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二章 胡秉文的邀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掛了胡秉文的電話,許逸陽不由嘆了口氣。

  雖說已經是成年人,但一想到沈樂樂為自己所做的這一切,感動之余也不免愧疚。

  自己當初只想在高考后與她南北相隔、相忘于大學,卻沒想到,最終她還是來了中海外。

  更沒想到,其實她早知道自己騙她的事情,但一直以來卻毫無表現。

  許逸陽掛了電話,從網吧的二樓下樓,沈樂樂此時正在幫負責打掃衛生的阿姨收拾垃圾。

  見許逸陽下來,她笑著問:“樓上都忙完了?”

  許逸陽點點頭:“忙完了,等比賽的時候就能用了。”

  說完,許逸陽又道:“學院的胡老打電話說,讓咱倆晚上去他家吃飯。”

  “胡老?”沈樂樂驚訝的問:“胡院長啊?”

  “對。”許逸陽道:“說是讓咱倆定下來之后給他回個話。”

  沈樂樂聽說副院長要請兩人去家里吃飯,一下子有些緊張,說:“人家肯定是想請你,我就不去了吧……”

  許逸陽說:“去啊,干嘛不去,胡老在學校影響力很大,很多校領導都非常敬重他,跟他打好關系,將來如果想保研也更輕松。”

  沈樂樂說:“我將來可不想再考英語專業的研究生了。”

  許逸陽說:“傻呀,像這種老教授,全國的教育人脈都很強,有他幫忙引薦,找其他導師也更容易不是?”

  說著,許逸陽又道:“往后四年在中海外,有胡老罩著,不說橫著走,起碼也可以躺著拿畢業證和學位證。”

  沈樂樂見許逸陽表情堅持,便點點頭說:“好,聽你的。”

  許逸陽嗯了一聲,低聲問她:“你來中海外之前就跟胡老通過電話了?”

  沈樂樂表情有些不太自然的點頭說:“當時不是說要給我走特招通道嘛,所以胡老就說要電話里跟我聊兩句,他當時人在國外。”

  許逸陽誠懇的說:“我考中海外特招那個事兒,真是不好意思,一直沒跟你說。”

  沈樂樂忙道:“沒事兒,我知道你的情況,高三下學期光顧著弄培訓班了,肯定沒什么時間復習,要不是有這個機會,怕是很難考上一所合適的大學。”

  緊接著,她微微一笑,又說:“其實我挺感謝你的,你當時肯定是怕影響我高考,影響我報志愿,所以才沒告訴我的吧?還那么用心的演戲給我看,我知道你是為我好。”

  許逸陽對她這種說法,未置可否。

  當時,自己也確實是有私心的。

  畢竟,自己一心想來中海外,其實就是為了顧思佳,否則的話,以自己重生者的身份,大學上去哪上,甚至上與不上,其實都沒太大意義,不上大學的話,自己或許有機會做更多的事、賺更多的錢。

  不過,對沈樂樂來說,她是揣測不到,也感覺不到許逸陽這份私心的。

  所以在她看來,許逸陽這么做,應該都是為了她考慮,所以她非但沒有在心里怪過許逸陽,反而一直對他這種關心和愛護非常感動。

  許逸陽自然也看出她的想法,多少松了口氣。

  于是,許逸陽便道:“那我就跟胡老說一聲,晚上咱倆一起過去。”

  沈樂樂爽快的答應下來:“行。”

  回到寢室,許逸陽找到陳猛,讓他今天下課之后幫自己去網吧查賬,在他應下來之后,又遞給他三百塊錢,說:“對了,順便幫我去買十盤邁克杰克遜的磁帶,還有十盤樸樹的《我去2000年》,買正版啊!”

  陳猛說:“許哥,這錢應該網吧出啊,不能你個人出,就當是網吧在你的網站上打廣告了。”

  許逸陽擺擺手:“無所謂,沒多少錢的事兒。”

  新世紀論壇,許逸陽并沒有放到新世紀網吧內,而是把它作為一個自己的小項目進行孵化,初期跟網吧以及CS比賽綁定,聯合推廣,也能給網吧聚攏到首批用戶。

  在他的心目中,網吧就是玩票,哪怕做到幾十家分店,也還是玩票的性質,對自己來說,這點收益實在瞧不上眼。

  不過,論壇卻不一樣。

  論壇是互聯網社交產品,而且現在互聯網正在萌芽,這種產品值得認真運作下去。

  不敢說用論壇孵化一個大互聯網公司,起碼也能孵化一個天涯社區這樣的產物出來。

  下了課,許逸陽便和沈樂樂一起去了行政樓。

  胡秉文跟他們倆約好,下課后在行政樓碰面,讓兩人坐他的車回去。

  剛到樓下,胡秉文就走了出來,見到兩人,急忙熱情的說:“哎呀,許逸陽同學,好久不見!”

  許逸陽急忙說:“胡老您好。”

  一旁的沈樂樂也忙的微微鞠躬:“胡老好。”

  許逸陽便介紹道:“胡老,這是我高中同學沈樂樂,就是我們營州今年的理科高考狀元。”

  胡老連連點頭,贊許的說:“沈樂樂同學的大名,我在國外的時候就聽說了,電話里聊的也非常愉快,你愿意來我們中海外,真是把我們招生辦的老師激動的好幾天沒睡好覺啊!”

  沈樂樂忙謙遜的說:“胡老您太夸我了,我其實各方面都比許逸陽差遠了。”

  “誰說的。”胡老笑道:“你的高考成績肯定比許逸陽強得多,這小子雖然英語很好,但我估計他其他科目不怎么樣。”

  沈樂樂說:“其實他以前理科才是強項,不知道后來怎么英語超車上來了。”

  “是嗎?”胡老驚訝一笑,隨即說:“行,你們倆真是咱們這屆大一新生里的寶貝。”

  說完,他看了看時間,道:“咱們先走,到家邊吃邊聊。”

  胡老的座駕,是一輛看起來很老的沃爾沃轎車。

  車已經老得不知道是什么型號了,但看起來還是老當益壯。

  胡老介紹說,這輛車是他當年用稿費賺的錢買的一輛二手,在他手里已經開了差不多十年,跑了三十萬公里,現在里程表已經差不多快五十萬了。

  許逸陽很好奇胡老的稿費主要是從哪來的,胡老告訴他多半是教輔出版,還有一小部分是英語名著的翻譯。

  許逸陽心想,佳陽教育現在就一直在編撰自己的教輔材料,很多外教正在自己的課件基礎上進行補充和修改,將來不知道能不能找胡老給把把關。

  要是胡老把關之后,還能答應署個名,到時候自己找家出版社把教輔出版出來,那可真是太完美了。

  只要教材通過正規的渠道出版出來,不但可以提供給佳陽教育的學生使用,還能夠在社會上進行銷售,教輔教材不但是培訓機構收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培訓機構擴張影響力的制勝法寶。

  不過這事兒許逸陽沒著急說出口,還是等教輔的初版內容全部定稿之后再說。

  胡老家離中海外有大概七八公里,開車也就二十分鐘左右。

  小區有點老舊,不過看著還非常整潔。

  據說這是中海外最早的教師公寓,住的全是六十年代到七八十年代的中海外教授,大多數都已經退休了。

  許逸陽沒來得及置辦禮物,兩手空空,多少有些不太好意思。

  不過想到胡老的行事風格,他心里也就釋然了。

  自己如果真帶著東西來,他也未必愿意收。

  而且,雖然胡秉文是許逸陽的貴人,但眼下許逸陽與他其實不是很熟悉。

  當初在營州見過一次,然后來考試的時候見過一次,現在才是第三次見面。

  所以,許逸陽打算等以后熟絡了,再送一些比較走心的禮物。

  胡老家住一樓,有個二三十平的小院子,院子里搭了些架子、種了不少蔬菜瓜果和花花草草。

  穿過院子,剛走到門口,房門便被人從里面打開,一個三十出頭、身材略有些瘦小的、滿臉英氣的女人打開門,笑著說:“爸回來了,這兩位就是你電話里說的兩位學生吧?”

  胡老點點頭,對許逸陽說:“我女兒胡思琪。”

  許逸陽和沈樂樂急忙與她打招呼,許逸陽帶頭叫了一聲思琪姐,把胡思齊開心的不行,直夸他會說話。

  胡老請許逸陽和沈樂樂進去,進門的客廳不大,但是布置的還挺溫馨。

  一個中年男人正坐在沙發上擺弄手機,見胡老進來,急忙站起身來叫了聲爸。

  胡老介紹說,這位是他的女婿,名叫張海東。

  這時候,廚房里出來一個頭發花白、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特別熱情的跟許逸陽和沈樂樂問好。

  這個老太太,便是胡老的愛人,據說以前也是中海外的教授,只不過是教德語的。

  胡老的愛人張羅了一桌飯菜,許逸陽和沈樂樂一番感謝之后,才在胡老的邀請下落座。

  飯桌上,胡老把許逸陽和沈樂樂的一些“事跡”介紹給了他的女兒女婿。

  除了沈樂樂是高考狀元、從清華退學來中海外的驚人操作之外,還包括許逸陽做培訓機構,特招考試雙科滿分、到了中海上學還帶著同學倒騰軍訓服賺了一筆錢,甚至還用賺到的錢開了一家網吧的事情。

  胡老的女兒對沈樂樂放棄清華來找許逸陽非常驚訝,一邊稱贊沈樂樂有勇氣,一邊對許逸陽說:“像樂樂這么好的姑娘,你可得好好珍惜,可能這輩子都遇不到第二個了。”

  許逸陽裝傻笑了笑,還是沈樂樂先說話,稱兩人是好朋友,還沒有更進一步。

  這時候,胡老的女婿張海東很是好奇的問:“小許,倒賣軍訓服這么暴利嗎?幾天工夫能賺幾十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