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一章 見義勇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此時,許逸陽他們雷打不動的七人組,剛在校外找了個飯店包廂吃午餐。

  吃飯之前還沒人認識他們,吃飯的過程中,服務員就把他們給認出來了。

  一問才知道,原來是外面大廳的電視上,正好在播這個新聞。

  老板跑過來跟他們握手感謝,還非要給他們免單,最后真的死活都不愿意收錢,非說他們是救火英雄。

  大家一下子還有些不太適應這種感覺。

  謝過老板之后,他們打了兩輛車去了區分局,按照流程,要過來做個筆錄。

  好在沒讓出租車司機給認出來。

  不過,出租車上的電臺,也在說這個事兒。

  出租車司機一邊聽,一邊說:“乖乖,現在的年輕人真不得了啊,救了二十幾個人,多大的功德喔!”

  許逸陽和沈樂樂對視一眼,給了對方一個微笑。

  坐在前面副駕上的陳猛給司機師傅捧起了哏,笑著說:“可不唄,簡直牛逼壞了!”

  車到了區分局。

  許逸陽做的出租車剛到門口,就看見了在這等候多時的記者盧笛。

  因為熟知此類案件的后續流程,知道許逸陽肯定要來區分局,于是他們從上午就開始在這蹲點。

  盧笛還是跟老張打配合,與此同時,因為臺里對這個新聞非常重視,所以還專門增配了兩個攝像師,希望能夠捕捉到更多的素材。

  雖然許逸陽拒絕了專訪的請求,但盧笛也不打算放棄繼續對他,以及對這件事進行跟蹤采訪。

  一見許逸陽來了,盧笛立刻興奮的說:“老張,快快快,開機!”

  “好嘞,開了!”

  “走!”

  盧笛拿著麥克風在前面一路小跑,一直跑到許逸陽面前站定,連忙說:“許先生,請問您是來分局協助民警做筆錄的嗎?”

  許逸陽點點頭:“對。”

  盧笛急忙問:“那請問,這件事情您的學校領導知道了嗎?”

  許逸陽笑道:“我也不知道學校領導到底知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好像也沒什么關系。”

  盧笛也笑了,說:“那請問,您待會做完筆錄之后,有時間接受一下我們的專訪嗎?”

  許逸陽說:“訪問昨天不是做過了嗎?今天就別做了吧?”

  盧笛忙道:“因為我們也是想對這件事情進行一個后續跟蹤,另外,我們也想號召廣大群眾,尤其是工商個體戶多跟您學習,所以還是希望您能接受一下我們的專訪……”

  許逸陽抱歉的說:“對不起啊,我是真的不想再接受采訪了,再說,我覺得群眾和個體戶最主要的,是樹立一個防患于未然的消防意識,不必要完全向我學習,還是要向專業的消防專家學習才對。”

  盧笛還不死心,又說:“很多獲救群眾都很想見您,而且他們有一些在醫院治療,因為這些住客基本上都是家人嘛,所以沒受傷的基本上也都在醫院,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過去看看他們?”

  許逸陽想了想,問:“受傷情況怎么樣?沒有生命危險吧?”

  “沒有。”盧笛說:“有一個小姑娘受傷比較嚴重,但沒有生命危險。”

  許逸陽想起凌晨救火時,院子里那個衣服遇火貼在皮膚上的小姑娘,心里忽然有些揪心,于是不假思索的說:“我一會就去看一看,不知道他們在哪家醫院?”

  “在中山醫院!”

  在區分局,接待許逸陽他們的,是區分局的局長孫赫陽。

  因為是轄區內的案件,而且又是避免了一場嚴重火災事故,孫赫陽對許逸陽他們也極為重視,所以聽說他們來了,便親自下來接待。

  在區分局里遇到的每一位民警,都沖他們七個人鼓掌、豎大拇指,以至于許逸陽這種臉皮厚的中年大叔都有些臉紅了。

  孫赫陽握著許逸陽的手,一連說了好幾句感謝,感謝他們拯救了這么多無辜生命,挽救了這么多家庭。

  許逸陽發自肺腑的說:“您言重了,我們就是做了一點舉手之勞,真沒有您說的這么了不起……”

  孫赫陽擺擺手:“救人就是了不起,更何況救了這么多人,當然更了不起!”

  隨后,孫赫陽對許逸陽說:“我們上午就已經提報市局,為你們申請見義勇為的表彰,市局也已經正式發布了關于表彰獎勵你們七位見義勇為的決定,正式授予你們中海市見義勇為勇士稱號,同時每人給予人民幣五千元現金獎勵!”

  許逸陽忙說:“感謝領導的肯定和獎勵,獎金就不必了,還是留著給更需要的人吧。”

  孫赫陽笑著說:“這是市局的決定,我們也是代為轉告,待會做筆錄的時候,你們把個人信息留一下,到時候市局會把證書做好送過來。”

  許逸陽一聽這話,急忙道謝,不過心里也已經打定主意,如果發獎金的話,就把獎金都捐出去。

  筆錄做起來很簡單,就是詳細說一下從聽說火災,到最后救火結束的全過程。

  七人相互補充,很快就把昨晚的經過詳細的重構了一遍。

  筆錄快做完的時候,負責記錄的民警對許逸陽說:“黑旅館的經營者就在我們分局,他倆想見你一面,跟你當面道謝。”

  許逸陽詫異的問:“他們在這兒?”

  “對啊。”民警說:“涉嫌消防責任事故罪,已經被刑拘了,不過多虧了你,無人死亡,他們量刑也在三年以下或者拘役,要是沒有你們及時趕到,萬一有人死亡,得判三到七年。”

  說著,民警補充道:“判刑只是一方面,真有死亡,光賠償就得讓他們傾家蕩產。”

  許逸陽點了點頭,說:“道謝就算了吧,也挺尷尬的。”

  民警勸道:“還是見一見吧,兩口子哭一夜了,一直說想見你。”

  許逸陽略一思忖,便道:“那行吧。”

  民警點點頭,起身出去。

  片刻后,幾位民警領著一對戴著手銬的中年夫婦走了進來。

  男的許逸陽沒見過,女的倒是在現場的時候見到了,就是給自己開門的那個中年女人。

  兩口子都眼眶通紅的,一進來,那女的見到許逸陽,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就要磕頭。

  男人一見她跪下,急忙也跪下,周圍幾個警員趕緊把兩人拉住,這時候,兩人已經哭成了淚人,簡直就是嚎啕大哭,嘴里說著一些本地方言,許逸陽倒是聽明白了個七七八八,大意就是,自己是他們一家人的救命恩人。

  從被抓到現在,這兩口子真是沒有半點怨言,反而慶幸的幾次抱在一起痛哭,萬幸沒有釀成大禍,否則真的是永世不得翻身,良心也會一直備受苛責。

  許逸陽安慰了兩人幾句,民警就把他們帶走了。

  許逸陽和幾個同寢,也跟諸多民警,以及局長孫赫陽告別,準備去醫院看看傷者。

  孫赫陽無意間聽說許逸陽他們要去醫院看傷者,于是忙得說道:“正好我們分局也要去醫院慰問,干脆就跟我們的車一起去吧。”

  許逸陽點點頭,問:“孫局長,不知道附近沒有賣鮮花和水果的地方?”

  孫赫陽說:“醫院附近就有,咱們先走。”

  “好。”

  盧笛一行新聞工作者自然也興沖沖的驅車跟著,這也是非常重要的新聞素材。

  許逸陽七人自費在醫院門口買了一些鮮花和水果,區分局的警察同志也買了不少,盧笛也代表電視臺買了一些。

  因為傷者情況不一,所以分散在兩個不同的科室,燒傷的在燒傷科,濃煙吸入過多的都在呼吸科。

  許逸陽先去看了燒傷科的傷者,因為他們的傷勢相對更嚴重一些。

  一到燒傷科,幾個傷者以及他們的家屬便都圍了上來,各種感謝聲音不絕于耳。

  許逸陽主要關心那個小姑娘的傷勢,一見面,才發現小姑娘的臉上,肩膀以及后背都裹上了紗布。

  見到許逸陽,小姑娘忍著劇痛跟他說謝謝,倒是讓許逸陽心里有一些承受不起。

  因為他到的時候,小姑娘已經脫離了火場,而且也已經受了傷,其實自己并沒有為她做什么。

  小姑娘雖然小半張臉裹著紗布,但也還是能從五官上看出,她長得十分漂亮可愛,而且性格也非常堅強,她的父母雖然一直在悄悄抹眼淚,但她從始至終都沒有哭過,甚至還笑著跟許逸陽說話。

  于是許逸陽把一束鮮花放在她的床頭,鼓勵她要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好好恢復。

  分局的局長孫赫陽也上前慰問,然后又向主治醫生了解傷者的情況。

  目前小女孩的傷勢基本穩定,后續除了治療之外,主要是恢復。

  燒傷的地方會留疤痕,所以后續的康復以及祛疤可能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甚至還需要進行取皮植皮。

  許逸陽比較關心的是醫療費用的問題。

  主治醫生告訴他,黑旅館老板的家屬,今天已經送來了幾萬塊的醫療費用,但是這筆錢是均攤給所有傷者的,所以到小姑娘身上,基本上只夠前期治療。

  后期的恢復和去疤整形,可能還需要兩三萬塊錢。

  許逸陽默默的點了點頭,隨后又去了呼吸科,看到了那些被自己救下來的三、四層被困人員。

  中途,他借口去衛生間,偷偷出去找銀行取了五萬塊錢現金。

  但是他不知道,盧笛一直在關注他,見他中途開溜,便故意讓一位攝影師遠距離悄悄跟著。

  許逸陽進銀行的時候,這位攝影師就在馬路對面扛著機器、打著長焦一路跟拍。

  把現金踹在懷里,許逸陽回到醫院并沒有著急給女孩的家長送過去,他不想當著這么多領導的面送錢,顯得多少有些不那么純粹。

  于是,在要走的時候,他們七個人跟著孫赫陽一起來到醫院停車場,孫赫陽提出要送送他們,但許逸陽以有點私事為由拒絕了,說:“孫局長您先走吧,我們幾個打車回去。”

  孫赫陽幾番堅持,沒能說服許逸陽,便只好與他告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