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二章 讓他當會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于是,她特別雞賊的故意先上了電視臺的車開走,打算準備去路口繞一圈再悄悄回來。

  許逸陽送走了孫赫陽以及其他警察乘坐的警車,然后才對身邊的幾人說道:“咱們回趟燒傷科,我取了點錢給那個小姑娘的爸媽送去。”

  趙鑫急忙說:“老許,你不夠意思啊!這錢不得咱們大家一起出嗎?”

  許逸陽說:“不必了,我來出就行了。”

  “許哥你少來!”陳猛脫口道:“這錢必須從網吧里出!咱們網吧現在收入這么好,幾萬塊錢還叫事兒?”

  “就是!大家一起承擔!”

  其他幾人也都紛紛表態,都覺得這錢不能讓許逸陽一個人出。

  許逸陽其實無所謂幾萬塊錢,畢竟他現在是藤訊和阿里的股東,以后別說幾萬塊人民幣,搞不好身價都得上萬億人民幣。

  這可不是他癡人說夢,藤訊和阿里上輩子市值最高的時候,加起來超過九千億美元,六萬億人民幣,能占17,身價就過一萬億了。

  所以,幾萬塊錢在他眼里,真的就是九牛一毛。

  不過與此同時,他也為大家價值觀的高度趨同,而感到慶幸。

  起碼,大家都不是吝嗇的主。

  在這種事情上,能達成共識,確實讓他倍感欣慰。

  于是,他也就沒再多說,當場答應下來。

  七人回身上樓的時候,盧笛帶著老張悄悄跟在后面,見許逸陽他們進了燒傷科的病房,她便不敢再上前了,而是跟老張在走廊的盡頭處找了個地方藏了起來。

  許逸陽重返病房,找到小姑娘的父母,把他倆叫了出來。

  在病房門口,許逸陽才把五萬塊錢拿出來,遞給夫妻二人,說:“這筆錢是我們的一點心意,留著給孩子后期恢復、整形,孩子還小,一定要盡力把孩子治好。”

  兩人見此,忙拒絕說:“這怎么能行呢,你是救火的英雄,我們不能要你的錢……”

  許逸陽說:“這錢是我們七個人的一點心意,你們就拿著吧,主要是為了讓孩子能更好的恢復,這關乎孩子一輩子,你們就別跟我們客氣了,萬一你們錢不夠、孩子關鍵階段沒恢復好,留了疤痕什么的,可能是伴隨終生的事情。”

  夫妻二人一聽這話,豆大的淚珠不斷滾落。

  醫生說過,恢復得再好,也不可能完好如初,留疤是肯定的。

  但是,關鍵就在于,留疤的多少,以及嚴重程度。

  如果后續費用充足,那就可以盡可能的縮小、減弱疤痕,反之的話,唯一的選擇就是采取單一的治療手段,以治好為主,那樣的話,孩子將來的疤痕可能會很嚴重。

  他們家里沒什么錢,一想到后續幾萬塊錢的治療康復費用,兩人也愁的難受。

  但是沒想到,許逸陽竟然雪中送炭,給他們捐助了五萬塊錢巨款。

  出于內心,他們不想收;但是,出于現實,他們也知道,不得不收。

  兩人拿著錢,膝蓋一彎便要下跪,幸好大家反應快,紛紛上前攔住。

  許逸陽最后囑咐道:“錢一定要用在孩子身上,無論如何,別耽誤孩子的治療和恢復。”

  夫妻二人流著淚,一個勁的點頭。

  許逸陽輕嘆一口氣,拍了拍女孩的父親,說:“安全起見,出去找個銀行把錢先存上吧,我們走了。”

  兩人忙得要送,許逸陽擺擺手,跟同寢以及沈樂樂匆忙離開。

  待他們離開之后,盧笛才現身去采訪了女孩的父母。

  她知道許逸陽給了夫婦二人一筆錢,但不知道給了多少。

  之前在病房里的時候,她也聽到了醫生的話,后續需要差不多兩三萬塊錢的樣子。

  她還在想,許逸陽會不會直接給女孩父母三萬塊錢、讓他們徹底沒有后顧之憂?

  不過她又想,應該不太可能吧,三萬塊錢是筆巨款,普通家庭不吃不喝也要攢個兩年甚至更久,許逸陽跟他們非親非故,怎么可能捐這么多錢呢。

  可是,真去采訪女孩父母的時候,她才知道,原來許逸陽一把就給了五萬!

  盧笛忽然覺得,這個許逸陽,簡直完美的不像是個真實存在的人。

  他已經救了二三十條人命,竟然還自掏腰包、給一個小姑娘捐了五萬塊錢。

  而且,他捐錢時,故意避開了所有人,避開了區分局的領導、避開了記者,悄悄把錢給了女孩的父母。

  要不是自己多留了一個心眼,一直關注著許逸陽,很可能就把這個堪稱偉大的善舉給錯過去了。

  她紅著眼返回電視臺,把今天采訪的帶子交給領導,一邊抹著淚,一邊說:“領導,許逸陽這件事,我們一定得好好報道、讓更多的人知道才行。”

  領導看完資料之后,也深受感動,說:“趕緊把素材剪出來,放在晚間新聞里播出!”

  說完,他贊嘆不已道:“小盧,你做的非常棒!繼續跟進這個新聞,等這件事過去,我升你做組長!”

  許逸陽在區分局做筆錄的時候,校領導看到午間新聞,激動的的從家里跑去學校,招呼其他的校領導一起加班開會。

  校長、副校長、院長、副院長,以及教務處主任齊聚,就這件事興高采烈的討論了一下午。

  討論的內容無非就是怎么趁熱打鐵,多做一做相關宣傳,也讓中海外跟著露露臉。

  畢竟包括許逸陽在內的七個救火勇士,那可都是中海外的大一新生,對學校名譽真是一個極好的促進和加強。

  不過,讓大家有些郁悶的是,許逸陽竟然沒在記者面前說出學校的名字。

  校長甚至迫不及待的要把許逸陽找過來,當面問問情況,然后再交代他一下,回頭接受采訪的時候,一定要把中海外國語學院的名字帶出來。

  但胡秉文打消了他的念頭,他說:“我給許逸陽打過電話了,他好像對學校有些不滿意的地方。”

  “對學校不滿意?”校長驚訝的問:“怎么回事?”

  “還不是學生會的那幫人。”胡秉文說:“你說學生會這幫家伙也是吃飽了撐的,怎么老是跟許逸陽過不去?”

  “奇怪……”校長皺了皺眉,說:“上次學生會跟許逸陽有點沖突,但是那幾個學生咱們不是已經處理過了嗎?處罰力度也很大,怎么還有人找他麻煩?”

  胡秉文無奈的說:“就是為了演出節目的事情,許逸陽班上報了三個節目,到了學生會都給打回來了,許逸陽跑去跟那個學生會的干部吵了一架,對方竟然公開說他不配代表中海外,這下把許逸陽惹惱了,跟我說連香港交流也不準備去了。”

  “這個……”校領導眉頭皺的極緊,氣憤的說道:“學生會真是一幫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要是實在不行,全部拿掉重選一批算了!”

  胡秉文說:“我也是這個想法,學校說什么也得把學生會的事情一勞永逸的解決掉,絕不能讓他們再跟許逸陽作對了,以許逸陽的脾氣,搞不好一生氣學都不上了。”

  “嗯。”校長連連點頭,說:“要我說,想一勞永逸解決學生會的麻煩也簡單,直接把現在的幾個核心干部都拿掉,然后讓許逸陽當會長得了,他自己當學生會的會長,總不能再受學生會的氣了吧?”

  教務處的李云輝急忙說:“校長,哪有大一學生當學生會會長的,這事以前也沒出過啊!”

  校長反問他:“許逸陽這樣的學生,以前出過嗎?”

  “沒有……”李云輝尷尬的說:“我是怕大二大三大四這幫老生們不服氣,萬一你把許逸陽弄成學生會會長,他們一天到晚跟許逸陽對著干,那還是很麻煩。”

  “不要緊的。”校長擺擺手:“麻煩我也認了,起碼得向許逸陽表明學校的態度,你看看現在他的新聞熱度有多火,萬一哪天接受采訪的時候,一下子把對咱們學校學生會的怨言說出去,那學校形象成什么了?”

  李云輝忙道:“可以跟他交代一下嘛,有損學校形象的事情盡量別說。”

  校長眉毛一立:“開玩笑呢?你能管得了他?他一年賺的錢,估計得上千萬了,你憑什么覺得他會聽咱們的?”

  胡秉文補充道:“據我說知,不是上千萬,是幾千萬,他的英語培訓班在今年年底會在齊魯開十七家分部,估計到時候至少十萬學員。”

  “幾千萬……”校長咋舌道:“快趕上咱們一年收的學雜費了……”

  李云輝嘆了口氣,道:“好吧,校長您做決定就好,我沒意見。”

  校長點點頭,道:“那就這么定了,回頭去一趟許逸陽的寢室,把這個決定跟他說說。”

  胡秉文愁道:“我是怕,就算學校讓他當學生會的會長,他也瞧不上。”

  校長忙說:“再給點獎勵,這不是見義勇為嘛!理應表彰一下!雙管齊下,也能凸現誠意!”

  李云輝立刻獻計道:“肯定得開個表彰大會,再請一些記者過來,好好表彰一下,不但能在學生面前樹立道德模范,還能在外界給學校長臉啊!”

  校長贊許的說:“不錯,表彰大會一定得開!”

  說完,又一個人嘀咕道:“得給他們幾個想個什么榮譽稱號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