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二章 最后一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可我終究是小覷了觸怒天威的反噬,在我道出個中原委之余,天道反噬降臨,非但一股腦的抽取了我一半壽元出去,更將我的天命補元術直接廢掉,連帶道基也毀去了七八成!”

  洪瞎子悵悵嘆息:“從那時候,我就已經知道,我這次泄露的天機太大了,大大地觸怒了天道!”

  “而在二十多年前,我又分別為夢家與寧家看了風水局,這兩家的初衷本意都是想要接應鳳魂出世,然而鳳魂現世之刻,就是徹底清算我參與算計鳳魂一刻,我自然是不想看的,但一想到天道暴怒,天數反噬之威,讓我猶有余悸,卻也激起了我的逆反之心,當日道破鳳脈所在,我這一生軌跡便已經注定,注定悖逆。”

  “既然注定悖逆,我就想著若反其道而行之,沒準還能來個否極泰來,不意一看之后,兩眼俱瞎!”

  “但在我的指引之下,寧夢兩家風水局都已經成型,走上了引鳳滅風之路。”

  “可是最近,不知道什么人,非但窺破了我之布局,居然利用我所布下的風水局根基,順勢而作,逆死為生,將陣局所衷盡數逆轉!”

  洪瞎子癟著嘴,嘆息一聲:“這逆轉布局之人,心思之巧妙,自不待言,其布局格局之大,思慮之毒,布置之密,下手之狠……盡都是我平生僅見!”

  “我們都是布局人,我的局被他破了,而且破掉的還是逆反天道之局……這份反噬,我這個布局人,自然是首當其沖的……”

  洪瞎子嘆息:“這都是命啊!老左……這大抵就是所謂的,天意不可違!真的,天道布置好的東西,你將它改變了,說什么人定勝天……但是不管過多久,他終究還是能將之生生扭回原本的既定軌道上去。”

  “而扭轉的那些時間,那些經歷,那些氣數,都將化作反噬……”

  洪瞎子神情寥落:“就是這短短的七八天時間里,我能感覺到,我的生命,在被迅速地抽走!”

  瞎子兩眼內有渾濁的淚光閃現:“我現在都不敢睡覺了,老左……你能想象嘛……我睡一覺醒來,對我的生命來說,就是少了最少十年……”

  左長路聽得嘴角抽搐。

  左小多前些天與左小念在家里念念叨叨,逆天改命什么的,又是叫了穆嫣嫣等人幫忙,對于這些,左長路雖然只是知道一個大概,卻也是清楚個中因由的。

  想不到自己費盡千辛萬苦求了續命丹來,給這瞎子服下去,希圖可以增加此人百年壽元,結果自己兒子只用了七八天時間,將這瞎子好容易增加的壽元又全部抽走了,甚至抽取了更多!

  一時間,左長路忍不住也是心中浮現出來洪瞎子剛才說的那句話:天意不可違!

  難道,這天意真的不可違??

  不管如何努力,總會有其他的意外,將盤算周全的事情再度打亂,將無數努力盡數抹殺,讓所有事情,重新回到原本的既定軌道上去?

  “你……現在怎樣?”左長路都感覺自己不會說話了。

  “現在……”

  洪瞎子苦笑一聲,道:“我之壽元這次是真的所剩無幾……而且這一次反噬之狠,從所未見,我今生今世成為望氣士,來鳳凰城看這一局風水,肯定……是我這一生之中最錯誤的一件事了!更是最倒霉的一件事!天道好輪回,今朝輪到我,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

  “……這鳳凰城的風水局,本為順天而行,應命而立,卻被我強行改成逆天之格;之后又被別人扭轉過來……這其中的因果,光憑我本人已經承受不盡了!”

  “本人承受不盡,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這份因果將會要著落在我的輪回之上……”

  洪瞎子跌足長嘆:“我將生生世世都要承受這份反噬,且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終結……起碼也要背負到……這個天道之局成型之后許久……”

  左長路聞言不禁眼睛一亮:“這……怎么說?”

  “更具體的我也不知。唯一可以確定的,這次牽引元魂承受反噬,圈進真靈鏈接因果,乃是注定之局,無法趨避免除……”

  洪瞎子欲哭無淚:“我雖然不知道,我的來生會是個什么?但我此刻卻已經可以斷言,來生要為今世還債……直到還完為止……”

  “你說這叫什么事……”

  左長路不解道:“那你來見我兒子干什么?”

  洪瞎子抓住左長路的手,輕聲道:“左兄,你今生今世,對我幫助太大,照顧我良多,若是沒有你那日的裨益靈茶,補我許多壽元,我此際合該早已死了多時……而我洪瞎子,卻一直是沒有任何回報,只是一句兄弟之間感情,我哪里有那么厚的臉皮?”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為你后人望望氣,以我神魂為引,為他觀視一次未來。這也是我這一世人能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若是……讓我帶著如此眾多的虧欠死去,我洪瞎子,死不瞑目啊!”

  左長路輕輕嘆息。

  在這一刻,他的腦子里閃過了千百個念頭,突然間心中一橫,做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瞎子,你還有多久?”

  “不長了。”

  洪瞎子悲涼的說道:“我洪瞎子孑然一身,意欲欺天盜世,遭天數反噬,理所該然,殊無怨言,卻也沒有什么牽掛,唯一的牽掛,可能就是老左你這……你這一位兄弟了。”

  “孑然一身……孑然一身……”

  左長路喃喃的念叨。

  隨即道:“你在這喝口茶,養養神,我這就打電話讓那小家伙來。讓洪兄你完成最后的心愿,走的了然!”

  他一把抓住洪瞎子的手:“兄弟,你我一生為友,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你一定要記住……我只是因為,你姓洪,是洪瞎子,而你,也只是因為我姓左……意氣相投,更無其他。”

  “意氣相投!”

  洪瞎子泣不成聲:“謝……謝謝……”

  左長路拿出電話,給左小多打了過去。、

  左小多這會正準備進入重力室,接到電話可是嚇了一跳,要說左媽左小念給他打電話,那是家常便飯,可左爸給他打電話,卻是極之罕有的,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大事,十萬火急的趕過來了。

  一共也沒花幾分鐘時間,已經一腳踏進了左長路的星魂石店。

  “爸,怎么這么急的找我來?”

  左小多還以為什么大事,結果過來一看,眼見著左長路正好整以暇的與洪瞎子坐在一起喝茶,悠閑得很,不由得陣陣詫異。

  這是咋了?

  “這位,是你洪伯伯,按說你之前曾經跟你洪伯伯照過一面,但前次匆匆,沒來得及給你正式介紹,這次補上。”

  左長路嚴肅道:“你洪伯伯乃是鳳凰城第一望氣士,同時也是中原地區首屈一指的望氣士,叫你來,是你洪伯伯想要給你看看氣數。”

  “哦。”

  左小多不知所以,急忙躬身行禮:“洪伯伯您好。”

  “好,好。”洪瞎子慈祥的笑著:“你叫左小多啊?好孩子。”

  “孩子,過來,坐在這里不要動。”洪瞎子將自己面前三尺擺了一個小板凳。

  “好。”

  洪瞎子這會將兩只已經瞎掉的眼睛全然的閉上了,整個人如同一截朽木,全然沒有任何的生命氣息可言。

  但就在左小多幾乎坐不住的時候,洪瞎子滿是皺紋的臉上,突然自額頭位置閃爍起一股青色的光芒,片刻之后,青光在額頭上形成了一個類似于眼睛一樣的虛幻物事。

  目測所及,更像是由一團霧氣構成了一顆眼睛。

  洪瞎子的聲音,微弱的響起:“老左,這是我的真靈望氣術之中,從來沒有開啟過,也從來沒有用過一次的最后一步。”

  “真魂望氣術!”

  “所有修煉真靈望氣術的望氣士,一生之中,就只有一次施展的機會。接下來,我所說的每一句話,你都要記住!”

  左長路神情慎重起來。

  那一團由霧氣形成的朦朧眼睛,驀然睜開,向著左小多的臉上,頭上看過去。

  甫一照看之瞬,洪瞎子的臉上盡是震驚詫異之色。

  在他虛幻的眼睛里,分明是看到了,一股青氣,一股紫氣,相互纏繞,直直的沖向九重天闕!

  “龍隱鳳騰一隅中,一夜風云共飛騰;翻手挽起千魂泣,落足踏出白骨峰;覓道紅塵本無主,一朝鳳鳴中原紅;滔天血浪連阡陌,幽魂萬里天地驚;左道魔心風云路,且飲碧血向長空;掃盡前路無余子,錘罷中原錘關東;方陽紫魄沖霄日,雙目殺伐沖上京;至剛至柔交錯處,至情至性蒼天風;不信人間陰陽路,冷眼紅塵破北冥;一念常在心常駐,兩情相依九霄中;平生不信天有主,錘出日月向東明;滔天血浪一手起,遍地白骨一腳空,此生無盡……”

  洪瞎子臉色越來越顯慎重,驚訝,震驚,但是他口中說出來的每一個字,仍舊是清清楚楚平平淡淡。

  然而就在他說到這一句‘此生無盡……’的時候,突然間喉嚨里咯咯作響,兩眼怒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