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一場秋雨一場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宋小滿的離職辦的很快。百度筆趣閣MM,更多好免費閱讀。

  4s店的經理聽說她要離職,幾乎沒什么猶豫就立刻答應了。

  而且,她這樣的銷售崗位,并沒有什么好交接的工作,因為她手里本身就沒多少客戶,已購買過車的客戶也都轉入售后部門那里進行維護,所以她幾乎就是脫掉工服就能走了。

  于是宋小滿下午就把離職全部辦完,然后離開了奧迪4s店。

  許逸陽聽說她這么快就辦完,不由松了口氣,這幾天還一直在接到廣告上的電話,自己根本就跑不過來,宋小滿來了之后,就直接讓她挨個去對接。

  這就給自己分擔了很多的對外工作。

  為了讓宋小滿更好的開展工作,許逸陽把她約到學校附近一起吃了頓飯,飯桌上,他給了宋小滿一份資料和一臺數碼相機,是有意向在網吧做廣告的商家信息,他希望宋小滿從明天開始去挨個先做一個實地考察,然后記錄一下商家的具體情況,再拍些照片回來。

  除此之外,許逸陽還給了她一份打印出來的招商手冊,這份手冊,是他剛剛做完的第二屆cs戰隊比賽的招商手冊,給宋小滿,也是希望她能夠先熟悉一下項目規劃,然后根據項目的性質、廣告的性質,主動去尋找相匹配的商家。

  宋小滿立刻將資料手下,對許逸陽說:“許先生放心,我晚上回去一定認真看完,盡快就開始。”

  第二天,宋小滿便開始投入到了這份從未接觸過的工作當中。

  雖說她沒有互聯網方面的銷售經驗,不過許逸陽還是愿意相信她、給她一個機會,希望她能夠在三個月試用期內證明她自己的價值。

  周五,中海一大早迎來一場降雨。

  俗話說,一場秋雨一場寒,此時的季節已經入了深秋,一場雨下來,氣溫驟然間就下降了好幾度。

  許逸陽早上從宿舍出來的時候,發現不少穿少了或者沒帶傘的同學都頂著雨急忙往回跑,模樣頗為狼狽。

  他穿著一件t恤,外面套了一件外套,感覺有點涼不過整體倒是還好。

  就是雨下的有點大,風也不小。

  許逸陽跟室友們一起撐著傘,踩著幾厘米深的積水去食堂吃早飯,沈樂樂給他打了個電話,說:“許逸陽,我剛才出門淋到雨了,回寢室換個衣服,你們去了先吃吧,不用等我了。”

  許逸陽忙道:“記得把身上和頭上的水擦干了再出來,別感冒了。百度筆趣閣MM,更多好免費閱讀。”

  “知道啦!”沈樂樂說:“我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感冒,我爸媽說明天過來。”

  “明天?”許逸陽驚訝的問:“確定了嗎?”

  “昨天晚上才定的。”沈樂樂說:“他們一直說想來看看,可我媽院里工作太忙,平時周末至少加一天班,這周末終于沒那么忙了,倆人昨晚剛買的機票。”

  許逸陽忙問:“幾點到?”

  “十點多。”

  許逸陽便道:“那明天我陪你去接他們吧。”

  “不用這么麻煩。”沈樂樂那邊傳來窸窸窣窣換衣服的聲音,說:“我明天自己去就行,中午我媽說要請你吃飯,問你有沒有空。”

  許逸陽笑道:“應該是我請叔叔阿姨吃飯才對啊,這樣吧,明天咱倆一起去,中午我來安排。”

  沈樂樂忙說:“真不用麻煩了,你最近一直挺忙的,也沒好好休息,明天剛好周末,你踏踏實實睡個懶覺,十二點起來吃飯就行了,飯店我訂好了,就在學校附近那個本幫菜。”

  許逸陽說:“我還是跟你一起,起碼還能解決個交通問題。”

  因為身邊有同寢在,許逸陽沒把開車說的太明白。

  沈樂樂倒是聽明白了,只好說道:“那行吧,那你今天晚上早點睡,一定要休息好。”

  這時候,忽然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樂樂你好了沒?”

  “快了,快了。”沈樂樂說了一聲。

  正想跟許逸陽說一聲掛了,結果那女孩感嘆一聲:“樂樂你胸好大,真是羨慕死我了……”

  “要死啦你……”沈樂樂羞臊的說:“我正打電話呢……”

  “啊呀,呸呸呸,對不起對不起,我去門口等你……”

  許逸陽心里不由納悶,真的很大嗎?看著感覺好像也沒那么夸張吧?

  這時候沈樂樂慌張地問:“許逸陽,你還沒掛啊!”

  許逸陽說:“噢,剛才走神了,這就掛。”

  “走什么神呢你?”沈樂樂下意識一問,緊接著就啐了一口:“不許瞎走神!我掛了!”

  許逸陽應了一聲,便囑咐道:“記得多穿點。”

  在食堂里吃過早飯,沒看見沈樂樂過來,許逸陽他們六個便各自撐著傘往教學樓走。

  回到教室,距離上課只剩下幾分鐘了,班上同學基本都到齊了,唯獨沈樂樂沒來。

  于是許逸陽掏出手機,給沈樂樂打了個電話,問她:“在哪呢?沒來教學樓嗎?”

  “啊,我有點頭疼。”沈樂樂鼻音比剛才已經重了一些,說:“可能是淋著腦袋了,冰冰的,疼的厲害,想上午請個假躺一會兒。”

  許逸陽忙問:“發燒了?”

  “應該沒有吧。”沈樂樂說:“就是有點頭疼,腦袋沉沉的。”

  許逸陽問:“你寢室有藥沒?”

  沈樂樂說:“我有板藍根。”

  許逸陽說:“那趕緊沖一包喝了,用熱點的水。”

  沈樂樂嬌滴滴的說:“我現在不想起,待會兒沖一包好不好?”

  “別待會兒了。”許逸陽忙說:“現在就沖一個吧。”

  說著,許逸陽又問:“有體溫表嗎?量一量發燒了沒有。”

  沈樂樂說:“沒有體溫表,不過我應該沒有發燒,我可能就是需要在被窩里補個覺,暖和暖和就好了。”

  許逸陽說:“要不要我去看看你?”

  沈樂樂輕笑一聲,說:“好啊,我倒是挺想你來陪我的,一個人在寢室可孤單了。”

  許逸陽也沒多想,說:“那我現在過去。”

  沈樂樂忙道:“哎呀你好好上課吧,寢室早關門了,再說不關門你一個男生也進不來,我們宿管大媽管的可嚴了,上禮拜隔壁女寢一個長得有點像男生的姑娘來我們寢室樓找同學,結果大媽攔著不讓進,非說人家是男的,最后人家掏出學生證才放行……”

  許逸陽說:“那你一個人沒人照顧怎么辦?要不要我跟班導說一聲,讓她去看看你?”

  “不用啦!”沈樂樂說:“我都這么大的人了,這點小事能照顧好自己的,你安心上課,想我了就給我發短信。”

  “發個屁。”許逸陽說:“你老老實實沖一包板藍根喝下去,然后裹著被睡一覺,睡醒了再跟我說。”

  “噢……”沈樂樂聲音帶著一分幽怨、三分歡喜的說:“那我要是睡醒了無聊,就給你發短信,你不許不回。”

  “好。”

  掛了電話,許逸陽心里依舊有些擔心,不過想來她喝包板藍根,再休息休息,應該不會有什么大礙,中午看看她的情況,不行就帶她去醫院。

  沈樂樂給許逸陽發了條短信:“我喝完板藍根、準備睡覺啦!”

  許逸陽給她回了一條:“快睡吧,醒了給我發信息。”

  “嗯呢!”

  第一節課,沈樂樂一直沒給許逸陽發短信,下課之后,顧思佳過來問他:“班長,沈樂樂同學沒來上課,電話也打不通,你知道怎么回事嗎?”

  許逸陽說:“她早上淋雨受涼了,在寢室休息。”

  顧思佳點點頭,關心的問:“她沒事吧?”

  “應該沒事。”許逸陽微微一笑,順口說:“你也多注意,這兩天有點降溫。”

  “噢,好……”顧思佳忽然聽到許逸陽關心自己,一下有些局促,帶著幾分慌亂的點點頭,說:“那個,悅薇說最近想再組織聚餐,咱們三個,你有空嗎?”

  許逸陽聽到佟悅薇的名字就有點頭疼,說:“最近可能沒空,事情太多,改天再說吧。”

  顧思佳輕輕點頭:“好,我回頭跟她說一聲。”

  十點多的時候,沈樂樂醒了。

  完全是凍醒的。

  她感覺身體越來越冷,本來剛合適的薄被子好像瞬間變得不夠用了,讓她在被窩里凍得直發抖。

  再一摸額頭,額頭似乎是滾滾燙的,沈樂樂便知道自己發燒了,而且燒的不輕。

  低燒不會讓人感覺這么冷,只有在發高燒的時候,在大腦體溫感知能力故障的時候,才會給自己這么強烈的寒冷感。

  她此刻特別想有一床厚棉被,但由于天氣還沒到冬天,所以她根本就沒想過要提前準備。

  越來越強烈的畏寒感讓她一個勁的打著冷顫,她硬挺了一會兒,實在扛不住了,才強撐著給許逸陽打了個電話。

  許逸陽正在上課,見沈樂樂給自己打來電話,心里覺得可能有什么緊急事情,不然她肯定會給自己發短信。

  于是他急忙起身,直接從后門溜了出去,然后接聽電話:“樂樂,怎么樣了?”

  沈樂樂無比虛弱,牙齒都不停的發顫打架,低聲說:“許逸陽,我好像燒起來了怎么辦,現在身上特別燙,感覺又特別冷。”

  許逸陽一聽就急了,說:“你等著,我去寢室找你。”

  沈樂樂說:“樓下大媽不會讓你上來的,我現在這樣子也下不去了,要不你幫我跟班導說一聲吧……”

  許逸陽說:“你別管了,乖乖躺著等我,我帶你去醫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