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八章 不是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念與穆嫣嫣師徒兩人并肩站立在辦公室,同樣的裝束,同樣的清冷,宛如一朵花開并蒂的雪蓮花,唯一的區別也不過就是,穆嫣嫣給人一種稍有風霜的清冷孤高;而左小念則是一塵不染的干凈皎潔。

  看穆嫣嫣的時候,那是自然而然的拒人于千里,一旦接近就會被其冰凍,寒氣逼人。

  而左小念給人的感覺,卻是自慚形穢的不敢上前,即便只是上前一步,也會玷污了仙子周邊的潔凈空氣。

  片刻后。

  穆嫣嫣抬起皓腕,那是一塊精致的小手表,鮮紅色,就如一滴血在手腕上。

  “還有七秒鐘。”

  穆嫣嫣說道。

  辦公室的門被一下子推開,一個少女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師父,什么事?!”

  “啊,念師姐也在啊。”

  這少女一頭短發,容貌精致,恩,就是精致。

  眼睛鼻子眉毛嘴巴耳朵,每一處都透露著兩個字:精致!

  整個人就像是一件靈工巧匠精心打磨的瓷器一樣,完美無瑕。

  再搭配上上身小西裝,下身牛仔褲,露出雪白的腳腕,令到整個人倍顯清爽利索。

  來人風風火火走進來,手指上還掛著一串車鑰匙。

  “師傅你可真會挑時間,我剛才正在飆車路上,聽到師傅你老人家的召喚,只好把車扔了,快馬加鞭的跑回來了,怎么樣,沒遲到吧?!”

  短發少女氣喘吁吁,自顧自倒了一杯水,一仰頭就喝了下去;一滴水珠順著嘴角留下,滑過精致的鎖骨,進入深淵。

  “你能不能干點正事!”

  穆嫣嫣對這個小徒弟恨鐵不成鋼:“天天除了玩,你還知道什么?飆車……你也真干得出來,你都能在天上飛著追飛機的人,還去飆車?!是閑的,還是想惹人嫌?!”

  精致少女抹抹嘴,一跳跳過來,抱著穆嫣嫣的胳膊開始搖晃撒嬌:“哎呀師父,我這不是隨便玩嘛……人這一生,也不能只有修煉這一件事啊。”

  “師姐你說是不是?”又沖左小念說道。

  左小念淡淡道:“在我的生命之中,就只有修煉這一件事,尤嫌時間不足,時日無多。”

  “真沒趣。”

  短發少女噗的一聲將自己摔在沙發上,舒展開兩條勻稱細致的大長腿,整個人呈大字型癱倒其上:“啊……爽死我了……”

  “夢沉魚!”

  穆嫣嫣臉色一下子冰冷下來:“站起來!站好了!我有話問你!”

  精致少女夢沉魚刷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站得筆直,帶著些小心:“師父,您這……”

  所謂聽弦音而知雅意,精致少女聽師傅口氣不善,如何不知道出了大事,再不敢嬉笑。

  穆嫣嫣面沉如水:“你師姐即將突破的事情,你跟誰說過?”

  乍聞此說,夢沉魚一下子愣住了。

  “說!”

  穆嫣嫣沉聲一喝。

  “我誰也沒說過啊。”

  夢沉魚著急道:“這么重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隨隨便便往外說?”

  穆嫣嫣沉著臉,眼中射出鋒銳的寒光:“你,確定?!”

  她的聲音一下子低沉了許多。

  空氣中,一種空前的壓抑感陡然升騰而起。

  夢沉魚沉著臉,認真的思索一遍,終于一字字確定道:“是,沉魚可以完全確定,從沒有跟任何人提及過!”

  穆嫣嫣并不放松,緊追不舍:“一切相關,任何話題?!”

  夢沉魚深吸一口氣:“是!一切相關,任何話題!”

  穆嫣嫣淡淡道:“但這個消息,已經泄露出去了。你沒有說,我沒有說,你師姐自己更不可能自尋死路……那么,這個消息又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這……”夢沉魚精靈一般的眼睛眨了幾下,哭喪著臉:“我真不知道怎么泄露的呀。”

  穆嫣嫣冷電一般的眼睛:“看著我的眼睛說話!”

  夢沉魚委屈的抬起頭,看著穆嫣嫣的眼睛,舉起一只右手:“師父,我對天發誓,真的不是我!我這里,斷斷沒有泄露任何一絲一毫的消息!”

  “若有半個字假話,天棄之!”

  穆嫣嫣沉著臉,冷電般的眼神注視在夢沉魚的臉上。

  夢沉魚毫不眨眼的與穆嫣嫣對視。

  如是良久良久,穆嫣嫣淡淡道:“好了。既然不是你,那就罷了,用不著這么重的誓言,不過,你師姐的突破,時間地點,需要再重新商量一下了。”

  “是,師父。”

  夢沉魚頓時恢復了初時的活潑,小鹿一般跳過去,抱住了左小念肩膀,嬉笑道:“我和小念姐情同姐妹,好得快成一個人了,怎么可能泄露她的重大事情呢?師父,這要是在古代,我都打算跟她共侍一夫呢……”

  左小念清冷的臉上神色不變,有些嫌棄的將夢沉魚的手從自己肩膀上拿下來,哼了一聲道:“咱倆共侍一夫的話,我怕你到老了,都還是一個黃花閨女……”

  夢沉魚大怒:“我怎么了我?我哪里不好了?就被人這么瞧不上?連你這個練功狂都能嫁出去,我比你差哪了?!”

  左小念淡淡道:“你小。”

  夢沉魚:“……”

  左小念抬眼道:“你平。”

  夢沉魚:“……”

  左小念嘴角一撇道:“你黑。”

  夢沉魚:“!”

  左小念:“而且你比我丑。”

  夢沉魚:“!!!”

  左小念:“你看看你自己,整個人就是一根齊眉棍,上下筆直……真是太挺拔了。一個男人若是找了你,還真不如摸一摸他自己的胸大肌……”

  這一番平鋪直敘的老實話,有如一悶棍打在夢沉魚的腦門上,精致女孩算是被徹底的擊敗了。

  夢沉魚倒退幾步,一臉生無可戀的癱在沙發上,捂著臉抓狂的叫道:“師父,我不活了!除非你打死這個毒舌婦!誰能相信,誰能相信,號稱秀外慧中,天仙化人的左小念,我師姐,居然這么的毒舌!”

  穆嫣嫣身子一旋,回到椅子上坐著,喝道:“左小念你夠了!你瞎說什么大實話?你師妹還小!還有可能發育的!”

  “嗚嗚……”夢沉魚一躍而起,捂臉淚奔而走。

  師姐如是,師傅如是,生無可戀,唯有寄情于外物……比如飆車?!

  “她走了。”左小念。

  “不是她。”穆嫣嫣低聲道:“我剛才用冷月鏡心法門觀測,的確沒有說謊。”

  “嗯。”左小念抿抿嘴,卻半晌沒有下文。

  “你還是不放心她?”穆嫣嫣問道。

  左小念淡淡道:“不是不放心,只是我不想出任何閃失。若是因為我自己準備不足,倒也罷了,但是若是因為……”

  “不會的。”穆嫣嫣道:“你盡管把心放肚子里。到時候我會邀請幾位好友過來,最少四位嬰變護法,在鳳凰城這一畝三分地,萬無一失!”

  左小念道:“多謝師傅。但師傅,到時候的突破地點……”

  穆嫣嫣道;“現在我們不確定突破地點,之前的那個取消;再重新選擇,重新選擇的地點,暫時不定。”

  “一切,隨機而行!”

  “好。”

  “我們直接不定,那就是自己都不知道。外人便更加無從得知。”穆嫣嫣慢慢的說道。

  交代完畢。

  穆嫣嫣隨口問道:“你今天還要回家?”

  “是,師父。”

  “要我說你真沒必要天天回家。”

  穆嫣嫣道:“你修為已臻當前極致,這段時間最重要的反而是靜心。”

  “唉,說到靜心,只有在我爸媽身邊,我才會真的靜心。”

  左小念笑了笑道:“師父,我的家庭消息全面封鎖了吧?已經封鎖到什么級別?”

  穆嫣嫣道:“你當年八壓走過荊棘路,我就已經將你的家庭情況上報列到了A級機密,這次即將跨越陰陽界,我已經上報,將你的家庭消息,列為s級機密。”

  左小念點點頭,道:“師父,若是我突破失敗……我希望這個級別,可以持續保持六十年。”

  “你一定不會失敗的。”

  “我需要師傅您的保證。”

  “好!為師保證!”

  左小念跨出幾步,似乎要離去,但是到了門口,卻又轉頭,道:“師父,還有一件事,我的真正的身世,您不用幫我查了。”

  穆嫣嫣:“為什么?”

  左小念平靜地說道:“現在,我挺滿足,我不想讓其他的消息,打破我如今的平靜生活。更何況……以后若是我想要查了,可以再繼續,等到突破之后,我有更多的時間跟本錢,不是么?”

  ………………

  <收藏和推薦票都增長的好緩慢啊,兄弟們,我多想有個驚喜呀。成全一下好不好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