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六章 左輔星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日常犯賤完畢,一溜煙的跑出去校門口擺攤賺錢去了。

  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就看了十七八個,凈收入,六十萬!

  與早晨的加起來,正好一百萬!

  不得不說,廣告效應實在是太好了!

  而這個世界上,對自己現狀不滿意,對命運不甘心的,或者是有錢沒處花想買個安心的人,實在太多了……

  “等到下午放學的時候還有一個小時,有緣繼續。”

  左小多兩袖金風的回到重力室,卻在門口被胡若云攔住了。

  “左小多,我要問你一件事。”

  胡若云不由分說地將左小多帶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你跟我說實話,為什么不吃白冰冰給你帶的飯?”

  開門見山,胡若云篤信左小多不會騙自己。

  左小多嘿嘿一笑:“胡老師,我可是一個專一的好男人,我已經有老婆了……我對我老婆的愛惟天可表,天崩地裂海枯石爛……怎么可能吃別的女人給我帶的飯呢。”

  胡若云皺眉:“你少跟我嬉皮笑臉胡說八道,我要聽的是實話!”

  “這就是實話啊!”

  “不說你就走吧。”胡若云傷心的道:“小多啊,你現在能修煉了,能跳級了,已經是武師頂峰了……”

  左小多頓時慌了:“胡老師……”

  “你走吧……”

  “我說實話,我說實話還不行么!”

  “不行了,我現在沒興趣聽了……”

  左小多沖過去,抱著胡若云的胳膊撒嬌:“胡老師,倫家真滴只是隨口說說啦……”

  胡若云斜眼。

  “我坦白,我全坦白。”

  左小多有些不好意思的撓著頭,隨即臉色就鄭重起來:“一開始吧,我感覺白冰冰這人吧,挺好的,性格也不錯,敢愛敢恨。但是,自從她開始給我送早餐,我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危機降臨。于是我就給她看了個相。”

  “看了個相?”

  胡若云神情凝重起來,頓了一頓才道:“那你看出了什么?”

  “我看出了不少……最近白冰冰家庭困擾,遭遇不可抗力的干涉,霉氣籠罩,兇煞臨身,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對我,或者是她的行動,現在突然充滿了濃濃的惡意。”

  左小多扭曲了臉,道:“基于這個理由,我還怎么敢吃她送的東西呢。”

  “直覺?”

  “不是直覺。”

  左小多道:“我是真的知道,她送給我的吃的,里面有對我不好的東西,我又為何要吃呢?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么?為了照顧一個對我有惡意之人的心情?那不就傻了么?”

  胡若云輕輕嘆了口氣。

  “明白了,但你為何不說明呢?”胡若云有些疲倦。

  “最近事情太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有就是……我基本可以肯定,白冰冰不是出于本心的想害我。她……”

  左小多停頓了一下,才鄭重道:“應該是被迫的。”

  “被迫的?”

  “是的,我在她的身后,還看到濃濃的黑暗。若是我一意追究這件事的真相,多半是真相反而會被湮沒,她全家都會在旦夕不存……”

  左小多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胡老師,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注意到的這件事,或許是我有些心軟。但是我感覺,左右我也沒有損傷,沒必要害人家全家死吧,那真的有點過了。當然了……我的另一個目的是想看看他們這一計不成,換成另一個策略的時候,能不能將那條幕后大魚吊出來看看,究竟是誰。”

  “是不是還有第三個原因啊?”

  “有啊。”

  左小多道:“第三就是……我害怕直接挑明后,我沒能力吃得下那條幕后大魚,將一切搞到明面上來,我會更加的扛不住。”

  “本來這件事,要是秦老師沒有受傷的話,我會去找他商量的,但是現在,咱們二中滿員傷兵,重將盡去……這個時候再妄動就找死了。”

  胡若云徹底明白了。

  “明白了。那你去吧。”

  胡若云道:“既然你一切都心里有數,我就不再贅言提醒你了。”

  左小多充滿了感激的道:“謝謝您,胡老師,感謝您的關心。”

  胡若云愣了一下,笑道:“你這孩子。”

  左小多輕聲道:“您的這番心意,真的,值得我終生銘記。”

  他上前一步,輕輕抱住胡若云,全心全意道:“謝謝您。”

  松開胡若云,左小多轉身而去。

  看著辦公室的門輕輕關上,

  胡若云眼圈微紅,含著淚,笑了,那是發自心底欣慰的笑。

  雖然胡若云不想讓左小多知道太多,只想要自己默默的關注這個孩子,但是很顯然,左小多所有一切都懂,都知道,都清楚,都明白,了然心中。

  若不是長久的用心關注,若不是細心到了極點的關注一點一滴,怎么會發現這種事情?

  五年的留級,長久的關注,這一份牢不可破的師生情,讓左小多已經成為了胡若云心上的孩子。

  時刻掛念。

  就像是一位慈母,在默默的關心,關注著自己孩子的一切。

  正如左小多自己說的:這番心意,值得左小多終生銘記!

  下午的重力室中。

  左小多訓練得更加刻苦,更加的玩命!

  但即便是辛苦如斯,心底卻始終是暖融融的。

  這個人世間,有那么多,美好的,溫暖的,值得銘記,值得守護,值得珍視,即便是拼了命也要去保護的東西!

  我很幸福!

  幸福的我想要犯賤了……

  一直到了下午,臨近四五點的時候,那種即將突破的感覺,才又再一次的如潮水般涌動!而且這一次,乃是一種完全控制不住,抑制不了的感覺。

  至少在左小多的感覺中,自己丹田的已經容納不下了!

  盡管左小多還在做著萬一的嘗試,最大限度的收攏所有真氣,但一浪接著一浪,一浪高過一浪的真氣涌動不斷的沖過來!

  或者用一種比方來說就是:喝多了,喝到了控制不住想要吐的地步;即便當事人還很清醒,知道加明白的不想吐,于是那啥到了嘴里又勉力咽回去,但下一波更猛烈地感覺又來了,繼續往外沖……

  咳咳,喝醉過的都知道,沒喝醉過的盡量不要嘗試,那感覺,真心的不好受……

  單純只是遏制這種沖關突破,左小多生生的遏制了四十分鐘,這才將這股浪潮遏制了下去,然而那種躁動的感覺,還是存在的;似乎只要稍稍動用一下真元,就會再度掀起來滔天海嘯!

  此際體內的真元氣,充盈滿溢了整個丹田,更遍布了從丹田一直到沖關的路上,就只留下了關隘之前的那么一小段而已。

  或者應該說,這會丹田的滿盈程度已經去到了極致,這股力量,注定回不去了,因為,真的沒地方了!

  之所以確定這點的主因,乃是左小多動用了天人之相的清涼之力,雖然借勢壓抑住了,卻也因此明了了自身當前的狀況!

  “可我明明還沒有超過念念貓當年的記錄啊,難道是我的天賦資質問題……”

  左小多神智都幾乎迷糊了,卻一直記著這件事。

  “我貌似才…壓抑了…十九次……”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他回家。

  而在他回家的這個時間點,星盾局那邊的調查終于得出了結果。

  “總局長,那兩個在總督府就一直跟著尚青云的人,嚴刑拷打之下,已經招供了。”

  那兩人在星盾總局所有高手發瘋一般的搜捕之下,早已經在上午就已經落入法網。

  “他們招供了什么,有什么重大情報么?”

  “尚青云,很大機會就是北斗九星之中左輔星!洞明星君之下,星主。”

  “洞明星君?星主?這個可以確定嗎?”

  “九成可以確定!”

  蔣文洲眉毛完全皺了起來:“一般來說,星君之下,就只設列一位星主的;協助星君處理相關的星盟事宜……那么這位左輔星主,又怎么會來到鳳凰城?而且一個蟄伏,就是數十年不動?”

  “他這么多年不動,到底在等待什么?左輔右弼……這乃是作為配合的存在;那么,尚青云在配合誰?”

  “按照常理來說,必然還有更重要的需要左輔來輔助,所以才會存在在這里。那么,他要輔助誰?”

  蔣文洲只感覺這個案子,越查越大,越差越復雜,越查越頭痛了起來。

  尤其是在確定了尚青云身份之后,他驚愕的發現,這其中隱藏的秘密,或許是連自己都無法完全看透的驚天迷局!

  而在尚青云身份被確人的那一刻。

  也就是在星盾總局的人匯報‘尚青云,應該是北斗九星之中左輔星!洞明星君之下,星主’這一句話的時候……

  剛剛回到家里,還在努力壓制的左小多突然感覺到天降洪福!

  嗯,其實就是接連兩滴清涼,從天而降,直入泥丸宮!

  這實在是天降橫財,接連兩滴清涼,一半歸入儲備,而另一半,則是盡數化作了清涼之意,悉數融入左小多的全身經脈之中!

  剎那間……渾身上下的經脈盡都受到了滋養,得到了再度擴寬,柔韌性也隨之憑空增加,而且還是增加差不多一倍!

  更令人驚喜的,還有已經臌脹到了極限的丹田,竟然再次擴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