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一章 手術很順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十二月三號,星期五。

  中海腫瘤醫院乳腺科的手術日。

  全科室的手術都被安排在這一天。

  林天怡媽媽的手術被安排下午第四臺。

  林媽媽手術的時候,許逸陽請假去了趟醫院。

  林天怡的弟弟林天杰周一就過來了,但這幾天許逸陽沒來醫院,所以一直沒見到他。

  一見許逸陽,林天杰立刻像老鼠見了貓一樣,不敢跟他說話,甚至不敢看他。

  林天怡一把將他拉到跟前,訓斥道:“你怎么這么不懂事,許總幫了咱們家這么大的忙,你連句話也不知道說?”

  對林天杰來說,他最怕姐姐,第二怕許逸陽。

  姐姐自不用說,從小就壓自己一頭,稍微犯點錯她就立刻嗷嗷的兇自己;

  至于許逸陽,不光是自己老板的老板,還是營州道上聞名遐邇的狠人。

  誰能想到,當初被許逸陽設套進去的陳雪松,竟然判了個死刑。

  這一切都是拜許逸陽所賜。

  所以,林天杰想到許逸陽,就禁不住肝兒顫,就更別說見到他了。

  被姐姐這么一訓斥,他立刻低著頭,甕聲甕氣的對許逸陽說:“許總……謝謝你……我現在已經學好了、不瞎混了……”

  說著,又把胳膊擼起來,指著淡淡的痕跡說道:“你看,我把紋身都洗了,已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許逸陽微微一笑:“踏踏實實比什么都強。”

  林天杰低著頭:“以前多有得罪,還請你別跟我一般見識……”

  林天怡也對許逸陽說:“許總,我弟弟跟你的事情我都聽他說了,我之前一直不知道他偷偷去營州一中找過你,這家伙不懂事,你千萬別往心里去。”

  許逸陽擺擺手,笑道:“都是已經過去的事兒,就別提了。”

  這時候,手術室的護士推著手術車過來,通知林媽媽準備進手術室。

  許逸陽也跟著一起去了手術室門外等候。

  這中間,張駿楠打來的電話,神秘兮兮的說晚上要請大家吃飯,還說所有人都回到,讓許逸陽也一定都要到場。

  許逸陽問他為什么忽然請客,他也不說,于是許逸陽也沒多問,既然大家都參與,自己當然也不能缺席。

  手術一直進行到下午六點。

  陳主任下了手術,親自出來告訴家屬,手術進行的很順利。

  所有人都松了口氣,術后的病房里只允許一個人陪護,林天怡的爸爸主動留了下來。

  林天怡對許逸陽說:“許總,晚上一起吃頓飯吧?”

  許逸陽微微一笑:“今晚就不了,我同學有約,得過去了,改天再一起吃。”

  林天怡見他有約,也就沒再堅持,說:“那我送送你。”

  “好。”許逸陽點點頭,問:“術前有沒有說大概多久能出院?”

  “四五天的樣子吧。”林天怡說:“術后這幾天每天拍一張片子看看情況,具體什么時候出院還要醫生判斷。”

  許逸陽道:“出院之前跟我說一聲,我過來一趟,順便也給陳主任送面錦旗。”

  林天怡忙道:“錦旗我來送就好了,到時候我做兩面,以我們家人的名義送一面,再以你的名義送一面,你這么忙就別專程再跑一趟了。”

  許逸陽笑道:“人家陳主任這么幫忙,這送錦旗我要是不出面也不合適,跑一趟也沒多遠,還是過來親手送吧。”

  林天怡感激的說:“真是太麻煩你了許總。”

  “應該的。”

  出了住院部大樓,林天怡一邊陪著許逸陽去停車場,一邊對許逸陽說:“許總,店里現在已經進場裝修了,你有時間要不要過去看看?”

  許逸陽說:“你跟進他們就行了,我這邊還有個比賽,這周末就正式開賽了,可能一時半會抽不出時間來。”

  林天怡點了點頭,說:“那行,有什么問題我再跟你匯報。”

  張駿楠晚上在學校附近最好的一家飯店請客吃飯。

  許逸陽先把車送回中海御景,然后走路來到飯店。

  來到張駿楠預定的包廂時,許逸陽才發現,里面已經有男有女坐了十多個人。

  309寢室的都在,沈樂樂也在,還有幾個女生看著都比較眼熟。

  許逸陽很快認出,這幾個都是沈樂樂的同寢。

  有的當初跟著他們一起收過軍訓服,還有幾個火災發生的那個凌晨,在新世紀網吧跟他們一起包夜打CS。

  張駿楠一見他進來,急忙站起身來,一臉笑瞇瞇的說:“許哥你可來了!快快快,主座給你留著呢!”

  剛好是十二人桌的位子,正對門口的那個位子空著。

  主座的左手邊是沈樂樂,右手邊是趙鑫。

  許逸陽也沒推脫,直接過去坐在了主座上。

  八個涼菜已經擺好了。

  張駿楠遞給他一瓶啤酒,說:“許哥,今晚喝點啊,晚上咱們去卡拉OK?”

  許逸陽接過啤酒,笑著問:“你是遇上啥好事了?”

  話音一落,張駿楠立刻不好意思了起來。

  他身邊那個長得挺漂亮的女孩,也瞬間臉紅。

  許逸陽記得這個姑娘,上次一起玩游戲的時候見過,是沈樂樂寢室里,除了沈樂樂之外,長得最漂亮的一個。

  那天晚上就看出張駿楠對她好像有點意思,現在再看這個情形,許逸陽估摸著他倆八成是在一起了。

  果然,張駿楠雖說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站起身來,端著酒杯說:“諸位哥哥弟弟、姐姐妹妹們,今天請大家出來聚一聚,就是想跟大家宣布一下,我跟小穎在一起了!”

  在場的眾人一陣起哄聲。

  明眼人幾乎都能看出來這個狀況,所以也并不覺得很驚訝。

  許逸陽下意識先去看陳猛。

  因為那天晚上,他看得出陳猛似乎對王穎也有點意思。

  果然,陳猛此時的表情多少有些不太自然。

  許逸陽心里有些警惕。

  309寢室六個人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性格也不盡相同,但有一點是許逸陽很欣慰的,就是這些人的人品都不錯。

  趙鑫一直以老大哥來做自我要求,對誰都很熱心,遇上自己的時候,又會主動放下老大哥的架子,什么都聽自己的意見,這一點就比其他人都成熟一些。

  陳猛心直口快,心腸也熱,遇事不怕事,也很講義氣,雖然有些時候稍有些沖動,但交朋友確實是個不錯的人選。

  李一鳴性格軟、話也少,但勝在踏實誠懇,也有感恩的心。

  張駿楠性子比較跳脫,屬于那種比較活潑、愛嘚啵嘚,但又沒什么壞心眼的中二少年。

  谷鵬雖然比較精明,但那一看就是南方生意人的家庭環境熏陶出來的,不過他在寢室里不滑頭,有啥是啥,這一點倒是讓許逸陽比較欣慰。

  而這五個人里,無論誰的條件好壞,沒有任何一個人時刻想著占別人便宜、損人利己,而且遇到事了也能擰到一起去,這也是為什么許逸陽一個四十歲的中年老爺們,愿意帶著這幫孩子一起玩的根本原因。

  所以,許逸陽最怕的,就是309寢室這六個人之間有什么隔閡甚至矛盾。

  早先在一起做網吧的時候,他就約法三章,強勢的杜絕了大家在生意、利益上會有什么沖突,但是,感情這種事情,可就不是他約法三章能好使的了。

  如果陳猛針對王穎有意思,但王穎又跟張駿楠在一起了,這事兒將來一定是個定時炸彈。

  于是,許逸陽便把這事兒放在心里,準備找個機會,私底下跟陳猛聊一聊。

  飯桌上都是年輕人,喜好八卦,幾杯啤酒下肚,不少人都開始追問起張駿楠和王穎在一起的過程。

  張駿楠喝了兩瓶啤酒,稍微有點上頭,于是就笑著說:“那天晚上一起玩游戲的時候,我對小穎就挺有感覺的,本來想借著打游戲的機會多增進一下感情,結果還沒來得及行動,就跟著許哥出去救火了……”

  說完,張駿楠頓了頓,又道:“回來之后,我就找嫂子要了小穎的QQ號,然后就加她好友聊天,又一起吃了幾次飯,然后就跟她表白了。”

  大家一陣哄鬧,非讓王穎說說怎么看上張俊楠的。

  王穎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說:“我就是覺得這個人還挺好的,所以就答應了。”

  趙鑫調侃道:“這么說的話,駿楠現在還在試用期啊!”

  眾人哄笑出聲。

  張俊楠急忙站起身來,大聲說:“鑫哥,你放心,弟弟一定盡早轉正、絕不給咱們309丟臉!”

  陳猛這個時候從桌上拿起煙和火機,默默起身出了門。

  其他人也沒有關注到他,不過許逸陽倒是看見了,于是便對幾人說:“你們先喝著,我去趟衛生間。”

  出了門,追上陳猛,許逸陽拍了拍他的肩膀。

  陳猛叼著煙正要點火,一扭頭看見許逸陽,急忙問:“許哥,你咋出來了?”

  “抽根煙。”許逸陽沖他比劃了剪刀手,咔嚓咔嚓的夾了兩下。

  陳猛立刻掏出煙來,遞給他一根,然后便一手拿著火機,一手護著火焰來給他點煙。

  許逸陽也伸手護住火苗,煙點燃后,兩人一邊往衛生間走,許逸陽一邊問他:“里面的事兒,你沒難受吧?”

  陳猛愣了愣,旋即感嘆道:“許哥你可真厲害,就沒啥事能逃得過你的眼。”

  許逸陽笑了笑:“一起打CS那天晚上我就覺得你不對勁,駿楠帶著王穎玩,你每一局都憋著勁要殺他。”

  陳猛急忙說:“對不住啊許哥,是我小氣了。”

  許逸陽笑著說:“都一樣,這種事兒我太能理解了,女生之間可能是比吃比穿,男生之間不就是比異性嗎,換成是我,我也得在游戲里找找駿楠的不自在。”

  說著,許逸陽又認真道:“不過,找不自在這種事兒,放在游戲里就行了,千萬別帶到生活上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