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五章 曾經幸福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又從空間戒指里找出來一塊毛巾擦擦手,跟著又取出來一身衣服,從容的除去身上衣褲,一絲不掛。

  看著自己不著寸縷的身體,一聲長嘆:“我這樣美麗的身體,豈是你夢沉魚能夠染指的?”

  慢條斯理換上衣服,右手陡然伸出,一股極度炙熱透手而出。

  烈火隨之騰騰熊起。

  荒涼房舍中的任何物事都沒有被燃燒,就只有地下的血跡殘屑,被火焰吞沒!

  忽明忽暗的熊熊火光,映照著左小多冷冷淡淡的面容。

  大日炎陽!

  確認沒有任何痕跡留下,左小多邁開大步,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在他走出院門的這一刻,突然間一種感覺涌上心頭。

  “對友須當全心意,對敵不必有慈悲!”

  這一刻,秦方陽的教誨,從心頭一閃而過。

  “謝謝你,秦老師!”

  何圓月此際正在指揮著胡若云干活,將她的畢生收藏,盡都翻找了出來,所有的東西,都一一分門別類,處置標注得明明白白。

  《對調皮的學生》

  《對不求上進的學生》

  《對天才的學生》

  《對所謂本性邪惡的學生》

  只是這一類,何圓月自己所寫的感悟,教學經驗總結,就能堆滿一個大書櫥。

  看著這些,何圓月輕聲道。

  “若云,你要記住。二中走出去的,可以不是強者,可以不是武者,但是,只要從二中走出去的學員,首要的,一定要是一個人!”

  “欲做事,先做人!”

  “如何做人?如何讓學生學會,先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這些都需要老師言傳身教!”

  “沒有修不直的樹,也沒有教不成才的學生!”

  “這不是一個口號,也不是高標準,不過就是……一個老師的,最基本的操守!”

  何圓月喘著氣:“你要記住!”

  “我記住了!”

  胡若云含著淚,一點點收拾。

  翻到最后,一個巴掌大小的小小的盒子映入眼簾。

  這個盒子看起來很普通很普通,都沒有上鎖。

  胡若云信手拿起這個盒子,就要打開,確定里邊的物事。

  “拿……過來。”

  何圓月艱難的喘息著。

  “是。”

  何圓月摩挲著這個盒子,幾次想要打開,卻又沒有打開。

  “老師,您要打開這個盒子么?”

  胡若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何圓月猶豫了一下,輕輕嘆息:“打開吧。讓我看最后一眼。若云啊,我去之后,這個盒子,不要被任何人看到……讓它陪我埋入墳墓。”

  “是。”

  胡若云緩緩打開盒子,突然一怔,隨即猛地捂住了嘴,目光震撼莫名。

  因為木盒內中,就只得一張保存極好的照片。

  照片上的乃是一男一女。

  男的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女的風華絕代,國色天香。

  男人滿臉春風,滿足的微笑,女子則是依偎在男人肩頭,亦是滿臉的幸福甜蜜。

  男子穿著筆挺的西裝,女子穿著潔白的婚紗。

  這是一張結婚照!

  正是男女之情最甜蜜時候的見證!

  只是照片上的一男一女,都有些面熟……胡若云心里驀然冒出來一個不敢置信的念頭,隨即就完全震驚了:“這……”

  胡若云劇烈的喘著氣,眼神呆滯,突然間喃喃道:“這……這位男士……長得好像秦方陽老師……”

  “這個女子,這個女子……”

  胡若云整個人驀然僵住了,因為她想起來許多年前……當時的自己還只是個年歲不大的小女孩……老校長,那時候也還沒有白頭發……那時候的老校長,精神還很好。

  老校長之前還沒有枯槁的面部輪廓……與這張照片上的新娘,頗為相近。

  胡若云震驚的抬頭,看向何圓月。

  何圓月的眼神,此際也在注目于這張照片,看了良久良久,輕聲道:“若云,年輕時候的我,美嗎?”

  胡若云努力的呼吸著,卻半晌說不出一句話,只感覺眼淚便如破堤的洪水,洶涌而出。

  “那時候的我……曾經被稱為西北第一美人。”

  何圓月淡淡的笑了笑:“你也是差點走到這一步的人,你當最明白我。”

  胡若云淚如雨下。

  何圓月輕輕合上盒蓋,放在桌上,眼神悠悠,似乎在這一刻,已經穿越了百年,回到了那一天……

  她什么都沒說,什么遺憾,什么痛苦,什么悲傷,都沒有表露。

  但就是這樣的平靜,卻讓胡若云愈發感覺到肝腸寸斷。

  愛人仍舊青壯,仍舊氣宇軒昂;但當年的傾國佳人,卻已經雞皮鶴發。

  愛人仍舊有無窮歲月可以留存此世,但當年的婚紗新娘,卻已經走到生命的盡頭。

  白發紅顏,紅粉骷髏,不過如此,不外如是!

  如此氛圍,如此狀況,如何相認?

  胡若云感同身受,她這會才算真真正正的了解到,理解到何圓月的感受!

  “千萬別忘記了。”

  何圓月拍了拍小盒子。

  “若云一定不負所托!”胡若云流著淚,鄭重答應。

  “還有六天……”

  何圓月輕輕道:“七月十五,天地中分;月圓之時,鳳脈沖魂。我……是無論如何,也要看到鳳脈沖魂的!”

  “您一定能看到的!”

  胡若云衷心的說道。

  “但愿吧……”

  何圓月疲勞的閉上了眼睛。

  枯瘦的手,輕輕地撫在那個小盒子上。

  我,也曾經,幸福過。

  孤落雁已經纏了左小念一上午。

  “小念妹妹,你就幫幫我嘛……”

  孤落雁對那首歌,當真是志在必得,才不過一夜半天的功夫,想得眼睛都紅了。

  她很清楚,那首歌在左小多手里,只會埋沒,難見天日,左小多是絕不會登臺獻唱的,這小子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心思……

  孤落雁與左小多認識不過兩天,卻已經對這小子的性格有了相當的了解,情知這家伙就算是再登臺,唱得也只會是昨晚初初唱得那種‘來吧,我騷的要命’那種歌。

  昨晚上所唱的“血染的風采”才是意外,想要在左小多身上再來一次,幾乎不可能!

  左小念連連搖頭:“不行不行,小多的事情,我從來不會擅自給他做主!他是個男人,一切都要他自己做主的。”

  “只是一首歌啊……”

  “哪怕是一粒米都不行。”

  左小念很堅決:“小多的事情,一切都是由他自己做主的,不管是我,還是我爸我媽,都不會替他做主。”

  說完這句話,左小念突然愣住了,愣了好一會兒……

  不說不知道,一說反倒把自己給嚇了一跳。

  小多這小子……那么多的事情,又有哪一件不是完全由他自己做主的?

  其實再仔細想一想:就連自己的事情,又有哪一件是自己做主的?貌似也都是那家伙在做主的……

  左爸左媽,其大佬身份現在基本已經得到了證實,可就算是他們,也極少干涉自己或者小多的事情,或者是不想過多干擾,又或者是……干擾不了?!

  想到這里,左小念竟有些幾分迷惘起來。

  在家里,我和小多之間,看似我才是最強勢的一方,但現在這么想來……竟是哪哪都不大對勁兒啊!

  那個天天被自己扔上去高空蹦極的家伙,那個經常被自己按住狠狠揍屁股的狗噠……不知不覺之中,居然已經主宰了我的所有一切?

  這不大對吧?

  仔細又想了好幾遍,發現的確是這樣。

  這豈只是不大對,根本就是太不對了!

  包括自己的突破,地點,風水,以及打造的劍,以及自己的打扮,還有自己的去向……

  左小念的小嘴慢慢的張大了。

  “我這么久……一直在被他引導……一直都在聽從他的主張而動作?這這簡直是,完全的聽命而行……匪夷所思,不可思議啊……”

  頓生明悟的左小念此際有著想要揪一把頭發的沖動。

  一邊示弱被我揍過來打過去,一邊悄悄的把我全安排了……

  我怎么突然感覺到我的生活,這兩個月以來,被某人徹頭徹尾的顛覆了呢……可笑的是,我自己居然一點也沒發覺!

  就這么潛移默化,被溫水煮了青蛙?!

  但就算是現在醒悟過來,心中居然也不生氣,反而感到很慰貼。這是什么鬼?

  “小念?小念?”

  孤落雁一臉無語。

  這是怎地了?咱們正在說著話呢,你這突然就將自己放空了是怎么個說法?

  怎么出來的這種操作……

  “啊……啊。”

  左小念瞬時回神,急忙答應:“什么事?”

  孤落雁用手捂住額頭,一頭黑線。

  本大明星要被你氣爆炸了!

  我都這么跟你說了倆小時,你現在還要問我什么事……

  你真不愧是姓左啊,跟你那位奇葩弟弟,差不多了呀。

  “歌!”孤落雁重重道。

  “哦,哦,哦。”

  左小念醒悟過來,隨即道:“不行。”

  孤落雁已經一腦門黑線又有持續增長的趨向,差點暴走。

  “那你陪我去找你弟弟,我跟他當面說說,這總可以吧?”孤落雁退而求其次。。

  “不行不行。”

  左小念連連搖頭:“小多的事情,我從來不管,我在場會影響他做判斷,我不想給他任何的壓力,讓他做出不合本心的決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