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史上最強假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隨著主持人慷慨激昂的串詞結束,李海洋和馬冰冰面帶微笑的走上舞臺。

  舞臺上,李海洋單手放在胸口,做了一個很紳士的鞠躬禮,引發了臺下不少女生的尖叫。

  不得不說,今天的李海洋確實有點小帥,身上那套高檔西裝,對人的氣質提升還是很大的。

  鞠躬之后,李海洋還拿起麥克風說道:“想必大家都不會忘記去年的特大洪水,我還記得當時我在家里看電視,哭了一次又一次,然后我聽到這首歌,立刻覺得,這首歌就是對我們人民子弟兵抗洪搶險的最佳寫照,所以今天,我們倆為大家帶來這首歌,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臺下響起掌聲,坐在第一排的校長坐直了身體,全神貫注的看著臺上,整場晚會,這首歌是最能讓他動容的一首。

  畢竟他的家鄉就是去年洪水中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所以他每次聽到這首歌,內心都會涌起波瀾。

  掌聲結束,前奏便響了起來。

  許逸陽嘴已經咧到耳后了,心說,你還真會給自己拔高,不知道拔得越高、摔的越慘嗎?

  這時,《為了誰》的前奏結束,馬冰冰拿起來麥克風,準備開唱。

  “泥yiyi巴,裹滿褲wuwu腿ei”

  “汗an水,濕透衣yi背ei”

  馬冰冰的嗓音普普通通,而且也不是民族唱法,所以感覺就像是唱卡拉OK,給不了觀眾什么驚艷的感覺,只能說是平淡無奇。

  許逸陽早就知道這孫子打的什么主意,他就是故意讓馬冰冰這種非常業余的選手來拋磚引玉,然后自己再用提前找人錄好的專業唱法來凸顯牛逼。

  夠損的啊!

  此時,馬冰冰兩句唱過,李海洋面帶著一種逼王之王即將出手的風范,緩緩的舉起了麥克風……

  此時此刻,全校師生,都在等著李海洋開唱。

  因為,早在彩排的時候,李海洋那專業級別的“歌喉”,就已經通過參加彩排的同學聲名遠播。

  很多人說,李海洋的嗓音,簡直是專業級的,唱的特別棒。

  還有人說,李海洋不去當明星真是屈才了,就他的唱功,很多偶像歌手都比不上。

  所以,全校師生都在等著一睹他的風采。

  李海洋之前在中海外的名氣很大,只是最近讓許逸陽搶了不少風頭,有些顯不出他來了。

  不過,在許逸陽沒冒頭之前,李海洋可是公認的第一校草。

  個子高、長得帥、家里又超有錢,幾乎是女生心目中最理想的對象。

  每禮拜光收情書也得十幾封,從女生旁邊過,女生甚至都會激動尖叫。

  可以說,李海洋在學校是個絕對的風云人物。

  這次,李海洋希望能夠通過這次演出,讓自己重新成為學校最熱門的話題榜。

  于是,萬眾矚目下,李海洋開唱了!

  臺下很多他的小迷妹都雙手緊握,興奮不已。

  可是,當“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卻知道你為了誰”這句歌詞的前四個字,也就是“我不知道”剛出來的時候,全場都傻眼了。

  李海洋也傻眼了……

  因為,所有人都能明顯的聽出來,那他媽是個女人的聲音啊!

  搞什么?

  李海洋都他媽快瘋了。

  草泥馬這到底是什么鬼?伴奏明明是自己找人錄過的版本,這一段應該是提前錄好的男聲啊!怎么變成女聲了?

  難道放錯了?放了原版?

  也不對啊!剛才馬冰冰唱的那段不就是純伴奏嗎啊?

  李海洋口型只對了前四個字,就徹底慌了神,也不敢繼續對口型了,左顧右盼的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了。

  此時他腦子里就在想三個問題:我他媽是誰?我他媽在干什么?我他媽該怎么辦?

  李海洋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旁邊的馬冰冰也傻了。

  她的任務就是來給李海洋做陪襯的,可怎么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一個局面。

  當她聽到女聲響起來的時候,下意識想開口給李海洋救場,可是忽然一想,不對啊!這場自己沒法救,因為這聲音一聽就跟自己剛才唱的不一樣,比自己的嗓音強多了,自己這時候根本不可能救場成功……

  臺下的觀眾也都愣住了。

  什么鬼?不是說李海洋唱歌老厲害了嗎?怎么一開口是女聲啊?

  而且,李海洋口型對了半句就拿著麥克風愣住了,這他媽是情況?放錯帶子了?

  全場嘩然的時候,那個專業女聲已經唱完了“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卻知道你為了誰”這一整句。

  接下來,又該馬冰冰唱了。

  她要唱的是第三句“為了誰,為了秋的收獲,為了春回大雁歸……”

  可是,馬冰冰因為被這個突發情況搞懵圈了,所以這時候也忘了要接唱,于是,劇情變得又魔幻了起來。

  馬冰冰這一段,因為她沒開口,所以放的是純伴奏。

  這時候,李海洋已經慌的滿頭滿身大汗,他現在滿腦子想的就一件事:怎么收場?

  畢竟是精心準備了很久的一場演出,正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一下子來了這么大的突發狀況,李海洋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處置,只能傻站在臺上,任由事情繼續發展下去。

  這時候,經過了一段純伴奏之后,那個優美動聽的女聲再次唱響:“滿腔熱血唱出青春無悔,望斷天涯,不知戰友,何時回……”

  臺下的觀眾這時候已經回過神來,哄堂大笑起來。

  噓聲、口哨聲、喝倒彩聲,此起彼伏,

  也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句:“假唱!”

  于是,臺下很快開始整齊劃一的大喊:

  “假唱!假唱!假唱!”

  李海洋臉都紅到脖子根了,感覺手里的麥克風好像是燒紅的烙鐵,越拿越覺得燙手。

  那個時候,伴奏還沒停,男女合唱副歌部分,也只有一個女聲在唱,馬冰冰拿著麥克風,局促不安的站在舞臺上,一會看看他,一會看看臺下,一會又看看舞臺后方,祈禱著負責音響的同學趕緊把這有問題的伴奏停掉。

  李海洋在臺上已經快瘋了,他一來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二來想不出來現在該怎么收場。

  難道就他媽在這尷尬的杵著嗎?

  這他媽丟人不丟到姥姥家了?

  李海洋懊惱至極,恨不得當場死這兒算了。

  后面放音樂的女生也急得滿頭大汗,她一直在追問現場負責調度和統籌的老師,問他怎么辦,老師也懵了,思前想后,說:“要不趕緊把音樂停了、讓他們下臺,換下一個節目上!”

  負責主持的師姐急忙道:“提前結束的話,至少空了三分鐘的時間啊!萬一都擠壓到讀秒之前,那豈不是要換成校領導們在臺上尷尬?”

  統籌老師一下子回過神來。

  這個節目結束,是許逸陽和陳猛的相聲,相聲時長在20分鐘左右,緊接著,換領導們登臺演唱《走進新時代》,然后是領導講話,整個流程走下來,剛好卡道23點59分之前結束,然后校領導簡短宣布即將進入新千年倒計時,然后大家一起倒數三十秒,迎接千禧年。

  如果現在讓這個節目提前結束,那多出來的三分鐘怎么辦?

  可是,也不能讓臺上那倆人,繼續在上面現眼啊!

  現在臺下噓聲越來越大,眼看就要繃不住了!

  一旦場面失控,那就是巨大的演出事故。

  關鍵是,這眼看就要跨年,眼看就要達到晚會的最頂點,這時候場面一下子僵持成這樣,那后面還怎么辦?搞不好整場晚會都要砸鍋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旁邊候場、聽著統籌老師、主持人焦灼討論的許逸陽,忽然開口道:“把音樂停了吧,讓他們先下來,我們上去,我們倆把那幾分鐘空缺給補上來。”

  眾人急忙看向他:“能行嗎?”

  許逸陽點點頭,笑道:“我們倆的相聲比較長,說話速度稍微慢一點,三分鐘也補出來了。”

  統籌老師一聽,是這個道理,于是趕緊說:“把音樂停掉!”

  說完,又催促主持人說:“快快快,上去隨便說兩句,把他倆弄下來!”

  主持人急忙點點頭,這時候,音樂聲戛然而止。

  臺上的李海洋渾身都已經被汗濕透了。

  這一分多鐘時間,是他這輩子最漫長的一分多鐘,也是他這輩子最黑暗的一分多鐘。

  無法想象,在這種情況下,精心打扮一番、穿的人五人六、站在臺上被一萬多師生恥笑的感覺。

  簡直,想死……

  馬冰冰倒是還好,雖然演出挺爛糟的,但起碼自己還不是最丟人的那個,本來就是給李海洋作陪襯,丟人也只是個陪襯。

  這時候,主持人急忙走上臺,拿著麥克風說:“不好意思,剛才我們的音響出了點問題,還請大家見諒。”

  說完,立刻沖臺上兩人一招手,指著舞臺旁邊的通道比劃了一下,兩人趕緊趁機落荒而逃。

  李海洋逃跑的時候,腳底拌蒜一下子撲倒在地,幸虧雙手及時撐住,趕緊站起來便竄了下臺。

  臺下頓時爆笑不已、噓聲不斷。

  他現在這狼狽樣子,活脫像《地雷戰》里,偽裝成小媳婦偷地雷的那個鬼子。

  主持人也一陣頭大,只能硬著頭皮說:“接下來,請欣賞英語學院大一五班許逸陽、陳猛同學帶來的相聲《我要旅游》,大家掌聲歡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