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章 左小念的生死之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一下子怔住了。

  左小念,會死?

  從小到大,無微不至的一直愛護照顧自己的小念姐……會在兩個半月后死去?看著面前這張正為了自己的傷心而心碎的美麗面孔,左小多只感覺瞬間有些窒息了起來。

  自己面前,為何會出現這么一行字?

  這是什么?

  左小多突然急促問道:“小念姐,你是要在兩個半月后,沖擊陰陽界?突破丹元?”

  左小念正在抽噎,左小多的眼淚讓她心痛的一顆心都抽搐了起來,只感覺心都快碎了,正在傷心,突然聽到這句問話,猛然間心頭一跳,抬頭紅著眼睛看著左小多,抽噎道:“你怎么知道?”

  問完才回過神來,擦擦眼淚,神情慎重起來,重新問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兩個半月后?”突然完全反應過來,美眸都瞬間睜大了。

  左小念心中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

  自己要沖破陰陽界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少;因為自己的修為擺在這里,這是不爭的事實。

  但是所有人都是只知道,應該就在最近,或者最多不超過一個月。而一個月后,還要再發布錯誤信息,繼續布迷魂陣迷惑。

  具體時間地點,千萬不能泄露。這是性命攸關的大事。

  武者突破丹元期,乃是一大關口;或者說,強者之路,從此便完全打開。

  丹元境,乃是普通人眼中的武道宗師境界。

  而突破這個境界的年齡越小,就越代表有發展前途;左小念今年才十九歲,而十九歲就能突破丹元境的,放眼整個中原地區,數千年來前所未有!

  若是突破,必然開創歷史嶄新一頁。

  十九歲的丹元境!十九歲的少女宗師!

  這是足以震動世界的奇跡!

  所以這個消息,定然會引人注意,也定然不會平靜。

  自然也會有居心叵測之人對其有想法,不希望左小念順利突破!

  平常時候的暗殺,多半是難以起到作用的,尤其是在左小念熟悉的城市,太容易逃脫,躲避;甚至還有可能被反殺。

  但是在突破過程中,尤其是突破瓶頸關隘的關鍵時刻,哪怕是一聲普通人的大叫聲,也足以令當事人內息紊亂走火入魔!

  若是想要扼殺這樣的天才,在那個時候,無疑是最佳時刻!

  而左小念的突破日期,至少到目前為止,乃是鳳凰城的最大秘密!

  以左小念所知,就只有兩個人知道!

  一個是左小念自己,還有一個,則是左小念的師父。

  就連星源室的使用,現在也是排的滿滿的沒有空檔,絲毫沒有左小念要使用的征兆。

  左小念心中驚疑不定。

  左小多怎么會知道的?

  難道是胡亂猜的?

  但這猜得,也太準了吧?!

  看到左小念的反應,左小多的一顆心反而整個涼了!

  那行字的內容,竟然是真的?!

  抱著萬一的希望,左小多試探道:“在……星武金晶?”

  “!!!”

  左小念一下子挺直了身體,瞪大了美麗的眼睛,美眸中全是震驚的神色!

  他真的知道!

  星武金晶,是自己和師父考慮了許久的結果,為了避免被搗亂,甚至沒有用排在前三的玉晶室天晶室和魂晶室!

  而是選用的相對普通些的金晶室!

  這更加是絕密之中的絕密!

  自己從沒有對人說過,師父更是將自己看作了她自己生命的延續,只會比自己更小心。

  但是,小多怎么就知道了?

  左小念的臉色變得有些發白。

  轉過身去,沙啞道:“未必,現在一切都還未定。”

  或許這句話,別人能相信,但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左小多卻一眼就看出來,左小念在撒謊!

  否則她不會轉過身去。

  自己說中了。

  左小多只感覺自己一顆心在逐漸地沉下去。

  用腦海中的相術,仔仔細細的看著左小念的臉,只見她的眉宇之間,隱隱然有一道黑線,正在形成。

  印堂中黑氣漸漸滿盈,上通華蓋,下延無窮,這是……死劫之相?!

  左小多心亂如麻,我該怎么說她才能相信我?

  我現在只是個武徒……我該怎么辦,才能讓小念姐避免這一場死劫?

  “嗯,其實突破這種事,提前或者押后都沒關系的吧?”左小多干巴巴的說道:“……還是,這個,還是要多準備下最好。”

  左小念放下心中的疑惑,嫣然一笑,道:“不用擔心我。倒是你……小狗噠……剛才怎么哭的這么傷心?”

  左小念心中已然打定主意。

  明天去星武院,一定要和老師好好商量這件事,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

  “真不是哭,剛才就是迷了眼……”左小多也將這件事壓在了心里。既然知道了,自己就不能袖手旁觀。

  無論如何,也要將這件事情化解掉!

  小念姐,絕對絕對,不能死!

  “小念姐,你保護了我這么多年,如今,我來保護你!”左小多心里默默地說著,下定了決心。

  左小念的死劫,讓左小多心里幾乎喘不過氣,想著這件事,身上的氣息,都有些莫名的暴戾起來。

  他的眼圈都紅了。

  拼了命,也要改變這件事。

  他將牙咬得咯咯響。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左小念皺著眉頭側身坐在左小多床沿上,想著心事,有些頭痛;小多不能修煉,怎么能改變他的資質?能改變資質的靈藥,現在有價無市,已經好久沒有出現過了,偶爾有也被大家族秘密處理了,消息根本無法流露出來……

  怎么辦呢?

  還有就是……自己突破的事情怎么莫名其妙的小多就知道了呢?哪里出了問題?

  左小多也在著急。

  左小多從來沒有認為自己真的是個廢柴。

  星魂覺醒的時候,左小多知道自己雖然資質不算好,但也絕對不是垃圾,只是,夢境就開始零星出現,然后星魂就突然間變的半死不活,武徒境界始終無法突破上去,反反復復的來回踱步。

  尤其是那塊奇怪的殘缺玉佩出現之后,自己不管怎么努力,修為始終難得進展,甚至還有倒退。

  左小多很明白,自己不是不勤奮,但,四年前就武徒,怎么可能努力了四年還退步?沒這個道理嘛。

  現在所有禁制都已經解開,左小多已經可以感覺到,天地之間的星力,隨著自己的靈力運行,在瘋狂的涌進自己的身體!

  就像是一個干涸了許久的沙漠,在瘋狂的汲取水分,而且這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武徒跨越到武士的壁壘,已經在劇烈的顫抖,隨時都能破開……

  他只是擔心,還是太慢。

  只有兩個多月時間了!

  太緊迫了!

  …………

  吳雨婷與左長路走在一起,一邊說話,一邊走。都是眉頭深鎖。

  姐弟二人都在低著頭想心事,終于聽到門口響聲,砰地一聲門關上了。

  隨即就聽到吳雨婷的聲音:“狗噠!你姐回來沒?”

  左小多有氣無力的走到門口:“母后……能不叫狗子么……我姐在我房間呢!”

  吳雨婷頓時警惕:“你們在干什么?狗噠,我可警告你,你……”

  左小念滿臉通紅的沖了出去:“媽!您想什么吶?”

  兩人出去,正對上左長路與吳雨婷都是有些懷疑的眼神在審視的看著自己姐弟二人。

  “別搞事!”

  左長路警告。

  “都老實點!”

  吳雨婷警告。

  “你們討厭死了!”左小念臉面緋紅的沖進了自己房間。

  左小念身后,露出來一臉無語的左小多,用生無可戀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爸媽。

  “準備吃飯!”

  吳雨婷沒發現什么異常,才松了口氣,隨即翻個白眼,扭了一下左長路:“你這當爹的連自己兒子女兒都不相信,太過分了。沒見過有你這種當爹的!”扭腰而去。

  左長路有些懵逼。

  是我先說的么?

  剛才不是你先喊的最大聲?

  吃飯的時候,左長路說了一句:“小念,這段時間,你不用天天都回家的。你關鍵時刻,還是在星武多待,多向你師父請教。”

  左小念溫婉的笑了笑:“沒事,已經都準備好了。”

  她美眸看著父母,看著左小多,眼中是深深的思戀。沖擊陰陽界,不成即死,雖然自己有信心滿滿,十拿九穩,但萬中總有個一。

  若是那個萬一真的出現,那么自己這段時間陪伴自己的家人就是最后的幸福。

  左小多一邊扒飯,一邊運功在眼,只感覺那一股清涼再次沖起,但已經微弱了許多,瞬間到了眼睛里,然后他就向著父母臉上看了過去。

  看看老爸老媽命運咋樣,也好有準備。

  一看之下,左小多頓時一臉懵逼。

  左長路臉上……啥也沒有?

  再看母親。

  吳雨婷臉上……也是啥也沒有?

  左小多頓時懵了。

  咋回事?

  字呢?

  清涼感覺都消耗完了還是啥也沒看到。

  難道好不容易才得到的這個能力失靈了?

  他左看右看,左長路終于忍不住,放下筷子,正臉對著左小多,正襟危坐,抬起頭來,靜靜的凝視。

  “爸,您干嗎這么看著我?”

  左長路皮笑肉不笑:“我看你跟沒見過老子似的這么一直看,索性讓你看得仔細些。”

  “看清楚點,這就是你爸爸!”

  …………

  <收藏啊,推薦啊,兄弟姐妹們,我用純真無邪的眼睛看著你們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