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六章 左大師被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圍觀眾人心思活絡,有些男性頓時就眼冒精光。

  嗯,光看左大師剛才那小表情,肯定沒少收入,這姑娘估計現在就很有身家,雖然不是白富美,卻也是黑富丑……

  黑和丑都無所謂,我愛的是她的人,她的心,不是她的外貌……

  墨玄衣道:“我所求者乃是父母身在何處,而非前程,我彼時如何與我尋親又有何關系?”

  “怎么會沒有關系,關系很大呢。”

  “如姑娘這般鳳屬命格,或者從小多劫多難,或者步步荊棘,命途坎坷,或者飄蕩關山,骨肉分離……這些都是鳳命必有的磨礪,至少也有其一隨身。”

  左小多安然道:“而你自幼失孤,便是從小劫難,飄蕩關山。”

  “然而鳳屬命格之人出生,除了自身運道之外,還有天地之勢加成,天人氣運合數,才能成此命格;或者出生之地,有龐然氣運存在,或者父母祖宅之地,有鳳凰氣運加持。”

  墨玄衣立即抓住了重點:“父母祖宅之地有鳳凰氣運加持?大師的意思是……”

  “姑娘明慧。”

  左小多垂著眼簾,道:“我看姑娘……面有北斗星照,喜氣盈然;慈宮發亮,日月角明;若是貧僧估算無錯的話……姑娘所尋之人,此際就在這百里方圓之內!”

  “百里方圓之內!?”

  墨玄衣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

  那豈不是說,自己父母此刻就身在這鳳凰城之中?

  “請大師能不能……說得更明白些?”

  墨玄衣也已經聽出來,這位左大師所說的前面一句話‘北斗星照,喜氣盈然’之中的‘北斗星照’,隱隱有幾分莫名的意味。

  但她現在卻已經顧不得那么許多了,她只感覺心跳如鼓,幾乎從嘴里蹦出來。

  “姑娘莫急,我已言明姑娘乃是鳳命,而此地鳳凰城,有鳳脈存在,正是孕育鳳命的絕佳之地……再佐以姑娘之面相,主親人近在咫尺……所以我才說姑娘欲尋之人,就在這方圓百里之內,或也可直接說,現在就在此城之中!”

  左小多道:“這一節,絕無差錯。”

  墨玄衣深深吸了一口氣,深深彎腰行禮:“請大師,還指一個方向。”

  旁邊一人好奇道:“你只需要去打個廣告,就能找到了,左大師面相神準,言出必中,他說你家人在左近,那就錯不了,給個方向也只是大致方向,真未必有打廣告來得快……”

  墨玄衣嘴唇顫抖了一下,低聲道:“我……我……我想要自己找……”

  說話間,眼淚已經撲簌簌的掉了下來。

  我還不知道打廣告可能更快捷?

  但我的問題是……不能那么干啊!

  這該死的巫盟身份。

  左小多沉吟了一下,道:“罷罷罷,女施主誠心一片,矢志不渝,貧道心里也是不落忍,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來來來,你寫個字。”

  說著遞過去一張白紙,一支筆。

  旁邊好幾個人則是面現懵逼之色。

  你剛才自稱‘貧僧’;現在又自稱‘貧道’,那么請問,您到底是佛門還是道門?

  “寫個字?”

  “不錯,本座乃是鬼谷子嫡傳,最擅看相測字,你可以依著你心中所想,隨意寫下一個字,我藉此來為你指明方向。”

  左小多一臉的和煦春風。

  鬼谷子嫡傳?!

  不到三分鐘的功夫,您老換了三個門派!

  若不是您算得準,我們還真的不敢相信……

  嗯,鬼谷子是什么鬼,是算道大家傳承,好像沒聽過呢,不過聽起來很是高大上,嗯,原來左大師師出名門哪!

  墨玄衣含著淚,提起筆來,端端正正的寫了一個字。

  “恩!”

  左小多拿起這張紙,彈了彈;輕聲道:“我送姑娘幾句話……”

  “請講。”

  墨玄衣很是虔誠的道。

  “恩起心頭緣有因;養兒育女大天倫;一朝離散隔山海,且向心頭尋祖根;紫氣東來天地恩,萬物滋生秉天心;三十年來稚子念,且往東城墻下尋。”

  左小多悠悠嘆息:“去吧,去吧;你的父母,在等你。”

  墨玄衣一字一字將這八句讖言牢牢的記在心里,又拿過這張白紙,將八句話默寫在上面,哀求的問道:“大師再看看,可有錯字?”

  “無。”

  “多謝大師!”

  墨玄衣深深行禮,就要轉身走去。

  左小多道:“姑娘且慢。”

  “大師還有何吩咐?”墨玄衣停步轉身。

  “我送姑娘幾句話。也算是……一番忠告。”左小多目光灼灼。520

  “請大師賜教。”墨玄衣很是尊敬。

  左小多沉吟一下,緩緩道:

  “一山一水一方人,恩怨交纏假亦真;須在心頭存善念,莫拋天地孕育心;水有源,樹有根;走正路,莫虧心;莫為邪魅手中劍,愿君長做故鄉人!”

  左小多嘆息:“你去吧。好自為之。”

  “多謝大師,我會記住的!”

  墨玄衣深深行禮,退出人群,往東而去。

  在場所有人倍覺云里霧里,盡都感覺咱們這位左大師,貌似的更仙了,更加的高深莫測了。

  “接下來到誰了?”

  左大師道貌岸然問道。

  一個中年人跳了出來,道:“我,我,可算是輪到我了,我都排三天隊了!”

  “那就是你。”左小多都忍不住笑了。

  中年人喜笑顏開,一邊往前走,一邊道:“左大師,我想要問……”

  便在這時候,突然空中一聲響亮。

  “咻!”

  一道劍光,如同九天雷電一般悍然落下,一陣颶風隨之而來,疾卷殘云!

  即便目光最銳利的人,也就看到似乎有一道黑影閃了閃而已。

  跟著,眾人震驚的發現,面前的左大師,不見了,不過眨眼光景,整個人,沒了!

  與此同時,學校里面一聲大吼:“賊子敢爾!”

  一道劍光霹靂一般急疾沖上天空,疾馳而去!

  驚變突來,左小多只感覺眼前一黑,便即失去了所有意識,及至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一個很是荒涼破敗的房間里,大抵是某處廢棄已久的破房子。

  試著運轉功法,發現自己竟未受制。

  左小多不喜反憂,心頭不禁一沉。

  這不啻證明了,對方完全不在乎自己這點修為,封不封的沒有區別啊……

  更意味著,對方要滅殺自己,不過反掌彈指,輕而易舉!

  “左大師,您醒了?”

  一個很是有些溫柔敦厚的聲音響起。

  左小多循聲一看,只見一個矮胖子中年人,滿臉盡是和善的笑意。

  “你好啊。”

  左小多在稍稍震驚之后,立即就冷靜了下來,臉上露出來天真無邪的笑容,道:“這位大叔,你好啊,您把我叫到這里,肯定是有要緊事吧?”

  矮胖子呵呵一笑,隨即整個身子發出一陣類似骨骼細磨的脆響,慢慢恢復了本來模樣,卻是一位看來風度翩翩雅量高致的中年人,除了眼神稍稍略顯猥瑣,端的是中年美男子一位。

  “左大師果然非同一般,片刻間便恢復了淡定。”

  中年人笑道:“我縱橫一生,見過的少年天才無數,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笑得這么甜,這么真摯,卻真的就僅有您一人而已。”

  左小多笑了笑道:“這位大叔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一看就是好人,我又怎么會害怕呢?”

  中年人嘿嘿一笑:“左大師,您在我面前裝天真是沒有任何意義。說句不客氣的話,你這有點班門弄斧了,裝模作樣正是我的老本行。”

  左小多仍舊一派天真的說道:“裝不裝是我的事啊,現在是你有求于我,我無論裝成什么樣子,你不但要受著,還得配合,幸虧您是裝模作樣的大行家,一定能配合得到位,我原本還擔心您的演技來著!”

  用一種天真的口氣,用一種天真的面容,說出這句話來,那反差可真不是一般的巨大。

  即便以中年人慣經風浪,盡顯從容的一張臉,都不免為之僵硬了片刻。

  那中年人隨即便恢復了藹然,笑道:“左大師怎地就篤定我有求于你呢?”

  “我一醒來,除了身處異地之外,一切都很正常,更加沒有受到禁止。雖然從側面體現出你修為高深,并不怕我這點淺薄修為,但終究也是一份優待。”

  左小多淡淡的笑了笑,終于將那天真討巧的一面收了起來,不急不緩的說道:“你一開口就叫我左大師,而不是叫我左小多……更不啻說明,你將我擄來的原因,是想要借助我看相的能力,答疑解惑。”

  “既然如此,在我沒有解答你的疑惑之前,諸如某些不明白亦或看不透的地方,相信我便是安全的!”

  中年人越發驚訝,道:“左大師說的不錯。”

  “那么,你現在就是有求于我。縱使這改變不了我是你階下囚的事實,但在一定程度上……你是不敢得罪我的。”左小多很是篤定的說道。

  說著說著,自己居然慢慢放松下來。

  “嗯?……這么說來,確實也有道理的,左大師有此王牌在手,確實可以老神在在……”

  中年人目光閃爍。

  這小子,意外的有些難對付啊。

  我說上面這兩首我本想寫兩首,結果卻一口氣寫了十幾首你們肯定不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