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章 念念貓突破的異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你咋和孤落雁結拜了,我之前看這丫頭可挺不順眼來著!”左小多開始發難。

  “是她非要結拜的,她在前出借了兩大神影,助我渡過險關,她主動提出,已經將身份拉得低了,我再退讓,那就是矯揉造作了……”左小念弱弱解釋。

  “哼……她出借神影,是我贏來的彩頭,怎么就欠她人情了……就算欠她人情,那也是我欠下的,跟你有什么關系……我跟你說,她目的決計不純,分明就是沖著我來的。”

  左小多語重心長:“我可告訴你啊念念貓,現在可是你引狼入室,萬一我受不得誘惑,對那孤落雁動了心,你可就是雞飛蛋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長得多帥,多受女孩子歡迎……”

  “不會吧……”左小念瞪大了眼睛,顯然有點跟不上左小多的思路。

  “哼,你回想一下她今天對我的態度,那簡直就是崇拜,你都沒看到嗎?”某人鼻孔朝天的自嗨道。

  “就算她對你有想法,但你會對孤落雁動心嗎??”左小念貌似有些擔心的問道。

  左小多大刺刺的一擺手:“當然……”

  突然有所警覺,頓時正色道:“……當然是不會的……說是大明星,其實她那有那種真正大明星的風采,形象差了不是一點半點,根本就看不上……”

  左小念翻個白眼。

  “你的修為突破之后怎么樣?啥感覺?根基可夯實了么”

  左小多問。

  “感覺……很美好。”

  說起這個,左小念就容光煥發。

  隨即就嘆口氣,道:“這幾天,我可是花了不少錢……為所有保護我突破而犧牲的老師們……我每一家都去走了一遍,咱們錢也不多,我每一家,都是只留了二十萬……一共花掉了……七百萬。”

  左小念輕輕嘆口氣:“除了我的所有積蓄外,連你卡上的錢,也花了三百萬,卻還是感覺……虧欠了人家。”

  左小多聞言沉默了下來,良久良久之后,沉聲道:“看看……能不能幫忙申請一下,這些老師的家眷,政府出面照顧一下,他們的孩子,在校學習的費用……申請一下減免,最好是完全免費……哎。”

  “我們還是太弱小,說話沒有多少份量。”

  左小念嘆了口氣:“我成功突破,前途一片光明,可是在我看到那每一家……所充斥著的沉重的氣氛,心里就越難受……若是沒有他們的犧牲,我怎么能順利突破?”

  “或許有人會說這是大陸氣運之事,但畢竟是保護的我,這份情,小多,我們不能忘記!”

  左小多重重點頭:“是的。”

  他可以對任何敵人心狠手辣,但對自己人,卻是心軟的要命,尤其是因為自己家人緣故而遭遇不幸的人家。

  “未來,等你我強大了,不要忘記了,這些對咱們有恩的人,此生不敢或忘。”

  左小念低聲的,卻是堅決的說道。

  “是!”

  左小多很是干脆的答應下來,絲毫也不見平日里的吝嗇勁。

  “只要你我不死,無論任何人也不能欺負他們!”

  姐弟二人擊掌一下,鄭重地定下了這個誓言。

  沉默了許久之后,方才說起突破的事情。

  “丹元境,終于到了……我的丹元境,好像與其他人的丹元境頗有些不同。”

  左小念皺著眉說道。

  “恩?秦老師曾經鄭重的提及,在修為達到某一個大階段瓶頸狀態的時候,猶有余力的前提下,盡可能多的壓榨丹田,重復的平復躁動的真元氣沖關,控制突破。”

  “如此,在最后控制不住的情況下突破之后,非但同階罕有敵手,便是越級挑戰也非難事。”

  “我之前突破之余,雖然還未正式測試,確認當前的戰力,但以我一己之力干掉了所有的巫盟來襲敵人,雖然多有依賴寶劍大錘的助力,但我本身實力顯然亦是極高,超出了境界本身范疇。”

  “小念姐你這般壓抑了不少于五十次的元氣躁動,底蘊只會遠比常人深厚,便是大有不同也是情理中事,不足為奇!”

  “不,我所說的不同,跟你說的這種不同,大有差異,所謂丹元境……乃是從胎息境界,直接凝丹;但是我的凝丹……”

  左小念有些糾結的道:“是白色冰塊那樣的,而且……我問過師父,別人一般一開始也就黃豆大小吧……我那個……”

  “你那個多大?”

  “我那個……我感覺,足足有乒乓球那么大……而且還是兩顆乒乓球……”

  左小念小聲道:“這事兒,我沒跟任何人說……”

  左小多頓時就震驚了:“那豈不是說……你也有了倆蛋!?那不是……和我一樣了?這這這……”

  “狗噠!!”

  左小念頓時勃然大怒:“你找死!”

  跟著便紅著臉沖上來,將左小多從一家之主的位置上拖下來,飽以一頓老拳!

  這一頓打結結實實,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當真是拳拳到肉,左小多險些就被左小念打得背過氣去,不管如何求饒,粉拳總是那么乾坤日月九九貓貓錘一般的錘落下來。

  嗯,就是有那么重,真個不夸張的說!

  左小多自己也是知道,自己這句話真的是徹底的得罪人了,左小念發飆,乃是理所當然。

  求饒無果,只能抱住頭慘嚎著,被動挨揍。

  好一陣之后,左小念終于收手,卻還是冷冰冰著一張臉,任是左小多怎么賠不是,怎么耍寶,也是毫不理他。

  端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左小多搖頭擺尾,用盡渾身解數,但左小念的俏臉依舊冰寒,絲毫不假以辭色。

  左小多如何還不知道左小念這次是真生氣了。

  抓耳撓腮,挖空心思的道;“如果按照你的說法,你之丹元境界擁有兩顆丹元,那豈不是說……你之本身比一般的丹元至少要一倍以上力量?而且元丹個頭還那么大……以后讓我怎么超過你?”

  左小念眼珠動了動,仍是冷冰冰,不發一語。

  “說起來真是運氣,這鳳脈沖魂之局能夠成功,我雖然籌謀多多,但卻萬萬沒想到,會讓你因禍得福,其間壓抑了這么多次的修為,這樣的成就應該可算是曠古絕今級數,尤其你還這么漂亮,我現在危機感好重怎么辦……”

  左小多偷偷的用余光看著左小念。

  左小念冷冰冰依舊。

  “爸爸媽媽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現在都突破完成了也還不回來,你說他們會不會再生一個?那我的家庭地位豈不還要再降一級?”左小多突發奇想,信口開河。

  左小念眼珠動了動,嘴唇動了動,有心想要罵他,卻終于還是沒開口。

  “要不然咱倆先去領了證吧?這樣無論你還是我,心里總能更踏實一點!”

  左小多摸著下巴:“戶口本你知道放那里吧?身份證倒是現成的。”

  左小念仍舊不說話,可是俏臉卻見羞紅之色。

  “過幾天就要大考了……哎,這幾天他們都在商量去上哪個高武學校……我哪里知道什么高武適合我啊?”左小多愈發的唉聲嘆氣起來。

  左小念勉力克制,努力表現出無動于衷的態度。

  “要不還是先領了證吧。”左小多嬉皮笑臉:“萬一你被別人勾搭走了……”

  左小念面色再轉寒霜。

  “對了,咱倆的戶籍可是在一個戶口本上,好像領不了證吧……咱們現在這種情況,好像叫那什么擬制血親,法律上對咱們這種情況,說法很是曖昧,要是真個不允許的話,那可就是個大問題了。”

  左小多皺著眉頭:“你說這個問題該怎么解決?”

  左小念仰頭看著吊燈,靈眸悄悄轉動。

  “過幾天你也要去進修了,咱倆可就要分別了……哎……”

  左小多愁腸百結:“這么些煩心事一樁樁一件件的,才想消停兩天,原來還有這么多事呢……”

  左小念臉色柔和起來,還隱隱有幾分感傷之意。

  “要不咱們來個既定事實,奉子成親!?”左小多突如其來,一句話石破天驚。

  “滾蛋!”

  左小念再也忍不住,紅著臉怒罵一聲:“信不信我那天收不住手,一巴掌呼死你!?”

  說罷站起身快步進房,砰的一聲將房門關上。

  左小多在外面傻笑不已,絲毫不以為忤。

  “嘿嘿嘿……嘿嘿嘿……”

  獨自坐在客廳里,喝著茶,努力控制讓自己不去想很多事情,不去想秦方陽,不去想何圓月,不去想穆嫣嫣……

  胡言亂語了那么久,卻還是放不下。

  不久,左小念也是一臉惆悵的出來了。

  是啊,真的放不下啊!

  生命中那么重要的人,盡都那么離去,豈能是抽渾打科幾句話就能岔過去的?

  “我在想何奶奶……”左小念悵然。

  “我也是……”

  左小多沉默起來,素來能說會道的神棍嘴,變成了鋸嘴葫蘆。

  突破了,戰力大幅度上升,現在的左小念,雖然不過才剛剛突破,但以丹元境戰力對戰一般的嬰變,戰而勝之,仍舊不會存在懸念,這無疑是大好事!

  更別說還有鳳魂的力量入體,底蘊深不可測,前途不可限量。

  這怎么說都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兩人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甚至,連突破后的戰力深淺,都沒有什么探究的欲望。

  “真希望……以后不要再遇到這些事情了。”左小念坐在窗前,雙手抱膝,仰著頭,看著天空的月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