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章 昆侖道門紅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嗚的一聲。

  方天畫戟在半空繞了一圈,帶出來鬼哭神嚎一般的聲音,空中,肉眼可見的一個漩渦形成,隨即消失。

  項沖氣勢陡升,滿目自信,沉聲道:“左隊長,請。”

  方天畫戟一頭斜指著天,一頭斜拄著地,寒芒閃爍,顯得沉重至極,竟是此次大比以來罕見的超重型武器。

  左小多的臉色變得愈發沉重起來。

  無數關注這一場較量的人,也都是一顆心提了起來。

  幾乎所有人都對左小多印象不錯,但現在看這局勢,對方明顯已經將左小多防備到了極處,左小多所擅長的各種手段,對上這個副隊長,還真的就不會再有任何的優勢,盡數遭到對方的克制!

  要知道對方的方天畫戟,可足足有五六百斤重!

  這樣的重兵器,對左小多來說,豈不是正好克制住了?

  所有人都是有些擔心:左小多,有些不妙啊。

  看左小多的臉色,也是沉重至極,顯然自己也意識到了不妙。

  左小多沉著臉,將自己的褲腿緩緩扎起,將自己的衣袖紐扣,也緊緊的扣住,跟著,又緊了緊腰帶,將口袋里十幾枚玉質小葫蘆掏出來,隨手往地上一撒,臉色更加的陰沉了。

  眾人都看得出來。

  這應該是覺得沒有什么把握,既然暗器注定無用,那么這些暗器留在口袋里,反而會是累贅牽絆,不如早早扔掉。

  只有幾位高武教師一臉的嘆息皺眉。

  人家說了你就信了?

  就這么將自己暗器扔了……你這是未戰先怯的心態啊!

  更是大大失策的舉措!

  “請!”

  左小多一伸手。

  剛剛出聲,對面已是乍然響動風雷之聲,對面的方天畫戟化作了一片銀亮的戟山,呼嘯而來!

  狂風卷起之瞬,空中無數漩渦接連成型。

  方天畫戟所化的恢弘戟山,夾雜著閃爍冷光,急疾來襲。

  左小多應變神速,急疾飛退,星光閃動之間,燦爛星火竄動,在空中接連綻放,瑰麗之極。

  然而隨著左小多的這一退,方天畫戟的來襲氣勢隨之再增一節!

  霸王戟,氣勢更盛!

  儼如一道銀亮的旋風,追逐著閃爍的星芒,一路狂飚!

  左小多一聲長嘯,身子急沖上天!但霸王戟一停不停,化作了一道銀龍追了上去,窮追不舍!

  左小多踩著星空步,在空中連連閃躲,但發現躲不過,刷的一聲向著地面沖來。

  左小多落在地上,然后立即貼著地飛出去,似乎是落盡了下風,只余逃遁一途。

  項沖眼見對方勢頹,駕馭著方天畫戟高速沖下來,同樣的貼地疾飛,追殺左小多,持續施壓。

  然而就在他落下的一瞬,突然間感覺自己手腕一痛,手中的方天畫戟前所未有的沉重,竟難以把持,勉力撐持無果后,失聲狂吼,那方天畫戟宛如失去了方向感,脫手而出!

  而落處……方天畫戟好似流星趕月一般,向著裁判席飛了過去。

  目標,正是,丁秀蘭。

  丁秀蘭眉頭一皺,一指頭彈出去,早已將突如其來的方天畫戟定在空中,滿眼不解的看出去。

  她當然不會懷疑項沖此局乃是有意刺殺,以她的修為,即便沒有這一彈指,坐著不動,這把方天畫戟也破不了她的護身元能;她只是很奇怪,明明乘勝追擊的項沖,怎么就突然把方天畫戟給脫手了呢?

  再回看場中,項沖方天畫戟脫手,可是急沖身子的勢頭仍舊未減,猛地落下之瞬,卻又好似觸電一般的跳了起來,口中慘烈大叫連連:“卑鄙!”

  對面的左小多,再踏星光,比剛才還要快得多的速度沖了回來,以一個玄妙的角度迅速貼近,一條腿瞄準了正跳起來的項沖。

  這一腿來得無痕無跡,卻聲勢浩大,夾雜著破空風聲。

  神出鬼沒的龍門腿,再次精確地踹在了項沖的褲襠位置……

  真的只是剎那之間……

  “嗷”

  項沖凄厲的慘叫一聲,鼓著眼,身體就如被悶煮過的大蝦一般,急速蜷曲起來,臉上露出痛苦到了極點的神色。

  兩只手,齊齊緊緊地捂在襠下,臉上肌肉痙攣,極盡扭曲之能是。

  星光再閃,左小多重新在項沖面前站穩身形,仍舊玉樹臨風,瀟灑不群,龍行虎步,帶著沖天霸氣,大喝一聲道:“你錯了,其實,我的拳頭才是無敵的!”

  話音未落,已是沉腰坐馬,一拳直直轟出,轟地一下子砸在項沖小肚子上,項沖登時兩腳離地而起,手舞足蹈的飛了回去,落地之瞬,竟然正好砸在他自己在己方隊伍里的椅子上。

  如此巨力涌動,那椅子粉碎,一屁股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地上。

  “嗷……”項沖捂著褲襠繼續打滾,兩眼都凸了出來。

  看臺上。

  一個暴怒的聲音:“這混賬!我非得……”

  一拍扶手就要飛出去。

  卻被身邊一人死死地拉住:“師父,師父,息怒息怒,您息怒……現在可是大比會場……您千萬息怒息怒哪……”

  那籠罩在斗篷之中的身形,氣得渾身哆嗦,連說話都說不清楚了:“這個混賬……這個混……這個……氣死我了氣死我了……這下子,先不說他怎么樣,昆侖道門卻肯定是要紅了,萬年名聲,被他毀于一旦……這個混賬東西!”

  這一戰,讓左小多繼李成龍之后,成為第二出名的傳說人物,當真是一舉成名,紅透半邊天了!

  “我擦!”

  “那是,星空步,龍門腿!?”

  “太牛逼了!壯哉我左大隊!”

  “哈哈哈,這一腳,真真是踢得我要捂著襠看直播了!我擦,那真是神來之筆,牛逼克拉斯!!”

  “樓上同感!我也是我也是,痛快淋漓,雞飛蛋打。”

  “還有我還有我。那一瞬真的只感覺背心一涼,即時捂襠,第一時間,第一時間哪!”

  “媽媽問我為什么跪著捂著襠看直播……”

  “我也是,捂著襠。”

  接著就是下面一大群直男開始刷我也是我也是,刷了足足有幾千條。

  有人開始分析:“看到了么,上一場戰斗的時候,我們就曾經分析過;這一戰的關鍵,仍舊是是龍門腿與星空步的配合。”

  “這兩套原屬于昆侖道門的武學,說實在話殺傷力并不怎么大;以往自然也不怎么被人看在眼中。但是……從現在開始,我要告訴各位:注意了!昆侖道門的這兩套武學的真正用法出現了,這絕對是一等一的壓箱底的絕學!”

  “那就是,星空步搭配龍門腿,目標鎖定踹襠!”

  “或許不應該再叫龍門腿了,應該叫踹襠腿。嗯,星空步,配合踹襠腿!”

  “無敵!”

  “太犀利了!各位,我們現在已經在研究了……”

  “誰都別攔著我,我這就去昆侖道門拜師學藝,不學別的,就學這一步一腿!”

  “我也去!”

  “等等我。”

  這一戰,太多旁觀者看不明白,直播的更是只看了一個大概。

  但是……

  在場的大多數的高武教師們,卻全都看了出來,個中關竅所在……嗯,不是那什么踹檔關鍵。

  最初對上的時候,項沖主攻,強勢來攻,聲勢駭人,左小多主守,展開極速身法,拉開距離,項沖窮追不舍,氣勢不減反增,層層遞進,左小多轉向沖上高空,項沖也跟著追上去,銜尾而進,左小多又落下來……

  就是在又落下來的這一瞬間,結束了戰斗。

  “高明!”

  潛龍高武的那位裁判直接拍案叫絕!

  “這樣的戰斗意識,縱使是闖蕩江湖幾十年的老油條,也是未必有的!”

  “與其說是戰斗意識,莫如說是布局精妙,最開始的將暗器扔掉,灑落地上,看似示弱,實則是別有算計,暗器只是灑落到地上,實則卻還是在這擂臺之上的!換言之,這一手才是左小多最早的出招。”

  “亦是這一招,項沖因為全無提防,就已經種下了敗因。”

  “項沖若是始終腳踩大地,穩步進攻,左小多這一招無的放矢,徒勞無功,但因為左小多在接戰之初,連連示弱,一味的以身法閃躲游斗,而最重氣勢的霸王戟卻趁機而動,逐步積累自身氣勢,然而正是因為這個連續緊逼,在左小多沖上高空的時候,項沖也只能趕上去,就此調離了地面。”

  “然后關鍵來了,隨著項沖躍空追擊,雙腳勢必要離地,項沖星光蠶絲衣唯一護不到的位置,腳底就此暴露了出來。”

  “其后左小多落下,本可以輕輕落地,繼續四方游走,但他卻在落地之瞬,施以沛然巨力,震蕩地面,其個中真意卻是驅動之前散落到地上的暗器,四枚暗器從詭異角度,至少左小多當前位置絕不可能發射的角度,急襲項沖,其中兩枚正整打在了項沖的腳心!”

  “左小多以取巧的方式驅動那四枚暗器,實則并不能發揮多大的威力,但此際所求的卻是時機,項沖腳心受襲,因為身在半空,突遭擾亂,自然要先圖自身穩定,灌注于方天畫戟的巨力自然要收回自身。但他正處攻勢正猛的過程之中,怎地也有幾分易發難收,而這急疾一收終究不免露出破綻,另外兩枚暗器,就在這個時候,一舉擊中了項沖一發一收之下袖口露出來的破綻,虎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