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章 方陽離開,收拾戰利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也是走過來,一樣抬頭看著月亮。

  他想的是,秦老師……去哪里了?還有藍姐,她又去了哪里?

  嗯,還有巫盟的那個方一諾……去哪里了?

  還有還有,那個找到了父母的巫盟女孩子,現在身處何方去?會不會成為后患,不安定因素?

  最后最后,下落不明的夢沉天又在哪里?

  是否又在籌謀什么?

  相比于左小多左小念的失落,總督府和星盾局,現在盡是一片歡騰。

  除了剛剛回來的蔣長斌局長陰沉著臉看誰都不順眼的樣子之外,其他人等盡都是喜笑顏開,歡聲雷動。

  這一次,星魂人族一方可是將巫盟在鳳凰城潛伏的所有力量,隱藏了幾十年的所有暗樁,一網打盡,連根拔起!

  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勝利!

  更別說還有鳳脈沖魂之局的成功,裨益更是巨大!

  除了死傷的撫恤到位之外,慶功宴,也是必須要擺起來的!

  千里之外。

  一身黑衣的秦方陽,臉色蒼白,在一片荒野中,蕭瑟獨行。

  有如一縷輕煙般登上某座山巔最高處,終于忍不住回頭,看向身后,早已經完全看不到的彼端。

  但秦方陽卻仍舊能夠感覺到,彼端的那里,有一雙眼睛,始終在注視著自己。

  “方陽,要保重自己啊。”

  “嗯,我會的……”

  秦方陽默默點頭,只感覺心中,酸澀難言。

  順手取出左小多送自己的戒指,這枚空間戒指,乃是左小多塞在自己懷里的,不知道是什么時候。

  打開查看內中物事,卻忍不住為之動容。

  其實內中物事嚴格來說也沒什么,大抵就是三十萬現金,以及龍雨生,萬里秀,李長明,余莫言,李成龍等學生送的禮物而已。

  只不過,左小多送出的星魂玉表相與世面常見的星魂玉大有不同,是黑色的!足足三十塊!

  “這是……極品星魂玉!”

  秦方陽深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向身后,似乎看到了左小多嬉皮笑臉的樣子。

  里面還有一封信。

  “秦老師,我估計您也用不到太多錢,我還這么窮,就只能拿出這么些了……另外給您幾塊黑石頭拿著玩,您可千萬別嫌少,嘿嘿嘿……”

  秦方陽搖頭,失笑:“這個憊懶貨!送人東西寫封信都讓人看的想打他一頓……這是普通黑石頭么!隨手拿出極品星魂玉這么多,居然還哭窮,這個小混蛋……”

  動念之間,竟隨之生出來一股子翻身回去抓住這小子踢一百個毽子飛的沖動。

  然后就是萬里秀的留言,龍雨生的留言,李成龍的……

  看罷不過寥寥數語卻滿含關心的話語,秦方陽心頭暖暖的,慰貼得很。

  “都是好孩子……”

  “都一定要爭氣啊……”

  秦方陽輕輕地嘆息一聲,留戀的再看一眼,身形如箭,沖入夜空……

  而同樣的,還有另一個人,也在千里之外,眺望鳳凰城。

  那是,夢沉天!

  “失敗了,徹底的失敗了……”

  作為星使,夢沉天安排弒殺鳳凰之局后,自始至終都沒露面,甚至行動開始的時候,他就已經去到了城外。安靜的等待著事態的最終結局。

  到了空中殺破狼星光陣崩碎的一刻,夢沉天很干脆的直接動身,快速離開了鳳凰城地界。

  等到方一諾與他重新聯系上的時候,夢沉天已經身在安泰城中,換了個相貌,安頓了下來。

  “星使大人,行動失敗了……”方一諾的聲音極為虛弱,似乎是在忍耐著巨大的痛苦。

  夢沉天淡淡問:“活下來多少人?”

  “只有我自己……我……這一條命也已經去了七成……星使大人,您應該扔掉這個號碼,立即消失了……”

  夢沉天沉默一下:“你怎么辦?”

  “我會想辦法離開……”方一諾道:“我在保命全生方面還是有點自信的。”

  “好。”

  夢沉天并無遲疑,徑自捏碎了手機。

  眼中光芒閃動。

  只活了一個方一諾?

  嗯……這個方一諾……問題不小啊。

  不管是因為什么,但是最后居然只有他自己能活著……有問題或者是沒問題,都必須要死!

  以后,不能重用!

  夢沉天陰沉著臉,將手機無聲無息的扔在旁邊垃圾桶里,立即若無其事走了出去。

  連續換了四五個身份,然后在安泰城城門邊的一家小旅店住下。

  “盡快撤離。”

  “這么多年籌謀,終究一朝喪盡。連原本妥善到手的夢家基業,也喪失了。我當檢討……”

  當天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的左小多和左小念,突然想起來一件大事。

  一件被左小多拋之腦后,卻又能解決當前燃眉之急的大事,收撿戰利品,發死人財。

  左小多之前以一敵百,搶來的那些空間戒指品階或者不高,但個數可不少,一個個的打開,資金,資源一一匯總。

  不得不說,這些低階的空間戒指里面,修煉材料沒有很多,品相也差,但現金卻真是有不少。

  將所有戒指都查了一遍,居然掃出來五百多萬星元幣的現金,還有上萬的中品星魂玉。其他的各色丹藥,各種刀法劍法步法什么的秘籍,也都有不少。

  “其他的我都沒啥興趣。”

  左小念徑自將那五百萬星元幣收進了自己戒指里,道:“其他的都給你了,我將這些錢,再給那些鳳脈沖魂中犧牲的前輩家人分一分……”

  左小多表示同意:“這個沒問題,不過你不要一次性給,升米恩斗米仇猶在其次,我怕有危險,對他們未必是好事,最好還是……分開,按月或者按年;不要一下子給太多,反而給他們引來禍端。他們失去了頂梁柱,可是經不起風雨啊。”

  左小念也頓時醒悟:“卻是如此。”

  左小多輕嘆一聲:“就是咱們的錢還太少,要是有足夠多,可以考慮成立一個信托基金,逐年逐月的專門給戰爭犧牲遺屬發錢,那就比較理想了……對了,這些刀法劍法步法秘籍什么的,也都看一遍吧。雖然你看起來可能很低端,但這些都是來自于巫盟的手段,知道總比不知道好。”

  左小多建議:“說不定,還可以挖掘出寶藏呢?誰也沒規定,低端功法之中,不能有出色的效能不是。”

  “可能性微乎其微,不過你說得還是有道理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看看也無妨,或者真的有可以借鑒到的地方。”

  “老爸不是總讓我們修改哪些絲雨劍暴雨劍什么的嗎?”

  左小多建議:“我琢磨著,若是我們練熟了,不妨將某些菁華招法分拆出來,融入其他武學之中,當足起到似是而非,掩人耳目的作用。”

  “就算有人問起來,有了今日之事做鋪墊,我們手頭本來就有很多巫盟的低端功夫,偶然出現幾招高端手段,也不足為奇。”

  “此法不錯,之前老爸示警在先,肯定是有其道理的,咱們設法規避,上佳之選。”

  在這個世界上,左小念一共三個可以無條件信任的人:左長路、吳雨婷、左小多。

  其他的,即便是穆嫣嫣都要稍次一籌。

  穆嫣嫣不是不可以信任,但左小念通過這一連串的事件感覺,昆侖道門實在太復雜了……而穆嫣嫣在門派中就只是個修煉狂人……

  左小念甚至感覺師父的人情世故還不如自己懂得多……

  清晨,左小多很早就來到了學校,不過今天沒打算看相。

  本來隨著氣溫恢復了,即便是那么龐然的大雪也早已化得干干凈凈了,今天來排隊看相的人,聚集了好大一堆。

  左大師已經連續一個星期沒看相了,有心求教的人們都急得嗷嗷叫。

  但是左大師這次,仍舊滿臉抱歉之色的交代了一句,徑自進了學校。

  “明天再開始看相吧。這段時間,我之心態失衡,看了也未必準,請大家見諒。”

  進入學校,觸目所及,不管是老師學生,一個個都是紅著眼眶,雖然已經過去了數日,但大家仍舊沉浸在何圓月去世的事情之中,還沒有恢復。

  進入班級,九班的同學們一個也不少,但每個人的情緒都呈現出分外低落的狀態。

  一個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著講臺。

  時而看看門口,每個人都在等待出現奇跡,說不定……秦方陽那挺拔的身影,會再次板著臉,從門口走進來……

  大家眼中,全是無言的期望……

  左小多想了想,干脆站到了講臺上,用手敲了敲桌子,低沉道:“各位同學都不用再等了,秦老師……已經離開了。”

  大家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頻率變得失望,變得悲痛起來。

  有不少女同學,眼中淚光已經開始閃爍,白冰冰趴在桌上嗚咽起來。

  她永遠無法忘記,秦老師用自己的修為,引導她修煉,引導她前進,為她樹立劍心,并且告訴她:“女孩子,一生不要做花瓶!想要什么,等自己強大了,去爭!”

  這番話,深深地烙印在了白冰冰內心深處,讓這個之前稍稍有些虛榮,有些傲嬌的女孩,從此徹底改變了自己!

  “秦老師雖然離開了,但是……他臨走前,讓我轉告你們一段話。”

  地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