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七章 游樂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小多突破武士那天,我回家之后,直接哭了一場,這孩子真是太不容易了……”

  胡若云面色泛起幾分羞紅,不好意思的又道:“要知道,在我班上的最后一年,小多那時候都已經一米八了,其他的孩子才一米一,一米二……那份尷尬,哎……”

  丁秀蘭作為女人,自然也是一個很感性的人,聞言眼眶也紅了。

  端的感同身受。

  太不容易了,這孩子……

  “就在半年前,我送小多去武士班報道……小多已經走到門口,卻又沖回來抱住了我,在我耳邊說:胡老師,謝謝你……”

  胡若云眼中有淚,紅著眼眶,哽咽道:“那一幕,我想我這一生,都是忘不掉的。”

  “不知道是厚積薄發,利錐破囊,還是怎么的,自從小多突破武士,突然開始以驚人的進度突飛猛進,才只不過一周時間,就從武士突破到了武師層次……然后,武師境也被他迅速晉升到了巔峰層次……”

  丁秀蘭張張嘴,還是沒有問。

  想問這樣是不是太快,根基難以夯實,不利于長遠考量,但想了想,還是選擇了聽。

  “……就在他將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突破,即將突破先天的時候,他的班主任,秦方陽老師,將他的突破強行打斷……”胡若云道。

  “好!做得好!”丁秀蘭忍不住喝一聲彩。

  這位秦老師干的漂亮。

  然后胡若云就在猶豫。

  丁秀蘭心癢難熬,忍不住問道:“那么左小多在武師境界,壓制了幾次真元躁動的突破呢?”

  另一邊,展小飛瞬時將一身修為提升到了極致,耳朵幾乎長出來三尺,聚精會神,這個問題實在是太關鍵了,太緊要了!

  胡若云猶豫之色更甚,半晌沒有作答。

  這等學生底蘊的大問題,原本是不能隨便說的。

  但是對方卻是三大高武的老師,關系到左小多的前途,更牽扯到其在學校里受不受重視,受什么程度的重視……

  良久之后,胡若云才壓低了聲音,道:“據我所知……最少……是十四五次之多……”

  “噗!”

  丁秀蘭一口咖啡噴出來,震驚到了極點的瞪著眼睛:“十……十四五次?胡老師,這……九為數之極啊……抱歉抱歉……”

  她本打算這么短的間隔時間,能夠壓制個五六次,就已經是極限了。都已經準備好夸一句:真是天才!

  結果一聽竟是十四五次,還最少!

  不覺大失預算,哪里還免得了失態,不僅預備好的話沒說出來,還噴了胡若云一身咖啡。急忙道歉,手忙腳亂的拿餐巾紙。

  另一邊,展小飛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捂著嘴,勉力忍耐著嗆到的咳嗽,忍得狂翻白眼還要不敢出聲。

  嚇死老子了!

  自古至今,哪里有人能壓制超過十次的真元躁動!

  這個左小多,卻是直接干到了十四五次?

  這踏馬!

  這已經不能用天才妖孽什么的來形容了!

  只能用‘踏馬’這倆字來形容了!

  “此事是真的。”

  胡若云鎮定的擦了擦身上的咖啡,道:“這一點,秦方陽還有李長江等都知道。”

  “以時間推算,他臨突破的那段時間豈不是一天就要壓制一兩次?”丁秀蘭仍舊感覺不可思議,出言探問。

  “是的。”胡若云點頭。

  “怪不得能帶著一萬多斤的負重,渾若無事,縱蹦跳跳,隨心自如……”丁秀蘭喃喃道:“這……真是太驚人了。”

  胡若云淡淡的笑了笑,道:“這孩子素來低調,在學校的時候,他向來都是帶著七萬斤負重進入五十倍重力室修煉的……”

  “噗!”

  本來已經感覺自己被震驚麻木了,才喝下咖啡打算緩一緩的丁秀蘭,再次噴了一口。

  跟著又咳嗽了起來,眼睛都被嗆得發直了。

  總算胡若云有了之前的教訓,這才沒有被第二口咖啡噴到……

  丁秀蘭本還在咳嗽不已,突然間眉毛一皺,隨即飄身而起,厲聲喝道:“誰?!”

  卻是另一邊的展小飛被二次震撼,嗆得忍不住咳嗽起來,頓時被丁秀蘭發覺,他也應變迅速,立時感覺到不妙,可才待要離開之際,丁秀蘭已經凌空撲到了。

  一道劍光更是凜冽顯現,威勢來臨。

  展小飛急忙站起來,連連搖手:“別打別打,自己人……自己人!”

  一看到是他,丁秀蘭哪里還知道自己被跟蹤了,一時間又羞又怒,更有幾分歇斯底里的意思!

  這混蛋,將老娘這點失態全都看在眼內了,還……偷聽了我的獨家情報!

  頓時一種暴怒的情緒直沖頂門:“誰和你是自己人!受死吧!卑鄙無恥的老王八!”

  劍光威勢不減反增,狂沖而下,竟現森森殺意。

  展小飛見狀情知不好,大叫一聲,卻是用出了平生之力,將樓板踩出一個大洞,身子刷的一下子落了下去,大笑聲:“我不和你打,好男不跟女斗!”

  “賠償就麻煩丁老師了……”

  最后一句話,已經是從數千米外傳來。

  竟是就此落荒而走!

  反正該知道不該知道的全都知道了,就這些已經足夠!

  還不走,難道等著母老虎發飆么?

  “混賬!”

  看著塵土飛揚的洞口,整個店盡都陷入雞飛狗跳,還有各種大聲驚呼嘈雜,丁秀蘭一張臉黑如鍋底!

  最終卻只能恨恨的走回來,怒道:“是潛龍高武的展小飛,這混蛋,太不講究了,偷偷躲在這里聽咱們說私房話。哎,氣死我了!”

  胡若云眼睛一亮:“是潛龍高武展老師么?那……那這真是太好了……”

  這一句話,實實在在是心中所想,控制不住的脫口而出。

  聽在丁秀蘭耳朵里,別提什么滋味了,還不好意思發作,只是生悶氣,氣得胸都大了一個罩杯!

  左小多等人出去玩,不少的高武老師暗中跟隨,唯恐這幾個寶貝疙瘩可別出了啥事兒。

  然后好多人都在猜測,這幾個家伙會去哪里玩?

  卻不知六個人早就在酒店門口商量了——

  萬里秀:“要不咱們去買衣服?我請客,不管你們想買啥,全都由我買單!”

  其他五人一起搖頭,整整齊齊,如同五只小狗一起搖頭晃腦:“不去。”

  這等現成便宜,竟也沒人愿意占,連視財勝命如左小多者竟也不例外。

  他們知道若只有五個男生在一起購物的話,不過彈指片刻,花錢了事。但再加一個女生,這一天時間夠不夠用還在兩說,不只是耗金,還耗腳,耗鞋,耗精氣神!

  李成龍提議:“咱們去蹦極,聽說南薊城的蹦極設施很出名,第一次來這的,就沒有不玩這個項目的!”

  五人一起搖頭:“你當你還是普通人,大家伙隨便一跳都是百多米高下的人了,還蹦個屁極!”

  左小多:“老子平均一天蹦極數百次,早就玩膩了……”

  余莫言提議:“要不咱們去玩槍?”

  五人一起搖頭,大家都是修行行家了,對這種玩意實在沒啥興致。

  最后還是左小多提議:“走,咱們去游樂場!”

  “去游樂場?”

  暗中的眾人一起搖頭,這個更加的不靠譜,都是小孩才玩的吧?

  你們都多大了,還去游樂場?

  不意其他五個人聽到這個建議,異乎尋常的興高采烈,一致贊同,興致勃勃的開路而去。

  幾位高武老師眼白白的看著這一幕,只感覺三觀盡碎,渾不可解。

  卻也只能暗中跟著幾人去了游樂場,看到幾個人高馬大的家伙跑去坐旋轉木馬,騎在木馬上下晃蕩,笑得東倒西歪的,嘎嘎不斷,故意做出種種怪象,引人驚呼連連。

  玩了許久之后,猶自戀戀不舍的去排隊海盜船,然后又去坐過山車,一路上大呼小叫不已,嗷嗷叫著沖到終點……

  再然后……六個人排著隊,拿著小竹竿去人造池塘里釣小魚,居然一釣就是半個小時紋絲不動,卻仍是沒有半條收獲……

  游樂場的所有項目,盡都被這幫家伙興高采烈的玩了一遍,仍舊意猶未盡。

  玩得最愜意的李成龍提議:“要不明天再來玩一天!?”

  即時得到了一致的贊同。

  很多高武老師則是齊齊一陣沉默。

  良久良久,悠悠嘆息。

  “他們這是……幾乎就沒有童年吧?”有位老師沉默良久,突然開口說道。

  “大概就是如此吧……”

  齊齊嘆息之余,盡都在心底感覺一陣莫名酸楚。

  或許普通人,沒有修煉資質的孩子們,對這些早就已經玩厭了,玩得不想再玩了,但是左小多等人……卻是從來都沒有玩過的!

  這就是武者的人生軌跡;從小到大,皆是一樣。

  然后六人開始猜拳,誰輸了請吃飯,結果左小多輸了,然后這貨就開始各種耍賴,被五個人聯手擒住,一路歡聲笑語的押解著去了飯店。

  “他們幾個的感情還真是好,并不是因為此次大比才走到一起的。”有位老師很羨慕。

  “是啊,左小多怎么會缺這點錢,耍賴不過是開玩笑。”另一位老師。

  “就是,左小多這孩子可不像是小氣的人。”

  六人吃的肚皮溜圓,從飯店出來,就靜靜的坐在靈泉廣場看夜景,看周圍一圈一圈的老頭老太太,中年人們跳廣場舞,看著小孩子撒著歡咯咯笑著在人群縫里跑來跑去……

  看四周那五光十色的霓虹……

  靜靜的看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