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章 你得聽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眼看許逸陽把十萬塊錢摔在自己面前,陳猛激動的騰地一下站起身來,鞠躬道:“謝謝許哥!”

  許逸陽點點頭,又數了十萬給張駿楠。

  然后是李一鳴、谷鵬。

  最后,是沈樂樂。

  十萬塊錢,對在座的六個人來說,絕對是一筆巨款。

  309寢室的五個兄弟守著面前的現金,半晌回不過神來。

  李一鳴先哭了鼻子,于是另外四個大老爺們,都哭得跟狗似的。

  雖說他們也知道比賽贊助賣了很多錢,但那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數字,怎么安排全聽許逸陽的,所以并不那么震撼。

  可是,現在七十萬現金擺在他們面前的時候,他們就深深感覺到了這種強大的視覺沖擊力。

  身為藤訊和阿里的雙料股東,這點錢對許逸陽來說,基本上連毛毛雨都不算了,所以他內心深處相當淡定。

  不過見這五個人看著現金大哭的樣子,倒是也頗有感觸。

  如果自己上輩子讀大學的時候,也能有一個人帶著自己賺這么多錢,自己怕是也會哭成這幅樣子。

  這筆錢,對這個階段的絕大多數人來說,都太重要了。

  十萬塊錢,足以讓一個赤貧的家庭,一夜之間脫貧、致富、奔向小康。

  這不光是自己賺了點錢的問題,而是一下子讓全家人上升了幾個階級。

  關于階級上升,李一鳴最有感觸,從他爺爺的爺爺開始,一直到他父親,幾輩都在晉省大山里耕耘著貧瘠的黃土地,用了幾輩人的時間,也沒能擺脫貧困。

  一代又一代的人,都在為了最基本的糊口而辛苦勞作,一代又一代的人都住在自己挖的窯洞里,只有他算是有點出息,考上了重點大學。

  但是,考上重點大學,非但沒有為他的家里脫貧,反而把家里拉入了更加貧困的深淵。

  而現在,他竟然有了能在縣城為父母買一套樓房的資本!

  而且,在他們那個縣城,一套樓房只要三萬多塊錢,這筆錢,能買三套!

  走出大山,是幾代人奮斗都未能實現的夢想,沒想到,認識許逸陽才三個月,他就帶著自己實現了!

  李一鳴伏在十萬現金面前,哭得身體都在劇烈的抖動,但他的聲音始終在盡力壓制著。

  許逸陽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一鳴,聽你許哥一句勸,這錢你自己拿好,千萬不要都給家里。”

  李一鳴抬起頭,滿臉淚痕的他,用哭紅的雙眼看著許逸陽,滿是疑惑與不解。

  在他看來,這十萬塊錢,就像是能使嫦娥奔月的仙丹,他現在恨不得立刻長出一對翅膀飛回去,把這仙丹送到家人面前、讓他們盡快服下。

  其他人也很是不解,他們都知道李一鳴家庭條件比較差,這筆錢明明可以對他全家起到極大的作用,不知道為什么許逸陽反而不讓他給家里。

  許逸陽這時候開口道:“你的父母沒有駕馭這么多錢的能力,你把錢給了他們,他們未必懂得該怎么花,如果一分舍不得花,那你把錢給他們,則一點意義都沒有,如果他們拿了錢之后亂花,你給他們反而是起了反作用;”

  “而且,這么多錢,他們放在家里可能會被偷走,存到銀行可能被人惦記,這年頭在一個貧困地區能有十萬存款,不用兩天估計就傳遍街頭巷尾,別人可能給你爸起個外號叫李十萬,這叫樹大招風;”

  “如果你家里的親朋四鄰一股腦的跑來找你父母借錢,你父母無論借與不借,都是麻煩。”

  眾人聽完這話,恍然大悟。

  別說李一鳴那一輩子勤懇種地的父母,就算是他們這些大學生,拿到十萬塊錢也不知道該怎么處理。

  許逸陽這時候又說:“如果你聽我的,這錢你先拿著,待會吃完飯就去銀行存到自己的卡里,每個月還是給你父母還有你姐姐寄點錢過去,但別太多,每人一兩千就足矣。”

  “等寒假回老家的時候,去縣里給父母買套房子,不管他們愿不愿意去住,都給他們置辦上,告訴他們這房子是以后給他們養老用的,哪怕他們偶爾進縣城辦點什么事,也有個落腳的地方、不用著急忙慌的一大早出門、大晚上回去。”

  李一鳴急忙點了點頭,說:“許哥你說的對,我都聽你的。”

  許逸陽微微一笑,又對其他人說:“大家也是一樣,錢呢,給家里自然是孝心的一種體現形式,但也要結合實際情況,如果你們覺得,這錢父母拿著,從各方面來說會比你們自己拿著更好,那就給家里;如果不確定,那還是把大部分拿在自己手里,小部分給到家里,先緩解家里的需求。”

  說著,許逸陽又道:“另外,中海是全國發展最好的城市,現在房價也不過就兩千多、三千多的樣子,偏一點的地方甚至不到兩千,我覺得,如果你們將來想留在中海發展,從現在開始,就先給自己攢套房出來,這已經有十萬了,到明年夏天,估計大家每個人去了吃喝用度,手里至少還能有二十萬左右,這筆錢,就能在稍微偏一點的區買一套大兩居的房子了,如果你們能在2000年就在中海買了房子,那你們將來一定會受益終生。”

  “買房?”

  除了沈樂樂,其他五個人都一臉茫然。

  他們真的沒有想過要在中海買房的事情,就算想,那也是胡思亂想,就像是小學生幻想自己要買真汽車一樣。

  許逸陽忽然說起這個話題,他們一下子都很難適應到這個頻率。

  許逸陽知道他們還需要時間來消化自己說的這些,于是便笑著說:“錢的問題,我就說這么多,這些也都是我個人的一點建議,當然,錢是大家的,所以一切還是大家自己做主。”

  趙鑫脫口說:“老許我聽你的,這錢我全留下買房用,回頭再讓我爸給我添一點。”

  許逸陽點點頭,說:“行,越早買越實惠。”

  陳猛說:“那我給家里寄兩萬,剩下的自己攢著。”

  “我也是。”張駿楠脫口道。

  李一鳴也忙得說:“我也寄兩萬。”

  谷鵬琢磨了一下,說:“那我也給兩萬意思意思!”

  許逸陽點了點頭,把提前買好的布袋子遞給他們,道:“行了,把錢裝起來,咱們先吃飯,吃完飯各自去各自開戶的銀行存錢。”

  沈樂樂對許逸陽說:“那個,我的錢你幫我裝著吧。”

  說完,還給許逸陽使了個眼色。

  許逸陽知道她是在說還錢給自己的事,裝作不明所以,故意開玩笑說:“你的錢你自己裝著,我可不給你裝。”

  沈樂樂白了他一眼,說:“你幫我裝一下總行吧,挺沉的,我拿不動。”

  一旁的陳猛開口道:“就是,小十斤重呢,許哥你一點也不知道體貼嫂子。”

  許逸陽瞪了瞪他:“就你話多!”

  隨后,又看著沈樂樂,道:“這樣啊,我先給你裝著,回頭再給你。”

  沈樂樂連忙點了點頭。

  吃過飯,大家各自去自己開卡的銀行。

  其實也無非就是四大行,趙鑫、陳猛、張駿楠都是工商銀行、李一鳴是農業銀行、谷鵬是華夏銀行,許逸陽和沈樂樂都是建設銀行。

  于是,許逸陽跟其他五人作別,道:“我跟樂樂去建行了。”

  陳猛忙問:“許哥,待會兒還回寢室不?”

  許逸陽點點頭:“回,回去休息一會兒。”

  “得嘞,那寢室見。”

  許逸陽拉著行李箱,跟沈樂樂一起去建行,沈樂樂跟在許逸陽身后,開口說:“許逸陽,這十萬塊錢你都存到你的卡里吧,不用給我了。”

  “為什么?”許逸陽皺了皺眉,看著她。

  沈樂樂忙道:“不是還欠你那么多錢呢嗎,能多還一點是一點。”

  許逸陽說:“你少來,說好的用你網吧收益的70來還,不能壞了規矩。”

  沈樂樂說:“我要錢也沒什么用呀,之前分的錢還都在我手里呢。”

  “那你也拿著。”許逸陽說:“你就沒有點喜歡的東西啊?”

  沈樂樂無辜的說:“喜歡的東西都有了呀!”

  許逸陽不信:“你說說,你都有啥了?”

  沈樂樂說:“衣服鞋帽都夠穿,東西也都不缺,這就夠了呀,還有房子,那么貴的房子放在那,我覺得特別滿足。”

  說著,沈樂樂低聲嘀咕一句:“除了你之外,該有的我都有了。”

  許逸陽根本聽不清她低聲嘟囔的是什么,追問道:“你剛才說啥?”

  “沒事。”沈樂樂說:“反正就是我要錢也沒用,不如早點還給你。”

  許逸陽大手一揮,脫口道:“不許!就按我說的來!”

  沈樂樂嘟囔:“干嘛這么霸道啊,不能打個商量嗎?”

  “不能。”許逸陽說:“你得聽話,以后咱倆之間說好的事情,不要隨便變卦,不然這很影響你在我心里的形象。”

  沈樂樂頓時慌了起來,忙指著那個行李箱,義正言辭的說:“我剛才跟你開玩笑的,這箱子里還有我三萬呢,你可不許都拿走!”

  許逸陽對沈樂樂這個表現非常滿意,笑了笑,說:“這還差不多。”

  沈樂樂幽怨的看了他一眼,故意伸出腳尖捅咕了一下許逸陽的行李箱,心里又氣又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