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二章 干死他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十六號下午。

  鳳凰城二中代表隊到達南薊城,住進了靈泉大酒店安排好的房間。

  十七號早晨。

  胡若云帶著代表隊去吃早飯,這邊剛剛出了電梯,無巧不巧就看到打從對面過來一支隊伍。

  為首的一個中年人一副陰沉相,卻在看到胡若云的瞬間眼睛一亮,快步走了過來:“喲,好巧,這不是鳳凰城二中的胡老師么。”

  胡若云不卑不亢,淡淡道:“原來是豐海城十三中的李老師,您好啊。”

  左小多敏感的感覺到,從胡若云身上涌出來一股殺氣,似乎是錯覺一般,隨即就消失了。

  一側的羅烈低喝一聲:“姓李的!這次居然是你!”

  聲音中,充滿了怒意。

  左小多等人越發的感覺有故事了。

  這位李老師身后,六個學生在聽到‘鳳凰城二中’這五個字的時候,一個個目光盡都為之一亮,霍然轉頭看來。

  而左小多等人也是轉頭看去,雙方的目光不約而同的對在了一處。

  與龍雨生等人不同,龍雨生等人的眼神是充滿戒備,以及戰意熊熊。

  而左小多卻兩眼盡是好奇,有如好奇寶寶一般的看過去。

  在接觸到對方的凌厲眼神的時候,左大師居然一臉被對方震撼到了的樣子,將頭偏開,跟著又立即轉了回來。

  一幅被對方嚇到然后又立即反應過來強撐著不示弱的樣子。

  如此變化雖暫,但對面六人眼中卻已經是若有所思,盡都在心里泛起一個相同的認知:今年鳳凰城二中的學員,貌似有些軟啊……

  忍不住就是心里升起輕視之意。

  只聽那位李老師在寒暄:“胡老師,幾年不見,還是風采如昔,越發的漂亮了,可喜可賀。”

  胡若云淡淡道:“若是李老師沒什么事,我們這就要去吃飯了。”

  那位李老師笑吟吟的道:“聽說貴校的何圓月老校長,在前段時間死了?哎呀,我們沒有到場吊唁,實在是失禮了。”

  胡若云驀然轉頭,目光凌厲。正要說話,但余莫言已經一步沖了出來,目中如欲噴火:“那個姓李的,你嘴巴放干凈些!”

  這位李老師呵呵一笑,看似不以為忤,目光卻已經做出了示意。

  身邊的一個高瘦的男學生,應該是豐海城十三中的隊長,已經一步站了出來,道:“怎么,你們的老校長沒死么,她死得,我們便說不得么?難道,你不說我不說,大家都不說就能活過來么?”

  “李老師從頭到尾都只是在表示遺憾,你們鳳凰城二中的學生,還有沒有點規矩,這么劍拔弩張的想要做什么?”

  “你!”龍雨生捏著拳頭就沖了出去。

  “慢!”胡若云一把拉住,道:“賽前動武,是要被懲罰的。”轉頭道:“李老師,我們賽場見。”

  那位李老師淡淡的笑了笑:“好啊,那就祝愿你們能夠跟我們賽場見吧,我還是非常想要見識見識,鳳凰城二中,在沒有了老校長之后,還能有幾個天才學員!”

  “你會看到的。”胡若云目光銳利。

  李老師嘿嘿笑了笑:“胡老師恢復了修為,氣勢逼人空前!厲害厲害啊……”

  一語未竟,就這么帶著學生揚長而去。

  余莫言眼中噴火,大聲叫道:“賽場上,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那位李老師停了停,轉頭笑道:“好極了,我們就沒打算過手下留情,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樣的,一樣的。”

  “可惡!”

  余莫言氣的胸膛都要炸了:“左老大,對付這個學校的時候,我申請出場,我必須出場!”

  龍雨生等人也都是氣得滿臉通紅,兩眼噴火。

  他們最尊敬老校長何圓月,怎能容忍別人侮辱?

  左小多哼了一聲,大聲道:“我鐵拳公子早已經鐵拳饑渴難耐了!哪里輪得到你們!”

  遠方,那位李老師耳朵動了動,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這個鳳凰城二中的隊長,名字叫鐵拳公子?

  不錯不錯,但只是從一個外號,就已經把你們底細全都暴露了出來,真好啊!

  后面。

  胡若云嚴肅叮囑:“不要沖動,這次的裁判,全部都是高武學院來的,一來是做裁判,二來,也是為了招生。表現得好,就直接被錄取了……關系到各自前途,你們千萬不要失了分!”

  左小多等六人都是聳聳肩。

  確認了眼神,都是同樣的想法:“如果胡老師之仇不報,對方侮辱老校長的仇不報,留著些面子有個屁用!”

  “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虧!”

  左小多振臂:“就要干死他們!”

  身后,李成龍李長明余莫言同時大吼:“干死他們!”

  如同打了雞血。

  胡若云一臉無語,敢情我苦口婆心一段話,都是說給空氣聽的。

  作為上一屆的前十,自有前十的待遇,九間套廳,就有鳳凰城二中一個。

  這種套廳內置空間極大,幾乎可以用碩大無朋來形容,即便八個人每人一間房,住滿了八間還能多出來兩個房間以及一個會議室一個接待室外加一個大客廳。

  而其他的代表隊,能夠有個小套廳就不錯,男生全部睡客廳,女生擠房間……

  而在這種套廳之上,還有更高級的至尊房,這種至尊房專門為這大比的第一名所設,房間總容積雖然與后九名無異,但據說里面隨處擺放著修煉資源,還有蘊含靈氣的各種果實,甚至是各種各樣兵器,以及十瓶喝了就能增加數年修為的天品靈酒!

  所有的物資都可以隨便吃,隨便喝,隨便拿!

  除了兵器之外,其他的消耗品,你吃喝完了還可以隨時補充!

  你就算是一天要十次,那都是沒問題的。

  而這些好處……全都是給第一名的至尊房準備滴!

  其他的,就算是大比的次席,那也是沒有類似待遇滴。

  一邊吃早飯,一邊胡若云聽完介紹,左小多都忍不住翻白眼:“那豈不是說,那第一名的隊伍成員來了之后,當天晚上就能通過這些東西,再提升一級本身修為實力?”

  “甚至可以在這里住的這些天里,天天都能提升,無限提升?”

  左小多很不爽道:“這樣一來的話,豈不是獲得一次第一名,以后的第一名,就再也逃不出那所學院的手掌心了?這是誰定的腦殘規定?”

  “噓!”

  胡若云嚇了一跳:“這是星武盟總部定下的規定……不要亂說話。”

  “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左小多喃喃自語:“人家一來就提升,咱們只有干看著的份……然后,就要在人家得到提升之后,在眾目睽睽之下,來一場……所謂的公平較量?!”

  左小多怪話不斷,就在眾人以為他憤憤不平,甚至要挑戰這份不公的時候。

  不想這貨很突兀地來了一句:“不過說到底,我還是挺喜歡這種不公平的獎勵條例滴!”

  面對如此的神轉折,全桌一時愕然。

  這小子抱怨半天,居然來了這么一句?

  瘋了?

  只聽左小多喜滋滋的補充道:“只要我們這一次拿下第一,以后咱們鳳凰城二中再來比賽,只要不是來的人太不給力,豈不就可以連續坐擁寶藏好些年么?只要操控得好,常年占據此席,也不是不可能的!”

  李成龍等翻翻白眼:“這么淺顯的道理還用你說?得到第一就是這個待遇,你說你那么些怪話算什么事?”

  左小多拍案而起,神情轉為憋屈外加心痛道:“我說怪話怎么了?現在的問題是,我拼了命得到第一的好處,我自己卻不能享受……反而要便宜了明年的小兔崽子們,老子心里能爽才怪呢……”

  聽聞此言,一群人齊齊泛起恍然大悟的感覺。

  感情這貨乃是因為這個不舒服,不過這才符合這貨的人設!

  一時間,齊齊皆是苦笑不已。

  這個規定就是這樣的,不爽不舒服乃至不滿不服,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到了這天的下午,去年第一的潛龍一中終于姍姍而來。

  比賽明天就要正式開始。

  一行人兩女四男,六個少年,在兩位老師的帶隊之下,昂首闊步走進靈泉大酒店,男子黑色長衫,女子白色長裙,顧盼之間,鋒銳之氣洋溢,自有一股卓然不群的風采。

  “好裝逼!”

  包括左小多在內,所有看到這一幕的各個學校種子學員,都是不約而同的撇撇嘴。

  在這一刻,數千人的心,得到了一次難得的共鳴。

  十八日。

  在經歷了繁瑣的禮儀過程,領導講話,各個代表發言之后……

  在左小多已經睡了一覺之后……

  比賽的分賽區終于開始了。

  鳳凰城二中,被分在三賽區。

  不知道運氣好還是不好,巧合還是偶然,第一場對陣,非常荒謬。

  對陣者人選——

  第一場戰斗抽簽,鳳凰城二中抽到的對手,赫然是鳳凰城一中!

  這可是令到所有人為之大跌眼鏡的!

  要知鳳凰城一中這些年的排名雖然不高,但怎么也能往前打上幾輪,碰碰運氣,打入前五十都是有可能的;如今卻是第一戰就抽到了鳳凰城二中,那位一中帶隊老師直接傻了眼,無語至極。

  這運氣,該得有多背!

  這第一戰,竟然是鳳凰城內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