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章 方一諾來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劍翅虎都快被逼瘋了:這破地方,誰愛待誰待,反正我是不在這里住了!!

  左小多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卑劣行徑居然促成了一對虎夫妻的重逢重聚,更不知道自己解決了人家的兩地分居問題,走在路上,只感覺很是興奮雀躍。

  這兩天的歷練,讓他由衷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有了長足的進步!

  嗯,這里的力量特指力道,各類武學,也都漸漸呈現出融會貫通的趨勢……

  嗯,晚上要讓念念貓再陪著練練,現在是真的沒時間了,沒幾天就要去大比了。

  左小念這段時間很忙,她現在在幫手巡查全城,整肅城規。

  但凡是看到不公平的事,二話不說直接出手,尤其是在軍屬烈屬家附近出現的事故,更是被她事無巨細的清理了一遍。

  不僅僅是在鳳脈沖魂中犧牲的人家,包括那些個軍烈屬,左小念都細心的調查清楚。

  她希望,盡可能的剪除對英雄的家人們不利的因素。

  除此之外,她在這段時間里,還先后拜訪了鳳凰城的幾所武校,幾所普通院校的領導;之后,又拜訪了總督府,星盾局,武教局,城衛軍。

  而左小念的目的只有一個——希望對英雄家人,予以照顧!

  靈念天女現在的影響力,至少在鳳凰城這個地界,已經很大很大了,無論官方私人,起碼也會給予七分尊重,三分薄面。

  對于她的請求,所有學校,各局都是滿口答應,答應得很痛快。

  而在一天一天的奔走中,左小念感覺自己的心境,在慢慢的平復,變得祥和,變得安靜。

  她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改變。

  越來越是安靜。

  越來越是沉穩。

  在鳳脈沖魂之后,一直對鳳凰城,對犧牲的人,存有一份不菲的愧疚,而這份愧疚,令左小念的心境呈現出市場波動狀態,可說是對修行極為不利的。

  但隨著時間的過去,各種行動之余;這份愧疚,逐漸的化作動力。

  “唯有讓英雄去的安心,才是最佳的報答。所有愧疚,所有內心不安,縱然常掛心頭,溢于言表,仍舊無濟于事。千般說不如一般做,唯有付諸行動,才是真正的彌補!”

  左小念體內的真元氣直若潮水一般,在體內奔涌穿流不息。

  隨著修為精進,大境界的突破,月魄真經的作用越來越是明顯,但凡左小念所過之處,所有人都不自覺的生出一種正在被月華照耀的清涼感覺。

  事實上,她本人的氣質,也越來越呈現出清冷的氛圍感覺。

  但惟有面對左小多的時候,這份清冷,總是被輕而易舉的打破,又或者是因為左小念自己的情不自禁,自然而然。

  而現在……

  清冷的月光下,左小念正捉住左小多暴揍。

  “念兒是你叫的?!”

  一頓揍之余,左小多又老實了,卻是以這一種類似沮喪的狀態老實了,也可以說是——蔫了。

  左小多已經連續數天在丹元境試煉區域鏖戰連連,信心可謂爆棚空前,以至于讓他生出一種:左小念現在也不過是剛剛突破丹元境而已,我揍她,不是很應當的嗎這種感覺……

  今天再見,想當然的把尾巴翹了起來。

  開始叫念兒了!

  結果被左小念抓住,仍舊一如之前的暴揍,一如之前的沒半點反抗之力!

  仍舊是舉手投足之間,整個人被摁在地上,一張嘴差點被摁進了土里。

  即便以自覺突飛猛進的驚世巨力,仍舊擺脫不了那纖纖玉手的桎梏。

  左小多才算真切的意識到,兩人之間仍舊存在著巨大的差距,不可計數的差距!

  甚至于,隨著左小念的突破之余,兩人之間的差距赫然是越來越大了。

  所謂的神力,所謂的靈活,所謂的天才,所謂的……

  在左小念手下,盡皆不堪一擊,盡如泡影!

  而這一心虛,這一慫,登時讓他攻略左小念的腳步,倒退……好幾厘米!

  “不行,我一定要打倒她,就算窮盡畢生精力,我要打倒她!”

  左小多心中發狠,以至于練功得更狠;連續十天,幾乎是以不要命的方式極限修練,白天玩命大戰星獸,晚上玩命的與比星獸還要兇殘的左小念對戰,三萬斤的負重,也在身上漸漸適應,漸漸沒有什么感覺……

  一切的一切,盡都在自然而然的情況下,習以為常,與平常無異了。

  到了第十五天的時候,就算是帶著三萬斤負重,進入五十倍重力室,左小多也已經能完整的打完一遍錘了!

  “自身力道又長進了不少,但現在貌似又到瓶頸了。”

  左小多的態度又惆悵了。

  迄今為止,已經連續三天,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進步了。

  “狗噠,你好像又長高了吧?”

  左小念看著左小多,這家伙,看著還是一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體型,褲腿卻短了五六公分,以往合身的衣服全都在腳踝位置吊著。

  當真拿出米尺一量。

  “一米八九?”左小念看著這個數字,有點不敢置信,又量了一遍。

  還真的就是一米八九,光著腳丫子,凈高!

  “你小子居然這么高了……”

  左小念站在左小多面前,自身一米七三的高挑個頭,比之居然矮了這么多。

  “不是吃化肥了吧你?”

  左小念對于這個比例表示不爽,身為“姐姐”,發育較早的她,已經習慣了俯視“弟弟”,現在突然變成了被俯視,當然會不習慣!

  “你也還是可以長的啊。”

  左小多終于找到了成就感,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左小念,目光睥睨:“小不點兒。”

  “你小子找揍!”

  左小念哼了一聲,嬌俏的眼珠子在靈活轉動,心道,我現在一米七三,在女子之中,已經算是高挑個。

  就算再長,等多最多再長三公分,再高的話,可就不好看了……

  說著,摸了摸空間戒指,那一枚定顏丹還在里面,凌駕于所有寶物之上的,處在最安全的位置。

  “要不要再長三公分呢?”左小念在皺著眉頭考慮,她這真的在當做大事考慮。

  到了她這等修為的,想要增加身高不是難事,甚至可以說是很容易的,尤其是手里有定顏丹,只要控制好比例,把丹藥服下去,恩,咔嚓一下子這輩子就這樣了。

  “要不明天去大街上看看……”左小念心中沉思。

  “爸爸媽媽怎么還不回來,也好商量商量,他們的審美觀還是很上乘的……”左小念心里都有怨念了。

  左長路與吳雨婷出去之后就是無聲無息,如同泥牛入海,甚至連個電話都沒打回來。

  而這段時間里,左小多與左小念打了好多次電話,始終都是無法接通的狀態。

  若不是左小多有相術撐著,兩人只怕都要往不好的地方琢磨了。

  但就算是這樣,兩人仍舊是急得不輕!

  左小多說起這個就在房間里轉來轉去:“念念貓,你說,會不會是爸媽因為咱倆都要出去,他倆覺得孤單了?所以趁著這段時間出去的時機,弄出人命了?”

  “啥?你懷疑爸媽因為什么事殺人了?然后出去躲事?”左小念被左小多的腦回路造蒙了。

  “我去,念念貓,您這腦回路才是奇葩,我說得弄出人命,是他們打算再練個小號的意思!”左小多呵呵。

  “練個小號?”

  左小念一愣,隨即已經醒悟了過來,怒喝一聲:“滾!你個編排自己爹媽的不肖子!”

  “這真不是不可能的啊。”左小多碎碎念:“你想想……”

  于是左小多被左小念趕了出去。

  在左小多終于將丹元境歷練區域打了一個通透之后……

  八月十五。

  羅烈,胡若云前來通知。

  眾人休息一天。然后整合隊伍,準備出發去參賽了。

  休息一天?!

  這對于左大師來說是不可能的,實在是太奢侈了!

  當然,更主要的理由是左大師現在已經快要變成赤貧了。

  因為左小念這些天下來,每天都要花很大的一筆錢,散給烈屬軍屬。

  而這筆資金的源頭自然就要著落在左小多這個新晉狗大戶的頭上,而隨著新一輪的晚上陪練罰款力度的增長,左大師原本還算是豐厚的身家,到了今天,已經是徹底見底了。

  而這最后一天,赫然是左大師撈錢的天賜良機,怎么可能放過?

  以至于這休息的一天,左大師凌晨四點鐘就出去擺攤了,端的是爭分奪秒,深刻體現出其對于金錢的渴望。

  前幾天還時不時叫囂著‘錢算什么’的左大師,早已經不知去向。

  而今只有……鐵公雞左大師再次上線。

  左大師重新擺攤的消息,好似一陣風般的傳了出去,沒多一會的功夫,相攤之前已經是人頭涌動,接踵摩肩。

  嗯,這大抵也有一點歪打正著的饑餓營銷作用體現!

  從凌晨看到中午,左大師一口氣看了兩百多個相,入賬數目觸底反彈,一路飆升到了三百余萬。

  隨著大量星幣的入賬,左大師視錢財如糞土的感覺又再度涌上心頭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排隊許久的一個矮胖子,來到了左小多面前。

  “老大……”

  矮胖子這一開口,登時讓左小多愣了一下。

  嗯,這是從哪論的啊?

  隨即耳朵里聽到傳音:“我是方一諾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