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三章 我不發表意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察覺到不對勁,陳欣琳便下意識的問許逸陽:“小許,聽你口音應該不是本地人吧?”

  許逸陽微微一笑:“我是齊魯人。”

  “齊魯啊。”陳欣琳笑道:“好地方啊,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許逸陽說:“父母做點服裝和培訓類的小生意。”

  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許逸陽自己心里也有數,中海御景的房子一百六七十萬,車位好幾萬,房子大,買齊家具家電少說又得二三十萬,一輛奧迪A6六七十萬,這就奔著三百萬去了,而且這還只是在中海的置業,如果自己說父母是臨時工,陳欣琳自然是不可能信的。

  陳欣琳聽了許逸陽的說法,輕輕點了點頭,她也覺得許逸陽家庭條件應該很好,否則家里不可能給他在中海置辦這么一大套。

  對于她和佟方權來說,也都先入為主的認為,這些都是許逸陽家里給的,而不可能是許逸陽自己賺的。

  吃飯的時候,佟方權接到一個電話,跟大家說了聲抱歉,就拿起手機往客廳走。

  許逸陽聽他談話的內容,屢次提到A的關鍵詞。

  許逸陽是理科出身,對這兩個英文縮寫還是很了解的,這兩種,都是未來3G通信時代的國際標準。

  佟方權在電話里,還屢次提到ITU,許逸陽知道這三個字母,是國際電信聯盟的縮寫。

  等佟方權打完電話回來,許逸陽開口道:“佟叔叔,抱歉剛才聽到您說道TDSCDMA和ITU,冒昧的問一下,您是從事電信工作的嗎?”

  佟方權微微一笑,說:“我在華夏電信工作。”

  說著,佟方權好奇的問:“你對通訊行業有了解?”

  “一點點吧,就是看書了解過一些皮毛。”

  佟方權笑著問:“那你知道3G網絡嗎?”

  許逸陽點了點頭:“您剛才說的A還有WCDMA,應該都是3G標準吧?”

  佟方權眼睛一亮,驚訝的說:“這你都知道?”

  說完,佟方權又補充道:“90年代初國際上就在搞3G網絡技術,一直到98年,ITU才截止了3G標準提案的申報,不過現在還沒有公布到底哪些3G標準入選國際標準。”

  許逸陽好奇地問:“那國內用戶真正能用上3G,恐怕還要等很多年吧?”

  佟方權笑著說:“全面商用,估計還要等個八到十年吧!”

  佟方權沒想到,許逸陽一個文科大學生,竟然還知道3G網絡,以及3G技術的名稱。

  所以,兩人好像一下子找到了話題,就電信行業聊的不亦樂乎。

  許逸陽有些后世的記憶,所以他能說得出TDSCDMA的技術是源自西門子,SCDMA的技術源自歐洲,CDMA2000源自美國高通。

  能了解到這個層面,已經讓佟方權驚為天人。

  不過更多的內容,許逸陽就沒有再提過了,自己只是做個拋磚引玉,等著佟方權基于目前技術的實際情況來給自己科普。

  佟方權在聊天中告訴他,目前這三種技術,代表著未來3G網絡的三個方向,大家現在都在等,等國際電信聯盟的結果出來,看看到底哪些技術能夠成為國際標準,然后立刻跟進。

  許逸陽真正關心的不是哪個技術能夠成為國際標準,他更關心的,是佟方權到底在電信公司到底是什么職務。

  現在的華夏電信,并不是后世與移動、聯通三網鼎立的那個電信,現在的電信其實是移動的前身,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

  這家公司在許逸陽的記憶中,是在進入21世紀后沒多久更名為華夏移動的,那個時候才是后世那個移動公司。

  換句話說,佟方權現在,其實是移動員工。

  而且,據他所說,他現在是在電信中海分公司,負責整個增值業務。

  佟方權本身是電信工程師出身,后來因為運營管理干得比技術還要好,所以才一步步轉崗成了管理人員。

  而且,因為懂技術,所以他轉管理人員之后,比不懂技術的管理人員更具優勢。

  許逸陽印象中,有很多公司都是靠著給移動做服務商發財的,比如提供各種短信包月服務,比如包月天氣預報、包月黃歷、算命、測姻緣。

  比如服務商推出一種天氣預報的包月短信服務,每天給用戶發一條短信、提示當地的天氣預報,一個月的費用是五塊錢,那么一般情況下,提供服務的這家公司就能收入一塊五到兩塊。

  一個人看起來很少,但如果有一百萬用戶,那一個月營收可能就能達到兩百萬。

  這也是為什么,在某一個特殊的時間段,省市級電視臺上,到處都是短信測字、測名字、算命、測姻緣、測運勢的廣告。

  就是因為這種服務真的很賺錢,隨便推出幾個成本極低的包月服務,然后推廣出去,一個月收入可能就是千萬級的了。

  許逸陽覺得,自己可以跟佟方權保持一定的接觸,未來如果真的時機合適,自己也可以搞個這樣的公司,去跟移動合作,反正自己有技術、有團隊,只要開發一套短信關鍵詞應答系統,就可以上線服務了。

  到時候如果做得好,也是一個很強的現金流業務。

  許逸陽便希望能夠與佟方權多些接觸,最好是能留下一個好印象,以后能有機會合作。

  于是,他適當利用自己對電信行業未來發展的了解,跟佟方權聊了很多電信行業的事情。

  一邊虛心討教,一邊又能隨意的說出比較精準的預測,很快就讓佟方權仿佛找到了知己。

  因為知道未來的移動在3G時代,因為TDSCDMA,幾乎葬送了2G時代的一切優勢,許逸陽甚至點出了TDSCDMA,未來在某種程度上有可能悲劇的結論,一下子就讓佟方權震驚不已,連忙追問:“小許,你是怎么得出這個判斷的?”

  許逸陽微微一笑,說:“其實我不懂相關技術,不過我看過相關的文獻資料,有一個說法是說,TDSCDMA本身其實是有弊端的,而另外兩個技術標準從來沒干過這種殺雞取卵的事情,所以但從這個邏輯推斷,我認為TDSCDMA在另外兩個技術標準面前,應該沒什么競爭力。”

  佟方權不由豎起大拇指:“說的太對了!在我的角度看,TDSCDMA的技術也是有些缺陷的,不過這里面的彎彎繞很多,也牽扯到自有知識產權這個比較受關注的標簽,所以待遇也比較特殊。”

  許逸陽忙送出一記馬屁道:“佟叔叔,我本來還有些納悶,聽您這個業內人士這么一說,我就明白了。”

  佟方權微微一笑,說:“你這么喜歡電信行業,怎么還選了英語專業?”

  許逸陽撓撓頭:“我研究這些就是玩票性質,真要往專業走我哪能行,以后還得跟佟叔叔多學習。”

  說著,許逸陽又問:“佟叔叔,方便留個電話嗎?”

  “當然。”佟方權也覺得許逸陽很對自己的脾氣,聊的也比較投機,于是便起身從自己掛著的西裝口袋里掏出一張名片,遞給許逸陽。

  許逸陽欣喜不已,連忙小心收起。

  吃過飯,許逸陽便和李萱一起告辭離開。

  佟悅薇像個羞答答的小丫頭,一路把他們送到電梯口,還一直跟許逸陽說:“許逸陽,你有空就上來找我玩啊!”

  許逸陽心里無奈,但還是禮貌的點了點頭。

  其實心里都他媽快愁死了。

  他并不是反感佟悅薇,關鍵是,佟悅薇跟自己挨得越近,顧思佳就與自己離得越遠。

  佟悅薇可不知道,自己與許逸陽以及顧思佳之間的這種微妙的三角關系。

  眼看許逸陽坐電梯下了樓,她開心的手舞足蹈起來。

  不料一回頭,媽媽竟然就在電梯間的拐角處看著自己。

  佟悅薇急忙吐了吐舌頭,強迫自己恢復了正常。

  回到家里,陳欣琳故意把佟悅薇拉到沙發上,然后又把老公招呼過來,說:“今天這件事還真是有緣分,老佟你對這個小許印象怎么樣?”

  “很好啊。”佟方權不假思索的說:“電視上都報道過好幾回了,央視都報道了三次,這樣的小伙子真是太難得了,你看,不光是遇到火災見義勇為,遇到你被人欺負,也能見義勇為,這就證明這孩子善良正直。”

  陳欣琳點點頭,說:“確實挺厲害的,不是說自己還帶著同學賺錢開網吧嗎?能有這種能力的年輕人太少了,而且來上大學,家里能給買房買車,看來家庭條件也不錯。”

  佟悅薇急忙說:“許逸陽可厲害了,他還搞了網站、搞了CS大賽,第一屆我們戰隊沒能打進八強,這次第二屆比賽,我們的目標就是能打進八強。”

  緊接著,又忙得補充道:“哦對了,第二屆CS戰隊比賽,冠軍獎金十萬呢!而且比賽的決賽環節要在紅口體育館打,人家說光場地費用和獎金加起來就超過一百萬了。”

  佟方權驚訝的問:“成本這么高,還不得賠死啊?”

  陳欣琳笑道:“你懂什么,人家敢花這么多錢,廣告費贊助費肯定是這個的好幾倍!”

  佟方權訕笑一聲:“說的也對。”

  陳欣琳感嘆道:“真的厲害啊……他才多大?大一新生,十八歲、十九歲?了不起二十歲。”

  佟悅薇急忙說:“許逸陽還沒到十九歲呢,他生日是1月12號。”

  陳欣琳深深的看著她:“人家的生日你記得這么清楚?”

  佟悅薇一緊張,修長彎翹的睫毛都跟著顫動,慌忙掩飾道:“之前我們吃飯的時候聊起過,思佳、許逸陽,還有我。”

  陳欣琳好奇的問:“思佳也認識他?”

  “認識呀。”佟悅薇下意識道:“他倆是一個班的,許逸陽班長,思佳副班長。”

  “噢……”陳欣琳故意拖了一個很長的尾音,大有深意的笑道:“怪不得前段時間,人家思佳班上搞課外活動,你也要跟著去,原來是這么個原因啊。”

  佟悅薇立刻羞紅了臉,脫口道:“誰說的?不是啊!你別瞎說啊!”

  陳欣琳故意撇撇嘴,說:“你跟媽還有什么好藏著掖著的?媽又不反對你。”

  “真噠?”佟悅薇頓時一喜,緊接著臉上變得更紅了幾分。

  陳欣琳點點頭,說:“真的,媽不反對。”

  佟悅薇這才欣喜不已的說:“謝謝媽媽!”

  佟方權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聽著,聽到這兒有些坐不住了,脫口道:“那個……現在就鼓勵悅薇談戀愛,是不是早了點?”

  陳欣琳白了他一眼,俏皮的說:“我沒說鼓勵啊,我只是說不反對。”

  佟方權把手一攤:“有什么區別嘛!”

  陳欣琳認真說:“小許這么優秀的男生,當你寶貝女兒的男朋友,你不愿意?”

  “我……”佟方權心里雖然有些酸酸的,但還是嘆了口氣,說:“我不發表意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