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四章 猛烈攻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周一,許逸陽一大早剛到教室,教室里就炸開了鍋。

  一問原因,有人一早給顧思佳送了九十九朵玫瑰花,關鍵是沒留名字,就一張小卡片,上面寫著:“送給讓我一見傾心的顧思佳小姐。”

  許逸陽氣的直咬牙,面上卻一副吃瓜群眾的模樣,追問:“花呢?沒見著啊!”

  有人說:“讓副班長給扔垃圾堆里去了,哎呀,那么好的花,太浪費了……”

  許逸陽松了口氣,心里一下子就舒坦多了。

  他估摸著,這花八成就是那個李海洋送的,看來他這是要正兒八經的發動追求攻勢了。

  許逸陽這回終于體會到了,當初佟悅薇的那種感受。

  軍訓剛開始,許逸陽班上的田甜對他表露好感的時候,佟悅薇心急火燎,因為有同行已經先自己一步動手了。

  現在對許逸陽來說,也是一樣,同行先動手,自然會給他帶來一種壓迫感。

  難受的是,許逸陽沒法像佟悅薇那樣,見同行下手,自己也趕緊下手。

  因為他跟顧思佳接觸越多,越覺得現在不是表白的時候。

  最大的攔路虎,不是顧思佳能不能瞧得上自己,而是那個讓人難受的佟悅薇。

  只要佟悅薇還喜歡自己,以顧思佳的性格,就算她也喜歡自己,都不可能接受自己的表白。

  甚至,一旦她知道自己喜歡她,她必然會躲得遠遠的。

  所以,同行動了,自己還必須按兵不動,這種感覺特別難受。

  萬幸是顧思佳態度堅決,自己倒是也不用慌。

  這么安慰著自己,轉眼又到了周二。

  一大早到班上,大家又在討論,今天又有人來送花了,還是只有一張卡片,上面寫著:“昨晚我夜不能寐,只因想你。”

  毫無意外的是,花又被顧思佳丟進了垃圾桶。

  而且,顧思佳今天的臉色不太好看,看來是有點生氣了。

  周三,許逸陽早飯都沒吃,提前四十分鐘第一個到教室,準備看個究竟。

  十分鐘后,一個中年大姐捧著一束鮮花敲了敲門,然后就直接往顧思佳的位置上走。

  許逸陽忙叫住她:“哎哎哎,大姐,你這是干嘛呢?”

  那大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給顧思佳同學送花的。”

  許逸陽皺了皺眉:“大姐,按照我們學校的規定,你不能隨便進教學樓吧?也不能隨便進學校吧?”

  大姐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啊,我是咱們校職工家屬,平時在小賣部上班。”

  許逸陽無奈,說:“大姐,是誰委托你送的這些花啊?”

  大姐忙道:“這哪能說呢,客戶的隱私。”

  許逸陽說:“那麻煩你轉告他,顧思佳同學要是不愿意收,就請他別恬著臉往這兒送了,要點臉不好嗎?”

  大姐憨厚一笑:“這種話我哪能跟客戶說哩,這不是斷自己的財路嗎?我每天早晨送一趟,人家給我一百塊錢哩,比我上班掙得多多了……”

  說罷,大姐把鮮花往顧思佳座位上一放,又道:“人家說啦,顧思佳同學不收也不要緊,扔了也不要緊,照樣天天送。”

  許逸陽看這架勢,知道必然是那個李海洋所為,看起來擺明就是一副打持久戰的架勢。

  于是,許逸陽給顧思佳發了條短信:“班里有人給你送花,要我幫你丟掉嗎?”

  顧思佳很快回信:“那就麻煩班長幫我丟了吧,謝謝了!”

  許逸陽又問:“要不要以后我也幫你丟?”

  “那太麻煩你了吧?”

  許逸陽說:“沒事,我直接讓打掃衛生的阿姨每天早晨過來拿走,讓她自己拿出去賣了,哪怕賣給花店回收,至少也能賣個幾十塊錢,這樣等你來班里的時候,花已經不在了。”

  玫瑰花不便宜,少說也要兩塊錢一支,九十九朵玫瑰拿去給花店回收,賣個幾十塊錢應該還是可以的。

  顧思佳立刻回復道:“班長你真是太有辦法了!”

  許逸陽走出班級,遇到一個在教學樓掃地的阿姨,對她說:“阿姨,跟你商量個事兒……”

  阿姨一臉詫異的看著許逸陽:“你有啥事?”

  許逸陽說:“我們班每天早上有一束玫瑰花,99朵,我看至少能值二百塊錢,你如果要的話,就都給你了,你拿走賣了的話,錢都是你的。”

  阿姨一聽說每天都有一束玫瑰花可以拿走自行處理,頓時高興不已。

  許逸陽說:“不過你得早一點,如果過了八點,這花就不能給你了。”

  阿姨忙說:“行啊,我每天七點就上班。”

  許逸陽點點頭,說:“那你就盯著點英語系大一五班,如果看到有人捧著花進來,你就等五分鐘,等送花的人走了,你把話拿走就行了。”

  阿姨問道:“那人家回頭會不會找我要啊?”

  “不會。”許逸陽說:“這花是別人送給我們班副班長的,我們副班長已經說了,只要這花送到,她就把花轉送給你,如果有人問你,你就說是五班副班長給你的。”

  阿姨急忙說道:“行,那我天天七點就在你們班門口守著。”

  許逸陽說:“你得注意點,別讓送花的人看見,她走了,你再拿走。”

  “好,我知道了。”

  許逸陽說:“正好現在就有一束,你拿走吧,下班去附近找個花店,問問人家回不回收,回收的話,最少也得給三四十塊錢。”

  阿姨高興的說:“花在你們班里嗎?”

  許逸陽點點頭,帶著阿姨走到自己班里,指著顧思佳座位上的花,說:“你直接把那束花拿走吧。”

  “好嘞!”阿姨看到一大束鮮艷的玫瑰花,高興的直拍手,說:“那我這就抱走了?”

  許逸陽點點頭:“抱走吧,不過最好用個什么東西包一下,別讓別人看到,影響不好。”

  “你放心,我先放到工具房,等中午你們都下課了,我再拿出去。”

  “好。”

  阿姨歡天喜地的把花暴走,許逸陽又給顧思佳發了一條短信:“已經跟阿姨說好了,花送過來她就拿走,以后你每天稍微晚點到班里,壓著上課時間來,應該就見不到這些花了。”

  顧思佳很快回了個電話過來,上來的一句就是:“班長謝謝你。”

  佟悅薇的聲音傳來:“許逸陽你太帥了!”

  李海洋并不知道,自己從今天開始,已經被許逸陽安排的明明白白。

  他雖然聽說顧思佳把前兩天的花都丟掉了,但是他并不在意,因為他長期受家里熏陶,明白想達成目的,一定要堅持不懈。

  當年他爸下海,為了簽第一單生意,每天在對方公司門口守著,硬是守了一個多月,才終于有了從無到有的突破,這一點他爸一直拿來做教育他的經典案例,就是要讓他明白,做事情要有足夠的耐心,同時也要有足夠的忍耐。

  李海洋覺得,追女人也是一樣。

  在李海洋的經驗里,追女人只有兩種方式,一個是閃電戰,一個是持久戰。

  如果第一印象沒能打動對方、讓對方對自己產生好感,那么就必然要經過漫長的持久戰才能扭轉一切。

  而他打持久戰的套路,就是堅持不懈的感動對方。

  他相信,只要堅持不懈,冰山也能化作沸水。

  換句話說,他的套路就是舔狗舔狗,舔到最后,應有盡有。

  第一次見面,他就喜歡上了顧思佳,但遺憾的是,顧思佳對他沒有什么感覺,他也敏銳的看到了這一點,所以便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每天一束玫瑰花只是一個開始,他一次性給了花店八千塊錢,未來一個月的周一到周五,花店每天都會送一束品相上好、包裝考究的玫瑰花到學校,而且卡片也會幫他寫好,他只需要花錢就可以。

  另外,他又以每天一百塊的價格,雇傭了小賣部的校職工家屬,讓她每天早晨到學校門口從花店送花人的手里拿到花,然后親手送到顧思佳的桌子上。

  也就是說,他一個月只需要支付一萬元左右的成本,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坐享其成就可以了。

  這點錢對他來說,九牛一毛。

  而且,他故意不在送花的卡片上留下姓名,這樣日復一日的送花,他相信你顧思佳開始就算再抵觸,一個月過后也會心生感動。

  這中間,自己可以找機會旁敲側擊一下,如果覺得時機成熟,就直接親口告訴顧思佳,這些花都是自己送的,自己很喜歡她、希望她能答應做自己的女朋友。

  如果感覺時機還不成熟也不要緊,再繼續堅持一個月。

  在他的經驗里,沒有哪個女人能撐得過一個月的攻勢,顧思佳看起來比較難搞,估計也不會超過兩個月。

  翌日,李海洋送花的流程繼續。

  但是,許逸陽應對的流程也已經開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