子,卻已經在面對生死……”

  先前那老師嘆息一聲:“剛才聽到那樓上,有個普通人家的小孩子還在徹夜的打游戲……身子虛得都沒法看了……”

  “是啊,還不如看話本呢……”

  另一位老師說道:“有個叫風凌天下的寫得就挺好,公認的世界第一。”

  “公認的世界第一?真的假的?有時間我去看看,順便打幾個黃金盟啥的,不差錢!”

  “這三天下來,盡都看著他們玩了,看罷除了覺得可憐心酸,又覺得挺爽挺過癮的,好像自己也跟著他們玩了一次。”

  一個老師有些回味,摸著下巴,道:“等有時間,我也去坐坐那個木馬去……看樣子是真的挺有趣的。”

  收獲一大波的白眼,大家各自回房休息。

  到了第二天一早,第一賽區場地已然整修完畢,擂臺高高的扎了起來。

  四面飄紅掛彩,冠亞軍之戰,即將開始。

  冠亞軍之戰,采取七局四勝制,六個人打足七局。

  前四場,出戰人不得出現重復。

  也就是說,不允許有一人打穿全場的事情發生,杜絕一個強者撐起一支隊伍,乃至拿下冠軍!

  同時,前四場的出戰人選,需要在第一個人出場之前,全數規劃完畢,名單報上去,次序再不得更改!就是誰,不準換人,違例者直接判負。

  后面三場,可以自主派人出戰,但就算是后三場中,一個人也最多只能打兩場!

  所有高武老師,幾乎將整個擂臺包圍得密不透風,都想近距離一窺真正的天才之戰!

  不管是水城一中,還是鳳凰城二中,個頂個都是一時之選!

  完全可以這么說,這兩支隊伍之中,即便是最弱的那個人,其資質星魂也都穩穩的能進入三大高武學校的種子選手之列!

  相對而言,兩隊中以鳳凰城二中呼聲較高。

  隊長左小多以踢襠哥的名頭名動天下,副隊長鋼鐵哥李成龍膾炙人口,大夢神功李長明一戰成名,雖敗猶榮;余莫言沉默犀利,龍雨生人才出眾,萬里秀女中豪杰。

  還有最關鍵的一點則是:水城一中曾經對戰過潛龍一中,戰敗當場。

  而鳳凰城二中卻戰勝了潛龍一中,戰勝了最強狀態的潛龍一中!

  這就給人一種感覺:水城一中多半不是鳳凰城二中的對手。

  甚至這種思想,在水城一中隊員之中也有。

  帷幕拉開。

  兩邊隊伍,各自進場。

  一時間,觀眾席響起震天的歡呼聲,此起彼伏,絡繹不絕。

  無數的長槍短炮,閃光燈閃成了一片,令到左小多睜眼如盲,瞬間生出一種自己已經成為大明星的微妙感覺,差一點就想要在臺上扭動屁股高歌一曲。

  對面,水城一中的六個人盡都白衣如雪,一片鋒銳之氣,迎面而來。

  十二人,遙遙相對而立。

  左小多與水城一中隊長周云清齊齊往前跨了一步,其他人不動。

  “我是隊長左小多,這是我方副隊長,李成龍;這是龍雨生、萬里秀、李長明、余莫言。”

  左小多字正腔圓的逐一介紹道。

  看臺上一片高呼:“鋼鐵哥威武!”

  左小多皺起了眉頭,狠狠地看了一眼李成龍,怒道:“腫腫,你特么回去給我等著!”

  李成龍倍覺冤枉:“我又咋著你了?”

  “你小子搶了老子的風頭!”左小多恨恨的道:“我是隊長,居然都沒有喊我名字或者鐵拳公子的,這個鍋你不背誰背?!”

  李成龍:“……”

  對面,周云清臉上露出來一絲微笑:“左隊長,不用這般的刻意提醒我們,你這鐵拳公子的名字,我們是不會記住的!”

  周云清的心中忍不住好笑荒謬:都這時候了,你這小子還要拿鐵拳公子出來忽悠人……還想讓我們以為你真的鐵拳無雙么?

  放心吧,我們是絕對不會上當的。

  不管誰抽到你,都不會和你戰斗的,直接認輸。

  “我是水城一中隊長周云清;這是我們副隊長燕狂雷;這是方覺曉,這是凌飛雪,這是雨嫣兒,最后一位,是……皮一寶。”

  周云清介紹到最后一位,明顯的頓了頓,正在左小多等納悶的時候,終于聽到了最后一人的名字,六人登時同時瞪圓了眼睛。

  皮一寶!

  這名字……真心地……好聽啊!

  左小多噗的一聲樂了起來,不是不想忍,而是真心的忍不住。

  聽前面五個名字,端的是有意境又好聽,有詩意還很有氣勢;到了到了聽到那最后一個名字,真真讓左爺無所適從,陡然失態。

  “周隊長,你這突如其來的騷,差點閃到了我的老腰啊!”

  左小多搖頭嘆息,隨即對那皮一寶道:“皮兄,我這真不是笑話你啊,我們是英雄好漢,從來不拿名字取笑。”

  皮一寶皺巴巴的臉皮一抖,四邊褶皺綻放菊花一般的笑容,道:“沒事沒事,從小到大,習慣了。”

  “咳咳……”

  這一笑,差點讓左小多掉了魂。

  這根本不像是菊花,但是真像菊花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