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四章 烈火騰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這一夜的襲殺下來,光是安家費,沈玉書就得支付差不多兩億的數目了!

  可是秦方陽讓殺手們傳回來的話,讓沈玉書更加的憤怒和恐懼。

  “據說沈總手上也有血,只是不知道,是你手上的多,還是我手上的多?”

  就是這句話,讓沈玉書倍感恐懼!

  “不殺了秦方陽,今后豈不是要睡不安枕!”

  他完全感受到了秦方陽對自己的殺意,心中也不是沒有后悔。

  秦方陽作為兒子的老師,兩邊本來是一方的人,堪稱是天然的盟友!

  尤其是秦方陽為了自己兒子的安全,特意提醒,更不顧身份采取極端措施;就只是希望他不出去歷練,可說已經是仁至義盡。

  更不要說還有免責書。

  自己一意孤行,讓兒子出去了,這件事情說到底,根本就怪不得秦方陽——這一點,沈玉書心里清清楚楚!

  若是他能理智的處理這件事,此事固然沒有秦方陽的責任,但秦方陽心底的那份歉疚始終存在,兩人很大機會可以藉這件事成為朋友,能夠有秦方陽這樣的能者為友,足堪幸事!

  但他那會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唯一的念頭就只有:我兒子死了,你們平平安安的回來了!

  那我就要整你!我有的是錢!看我不整死你!

  我只是用錢砸,也能砸死你!

  就是這種這么多年在鳳凰城呼風喚雨大權獨握頤指氣使的傲氣,還有親生兒子慘死的悲痛瘋狂,讓沈玉書走出來這一步。

  而走到現在,已經無法回頭!

  “大雨停了!”

  “停了?停了好!”

  沈玉書一躍而起。

  “燒!燒山!將他給我逼出來!”

  “沈總,對于這樣的大高手,燒山用處恐怕不是很大。”

  “是啊,御空而去,大火沒什么用的。”

  “他已經連續戰斗了六個小時!見過御空手段?難道是鐵人?”沈玉書淡淡道:“能走,豈不早走了?”

  “他既然還留在這里,那不是他不想走,而是走不了。”

  “誰會這么傻一人面對一萬高手不退?”

  “這么剛的么?”

  其他人想想,咦,這有道理啊。

  于是乎足足數千輛大車,拉著燃油,將鳳尾山腳直接用燃油鋪滿了。

  一聲令下!

  沖天火起!

  “秦方陽,你就算會飛,我也要將你燒成焦炭!”沈玉書看著連綿數百里的沖天大火,心中快慰難言。

  “已經連續戰斗了八個小時!你秦方陽,難道是鐵打的?累也要累死你!”

  沈玉書喃喃自語:“死啊,秦方陽!你給我死啊啊啊啊……”

  大火沖天。

  大火燃燒伊始,山下的眾人愕然看到,在鳳尾山凸出來的一節懸崖上,秦方陽的身影凜然而現。

  腳下是沖天大火的秦方陽,仿佛是在火焰中漂浮!

  在眾目睽睽之下,秦方陽發出一聲震天長嘯:“沈玉書,明天,我還給你機會!”

  在火光之中。

  劍光空前暴漲,化作了一條滾筒也似的長龍,璀璨明亮,直直沖上高空。

  在雨后萬里無云的晴朗天空里,翱翔飛舞,然后……化作一道流星也似的光芒,劃過長空,從容而去。

  就如同彗星經天,拉著長長的尾巴,消失在目光難及的地方。

  沈玉書的臉色煞白!

  這時,幾個人黑著臉沖上來:“沈總,您給出的資料說秦方陽最多不過丹元境巔峰么?就算他隱藏了實力,至多也就是剛剛突破嬰變?嬰變初期已經是其極限修為了么?”

  “但現在這種情況,你怎么解釋?直飛千丈高空,御劍遨游太虛……這分明是嬰變巔峰的修為實力好不好?”

  “沈總,襲殺這等武道絕世大宗師,最起碼的要求,也是情報要準確些吧?”

  “沈玉書,你這根本就是在坑人!”

  面對如潮指責,沈玉書兩眼發直,臉色慘白。

  秦方陽在二中這么多年,從來沒真正展示過實力!在二中登記的資料,也是很模糊。

  而且秦方陽執教的,一直是武士班!而執教武士班,胎息修為就可以;甚至先天境界,就能勝任了。

  沈玉書已經按照最高估計,來估計秦方陽的修為了:有三成可能是丹元境,最壞的估計也就是這幾年剛剛突破嬰變期。七成可能,是丹元境,小宗師修為。

  這不僅僅是沈玉書的猜測,也是大多數人對秦方陽的認知。

  包括二中很多老師,都是這么認為。

  知道秦方陽真正實力的,也就那么幾個人。至于那次長街襲擊,牽扯巫盟,早已經封口。

  如今,秦方陽展現出這等實力,讓沈玉書和參與圍剿的人一個個都是感覺心中冰涼!

  一盆冰水罩頭而下。

  山上的大火,仍舊在噼噼啪啪熊熊燃燒,如此多的燃油,端的足以將鳳尾山都燒成灰燼!

  良久良久之后,沈玉書才狠狠地咬了咬牙。

  “明天,懸賞增加一倍!”

  所有因為懸賞而來的人一個個臉色死人一般難看。

  “去你媽的吧!就算增加十倍老子也不會去的!”

  “錢是好東西,可特么得有命享錢才有用。與一個嬰變巔峰,半步化云交手,那就是找死……幸虧老子沒有傻乎乎的沖上去。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是老子的忌日了。”

  “我也是,真特么懸啊。這沈玉書可算是把人坑死了……最后秦方陽御劍飛天那一幕,簡直讓我渾身冰涼,無限慶幸!這特么……簡直是將腦袋拴在褲腰帶上來逛了一圈,得虧是來得晚,否則……”

  “一夜之間,死了將近兩千人,兩千個實力至少也有先天頂峰級數的武修,甚至大半的胎息丹元,盡數喪命于一人之手,到了到了才知道,人家是嬰變巔峰,半步化云,那些殞命者會不會死而尤恨,死的太他么的冤枉了!”

  “這沈玉書腦殘吧?兒子的老師是這等絕世大宗師,不僅不去抱大腿,居然還將關系搞到這地步?想用十個億的懸賞獵殺嬰變巔峰?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

  “走走走了,回家睡覺,剛才的驚鴻一瞥,嚇得特么的老子腿都軟了。”

  “為了十萬塊的安家費,跟嬰變巔峰強者玩命,特么的,十萬塊夠干沈玉書特碼的啊?”

  “得得,不說了,你我沒死,就是大幸之事,走走走明天喝酒,我請!”

  “我請!別和我爭,老子一個丹元追殺化云強者居然沒死,這運氣沒的說,一定得我請!好好慶祝一下!”

  “別說,一般胎息也能飛天,但是。秦方陽一口氣沖起來的高度,千丈以上,直接御劍橫飛的距離……特么的我看著一口氣環繞四大城這幾千里路沒啥問題……可嚇死我了!”

  “誰說不是呢……”

  所有追殺秦方陽的殺手,一個個的全都泄了氣,一邊議論一邊走了,再沒有任何一個人對懸賞有興趣了。

  看著這些人一個個離去,沈玉書渾身冰涼,連眼神都開始變得絕望了起來。

  他所依仗的就只有自己的錢!

  如今,錢已經失去了吸引力,沈玉書也就再也想不到,還有什么辦法,能夠對付秦方陽了。

  呆呆的站了一會,卻自陰狠的道:“明天一早幫我約夢總!”

  鳳回頭。

  山上。

  何圓月在急切的看著南天。

  她在等著,天地交匯,雨后龍騰之刻!

  她的目光,是如此殷切,如此的期望。但是遠方,始終沒有任何動靜。

  圓月緩緩的從頭頂偏離。

  何圓月一會兒抬頭看看頭頂圓月,一會兒看看南天,眼看著圓月就要偏離中心點,心急如焚,喃喃道:“無龍哪有鳳?龍呢?不可能沒有啊!”

  “出來啊……”

  何圓月無力的呼喚。

  便在這個時候……

  在遙遠的彼方,突然間沖天火起。

  火勢頃刻之間就去到了難以遏制的程度,整片南天,都因而變成了紅色!

  而燃燒所造成的巨大熱量,迅速將地面剛剛落下的大雨化作了蒸汽,氤氳翻滾,而隨著熱浪的蒸騰,在數百里方圓地界,徐徐升空!

  如此大規模的氤氳升騰,不只是彼端的何圓月,左小多,穆嫣嫣左小念藍姐也皆把這一幕看在了眼內,收入眼底。

  那因為沖天大火而翻滾滔天熱浪,形成了彌漫天地的水蒸氣,在空中形成一處奇特的景觀;緩緩地向著整個鳳凰城全城,全范圍的彌散,擴展,席卷。

  而就在這個時候,鳳凰城中原本的水蒸氣,便如同被吸引一般,再度生出變化,在即將與那邊的熱浪蒸汽交匯的那一刻……

  驀然中途改道,一個大氣盤旋,挾裹著席卷而來的熱浪,急疾沖天而起!

  在鳳回頭這邊的山峰上看過去,那氣象分明就是一條巨大的火龍,縈繞著無盡紅光,突然間從沖天大火之中鉆了出來,更裹挾著大火所有的力量,徑自沖天飛起!

  這火龍有頭有腳,五爪凜然,渾身上下火光熊熊,金光燦燦,分明就是龍鱗宛然!

  搖頭擺尾之態,更如乍然擺脫了無盡的枷鎖,混合了數千萬年數億年的底蘊,一股腦的爆發,直沖九霄,有余未盡!

  綿延的火龍之軀,似乎無窮無盡一般,龍頭已經直上蒼穹,但是似乎還有龐大的身軀從地面不斷地鉆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