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九章 再干一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我就在二中上學,以你的為人,自然早早就將我的運動軌跡盡數掌握,輕車熟路……有啥消息,不方便電話也能隨時告訴我就是。”

  “放心,大家利人利己,我不會白使喚人的,必然為你指點迷津,步出死關,長命百歲,大吉大利。”

  左小多擺擺手,隨即道:“嗯,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方一諾:“……”

  我哪里敢攔你……

  “你放心。”

  左小多感覺還是應該給他些甜頭,道:“這次事后,我除了保證幫你避過一次生死之災,還會額外為你指點一次明路,讓你名利雙收,前路無限!”

  他鄭重的說道:“相信我,這,我還是能做得到的。”

  方一諾欲哭無淚的說道:“這真是太……感謝您了……”

  左小多眼看著方一諾伸手在虛空一抓,一個小鍋爐也似的物件被他抓在手里,然后……然后左小多就又重新聽見了外面的紛紛擾擾,滿目盡是一片亂騰。

  咦,這是東西東西,挺不錯的啊!

  居然能夠將外界遮蔽得嚴絲合縫,并無遺漏半點生息?

  左小多本來還想要拿來看看,為方一諾品鑒品鑒,討論一下更多用途……

  但方一諾身子一閃,已經消失了。

  我都沒來得及說……

  左小多走出房門,一共沒走出幾步的距離,隨著刷的一聲響,秦方陽就已經渾身殺氣的落在了他的面前,緊跟著,穆嫣嫣,邱云上,藍姐,韓松等……

  就如同得到了定位一般,紛紛駕臨,集體現身!

  真的就是一眨眼的光景,左小多的面前已經是高手云集,大舉到來!

  “怎么樣?怎么回事?”

  秦方陽一把就抓住了左小多的手腕:“沒事吧?”

  “沒事,我能有什么事?”

  “到底怎么回事?”

  “咳咳……等回去再說行不。”

  “好。”

  秦方陽也不啰嗦,徑自扣住左小多的脖子,一聲響亮,劍光沖天而起,直回二中!

  左小多在空中大翻白眼!

  秦老師,您真是我親老師,我現在大小也是先天高手了,能不能不要……再這樣拎著我了?

  太丟人了,我也要臉的。

  我左大師的臉面,現在可是很金貴的!

  秦方陽辦公室。

  “怎么回事?什么人干的?”

  一干高手濟濟一堂;連何圓月也特意地打過來電話問候。

  秦方陽剛剛問出一句話,就看到門砰地一聲被推開,左小念瘋了一般沖了進來,一眼看到左小多安然無恙的坐著,頓時松了口氣,眼中的殺氣頓時就化作了滿眼淚意。

  太好了,你沒事!

  你沒事,太好了!

  “這事還真不知道怎么說才好……可能是有高人跟我開了個玩笑吧?”

  左小多撓撓頭:“今天可算是突發事件,我這邊還在看著相,突然就是失去了只覺,能到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置身在一處廢棄的房間里……”

  眾人精神一振:“你看到了啥?”

  左小多一臉認真,滿臉的我在說實話:“初時滿室寂然,恍如身處野外之地,即便我發現我沒被禁止,一時間也沒敢妄動……但擄走我的人始終沒有現身,又過了會兒,突然感覺到了喧鬧之聲,我就嘗試著自己走出來,還是沒有人攔我,然后就是秦老師來了……”

  所有人整齊的翻個白眼。

  這話,有鬼相信嗎?

  看你那一臉的真誠,我差九點九分就信了。

  “根據我猜測吧,應該是一位實力極其強橫的大能者,原本是想要對我不利的。”

  左小多嚴肅的說道:“但是……等把我抓過去之后,看過我這張帥氣的面孔,突然間自慚形穢,下不了手……于是就走了。反正,大致就是這么個情況,就算不中亦不遠矣……”

  “咳!”

  藍姐一臉無語,徑自退場離開。

  穆嫣嫣翻了個白眼,帶上左小念急疾而去。

  邱云上嘴角抽搐的退出。

  “真……耽誤功夫!”

  韓松和一干星盾局的高手,在和秦方陽傳音交流過幾句后,也相繼退場。

  胡若云松了口氣,與李長江相對一眼,一先一后的走了。

  秦方陽瞪著左小多,半晌后,警告道:“你自己需要心里有數才好!”

  左小多鄭重道:“真的是雖不中亦不遠矣!”

  嗯,左大師這話還真不能算錯,開頭過程結尾,確實都是如此,也就是關鍵點沒有說明,其他盡都如是,不是雖不中亦不遠矣,又是什么?

  秦方陽哼了一聲,不再理會左小多,一如眾人般的離去,不過在門口又站住了,因為他想起來,這里是我的辦公室,該走的是某魂淡,小混蛋……

  于是轉身走過來,飛起一腳,將左小多好似皮球一般的踢了出去。

  “滾!”

  左小多灰頭土臉的爬起來,趕緊向著重力室,補今天的進度去了……

  “小兔崽子,沒半句實話。”

  秦方陽喃喃罵一聲:“不過看這小子一臉偷吃了雞一般的黃鼠狼那般表情……應該是好事。”

  秦方陽隨即出門,追上正在外面等他的邱云上并肩而行。

  “啥事?要讓我稍等一會?”

  “的確有件事,需要你幫手一二。”

  “說!”邱云上直接說道。

  “不急,咱們先去找一下孫拜將。”

  “此事你我二人合力還不夠么?”

  “或許算上孫拜將仍不穩妥。”

  “哦,我知道了!”

  秦方陽隨即掏出來電話,給穆嫣嫣打了一個電話:“帶著徒弟出去玩了吧?還有孤落雁?”

  “好的好的,可以多玩一會。盡量不要去夢氏集團左近,大樓快要塌了,就在這一兩天,可別出什么意外。”

  “恩恩,注意記得提醒一下,安全問題。”

  “好的,那你們玩的開心。”

  隨即掛了電話,回頭看了一眼,正看到藍姐的身影,在身后一閃而逝,忍不住皺皺眉道:“女人味道太大了!處理一下。”

  那邊,藍姐理也不理,身影消失不見。

  隱隱聽見似乎罵了一句:“你秦方陽管得太寬!……”

  走到半路,韓松已經再次從星盾局趕回,速度極快,落到秦方陽面前:“秦兄?怎么樣了?要不要動手?”

  “去叫上孫拜將就齊了。”

  “好。那我先回去了。”

  “依計行事。”

  “明白。”

  “刷……”

  韓松也消失了。

  此刻,總督府正自發出通知,星盾局蔣長斌,城衛軍幾位高手,加上所有鳳凰城的實權領導,盡皆匯聚一堂。

  簡單的交流了幾句之后,就帶著人齊齊騰入云霄,俯瞰鳳凰城。

  “關于建立天火祭壇之事……請大家說說看法,暢所欲言。”

  萬平原現在可是對望氣術重視了許多。

  雖然不夠一天之隔,但在高文成等人幾次三番地灌輸之下,慣性的感覺,這天火祭壇,有百利而無一弊,正是當前之必須,用處巨大,意義重大……

  只等大家大多數統一一下意見,確認萬全,就要開始動工修建了。

  另一邊,背著行囊的孫拜將,正自踏出家門,心情還有些波動。

  每次離家,都不知道此生還能不能再回。

  老母親的眼淚,讓孫拜將心中沉沉的。

  正在心中感傷,迎面就看到了秦方陽的到來,不由臉色一變。

  “什么事?你們怎么來了?”

  “在你返程歸隊之前,正好有件事需要你幫個忙,你是此事的絕佳助力,不二人選!走走走,跟我再去干一票。”

  “干一票……”

  孫拜將一片無語。

  他發現自己在鳳凰城還真不如在日月關安全,上次傷剛好,這邊掐著點就來了,居然還要干一票?

  上一次受傷,自己可沒有秦方陽那么好的運氣受傷反而突破,養傷一直養到現在,歸隊的日期早已經超了。

  迫不得已給前方發信息要求續假;本來這個是很犯忌諱的,不過前方這次意外的好說話,直接給續了七天。

  但就算多了七天假期,仍是大半都消耗到療養上,現在又要到期,所幸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孫拜將這邊收拾好行囊打算動身了,結果……卻又被拉了壯丁?

  你們還拉順手了不成?

  絕佳助力,不二人選是什么鬼?直接說缺炮灰不就完了么!

  孫拜將一臉苦:“這次……不會受傷了吧?要是再受一次傷,我估計要退伍了……我是特戰,這特么直接被你們當機動處突用了……”

  孫拜將的崗位特殊,隸屬于前線特戰部隊;自身傷勢未愈,還真不敢歸隊。

  因為特戰隊職能殊異,一人有傷連累全隊戰死的事情,絕不稀罕。

  秦方陽干笑一聲:“就只剩最后一件,真的非你老哥不可。”

  “別說這么不吉利的話。”

  孫拜將急忙打斷:“趕緊去,干完我走。這種最后一次,僅有一次,非我不可……什么的,全都別說,你特么的也是當過兵的,不要給老子立flag……”

  秦方陽哈哈大笑,絲毫不以為忤。

  “上次就這么說的,結果老子差點死在這里。老子死在日月關還能賺個烈士名頭,死在這里算啥?”

  孫拜將翻個白眼。

  “少廢話,走了,今天的事情是真的簡單。”

  “我信了你的邪!”

  “擦,幫不幫?”

  “幫!”

  “那就趕緊走!就你怪話多,怎么當的兵?!”

  孫拜將直接將行囊放進了隨身的空間戒指內,道:“干完活,我就直接從那邊走吧,可不敢再回來了。”

  “走!”

  “走!”

  幾個人縱身而起,忽的一下子,齊齊上了云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