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三章 面相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大漢現在就只有一個感覺,有氣無力。

  一共一萬個,滿打滿算一千塊錢的活,浪費老子這么久時間!!!

  真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奇葩啊!

  這特么生意還沒做,威脅倒是嚇得老子屁滾尿流了。

  還有,你裝逼就說裝逼吧,還什么世界獨一無二……屁!

  你這是臉么?

  用的什么化妝品將臉皮保養的這么厚!

  老子看到的你這樣的公子哥,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留點定金吧。”

  “定金?!”左小多大怒:“就一千塊的東西居然還要定金?!多少?”

  “五百。”

  “呵呵呵,十塊。”

  又過了良久良久,大漢捏著五十塊錢定金,欲哭無淚。

  “你可要快點。我急用!這些暗器都是要用來殺敵,保護祖國保護人民的!”

  “我跟你說最多六天,必須要做完。”

  “你這桌上這四五十個,也都沒啥用了,我先拿著先頂著。留在你這也是白瞎了,除了我這么有眼光之外,那還有被人要?”

  “錢?你這人可有意思,我可是下了整整一萬件的訂單,送我這么點添頭怎么了?”

  左小多淳淳教育道:“做人不要太斤斤計較嘛!”

  “要大氣!”

  “行了你不用送了,你送這么遠干嘛?那兩枚?什么那兩枚?給錢?不是給你五十了?還要?什么素質你?”

  左小多志得意滿,心滿意足的離去。

  大漢蹲在門口,滿眼盡是目光呆滯。

  這一早晨的活兒干的……怎么感覺這么怪異,我怕不是中了邪見了鬼了吧?

  還是個吝嗇鬼!

  這會的二中仍舊處在全學校禁嚴的狀態之中,連學生們走路說話的音量都輕了許多。

  原本在二中門口這一條街上,好多原本生意很興隆的店鋪,更是直接關了門,老板們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畢竟這下子的動靜太大,風聲也太緊,二中這邊不知道啥時候就會發生修士之間的大戰!

  在這邊開店鋪的老板基本都是普通人,一旦開戰,光是余波就得死上一片,有鑒于此,自然而然的都躲了!

  接連三天下來,整個鳳凰城都為之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嗯,鳳凰城的現狀已經算不得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因為戰火已經侵染到這片凈土。

  戰斗的響動聲音,不時地響起。

  一會兒城東忽然傳來爆炸轟鳴,戰斗陡起;下一刻城西大火沖天而起,火勢滔天;市中心突然間大批大批的城衛軍高手飛來飛去。

  衛生處亦隨之焦頭爛額,原本干凈整潔的城市,不知道啥時候就會被染上一片血污,滿目盡是狼藉!

  到了這天的正午時分,驀然之間,所有人都清楚的聽到了,就在眾人的頭頂上,轟然一聲巨響,整個城市似乎都搖晃了一下。

  可是……天際明明是晴空萬里,哪里來的炸雷響動呢!?

  及至抬頭凝眸看去之刻時,所有人都為之驚駭。

  只見高空中,一道曼妙的身影,手持著寒光閃爍的兵器,正在與一個渾身縈繞黑霧的魔頭展開大戰,兩人在高空之上酣戰,轟轟震動不絕響起,那魔頭無數次想要沖下來,都被那仙女死死攔阻!

  戰事最后——

  那魔頭一聲長嘯之余,灑落一片血雨,隨即黑煙滾滾的往北而去,那手持長劍的曼妙仙子,不肯放手,急疾追了過去。

  而隨著那魔頭的遠去,天際終于重復清明!

  亦是在這一場大戰之余,鳳凰城突然又多了一個傳說——

  “我看到了仙女!”

  就這一戰,好多人拍了視頻,照片,網絡上一時間熱鬧至極。

  但這番至極的熱鬧氛圍就只持續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一個恍惚之間,原本極速登頂的各式仙子法相圖片全部消失不見,再現和諧社會。

  那些個花邊新聞,諸多大新聞大標題,重新占據眼球。

  “影視歌三棲超紅巨星孤落雁,正全國巡演,義演;所有收入,將全部捐助日月關,幫助將士抵抗巫盟!第一站、第四站……第六站,安泰城!”

  安泰城!

  鳳凰城所有人都驚了,安泰城居然是孤落雁全國巡演的第六站!

  這簡直是令人無法置信的勁爆消息。

  要知道鳳凰城距離安泰城,可是就只有幾百里路,而且這段路上全無風險可言,安全得很!

  迅速認知到這一點之后,所有的鳳凰城雁粉一下子……瘋了。

  孤落雁。

  當前炎武帝國最紅的女星;六年前甫一出道,就以一首‘天上下了血’強勢爆紅,那女性中性磁力嗓子,唱盡了星魂大陸所有武者的犧牲與豪邁。

  據說現任炎武帝國財政部長,當年正任職日月關征戰南軍第一元帥的南正乾稱贊這首歌為,鐵血柔情。

  并當場下令,全軍將士,集體轉身,向遠在家鄉的妻子敬禮!

  “你走的那天,天空下了雪;你說心中是家,你說背后是國……”

  “你戰在長原,你戰在荒漠,你應記得,你累時就回眸,回眸處是我……”

  “我聽說,你咆哮日月,你挺身烈火,你身邊有袍澤,你身后有我……”

  “你回來那天,天空下了血;照片上安靜的笑,是我的青春在定格……”

  “你永遠在笑著,笑著對我說,你保護了家,你保護了國……”

  “但我心中默默對你說,你保護了一切,卻不會再保護我……”

  “你走的那天,天上下了雪;你回來的那天,天上下了血……”

  就是這首歌;字字句句盡都唱出了武者與軍人的豪邁與犧牲,更唱出了無盡的女兒繾綣柔情。

  據說,這首歌是根據真實的故事創作的歌曲。

  從此后,鐵血柔情四個字,牢牢的戴在了孤落雁的頭上。

  接下來的六年時間里,孤落雁創作了許多軍武歌曲,謳歌武者,謳歌戰士,甚至親自去往日月關多次,在那邊義演,深受將士們的喜歡。

  孤落雁在炎武帝國的名聲已是響亮,在軍中的聲名更是赫赫,將士們盡皆親切的稱她為:我們的小妹子!

  而近期的這一次全國巡演,可說令到無數雁粉每一個的嗓子都喊啞了!

  只是這一切與左小多沒有任何關系,對于左小多來說,就算孤落雁再紅,也不如自己家的念念貓。

  他這幾天,仍舊在學校刻苦修煉,除了天天例行承受秦方陽的暴打之外,還要被龍雨生,萬里秀,余莫言,李長明,李成龍等五人的聯手圍攻!

  其間有閑暇,就拉著李成龍聊天;小胖子現在最大的感覺就是,左老大對自己越來越友好了!

  吝嗇如左老大者,那天居然給自己買了一根棒棒糖!

  這可是破天荒的慷慨啊,這輩子不知道還能不能得到這樣的殊榮?

  以至于小胖子差點就感動得哭了。

  這幾天里,左小多修煉間隙,強勢自薦,給龍雨生等人都看了一個相。

  每人收款二百元。

  這一輪看相,可是直接就把之前暗器的付出給彌補回來,令到心中不至于流血一般的疼痛了。

  而給五個人看相的另一項收益,則是五人合起來恰好半滴氣運點入賬。

  說實話,這個結果讓左小多頗為不滿;這五個人真真是太沒用了。

  不知道只有扶危濟困,指點迷津,脫離災劫,才能讓本相師獲得更多的氣運反饋么。

  不過左小多堅持要給這五人看相,本意固然更多的是為了氣運點,卻也不乏一番好意。

  之前左小多就大略的給五人看過相,只是沒有收過相資,不算真正的看相。

  之前看的結果只這樣的:

  龍雨生:少年得志,有沖天之勢,眉心有斷紋,主展翅之際,中年夭亡。

  萬里秀:少年得志,鳳鳴之相,眉心有斷紋,主展翅之際,中年夭亡。

  余莫言:少年夭亡。

  李長明:少年有運,中年忐忑,山根中年斷,晚景凄涼。

  李成龍:畢生碌碌,桃李天下。

  這就是左小多對這五個人的原本命格認知,是故此次堅持為五人看相,乃是存下了指點迷津,讓五人能夠擺脫既定的困境,逢兇化吉的。

  順便,賺五個人的氣運點,豈不是盆滿缽滿?

  但今天正式一看,左小多赫然發現,五個人的面相,居然全都改變了,與之前所見大相徑庭!

  這讓左小多大呼虧本,簡直不可思議。

  龍雨生:少年得志,一飛沖天,乘勢而起,直上云霄;眉心有星聚,光芒漸攏,五方運來,八荒待合,命中遇貴人,借勢沖霄。

  萬里秀:少年得志,龍吟風鳴,展翅四方,高入云霄。山根有續,眉心添星;鳳宮有底,光芒漸攏;五方運來,八荒待合,命中遇貴人,借勢沖霄!

  余莫言:少年得志,……命中遇貴人,借勢沖霄!

  李長明:少年有運,一飛沖天……命中遇貴人,借勢沖霄!

  李成龍:少年得志,展翅沖天……五方有運,八面進福;命中遇貴人,借勢沖霄!

  “嘶……”

  看罷五人現如今的面相,左小多不由得倒抽冷氣。

  這幾個混蛋的命這么好呢?

  而且,這也太出奇了,怎么判詞全都是命中遇貴人,借勢沖霄呢?!

  雷同得有點假了吧?!

  再一聯想這五人的共同點——難不成是因為……同窗之故?!

  左小多一念及此,趕緊借尿遁去廁所照鏡子看自己的面相,我也是這幾個貨的同窗學友,我也會命中遇貴人,借勢沖霄吧!

<今天九更吧,目前訂閱不是很理想,請大家來助一臂之力。訂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