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六章 各自一頓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念臉色煞白,本能的捂住屁股想撒嬌:“媽……”聲音又軟又糯又是楚楚可憐。

  “趴上去!”

  吳雨婷不為所動。臉色寒冷,眼神都不帶變化一下的。

  左小念眼圈一紅,卻不敢反抗,乖乖的趴在長凳上,哽咽道:“媽,您輕點……”

  “啪!”

  戒尺帶著風聲落了下來,落在挺翹的豐臀上。

  左小念一聲驚叫,咬住了牙,盡力壓下了身體的自我防御本能,以她臻至宗師層次的靈力修為,隨便一點點的反撲,就可能令到普通人身受重創.

  動念之間,尤覺不保險,徑自將一身靈力盡數散掉,如此委實不虞傷到吳雨婷,竹板再到肉,左小念可就與普通人無異的疼痛了。

  “啪啪啪……”

  吳雨婷不斷的揮動戒尺。

  左小多在一邊看得瑟瑟發抖,既有些心疼,還有些兔死狐悲,顫抖的道:“媽,差不多就行了……念念姐好痛的樣子……”

  左長路淡淡笑了笑:“還真是姐弟情深,令人動容,可惜你媽跟我今天卻是做定了惡人啊……”

  話音未落,他雙手各執住皮帶一頭,往中間一合,然后又一拉,頓時發出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

  左小多登時渾身一顫。

  左長路皮鞋一勾,將另一條長凳刷的一下子勾了過來,冷森森的眼睛注目在左小多身上。

  左小多沒有半點遲疑,連猶豫一秒都沒有,直接就趴了上去,還順勢翹起了屁股。

  擺出來一個標準的挨揍姿勢。

  下一刻。

  啪!啪啪……

  一連串的聲音,如同冰雹落下來一樣密集的響起。

  左小多殺豬一樣的慘叫響徹云霄。

  “你還會算命了!”

  “你還會看相了!”

  “你咋這么大本事!你居然還學會了騙人!”

  “騙錢!”

  “你武士了,你真是好了不起啊!”

  “……”

  良久良久之后。

  兩邊的啪啪聲都停下了。

  左小多在有氣無力的呻吟,左小念在低聲的啜泣。

  “知道哪兒錯了么?”這是吳雨婷的聲音在問左小念。

  “知道。”

  “為啥打你?”

  “我不應該逞強出任務……”

  “那是真知道了,以后還敢不?”

  “不敢了。”

  左小念慫的也很快。

  這真不怪吳雨婷生氣,一般武者突破丹元境,乃是一生中頭等大事,這個當口,天天溫養丹田還唯恐不足,絕對不會出去接任務,即便是日常切磋也會暫停!

  大宗門或者大院校,對于到了這個節骨眼階段的弟子,向來是要禁足的,嚴禁其外出,更不允許因為任何事情影響情緒,影響修為。

  一旦有任何閃失,有任何受傷,都可能從此斷絕了宗師之路!那是一生的影響!

  這個節骨眼,委實是最最關鍵!

  任何一點閃失,都是終生憾事。

  左小念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接任務,吳雨婷不氣瘋了才怪,而對于這一頓打,左小念自己也知道自作自受,怪不得別人。

  著實該打。

  另一邊。

  “你知道為什么挨打嗎?”

  “知道一半。”

  “恩?”左長路眉頭擰了起來。

  “我覺得,我錯了,但我又沒完全錯。”已經挨完了打,左小多反而腦筋清醒起來。

  “你用算命看相什么的屁話騙人一萬塊,難道還不該打?回來還忽悠我,難道不該打?”左長路瞪眼。

  “那是有原因的,真的有原因的。”

  左小多是真的感覺自己被冤枉了。

  甚至對自己之前的慫,也感覺到不可思議,對啊,我沒做錯,我心虛什么?我不僅挨了打,還被沒收了私房錢,我找誰說理去?

  我見義勇為,我抓了小偷,我是市民楷模啊。

  居然挨揍了!而且挨揍之前我慌得一批,慫的一批。

  不行,我心態有問題啊。

  我真的是冤枉死了啊。

  左小念是自己作死,可是我沒有啊……

  一念及此,左小多急忙一五一十將事情說了一遍:“……我是做了好事,我是見義勇為……”

  左小多并沒有注意。

  他在訴說的時候,左長路與吳雨婷不斷的在互相看對方的眼神。

  他更沒有注意,在自己說到“粉衣少女,粉色錢包”的時候,正在挨打的左小念突然停止了慘叫,臉色,慢慢的有些變了。

  左小念若有所思,眼神變得很是幽深。

  “這樣啊,那還真是情有可原。”

  左長路沉吟點頭,頓時感覺,自己真打錯了。對啊見義勇為抓小偷,忽悠小偷點錢天經地義啊,沒有逼著小偷就近找個取款機逼著取錢就不錯了吧……

  見到老爹承認,左小多頓時感覺自己委屈得眼淚都要出來了:“就是這樣子啊……我是見義勇為,可我還被揍……”

  “啪!”

  又是一皮帶。不過這一皮帶輕多了。

  左小多一下子頓住了,愣在原地,滿眼不可置信的看著老爹。

  左長路慢條斯理:“老子是你爹,就算是打錯了你,你是不是還要打回來啊?”

  左小多委屈的不敢說話了:“不敢。”

  “那不就得了?”

  左長路理所當然的道:“沒事了。”

  左小多無語問蒼天。

  難道我這頓打,白挨了?

  啪一聲,他面前多出來一個小袋子。

  “這里面,是五十顆下品星魂玉。卡里有十萬塊。明天拿去交學費。”

  “還有,這是十塊中品星魂玉,你拿著日常修煉,應該夠你一個月的消耗了。不過保險起見,你二十天左右的時候,再來找我拿十塊,修煉這個事,資源多多益善,不要小家子氣舍不得用。”

  左小多頓時驚了!

  十塊中品星魂玉!雖然左家自己就有星魂石店,但是中品星魂玉的價格,左小多是知道的,一塊就最少幾萬塊!

  而且,數額極少。

  很難開出來。

  開幾百塊星魂石,能出現一塊中品,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老爸今天居然這么大方!

  之前對小念姐,都沒這么大方過!

  左長路淡淡的道:“還是那句話,錢的事,我是一家之主,都由我來解決。你們倆,只需要好好的學習,好好的修煉。”

  “暫時這個家庭,還不需要你們倆來支撐。等老子那天真混不動了,再由你們自己做主,記住了嗎?”

  “那啥,把他那五千塊錢私房錢還給他吧。這個小守財奴攢五千塊錢攢了十年一分沒花,咳咳,給他吧給他吧。”

  左長路交代吳雨婷一聲,徑自轉身而去,速度很快直接進了書房。

  但左小多卻突然感覺心里很快樂。

  因為他感覺老爹走的貌似有些狼狽。很有一種落荒而走的意思。

  恩,這肯定是感覺錯怪我了,打錯了我,卻又拉不下面子跟自己兒子道歉。

  嘿嘿嘿,老爸,你這走的可是有點狼狽的說啊……

  而且五千塊錢失而復得,簡直是一場超級勝利!

  某人的屁股雖然仍舊火辣辣的疼,但心態上卻似乎是打了一場勝仗!

  平生第一次,見到老爸在自己面前露出這等神色。

  爽就一個字,直若再來十次百次,也不嫌多!

  “成了武士,就是牛逼!”

  左小多沾沾自喜,喜笑顏開。居然覺得屁股都不怎么疼了。

  姐弟二人雙雙被揍,但現在左小多看著左小念,反而感覺自己優越感十足起來,我是被誤會了,而姐姐你是真作,兩者有本質的不同,本質不同知道不?!!

  哈!哈!哈!

  讓你作!

  左小多在暗爽之余,還有一點幸災樂禍的心思升起,畢竟有生以來,也少有幾次能夠占到老姐的便宜。

  “爸你偏心!”左小念顧不得屁股疼,一臉的憤憤不平的昂起頭:“當年我上學的時候,你可是連一塊星魂石都沒給我啊,這不公平……”

  左長路的聲音從書房飄出來:“你……還用得著我給?”

  隨即就不再說話。

  左小念嘟起嘴,卻不再說話了。

  左長路說的沒錯,左小念的過人天賦甫一表現,非但所有學費全部減免,校方還定額發放星魂玉,而且質量遠遠就能超過一般人家的負荷程度。

  這種情況下,確實是不需要左長路準備的。

  再說,若是當真準備,貌似還真……準備不起。

  吳雨婷鉆進了左長路的書房,門第一時間就被關了起來。左小念這才捂著屁股從長凳上站起來,嘟著嘴巴看著左小多,怒道:“你小子還愣在哪里,還不趕緊把我扶進房里去,可疼死我了!”

  左小多正在運功消除疼痛,怒道:“爸媽都進屋了,還裝啥裝,只需要一個運功就沒事了的玩意,還要做樣子,太假了知道不,再說了,咱媽能舍得下狠手打你?矯情!惡心!”

  左小念羞憤交加,顧不得裝模作樣,一把揪住左小多:“敢跟姐姐我吐臟口,你跟我來!”

  呼的一下子已經打客廳消失了。

  書房中。

  吳雨婷一臉的憂慮。

  左長路也是臉色凝重空前。

  “既然已經入道,那就得另做打算了,須得多準備些資源。”

  左長路嘆口氣道:“本來懶懶散散昏俗和光樂得逍遙,沒想到狗噠一朝突破,突破成了修煉者……這是逼著我玩命努力賺錢呀。”

  “想快活快活這么難……”左長路很惆悵。

  …………

  <有件事想請大家幫忙。咱們開書第一天,五萬多收藏,到現在還是五萬多收藏;曝光嚴重不夠,只能靠兄弟們幫我宣傳一波,安利一下。

  五萬收藏,追讀不足兩千。九成以上,都在養書,曝光不夠,追讀不多,這種無奈,讓我尷尬至極。哎。

  貌似沖榜還需要點打賞的,大家意思意思,扔個一塊兩塊吧。要不然也有些難看。

  推薦票別忘了投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