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九章 一人修煉,全班吃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再見之日,永別之時!”

  秦方陽一這樣想,不由心如油煎,難以自已。

  昨日變端,在左小多眼中或者已經是天大的事情,但對人生閱歷豐厚如秦方陽,其實并不算什么。

  但就這么一點小事,卻令到他受了傷,之后又牽扯出來巫盟破軍這樣的大事;牽連程度如此之廣,登時讓秦方陽感覺到,這里將不再安寧。

  而隨之而起的,隨著自己的受傷,再次涌現起了當年受襲,呂芊芊舍命相護的時候,那種即將永遠失去的恐懼感。

  這才是秦方陽最恐懼的。

  所以他幾乎是急不可待的找左小多來看。

  對于秦方陽而言,左小多已經是現在僅有的一線希望,救命稻草!

  現在,左小多看完了,說得雖然有些玄乎,但與自己想象中完全沒有目標的情況大不一樣!

  希望不但有了,更幾乎已經指明了方向。

  但秦方陽自己,卻又突然不敢尋找了。

  因為他自己很明白的知道,左小多那句話是真的!

  “強續這一段緣,只會錯上加錯,找到之日,便是入土之時!”

  芊芊為何要離開自己?

  因為芊芊曾經是武者,很清楚自身的狀況;武者的壽元有多長;以秦方陽的天資論,最少最少千年歲月是一定有的!

  而她自己失去了繼續修煉的可能之后,縱使因為曾經修煉,體質比普通人更強,但壽元最多也就一百來年。

  不管自己年輕的時候如何的國色天香,之后又如何保養,但是自己的美貌真正能保持的,最多十幾二十年而已!

  更加可以肯定的是,當自己到了老得雞皮鶴發爬都爬不動甚至大小便都失禁的時候,只要秦方陽愿意,還將是原本的二三十歲模樣!

  更殘酷一些說,哪怕是自己死了幾百年之后,秦方陽依舊不會老!

  當一起慢慢老去,一起白頭都成了奢望……

  有哪個女人能承受得了這樣的現實!

  “我已桑田滄海,君仍舊是翩翩少年!”

  這對于芊芊來說,無疑比死還痛苦。

  “此心如明月,夜夜照君行。”

  秦方陽負手看著窗外,喃喃的說道:“可是明月,又在何方呢?”

  他的聲音很是嘶啞,甚至還帶著些許的顫抖。

  左小多在一邊聽著,心底可說是完全能感受到,秦方陽此際一顆心被撕裂了一般的痛楚。

  那是正在滴血的,一直沒有愈合的傷口。

  左小多這次是真的乖巧的悄然坐在一邊,不敢有半點打攪。

  只感覺當前氣氛,如同沾染了粘稠一般的難受。

  良久良久之后,秦方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喃喃道:“這么說,你就在這里……”

  聲音低低細細,腦子里便如是放電影一般,無數的人影從腦海中白駒過隙一般的疾掠而過。

  秦方陽悵悵嘆息。

  “老師?您沒事吧?”

  左小多在一邊憋壞了,終于忍不住脫口問道。

  “恩,沒事。”秦方陽苦澀的笑了笑,罕見的掏出煙點上了一根,只抽了一口,卻被煙嗆到了,自嘲一笑:“真的好久不抽了,居然嗆到了眼睛。”

  他揉了揉眼睛,道:“小多,以后不要輕易給人看相。”

  左小多不置可否的道:“哦。”

  心道,不看相,我哪來的氣運點啊……

  我可等著這玩意救命呢。

  但左小多現在卻也知道了,給秦方陽看的這一卦,白看了!

  因為,看樣子,秦方陽決定放棄追根究底。

  再過片刻,秦方陽的情緒慢慢的穩定下來,回復舊觀。

  轉過身,注目于左小多的臉,認真的,一字一字的問道:“小多,你告訴我,你這幾天一直在不斷地找一班的麻煩,沒完沒了的;真實的原因是什么,你是不是發現了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左小多猶豫了一下,斟酌道:“我一開始真的就只是想要揍他們一頓,您現在肯定也想明白了,我當時修為大進,其實是底氣十足才找上門去的,只不過在之后來干仗的時候,意外發現這整整一個班的人集體霉運沖天,黑光罩頂……當然會動一些心思。”

  秦方陽點點頭:“所以你才會一直鬧起來沒個完?如果不發生葛遠航他們道歉的事情,讓我感覺到異常,你還會要揍下去?”

  左小多撓著腦袋,一臉憨厚的笑了:“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吧,起碼還要再堵門個三五七天,見一次揍一次的那種……大家始終是一個學校的同學,沒可能看到同學黑氣透頂,不想辦法梳理一二……”

  “霉運黑氣這個東西,說來玄乎,其實只要有個宣泄途徑,還是可以化解的,至少在我看來,我打了他們,他們倒了霉,受了傷,身心受創,黑氣就會消弭部分,而被修理得越狠,消散得黑氣也就相對越多,至于再之后,我發現葛遠航他們在流血之后,霉氣少了很多很多,還要在我預期之上……呵呵呵呵……”

  左小多一臉的做好事不留名的樣子,侃侃而談,大義凜然。

  很小部分是真,絕大部分胡謅。

  秦方陽的眉頭一陣陣跳動,有些無語:“所以說,如果沒有我們干涉,你就打算一直讓他們挨打倒霉流血?”

  左小多天真無邪的回話道:“老師,我這是在幫他們啊,效果相當的明顯啊!”

  “……”

  秦方陽現在有些替一班的學生慶幸了。

  幸虧自己發現的早,這件事爆發的也算是及時,否則這幫可憐的學生,還真不知道要被這左小多修理到什么時候。

  本以為胡若云完全能克制左小多,但現在看來,有這個線索在,恐怕胡若云也只有徒嘆奈何的份,頂多也就是治標不治本而已!

  “秦老師,如果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就回去上課?”

  “沒有別的事了,對了,記得告訴大家不要亂跑,全都留在教室修煉。”

  秦方陽的神思仍舊有幾分恍惚,頓了一頓才道;“校長到現在還沒來消息,應該還沒有跟那些個高層談妥,等等來了我再告訴你后續怎么行事。”

  “明白了。”

  左小多走了。

  一班的學生這會已經全員被控制了起來,五十個人,無一例外,盡數坐在教室里,等候發落;就他們而言,連修煉入定都不可以,只是一味的枯坐,教室里除了他們之外,就是幾個人看守的人。

  一應通訊工具,早就在第一時間沒收了。

換言之,這些人等同徹底的失去了與外界的聯系  左小多從門前走過,從敞開的門里看進去,只見一班上下每個人都是一臉的不知所措。

  不管如何的天才,但畢竟都是十幾歲的少年,遇到這樣的大事,慌亂無措乃是肯定的。

  這次左小多可沒有去堵門,而是夾著尾巴一溜煙的回到了九班。

  進門之后,發現這會的九班簡直比廟會還要熱鬧,大家都在熱烈討論這次事件。

  “左哥回來了!”李成龍大吼一聲。

  整個班一起喊了一聲:“左哥威武!一個人將一個班連同班主任整個都給端了,居然還捎帶了一位副校長,太霸氣了!”

  “汗……”左小多頭上的汗都下來了:“弟兄們,千萬別這么說,你左哥也就是看個相還行,但是這么大的事情,肩膀真扛不起來,你們可別害我。”

  “要是你們再喊幾嗓子,估計我都得進去。”

  “哈哈哈哈……”

  一群人簇擁著左小多回座位:“給咱們透露透露唄,秦老師找你說啥了?”

  “沒問題,臨別的時候,秦老師特意讓我轉告你們一段話。”左小多臉色沉重空前。

  大家都安靜下來。

  “太不像話了!”左小多一聲怒喝,似是在竭力模仿秦方陽的聲音語氣,居然還真有幾分惟妙惟肖的意思,大家閉上眼睛,幾乎都要以為是秦方陽站在了跟前說話。

  “你們這幫學生,是我帶過的最差一屆!整整一個班,被人家集體吊打!簡直就是恥辱!”

  “你看看你們,哪一個不是鼻青臉腫?哪一個平常不是騷話連篇?如今,你們都爛了,都被打爛了!我奉勸你們,將自己的心肺腸子,全都翻出來曬一曬,拾掇拾掇!”

  “想想吧,一班的五十個學生,被我左大哥打得滿地翻滾,這才幾個小時啊?忘啦?!那顆被左大哥踹的東倒西歪的老歪脖子槐樹,還站在教室后面,日日夜夜的盯著你們哪!”

  “我想了許久,就總結出來四個字送給你們!”

  左小多沉痛的說道:“干得漂亮!開始修煉!”

  “哇吼……”

  “左大哥,這不是八個字哎。”

  “這重要么?這是重點嗎?”

  “嘿嘿……左哥英明神武!”

  于是大家齊齊開始修煉。

  但這甫一修煉,全班同學有一個算一個,齊齊感覺到了不對勁兒!

  這……這怎么這么熱呢?

  尤其是距離左小多最近的龍雨生還有萬里秀,更感覺自己就好像坐在了熔爐里面修煉一般,才一運功,不過片刻就已經是大汗淋漓起來。

  咋回事兒?這是咋回事呢?!

  而始作俑者左小多自己此際也是頗為難受,跟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感到的不是熱,而是燥,那炎陽真經一個運行起來,下面某處相應異常,雄赳赳氣昂昂……

  左小多不動聲色的動了動大腿,將那家伙別住壓在下面,勉力壓制。

  我真是太刻苦了,這可是名副其實的枕戈待旦啊!

  龍雨生等人雖然熱得汗出如漿,卻沒有一個人舍得離開。

  原因無他……現在教室里的靈氣氛圍實在太濃郁了!

  隨著左小多開始運功為起始,本該化納天地靈氣融入己身,收歸己有的他,身上反而如同噴泉一般往外釋放大量靈氣。雖非肉眼不見,但卻在一瞬間,就將整個教室充滿!

  這卻是左小多之前在夢沉魚的療養艙里喝了太多太多的能量液,盡數轉化為其自身底蘊,如今,隨著炎陽真經的運行,將靈氣底蘊一股腦的逼發了出來。

  再過片刻光景,整個教室變得白霧彌漫,靈氣赫然濃郁到了肉眼可見的地步!

  而且還全都是最上等的靈氣!

  龍雨生等人哪里還顧得上熱不熱,一個個閉著眼睛,全身心的吸取修煉。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這般,有兩個人的狀況相對特殊一些。

  “呼嚕嚕……”李長明原本仍舊一如往常一般的在睡覺,突然被熱醒了,迷迷糊糊的睜眼一看:“我擦,我莫不是到了仙境?”

  急忙將家傳大夢心法催運到最極限,潛心修煉,以夢問道。

  而另一個比較特殊的則是小胖子李成龍,他只感覺充斥于教室中的特異熱能,以一種類似醍醐灌頂一般的方式進入到自己的經脈之中,一時間只感覺腦袋如同要炸一般,渾身經脈更是隨之脹痛起來。

  他強忍著持續吸收靈氣,勉力撐持一段時間之后,居然感覺到自己體內原本晦澀的靈氣漸漸變得靈動起來,浩浩蕩蕩的奔涌不息,向著武士屏障展開瘋狂的沖擊……

  這一節課,完全可以說是九班歷史上,質量效率成果最高的一堂課——左小多一個人滿足所有人的修煉需求!

  更是將所有人全都撐著了……

  …………

  <這章過度,重要的內容不多,所以字數多了盡快過度過去。

  實在吧?這么實在的我求推薦票咋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