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八章 留一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原本,偷偷摸摸跟在后面,想一看究竟的佟悅薇,最后是哭著從小樹林里跑出來的。百度筆趣閣MM,更多好免費閱讀。

  她沒想到,許逸陽隔了將近半年還記得當初那件事。

  更沒想到,自己在許逸陽眼里,竟然是一個摧殘幼小狗狗的女魔頭……

  顧思佳追著她一直勸也沒有用,后來干脆拉著她跟自己回了家,跟她一個被窩安慰了她一個晚上。

  許逸陽真不知道自己跟寧若琳鉆個小樹林,佟悅薇竟然拉著顧思佳悄悄跟著,更不知道自己的一席話,又把佟悅薇說的哭著跑了出去。

  寧若琳還想知道,這個怕人的小土狗究竟經歷了什么,許逸陽沒跟她明說,因為多少有些難以啟齒。

  許逸陽便岔開話題問她:“你平時經常來照顧這些流浪貓和流浪狗?”

  寧若琳點點頭,說:“每天都過來喂食。”

  說著,她從書包里掏出一個沉甸甸的塑料袋,打開之后,里面全是顆粒狀的貓糧。

  一見她打開貓糧,一大群謹慎的流浪貓就都圍了過來。

  她又從包里掏出幾個鋁制的飯盒,準備把貓糧倒進去。

  許逸陽伸手接過貓糧,兩人配合著把幾個飯盒倒滿,然后才逐個擺到了流浪貓面前。

  眼見一大群貓吃的起勁,寧若琳松了口氣,又拿出兩個魚罐頭,走到了兩個喂養小貓的母貓跟前,把罐頭打開,遞到它們的嘴邊。

  許逸陽問她:“你養這么多貓,不少花錢吧?”

  “還好了。”寧若琳說:“這些貓糧是買的貓舍老板自制的,比較便宜。”

  許逸陽說:“就算很便宜,可這么多貓,一個月也得不少錢吧?”

  “兩千左右吧。”寧若琳說:“大部分是貓糧的成本,我們寢室,還有隔壁兩個寢室的女生一起在做,她們每個人每個月一百塊錢,我是發起者,所以出三百。”

  許逸陽點點頭,說:“要不我也贊助一下吧。”

  寧若琳笑道:“好啊,求之不得,剛好這還有十幾只小奶貓,馬上長大了就要吃貓糧,預算正吃緊呢。”

  許逸陽問:“需要多少錢?”

  寧若琳說:“你要是也感興趣,以后也可以認捐一份,一個月一百塊就可以。”

  許逸陽說:“這樣,我一個月出一千吧,不夠用你再跟我說。”

  “真的?”寧若琳驚喜的說:“一千可不是個小數目……”

  說完,又恍然道:“哦對,一千塊對你來說肯定不算什么,那我可就不跟你客氣了!”

  許逸陽畢竟還是有名氣的。百度筆趣閣MM,更多好免費閱讀。

  不光是特招考試第一名,還是大一人人羨慕的神仙班長。

  倒賣軍訓服外加開網吧的事兒,在中海外也是人盡皆知,雖說沒人知道許逸陽到底有多少錢,但誰都知道,一千塊錢對許逸陽來說,真是毛毛雨。

  許逸陽直接從錢包里數出一千塊錢,遞給寧若琳說:“以后每月一號交當月的費用。”

  寧若琳點點頭,接過錢感謝道:“謝謝你啊許逸陽,每個月我們也會出一個費用明細,到時候會給你過目的。”

  許逸陽擺擺手:“這些事情你們來弄就行了,我就不過問了。”

  說著,許逸陽又道:“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記得跟我說。”

  許逸陽心里,其實挺佩服寧若琳的。

  他見過很多喜歡小動物的女孩子,但大多數都比較浮夸,更多的是為了滿足一個拍照發微博,或者發朋友圈的心理需求,愿意一直為它們負責人的很少。

  能像她這樣,默默把這件事情堅持做起來的,確實不多見。

  寧若琳也挺感謝他,笑著說:“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跟你聯系的。”

  說完,又道:“要不,咱倆交換個手機號吧。”

  許逸陽點點頭,掏出手機來,道:“你的手機號是多少?我給你打過去。”

  “好。”寧若琳報上手機號,兩人互存了號碼,這時,許逸陽的手機接到陳猛打來的電話,說:“許哥,還沒開完會?大家等著你一起去網吧呢,大概幾點完事啊?”

  許逸陽說:“你們還在寢室嗎?”

  “對。”

  許逸陽便道:“那馬上過來。”

  掛了電話,這才對寧若琳說:“我有點事,就先走了。”

  “好的。”寧若琳點點頭,笑道:“再次感謝!”

  “客氣了。”

  周六,許逸陽給沈樂樂找了一個專業的伴舞團隊。

  團隊是一個舞蹈工作室老板自己攢的,都是年輕女孩,經常承接一些商業演出,很擅長熱舞。

  許逸陽跟她們談好了號晚上的檔期,不過,節目預選就先不讓她們來了。

  一是時間來不及排練,二是許逸陽覺得,在正式演出之前,都別讓伴舞露面,直接等演出當天,讓她們跟著沈樂樂一起上去,把現場氣氛炸起來。

  甚至,許逸陽都不準備讓沈樂樂用做好的搖滾版伴奏去參加評審,這搖滾版的伴奏是現場氣氛的王牌,藏得越深,效果就越好,不然今天要是讓其他參加節目的人也都聽到了,到時候現場氣氛必然會受影響。

  所以,他打算讓沈樂樂先用張惠妹的原版伴奏去參加評審,到時候等現場演出的時候,把伴奏帶一換,上了臺,直接來個技驚四座。

  之所以要留一手,也是因為學生會這幫鳥人讓許逸陽意識到,這幫人一定會處心積慮跟自己對著來,本身這首歌就有可能被這幫鳥人抓住把柄,所以還是先把搖滾版的伴奏、熱舞這些都藏起來。

  至于這節目能不能過審,許逸陽壓根就沒做他想。

  這次報的倆節目,只要評審的時候現場效果達標,學生會要是敢不給自己過,那自己就直接找校領導公開懟他們一波。

  要是不解恨,就在新世紀論壇上也懟他們一波。

  自己怕啥啊?

  又有啥可怕的?

  許逸陽他們班被安排在周日下午。

  聽說評委就是上次開會的那七個學生會干部,許逸陽心里就有點膈應,要是就這幫孫子在,肯定得給自己找點別扭。

  到了周日下午,許逸陽帶著參加參加演出的同學,來到節目審核的階梯教室。

  到了現場之后,許逸陽發現,階梯教室最前面第一排,做的還是那七個家伙,后面則坐了至少一兩百個參加演出預選的同學。

  階梯教室正前方的講臺已經被清空,搭建了一個簡易的舞臺,初審的流程就是先在這個舞臺上,把節目給這七個鳥人演一遍,然后由他們來審核判定誰入選,誰淘汰。

  許逸陽的班級排的比較靠后,所以大家就在階梯教室的后面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演出的節目多種多樣,唱歌的居多,舞蹈其次,樂器表演再次,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小品類節目,但是沒見有人說相聲。

  所有唱歌節目,基本上都規避掉了情歌,有人唱友情,有人唱理想,有人唱大好河山。

  半個下午,就遇見三個唱鄭智化《水手》的哥們兒,關鍵唱的還都不怎么地。

  一班的寧若琳也有節目,報的是古琴獨奏《高山流水》,古琴擺上,十指輕輕一掃,那種意境立刻就出來了。

  寧若琳彈古琴真的很厲害,不但非常嫻熟,更重要的是韻味十足,一上手,就知道是專業級別的選手,立刻把前幾個吹豎笛、彈電子琴還有拉手風琴甩開了一大截。

  再加上人長得非常漂亮、很有古典美,所以更是有一種人琴合一的感覺,讓在場的男生心生向往、女生新生羨慕。

  許逸陽有些納悶,他開始覺得寧若琳這樣的女孩子就不該在中海外,她應該去燕京大學中文系,學學古漢語什么的,可能更符合她的氣質。

  有意思的是,佟悅薇竟然也報了節目,而且還是小提琴演奏,在看完寧若琳的演奏之后,立刻就開始緊張起來。

  許逸陽聽說她報了小提琴,好奇的問她:“悅薇,認識挺長時間了,沒聽你說過你會拉小提琴啊。”

  對許逸陽來說,他上輩子認識佟悅薇也有十年左右了,認識的那十年里,好像從來沒聽顧思佳說起她會拉小提琴。

  佟悅薇一看著許逸陽,就想到周五下午在小樹林里聽到的話,整個人立刻變得極不自然,眼神躲閃著說:“我……我是小時候學的,高中的時候就扔了……”

  顧思佳這時候忙說:“悅薇為了這次演出,自己在家偷著練好久了!”

  許逸陽輕輕點了點頭。

  佟悅薇的班級比許逸陽他們班先上,佟悅薇上臺表演了一首《梁祝》,雖然聽起來稍微有點生疏,但說實話,整體還是不錯的,起碼沒有彈錯,感覺也是比較到位的。

  但是,就整體意境上,比寧若琳的《高山流水》還是差了不少。

  等到五點多,才終于到了許逸陽他們班。

  第一個上臺的就是顧思佳她們的現代舞《失戀陣線聯盟》。

  這首歌的音樂一起,輕快的節奏就讓人忍不住想扭動身體,可以說是少有的經典舞曲,再加上跳舞的是幾個青春靚麗的小姑娘,所以一登場就引發一陣尖叫。

  當舞蹈真開始的時候,大家看到這種洗腦的舞蹈動作,一下子就中了毒,就跟那些人中抖音的毒一樣,立刻就被這支舞蹈所吸引,現場氣氛一下子便火爆起來,掌聲、歡呼聲、叫好聲連綿不絕。

  陳彥輝的臉色有些難看,他早就打定主意,許逸陽班里的節目一個也不讓過,但是這節目在現場好像還挺受歡迎。

  不過轉念一想,無所謂了,反正又不是現場公布結果,就算其他班的同學喜歡這個節目,回頭公布名單的時候這節目不在里面,應該也沒什么影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