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章 賽前最后的試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六個人接下來的訓練級數,令到整個學校都驚動了,震驚了!

  不管是在老師還是學生的眼中,都通通只有一個感覺:駭人聽聞,慘不忍睹!

  只是第一天的訓練消息,就讓李長江暴跳如雷!

  不說別的,第一天的對戰演練,六個人直接將學校的所有武道修煉場全都給打廢了,一個坑一個坑的隨處可見,隨隨便便就是好幾米深……

  連武道場中間的高臺,老師在上面監督學生修煉的那個臺子,也被打紅了眼睛的李長明與李成龍一腳踹飛……

  李長明圍著臺子躲來閃去,李成龍打得心頭火起,感覺這臺子礙事的緊,一時間發了性子,一腳悍然……

  臺子連著上面的四位老師一起飛了出去……

  “你們一個個的全都給我滾出去修練!”

  李長江的咆哮驚天動地:“要造反啊?!這是修煉還是拆學校?!李成龍,明天叫你家長來學校!賠!”

  “你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都給老子滾出去試煉!”

  李長江氣瘋了。

  秦方陽才剛走,一共也沒幾天,這幾個小子就要翻天了么!還有那個羅烈,你特么是去當老師的還是去拍馬屁的?!

  將武道場都打廢了,羅烈居然屁顛屁顛的過去問:“腳沒事兒吧?”

  這特么的叫什么事兒!

  簡直氣得肝疼!

  被吼了的左小多等人,乖乖的跟著羅烈出城試煉去了。

  李長江在校長室看著名單,一臉頭痛。

  “就一個名單?這名單還需要列一下?隊長左小多,副隊長李成龍,隊員龍雨生萬里秀余莫言李長明……這不是一直以來的配置?”

  胡若云在一邊,道:“本來就是這樣啊,難道還要做出改變?”

  “戰術呢?部署呢?”

  李長江手指頭點著名單:“戰略戰術安排呢?”

  “咳咳……”

  胡若云咳嗽一聲:“他們說,直接橫推……每一戰,只出一個,打穿……咳咳……”

  “狂妄!”

  李長江暴跳如雷:“他們以為他們是誰?竟然如此小覷天下英雄!”

  不得不說,李校長現在火氣很大。

  之前老校長雖然不管事,但是什么事情仍舊有她在后面支撐,如今老校長去了,李長江登時感覺自己的責任大了非止一倍。

  一共也沒幾天的功夫,人已經憔悴了不少。

  悲傷,不舍,痛苦,以及……如山一般的事情壓上來。李長江就像一個瀕臨爆發的火山。

  胡若云上前,輕輕給丈夫揉著太陽穴。

  “長江,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放心吧。他們不是心中沒數的孩子,既然敢制定出這樣的策略,自有把握,尤其是小多那孩子,他一定不會讓老校長失望的。”

  胡若云柔聲道:“你現在要做的事放松自己,老校長經營了一輩子,才有了那等舉重若輕若無其事的氣度……就算你累死自己,也絕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達到老校長的級數。”

  “耐心。一點點的慢慢來,不要將事情看得太長遠,暫時只看眼前的,一件一件處理過去,每一樁每一件,只需要做到咱們現在所能做到的最好就好,量力而行才是重要。”

  “不要試圖和老校長比,至少短時間內是沒可能的……”

  胡若云悵然道:“老校長那樣的傳奇……放眼整個大陸也沒幾個人……但只要你好好做,我相信終有一天,也一定可以到那一步的。”

  “我幫你!”

  李長江僵硬的身體慢慢的放松,終于頹然坐在椅子上,喃喃道:“老校長在的時候,真沒感覺這些事情有多難……但是現在……”

  “主要還是那種突然失去了主心骨的感覺吧……其實這些事,你都已經做得很好。”

  胡若云安慰:“你是老校長認可的二中繼任校長,老校長不會走眼,相信老校長的眼光,更要相信自己的能力”

  “恩。”

  這次出去試煉,可謂全無后顧之憂,嗯,主要還是巫盟死的死,走的走,鳳凰城地界再不見半點巫盟之人,當然可以放心大膽!

  至少左小多幾人是真的很放心,盡都撒歡一般的沖出去。

  甚至都不再可以搜尋靈藥資源,專門找合適的星獸對戰就可以了!

  以這幾人目前的程度,先天境界可入的地方,直接橫掃,然后又進入胎息境界才能進入的區域,卻也是百無禁忌,罕有其匹。

  大抵是太過暢行無阻,六人越來越膽大,之后更是沖進去了丹元境試煉區域,在里面戰斗了足足一整天。

  最后,裹挾著數百具星獸尸體,遍體鱗傷的出來了。

  “過癮!”

  六個人齊齊仰天長嘯。

  一直跟著的羅烈目光呆滯,滿臉好像見了鬼的表情。

  丹元境的歷練區域,已經不能算是‘歷練區域’了,至少對于在校學員而言,那就是禁地,那地界即便于丹元境高手,都僅能保證其可以自保而已。

  可萬里秀等五個人在左小多帶領下,愣是將丹元境歷練外圍區域掃蕩了一遍,更通力合作斬殺了百多頭星獸!

  龍雨生等人隨著戰斗持續,雖然仍舊無法憑著一己之力戰勝丹元境初期的星獸,但聯手合作,勉力周旋自保卻已經是綽綽有余……

  至于左小多……

  羅烈感覺這家伙就是一個謎。

  為了這次比賽,左小多特意為自己取了一個稱作鐵拳公子的外號!

  左小多給出的理由很充足:一中出了個藍劍公子,咱們二中也要出個名震天下的公子,我就叫鐵拳公子了!

  及至聽到這個外號的時候,羅烈連腿肚子都是抽筋的!

  鐵拳公子左小多?!

  你特么練過拳?

  什么拳?

  作為班主任,外加秦方陽的老朋友,羅烈自覺很知道左小多的真正實力水準:左小多表面擅長的是掌法,腿法,步法。

  但是實際上,左小多更擅長的其實是暗器!

  不過其真正的壓箱底功夫,卻是劍法,更有一口足可稱之為神器的劍!

  就這樣的一個家伙,居然自己號稱鐵拳公子,直接將自己的所有本事,盡數隱藏了起來,你是有多陰啊!

  一重一重的,全是謎啊。

  “將來遇到左小多的那些對手,尤其是自詡熟知對手資料的對手,得有多懷疑人生呢!”

  羅烈深深地感嘆。

  到了第二天試煉,左小多又出幺蛾子:“我自己進入丹元區域。讓他們自己回去胎息試煉區域吧。有我跟著,他們危機感不強,難以引爆自身潛力,我也要分心關照他們,怎么算都是不合適的。”

  羅烈斟酌片刻,點頭答應了。

  左小多的提議很有道理,但隨之帶來的問題卻是帶隊老師不夠,難以兩面兼顧。

  羅烈去也只好請了胡若云做外援,提防意外出現。

  與龍雨生等人重回胎息境歷練區域之后,龍雨生等人又開始強烈要求單獨行動。

  羅烈只是斟酌了片刻,也就答應了下來。

  左小多的本身戰力遠勝龍雨生等人,所以羅烈才答應他在丹元境歷練禁區歷練,而究其根本,仍舊是他個人實力足夠。

  同理,龍雨生等人的本身戰力亦是強橫,僅憑胎息境界的星獸,現在已經很難傷害到龍雨生等人了。

  須知星獸的戰斗力,與人類的境界勉強相同的話,那么星獸的戰力是要高于人類的!

  對于這一點,執教多年的羅烈自然心知肚明。

  之前親眼見證到龍雨生等人在星獸的攻擊下堅持,磨練著自身的武技;慢慢的發掘出更契合自身特色的戰術技巧,這些都是巨大的收獲。

  更有甚者,這幾個小家伙,分明是私下里又學了很多的武技乃至功法,只是因為新學乍練并不熟練,正可借助星獸們打磨,畢竟實戰才是鍛煉功法招式的最佳法門,風險不說半點沒有,卻在可控范疇之內。

  “先天入門才授武啊……”

  羅烈心中感嘆不已。

  羅烈專心關注龍雨生等五人,看了半天后,看到幾人一個個的從生疏到逐漸入門,不由暗暗點頭,這幫小家伙不但在外出歷練之時刻苦修行,看來晚上回家,一個個的也沒閑著。

  而且這幾人所修習的家傳武學,每一種都有其獨到之處,比二中武校收藏的高段功法絲毫不差,其中又以李長明的大夢神功尤其精妙,自成體系,自成機杼,又如龍雨生,萬里秀,李成龍幾個人的,也各自有各自的佳妙。

  眾人中,大抵也就只有余莫言,表現的略微有些……平庸。

  這里的平庸,卻也不是其人本身平庸,而是其所修之……武學招式,很是平庸。

  羅烈再三看過余莫言的內外輕三功路數,摸著下巴沉思不已。

  “余莫言,等明天早晨,你早點去學校,我申請一下,帶你打開武藏閣,進去挑一下比較適合你修煉的武學。”

  羅烈顯然是下了決心,出力為余莫言彌補上這一點缺憾。

  余莫言聞言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來感激之色:“好,謝謝羅老師。”

  另一邊,左小多在丹元境試煉區域大打出手,以他為人,自然是能打就打,打不過就跑,先去別處能打過的地方打,然后再回來打,要還是打不過……再跑就是!

  以至于某頭丹元境中期的劍翅虎已經被他搞得郁悶了,想要直接收拾,收拾不掉,想要回避,回避不開,哪怕是躲,都躲不掉了;不管不顧的走掉,左小多這個不良人就會去招呼那四只小虎崽。

  大虎帶著虎崽實在是走不遠,想要一次性運走,更會招到左小多的暗算,就只能留在原地等著左小多一次一次的騷擾。

  如此連番下來,劍齒虎被氣得咆哮連連。

  這個兩腳獸實在是太討厭了,人,怎么能這么賤呢?!

  一直到了下午收工,劍翅虎直接累得沒了脾氣,趴在地上大狗一般的吐舌頭。

  左小多在彼端施施然的招手告別:“走了大虎,我明天來看你!”

  看你妹!

  看著左小多終于走了,大虎回復了一下力氣,立即回窩,將小虎崽叼著兩只,背著兩只,用翅膀兜住……急疾落荒而走。

  還是去找他們的爸爸去吧,雖然那貨太讓虎生氣,氣得搞了個兩地分居,但是現在看來,沒他還真不行啊……

精彩東方文學提供等作品文字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