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三章 靠錢也是一種本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既然李海洋上輩子追到顧思佳博士畢業都沒能追上她,自己當然也不用擔心這輩子他就能有什么機會。

  只是這么個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著還真是有點煩人。

  所以,許逸陽已經開始琢磨,找個什么機會,給這個李海洋一點顏色看看,起碼也得讓他離顧思佳遠一點。

  顧思佳和佟悅薇走了之后,張駿楠又拉著大家吃完飯一起去KTV,用他的話說,今天正好是周五,大家得好好聚一聚、玩一玩。

  去KTV的路上,作為309寢室第一個脫單的張駿楠,在酒精的作用下,鼓起勇氣與王穎一路手牽手,幸福的模樣溢于言表。

  許逸陽一直比較細心的悄悄觀察兩人,發現了一個小細節。

  王穎現在用的手機,是摩托羅拉CD928,而且看著非常新,應該是新買不久。

  許逸陽現在用的也是這一款,這不光是市面上第一臺全中文手機,也是現在為數不多的全中文手機之一。

  九月份大家做軍訓服賺了錢之后,張駿楠就買了一臺,他買的時候這手機雖然便宜了一點,但也要將近四千。

  現在估計會再便宜一些,但價格應該也得三千左右。

  這個價位的手機,對大學生來說已經是很稀有了。

  學校用手機的學生本身就只是很小一部分,而且價位大都在一兩千元。

  王穎的手機和張駿楠的手機顏色都一樣,這讓許逸陽懷疑,王穎的手機可能是張駿楠送的。

  再結合之前跟陳猛私下的對話,許逸陽有了一個推斷,王穎很可能是同時跟陳猛以及張駿楠兩人保持著聯系,最終是張駿楠用新手機做敲門磚,取得了突破。

  想到這,許逸陽故意拉著沈樂樂慢走了幾步,遠遠吊在隊尾,低聲問:“王穎的手機是駿楠送的嗎?”

  “不知道啊。”沈樂樂在飯桌上喝了幾杯啤酒,俏臉紅撲撲的說:“好像是新換的,之前用的是一個舊諾基亞。”

  許逸陽輕輕點了點頭,坐實了自己的猜測。

  沈樂樂不明所以的問:“怎么了?忽然問這個。”

  “沒事。”許逸陽微微一笑,雖然直覺告訴他,張駿楠靠花錢追小女生,可能不是太靠譜。

  但這種事他也不好說什么,畢竟這樣的事情自己上輩子在大學里也見多了。

  或許在張駿楠眼里,這是很有性價比的一件事情。

  沈樂樂看著許逸陽,紅著臉低聲問:“你看人家談戀愛,會羨慕嗎?”

  許逸陽搖搖頭:“不會啊……這有什么好羨慕的……”

  沈樂樂嘟了嘟嘴,說:“為什么我就挺羨慕的。”

  說著,她四下看看,見后面沒人,前面的人也沒回頭看她和許逸陽,便鼓起勇氣伸出手去,牽住了許逸陽的手。

  入手一陣冰涼,許逸陽扭頭看向她,問:“手怎么這么涼?”

  沈樂樂紅著臉說:“可能不太適應中海的冬天吧,沒暖氣,總感覺手腳冰涼。”

  許逸陽把她的手揣進自己兜里,輕輕攥著,開口道:“你上次生病,一鳴送的暖寶寶還有嗎?”

  “還有。”沈樂樂說:“在寢室呢。”

  許逸陽說:“經常用著,暖暖手腳,或者晚上睡覺的時候灌個熱水袋。”

  沈樂樂撒嬌道:“我不想貼身用別的男生送我的東西,覺得怪怪的,要不你送我吧,好不好?我一定天天用。”

  “好。”許逸陽幾乎不假思索的點點頭,有些寵溺的說:“明天就去給你買,暖寶寶、熱水袋,寢室要是能用電熱毯就好了。”

  “想得美。”沈樂樂心里開心極了,嘴上說:“學生會的經常來查寢,主要就查電熱毯、熱得快還有吹風機。”

  許逸陽說:“要不我跟那幫人打個招呼?我現在好歹也是個學生會長,開個后門總是可以的吧?”

  “別了。”沈樂樂說:“你本來就夠樹大招風的了,還給我開后門?忘了你當時在表彰大會上怎么說的了?公平、公平、還是公平,結果剛上任就給我開后門,FǔBài了?”

  許逸陽訕笑道:“這不是關心你嗎?”

  沈樂樂眨眼一笑,說:“知道你關心我,不過就算是開后門了,電熱毯也不實用,晚上熄燈就斷電了,一斷電很快就涼,還不如熱水袋好使。”

  許逸陽輕嘆一聲:“還是北方好啊,要是在燕京上學,寢室里肯定暖和的不行。”

  沈樂樂搖搖頭:“不,還是這兒好……”

  許逸陽苦笑,心里也有幾分感動,說:“要不就辦個走讀,冬天搬去中海御景住,裝臺空調再買床電熱毯,應該就舒服多了。”

  “不要……”沈樂樂說:“一個人住在那感覺怪怪的。”

  說完,輕輕把臉靠在許逸陽手臂外側,輕聲道:“要不你送我個熱水袋吧,我每天晚上灌上熱水抱著睡。”

  許逸陽說:“行,明天就去給你買,買倆,一個暖腳,一個抱懷里。”

  眾人在KTV玩到十一點多,才結伴回了學校。

  回到寢室,張駿楠因為喝了點酒,樂呵的一直在嘴里反復哼哼一句:“咱們老百姓,今兒個真高興。”

  趙鑫給許逸陽和陳猛各扔了一根煙,自己叼起一根點燃,邊抽邊道:“可以啊駿楠,這就是有對象的人了,跟哥哥說說,咋整的?”

  張駿楠嘿嘿笑道:“還不是因為咱長得帥?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迷戀咱。”

  “滾。”趙鑫罵道:“你帥個錘子,自己幾斤幾兩心里沒點兒數,說正經的,給哥哥傳授傳授經驗。”

  張駿楠笑著說:“那天不是一起包夜嘛,我看她長得挺不錯,就找嫂子要了她QQ號,在QQ上跟她聊了幾天,聊著聊著就聊上了。”

  許逸陽把煙反過來、放在桌面上輕輕敲了敲,故意笑著問道:“駿楠,你是不是對人家發動了金錢攻勢?”

  張駿楠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也沒花多少錢,我請她吃了幾次飯,有一次她說她一直想換臺手機,但家里不給買,我就買了一臺送她,然后跟她表白,她就答應了。”

  說著,張駿楠又急忙解釋道:“人家跟我在一起,是因為覺得我這人不錯,又幽默,感覺對了,不是因為買了一臺手機。”

  許逸陽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

  趙鑫咂了咂嘴,說:“王穎長得還挺好的,要是能上手的話,這錢花的倒也不虧,萬一還是個處,你就賺了。”

  張駿楠抿著嘴樂呵著點頭,這時手機響了起來,他立刻拿起手機去了陽臺,許逸陽聽見他接通電話時第一句就是:“喂寶貝……”

  等張駿楠去陽臺接電話的時候,陳猛低聲問許逸陽:“許哥,你說那個王穎該不會是看上駿楠的錢了吧?”

  許逸陽微微一笑:“追女孩子本身就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有的人靠帥,有的人靠真心、有的人靠不要臉,靠錢也是一種本事。”

  作為過來人,許逸陽覺得,用錢追女孩雖然被大多數人所不齒,但其實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談戀愛有一千一萬種方式,有的是男追女,有的是女追男,有的是舔狗逆襲,有的是備胎上位,還有很多靠金錢優勢。

  張駿楠現在十多萬現金在手,已經超過絕大多數在校大學生了,更何況網吧業務蒸蒸日上,以后每個月分錢也得在萬元以上,而且會越來越多。

  現在還是20世紀末,這個收入水平,放在全國任何一個城市,都是妥妥的高收入人群。

  這種收入水平,放在職場上,追求見過些許世面的小白領都不在話下,更何況在學校里追求一個小姑娘。

  人對異性的感情雖然是由多種元素組成,但它和木桶效應不同的是,能不能得到異性的垂青,靠的不是均衡,而是長處。

  如果顏值足夠高,哪怕再貧窮也會有人傾心;

  如果才華足夠高,哪怕再古怪也會有人心動;

  如果財富足夠多,哪怕再丑陋也會有人喜歡;

  所以,當一個男人在任何一個方面達到一定高度的時候,他追女人都會輕松很多。

  香港那么多大亨跟女明星談戀愛、結婚生子,靠得不就是錢嗎?

  人家懂得利用自己的長處,去達成自己的目的,這才是真正的聰明人。

  唯一的問題,就是要把控支出,如果始終能夠把支出控制在合理的范圍內,那一切都OK,但如果超出合理范圍,進入到上不封頂的狀態,那就有些危險了。

  所以,許逸陽也決定對他們兩人多關注一點,如果張駿楠過于投入,還是得適當提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