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一章 玄衣,去上京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臥天!”

  五十萬!

  左小多一下子驚了,這少女也太大方了吧,而且還長得很漂亮,妥妥的白富美,大主顧啊!

  “姑娘您這是……”

  “左大師不記得了。”

  少女嫣然一笑:“謝謝你,幫我找到了我爸媽。我這段時間,一直在為我爸媽看病,調養身體,收拾住處……竟忘了沒有前來感謝您,實在是不好意思。”

  她這么一說,左小多頓時就想了起來:“原來是你啊。”

  這少女正是墨玄衣,深深地又行了一禮:“謝謝您!”

  串聯始末,明了因果的左小多也為其一家人團聚感到了由衷高興,而就在這一禮之后,一滴氣運點,驀然從天而降。

  左小多登時渾身上下都感覺到一陣熨帖,呵呵笑道:“不知姑娘以后打算如何呢?”

  墨玄衣道:“我這次前來,除了感謝左大師指點我們一家團聚外,還想要請教一下大師,我今后,該當如何?”

  左小多溫暖愣了一下,仔細看了看墨玄衣的臉色,沉聲道:“姑娘最近一段時間倒是沒什么事情……至少是無災無病,安全無虞。”

  墨玄衣道:“我問的不是這個,而是以后的打算。”

  “你不打算回去了么?”左小多心下滿是嘀咕。

  這姑娘不是被策反了吧?這也太容易了吧?

  “我肯定是不會回去的。”

  墨玄衣有些凄然,道:“父母之仇,已經是不共戴天,更別說我乃是毫無花假的星魂人,豈能與我之本族為敵……”

  天知道,墨玄衣在下這個決定的時候,經歷了多少痛苦掙扎。

  雖然她現在,以如此平靜的態度說出來,但心里,卻絕不會如表面這般平靜。

  “你若是留下的話……”

  左小多有些不忍心,道:“有可能會導致……父母雙亡。”

  “啊?”墨玄衣聞言登時目瞪口呆。

  “是的,你之面相就是這么顯示。”

  左小多想了想,道:“姑娘,若是想要安全……須得遠離鳳凰城,一路北走……可保平安。”

  “一路往北走?”墨玄衣喃喃自語。

  左小多看著墨玄衣的俏臉,輕聲道:“去上京吧。而且越快動身越好!帶上你的父母,立即走!”

  墨玄衣沒有想到左小多會給出這樣的建言,心頭一片混亂,一時間哪里拿得定主意。

  “話,就說到這里。”

  左小多道:“我與姑娘,跟令尊令堂都是有緣人,索性就再奉送姑娘幾句話。”

  他沉吟了一下,道:“逢林可進,遇水則退;見光則止,遇厄須救,逢善必行,遇惡必懲。”

  墨玄衣默默地念了一遍,道:“我記住了,多謝大師指點迷津。”

  她看了看左小多,似乎想要說什么,但卻沒有開口,就要離去。

  “慢著。”

  左小多笑了笑,道:“因果往復,有始有終。”

  說著,將脖子上的貪狼之心解了下來,道:“物歸原主,愿姑娘一路保重,福壽綿長。”

  “謝謝!”

  墨玄衣手里緊緊捏著那顆貪狼之心,深深鞠躬。

  有了這顆貪狼之心,她之神魂才有望徹底圓滿,同時也不再害怕巫盟貪狼宗的神魂追蹤,否則神魂有缺,當真是不管躲到哪里,都會有莫大風險銜尾而至。

  “去吧,你的活路,你的機緣,都應在上京!”

  左小多灑然一笑,盡顯仙風道骨的神棍風韻。

  墨玄衣深深行禮,轉身而去。

  左小多輕輕嘆了口氣。

  就算是去上京,也是風險重重;只希望,多行善舉,氣運增長,規避災星吧。自己畢竟不能天天跟在身邊。

  左大師今天不但圓滿賺夠一千萬,還猶有超出,自是興致勃勃,收攤乘興而回。

  也就是在這一天,順利突破了化云境界的穆嫣嫣,重回鳳凰城與左小念匯合。

  師徒二人沒事閑聊,思量著距離左小念要去的神凰高武下學期開學還有一個多月時間。

  左右沒事,師徒二人一商量,嗯……主要是在左小念的攛掇之下,師徒二人喬裝打扮,也準備去往南薊城,去看左小多比賽。

  與同行的還有自從鳳脈沖魂之后就一直無所事事的邱云上。

  “我看完比賽,就直接回自在道門了。”邱云上的情緒并不高,甚至可以說是失落的。

  他是真真忙碌了許多時日,卻毫無所獲的一個;穆嫣嫣雖然接連遭受打擊,但最后最后,終究是獲得了一個鳳脈沖魂完全成功的天才弟子,本身也藉著此次大戰,成功突破至化云。

  而邱云上……咳,真的沒的提了,提起來全是眼淚!

  他老哥光桿好久,他的徒弟寧傾城在寧家破敗伊始就失蹤了……

  三人聯袂去看比賽的事情,左小多自然是不知情的。

  因為他此刻他正在學校集合。

  羅烈,胡若云帶隊,帶著左小多,萬里秀,龍雨生,李長明,余莫言,李成龍六個人,前往南薊城!

  “目標只有一個:冠軍!”

  胡若云的臨行動員,只有一句話:“老校長在天有靈在看著我們,在等著我們載譽而歸!”

  “冠軍!”

  左小多振臂高呼。

  “冠軍!”

  龍雨生等五個人同時大吼!

  便如乳虎嘯谷,雖然是初出茅廬,卻已經有一股子風云激蕩的氣勢。

  經過這段時間歷練,龍雨生等人盡都有巨大的變化,原本身上的稚嫩都已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種利刃出鞘,還未來得及入鞘的鋒銳!

  渾身上下,鋒芒畢露!

  一行八人,昂首闊步踏出二中,徒步趕路,一路歷練過去。

  高空中。

  一個窈窕的身影一閃而逝。

  那是……藍姐!

  藍姐已經回來了好幾天,只是她選擇在鳳回頭結廬而居;陪著何圓月,雖然間或也會回到二中,但每次都是匆匆就走。

  實在是……觸景生情,徒生悲戚,還不如直接陪在墓前,反而心里安穩。

  但今天,何圓月生前心心念念一直念叨的事情開始,藍姐自然要在暗中護送。

  而這一路上,盡都是龍雨生等在前面沖鋒開路。

  左小多卻是被胡若云上了一路的課。

  這一路的教訓下來,讓左小多腦袋都大了三圈,卻偏偏一句也不敢不聽。

  畢竟,胡若云是左小多于當今之世最為畏懼的三人之一……

  “記得要收著脾氣,別人不下死手,咱們自己就不能率先痛下殺手,貿然出手只會惹得眾怒,你現在對戰的對手是星魂同胞,不是巫盟中人!”

  胡若云說的自己口干舌燥,就想要結束話題。

  不料這句終結之語,卻反而讓左小多來了興趣,渾身的熱血都被這一句話都是激勵了起來。

  “還能下死手?對方首先下了死手,我們就可以反擊,可以痛下殺手?”

  左小多興致勃勃,言語間盡是鑿鑿之意,隱隱意有所指。

  胡若云一陣無語,不禁感覺自己說了十幾籮筐的話,完全就是白說了。

  這小子分明就是對打打殺殺更感興趣。

  “這種武者比賽,自然是能不出現傷亡,就不出現的。而且大賽裁判,修為最低的也都是丹元境修為,有什么過火的,都會第一時間制止,最大限度的保證學生不會出現傷亡。但總有些突發狀況,很難避免不出現萬一。”

  胡若云道:“所以……若是對方明顯對我們抱有惡意,上來就下死手的那種,若是你們不能抵敵的話……就給我第一時間認輸!不要給對方趕盡殺絕的機會。”

  左小多興致勃勃:“聽老師您這么說,應該是意有所指的。我們二中,有敵人?很不對付的那種?”

  “有,確實是有的。”

  胡若云嘆口氣,她本來還不想說,但這事兒卻不能不說,左小多等不知道的話,很容易在比賽之中吃大虧,一著不慎,非止是輸掉比賽,更可能,深受重創輸掉小命。

  “我們二中,在大前年的大比之中創下佳績,進入到了史無前例的前十之列,更將原本排名一直在前十之中八九十名之間晃蕩的博揚城一中斬落馬下;打從那之后,雙方便是一直都憋著一口氣。”

  “前年,沖入第九名,將豐海城十三中擊敗;豐海十三中從此對二中……”

  “去年,穩定在第九名,再次先后擊敗博揚城一中與豐海十三中。然而去年對戰的時候,戰斗氛圍就已經很是兇險了……據說豐海十三中一位學員在回去之后,不治身亡。”

  胡若云道:“仇怨就此結下,所以……萬萬不可大意啊!”

  羅烈在一邊道:“其實還不止,我們與豐海十三中早就有……當年你胡老師……”

  胡若云截口道:“羅老師!”

  竟是制止了羅烈說下去。

  羅烈嘆口氣,只好不再說。

  左小多心中一動,若有所思,面上卻是裝著沒聽出來,兩眼放光:“哇,這不就等于是江湖恩怨,冤冤相報么,我喜歡!”

  胡若云良久回不過一口氣來。

  這小子是不是聽不懂人話?

  怎么就冤冤相報了……嗯,雖然確實是冤冤相報……

  “總之,你們一個個的全部都要小心!一旦開始比賽……就是你們幾個全盤做主了,我們能做的就只有在一邊看,連說話示警都不行。最多最多,也就是在情勢危急的時候,可以代替你們認輸!”

  左小多呵呵兩聲,眼珠轉動。

  這,貌似挺好玩的啊……

  居然還能牽扯到胡老師之前受傷的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