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二章 少年子弟江湖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猜得不錯,就在十幾分鐘之前。

  劉劍聲等十個人渾身疲憊的回到了學校,一路疾行來到了秦老師的辦公室。

  “老秦。”

  劉劍聲的形象不是很好,那一臉的絡腮胡子直接燒沒了,臉上更見傷痕累累,他的那九個兄弟的狀況也都不怎么樣,個個渾身是傷,但這十個人的精神卻是分外的振奮,似乎半點也沒有因為遍體鱗傷,滿身疲憊而頹廢。

  他們之所以振奮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此行收獲很大,是大大超乎想象的那種大。

  “你們回來了?太好了!”

  秦方陽懸了好久的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

  “回來了,校長那都還沒去,就直接到你這來報平安了。”

  劉劍聲滿臉疲憊,道:“你那學生呢,請他過來聊聊唄!我們要好好感謝他一下。”

  “想要見他得等幾天了,他家里有點事,請假了。”

  秦方陽道:“這次收獲如何?”

  “這一次收獲不錯,估計能讓后勤那邊的幾個家伙忙上倆月。”劉劍聲哈哈大笑。

  “你們平安回來是好消息,收獲頗豐也是好消息,但我有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

  秦方陽臉色很是沉重:“這幾天里……舉凡去城外的冒險隊伍,無論是其他幾個學校的隊伍,還是私人幫派,幾大財團組建的團隊,以及許多私募小組織……”

  劉劍聲等十個人聞言登時神情一陣緊張:“怎么了?出了什么意外嗎?”

  “城南,城西,城東……前往這三個方向的隊伍,近乎全軍覆沒,罕有生還者……就現在已經傳回來的確認消息,已經有七百三十五名冒險者……確認遇難了!”

  “七百三十五!?”

  十個人被這個勁爆消息造蒙了,齊齊瞪大了眼睛,滿眼的不敢置信。

  整個鳳凰城出去尋寶的,一共才多少人?

  “那……王飛龍呢?他的飛龍隊的弟兄們呢??”劉劍聲的聲音轉為嘶啞,抱著萬一的指望問道。

  “我說的壞消息,就是王飛龍的飛龍隊。”

  秦方陽拍拍劉劍聲肩膀,沉痛的道:“節哀……他們的尸體,二十五個人已經全部找到了,所幸都死得很痛快,并沒有多受折磨。”

  聽罷此言,劉劍聲魁梧的身子搖晃了兩下,猛的低下了頭。

  但是兩滴眼淚仍舊奪眶而出,啪的一聲打落在地上。

  其余九兄弟,亦是不約而同的低下了腦袋。

  那天分別的時候,飛龍隊那些人哈哈大笑的聲音,似乎猶在耳邊回響。

  “大獅子,回來約酒!”

  “哦吼!”

  當時夕陽西下,殘陽如血。

  他們追逐著,笑鬧著,精力彌漫的走遠了……

  那日一別,竟是永訣!

  “到底……怎么回事?”劉劍聲無力的滑坐在椅子上。

  “暫時不知道具體詳情;根據已經掌握的情報判斷,應該出現了幾個高手,大肆獵殺冒險者,搶奪冒險者已經拿到手的星魂石。所有往東西南三面狩獵的冒險者,幾乎無有幸免,死傷慘重。”

  秦方陽道:“從昨天開始,鳳凰城城衛府方面已經派出了過千人的執法隊前往搜捕兇手。遺憾的是,迄今為止都并沒有發現對方的蹤跡,連一點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對方連續殺戮了兩天兩夜,現在,城南城西城東三方的大路,都已經設卡禁止通行。”

  “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

  劉劍聲憤怒的怒吼一聲,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秦方陽眼疾手快用自己的手墊住了:“稍安勿躁!”

  “據說很大機會是巫盟方面的潛伏人員下的手。”秦方陽臉色凝重到了極點,道:“有人提出來,感覺像是七殺。”

  “七殺!?”

  所有人一陣驚悚。

  “所以大家這次回來,短時間內就不要再出去了。校方決不會允許你們再出去的。”

  十個人齊齊陷入默然不語,之前收獲滿滿的好心情,早已蕩然無存。

  “我們在北面,其實也遭遇了截殺,但是關鍵時刻,一個白衣人出現,劍光一撒罩北庭,將那些人驚走了……”

  “巫盟方面的潛伏人手?他們搶這么多星魂石干什么,運得走么!”劉劍聲滿臉憤恨:“若是七殺,殺人就夠了吧。”

  秦方陽淡淡道:“只要有一些大空間的儲物設備,運送根本不是問題?”

  “老大,我們要為小胖報仇!”九個人咬牙切齒。

  絡腮胡子劉劍聲滿臉蒼涼:“報仇?……我也想啊,但以我們不過胎息層次的修為,現在的年紀;報仇……肯定是沒什么指望的。”

  他低下頭,輕聲道:“以后我們出任務,不管什么任務,十個人之中,一定要留下一個坐鎮。”

  “等下將收獲交了,咱們去將大龍他們家那邊,幫忙把后事辦一辦……對于沒有兄弟姐妹的那些個兄弟,家里老人無人照顧的,兄弟們多盡些心。留下孩子的……撫養教育方面,兄弟們莫要吝嗇。”

  “以后我們留下一人駐守,萬一其他九個發生了意外,剩下的這個,總能將這些兄弟們的身后事,老婆孩子父母……都照看一下。就從此,淡出吧。”

  劉劍聲滿臉蒼涼悲戚。

  “是,老大。”

  劉劍聲從懷中取出來一個包裹,放到桌上,輕輕推到秦方陽面前:“老秦,我們就不等小多先生了。我們要先去辦事情;這是咱們給他的謝禮,請你幫我們轉交一下。也幫我們轉告一下。”

  十個人整齊的站直身體:“活命之恩,永世不忘!”

  劉劍生對左小多的稱謂赫然變成了敬稱,顯見此次變故對他的影響之大。

  “我知道了。這是你們的心意,我就不矯情了,直接替他收下了。”

  秦方陽點點頭,隨即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

  “給死難的兄弟們的一點心意。幫我轉交一下。”

  “好。”

  劉劍聲十個人出去,站在明媚的陽光下,風景如畫的校園中,突然間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死里逃生啊!

  只可惜,大龍他們……再也回不來了。

  劉劍聲有無限的后悔。

  當時,為何就不能堅決一點,死死的拉著王大龍跟自己走呢?

  如果自己再堅決一點……

  最小的老幺抹了一把頭上的汗,喉嚨有些干澀。

  “老大……東、西、南……”

  其他幾個人都是臉上肌肉一陣陣的抽搐。

  眾人不約而同的聯想到,若不是那個學生的臨別一言,恐怕自己兄弟十個人現在……已經僵硬的躺在運尸車里了……

  劉劍聲抹了一把冷汗:“走,我們先去找校長,交收獲,然后我們去大龍那里。”

  “順便將小多先生這個看相的能力這件事,著重說一說。”

  “有這樣的大師在咱們學校,是二中的福氣,更是眾人的運道。”

  “是的。”

  “走!”

  左小多突然收到一滴清涼氣運點,瞬時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因果。

  一時間不禁生出一股子暴發戶的類似感覺。

  要知道他現在可足足有兩滴半的清涼氣運點,身價倍增啊!

  穆嫣嫣與左小念的突破事件可謂息息相關。

  原本左小多就想要為她看看吉兇,如何才好趨吉避兇,但只有一滴氣運點勢必得留著給左小念隨時應變,不能給穆老師用了。

  如今多了一滴,此際又正好是要與穆嫣嫣分別,一旦錯過,便是機會不在,去不再來。

  左小多把心一橫,凝神調動,兩眼聚焦向著穆嫣嫣臉上看去。

  瞬時,左小多清晰的感覺到那股清涼之意來到了眼睛位置。

  然后,一個模糊的意念浮現在自己意識之中。

  “穆嫣嫣,嬰變后期巔峰,大宗師修為;兩月后,在左小念突破之時,為保護左小念,力戰而死。”

  …………

  <還是得求推薦票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