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三章 大日炎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哈哈一笑:“其實你這句話,也正是我想要說的,就是不知道你信是不信?”

  他的手在空中一抓,隨著咔的一聲,亦是一口寶劍憑空出現,劍光清亮如水,薄如蟬翼:“既然你動劍在先,我也就不客氣了,念在同出一源,我一定會給你留些面子的。”

  兩口劍!

  而且還是兩口絕世神兵,輝映于此!

  包括蘭冰蕊的帶隊老師,所有的裁判老師,集體愣住。

  所有人都是相同的想法:這兩個人真是陰啊!

  蘭冰蕊在此之前戰斗,從來沒有動用任何兵器。

  湊巧左小多也是一樣。

  但是現在,兩個人一前一后亮劍,卻亮出來的劍,都是絕世神兵級別,這其中的寓意,又豈能不讓人多想幾分!

  幾位高武裁判老師一個個搖頭苦笑。

  丁秀蘭的臉色變了變,嘴巴也抽了抽,無語了半天之后,才喃喃道:“這特么的竟是老銀幣遇到了老銀幣……連老娘都走眼了……左小多這小鬼的家世也簡單不了,很有背景的說!”

  其他老師一個個都是搖頭苦笑。

  何止是你?我們不也都走眼了么?

  誰能想到,號稱鐵拳公子,居然出了暗器做底牌;暗器之后居然說身法與腳法是底牌,然后到現在……被逼的狠了,居然又拿出來了劍。

  這簡直是無語至極。

  劍光陡然閃動,兩人同時發動進攻,攻勢竟然迥異于前,宛如全新的兩人,展開劍決。

  位于這兩人身后的觀眾,更是倍覺感覺有異。

  左小多身后面對蘭冰蕊的觀眾,只感覺自己面對的乃是一座極寒雪山,當頭壓下,大雪飄飛,冰寒刺骨。

  幽幽無數玄冰輝映陽光,閃耀刺目。

  而蘭冰蕊身后面對左小多的觀眾,卻只感覺一股蒙蒙細雨撲面而來,整個人如同在雨霧之中漫步,盡是溫暖溫柔舒適,說不出的愜意舒坦。

  這種意境,直是醉人。

  蘭冰蕊的冰雪雖狂,雪山雖高,但對上左小多的蒙蒙雨霧,以一種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方式,一點點的被對方融化,過程雖然緩慢,卻異常實在,真實不虛。

  兩人這一輪的劍法比拼,居然是左小多隱隱間占據了上風,甚至這種上風跡象漸趨明顯,一點點的凸顯出來。

  這個結果可是讓所有觀戰的人都大吃一驚!

  “這孩子究竟是個什么怪胎!”丁秀蘭震驚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蘭冰蕊心中有些急躁,先后變化了三種劍法,但對面的劍軟綿綿輕飄飄,如同春天絲雨的綿密劍法,全然無用,好似無窮無盡,無止無休,始終將自己的劍法壓制!

  蘭冰蕊一聲長嘯,終于是動了真怒,喝道:“既如此,那就來!”

  突然間臉上一股白色生氣涌動,渾身上下盡都白霧蒙蒙,不過片刻之間,整個場地的人都是感覺陣陣發冷,竟是氣溫驟降,直抵冰點以下!

  前后不過十數息的時間,擂臺上赫然多了一層白森森的冰層!

  “這是……玄陰大法!!”

  幾位高武老師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震驚的看著場上!

  這位蘭家的小公主,居然修煉有玄陰大法,而且已經有所成就,赫然已經修煉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

  這份成就,可就真的是非同小可了!

  “蘭家這個丫頭,我們上京云端高武要了!”

  上京云端高武的那位導師眼中放光,死死的盯著場中已經控制全場的蘭冰蕊,露出全然不加以掩飾的喜愛。

  這樣的不世天才,實在太適合云端高武啊!

  “你說要就要,你以為你是誰?”

  潛龍高武那位老師哼了一聲,滿眼不善的一眼瞪過來。

  云端高武這位老師淡淡道:“你們退出競爭,自然就是我們的,不過,投之以桃李,報之以瓊瑤,只要你們答應,剩下的幾位天才,比如左小多,周云清,我們都不和你們搶就是。”

  丁秀蘭瞇起了眼睛,那位潛龍高武的老師也是臉色一動,兩人同時追問:“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云端高武這位老師淡淡道:“一言九鼎,這有什么需要懷疑的么?”

  “好,就此說定了!”

  兩人同聲答應,好似怕對方反悔一般。

  便在這時,場中的氣溫越發低起來,擂臺上的溫度早已經去到了零下,只是不知道去到了零下幾十度了。

  蘭冰蕊仍在持續不斷地催發玄陰大法,長劍飄飄,強勢出擊,壓著左小多打。

  一手劍,一手掌,縱橫飛掠,就如冰天雪地里飛舞的散發冰寒之氣的精靈一般!

  到了這個時候,連在擂臺邊緣都開始有冰棱懸掛,更高的地方,與自然天氣的炎熱冷熱相沖,時不時的升起一片片水霧,氣化消散。

  作為寒氣攻擊焦點核心的左小多身上,這會已經是掛滿了冰霜,連眉毛頭發,也都染白了一層。

  但他手中的劍,仍舊沒有絲毫放松,仍舊在招招反攻,竟是始終穩得住,寸步不讓!

  “大局已定。左小多輸定了。”

  丁秀蘭心疼的看著場上正頑強奮戰的左小多,搖搖頭,失落的道:“此役非戰之罪,非戰之罪啊……”

  潛龍高武的那位老師也是長長嘆息:“這一局天才之戰,輸在家世,非是個人,若是左小多有一套相匹配的功法,戰局絕不會這般的一面倒……哎……這一戰,左小多輸得冤枉!”

  場中再現一聲清朗長嘯,蘭冰蕊窈窕高挑的身子飛舞上天,長劍陡然間發出九道白色冰雪劍氣,右掌一推一收,隨之轟然推出。

  一股冰天雪地的風暴,就此成型,凌空落下,目標直指左小多!

  掌風撕裂空氣,發出銳利的尖嘯!

  一股殺氣,凜冽幾乎成型!

  殺意!

  “這是……玄陰冰魄掌!”

  丁秀蘭大吃一驚。

  其他幾位裁判也都是猛地站起,隨時準備出手救援,這一掌威猛強橫,殺勢已立,左小多若是接不下,只怕會連同靈魂一起凍成冰棍!

  玄陰冰魄掌可是當年肆虐天下的霸殺之招,太多太多人都知道這掌法的恐怖陰毒級數。

  只要左小多稍呈不支之相,幾人就要出手救援!

  他們絕不會眼睜睜看著左小多這樣的不世天才就這么死去的。

  此際,身在空中的蘭冰蕊眼中閃過有一絲后悔,但隨即就又堅定了下來。

  左小多的頑強大大超出了她的預算,若是不拿出這壓箱底的絕招,根本勝不了眼前這家伙!將戰況催至這般極端,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你只要退出,認輸,就可以保命。

  但若是非要逞強,死了也就是死了……只能怪你不識時務!

  我這一招,不會留手!

  殺你,又如何?!

  而就在這險要關頭,異變陡生,讓眾人盡都為之愕然。

  因為,在那一片冰雪籠罩之處,一聲爆裂憤怒激越的長嘯驀然而現,穿云裂石,其勢驚天!

  與此同時,猛然間一團火紅,從中間轟然爆炸一般的升騰而起。

  只聽到左小多的聲音,以森然的口音說道。

  “大日炎陽!”

  左小多怒了。

  殺意!

  我一直手下留情,

  你居然要殺我?

  剎那間,暴怒之下,炎陽真經直接就提到了爆點!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團刺目火紅,陡然在冰雪寒天氣場中恢弘而現,爆發,爆裂,爆炸。

  進而升騰而起,化作近在咫尺的烈陽大日!

  左小多手持利劍,整個人就好像旭日一般沖天而起,昊陽之威,彈指霎那就將漫天冰雪,在瞬間盡數融化,焚燒,周身盡是升騰竄動的滾滾熱浪排空而去!

  手中利劍再化蒙蒙細雨,而蒙蒙細雨瞬間化作狂風驟雨,大開大合,席卷天地,竟然將蘭冰蕊的劍光,盡數淹沒!

  與此同時,沖天而起的左小多左掌儼如沖天熔爐,不閃不避的與蘭冰蕊的玄陰冰魄掌對在一起!

  至陽至熱至炎至烈的炎陽真經,陡然爆發,正面對撼玄陰冰魄掌!

  一聲慘叫之余,蘭冰蕊連人帶劍,整個被擊飛了,好似斷線風箏一般的一口氣飛出兩百多米,飄飄搖搖,那一頭秀發,居然在飛退的過程中被得烘烤盡凈。

  一道白影閃電般的沖天而起,一把將蘭冰蕊接在手里,手指有如成片幻影,在蘭冰蕊周身各大穴接連點了一遍,又接連不斷的幾顆丹藥與兩瓶藥水一并灌了下去。

  那白影施救一番,身形卻不曾落地,徑自停在半空,抱著昏迷不醒的蘭冰蕊,轉頭注目于場上左小多,淡淡道:“竟是炎陽真經再現塵寰!不錯不錯,是個人才。將來,蕊兒還是會去找你的。”

  竟是個女子口音。

  隨即就聽她淡淡的說道:“蘭冰蕊內息錯反,傷勢極重,在這里是治不好的,我這就帶她回去了,耽誤了后續的比賽,抱歉抱歉。”

  話音未落,整個人扶搖而上,直沖上高空,隨著一道劍光閃亮,已是疾馳天際,不見蹤跡!

  而整個比賽場地,兀自熱氣騰騰,水霧彌天!

  左小多悄然落下地來,大口大口的喘息,臉上遍布潮紅,顯然剛才一番操作亦是耗力甚巨,負荷不小。

  但對左小多而言,這份損耗并不是事,讓他真正感到駭然,驚疑不定的另有其事。

  他忍不住抬頭,看著半空那個女人離去的方向。

  在剛才那一刻,也就那個女人剛剛現身的一瞬,左小多清晰的感覺到,一股鋒銳空前的殺氣,將自己整個罩定!

  剛才這個女人,她也想要殺我?

  只是到顧忌環境場地才沒有動手?

  為什么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