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七章 生意火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周五,中秋節。

  上午,網吧還沒正式開業,但趙鑫招的網管和收銀都到崗了。

  網管的工作方式采用三班倒,每人每天工作八小時,每周休息一天,輪休。

  一人輪休的時候,另外兩人就每天工作十二小時。

  牽扯到銷售,就勢必要核實庫存,所以大家每天輪流來對賬,一方面保證賬目清晰,一方面也能防止網管或者收銀員中飽私囊。

  除此之外,許逸陽還跟隔壁小飯館的老板約了一個合作方案,他讓老板做了一份蓋飯的菜單,到時候留在網吧,有人點餐就告訴他,他做好了給客人送過來。

  不過這可不是白給他攬客的,賣飯的錢是網吧收,然后網吧抽成15,一份三塊錢的蓋飯,網吧抽四毛五,一天賣一百份的話,飯店老板能多兩百多的流水,網吧能賺四十五塊錢。

  在學校的時候,許逸陽和大家伙開始到處為新世紀網吧搞宣傳。

  今天剛好周五,下午六點鐘網吧就正式開業,剛好能趕上周末這一波客流高峰。

  大家一整天都外興奮,以至于課都沒怎么聽。

  下午五點,剛一下課,大家便急忙碰頭、一起前往網吧。

  一大堆中海外的同學,聽說他們竟然開了一家網吧,也都趕過來湊熱鬧。

  許逸陽給大家承諾了,今天開業第一天,網吧酬賓,憑中海外學生證只需要一塊錢一小時,包夜五元。

  現在,學校周邊的網吧,大都兩塊五到三塊錢一小時,環境好點的就貴一些,差點的就便宜一些。

  像許逸陽他們的網吧,環境好,機器也新,三塊錢一小時是正常價。

  如果是辦會員的話,一般是兩塊五一小時。

  1999年,在中海,一小時兩塊錢的網吧,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不過,網吧價格下跌也很快,就明后年的事兒,因為網吧太賺錢,所以網吧像雨后春筍一樣越來越多。

  許逸陽記得,2001年左右的時候,泉城的網吧普遍都一塊五一小時了,有些比較破舊的網吧,干脆降到了一塊錢一小時。

  因為是新網吧,機器新、環境好,而且價格公道,所以在這條弄堂里確實很有吸引力。

  許逸陽想先在學校里宣傳一波,所以故意搞了個針對中海外學生的優惠活動。

  一塊錢一小時的價格,真的是便宜到沒朋友,所以中海外的男生們一窩蜂的就趕了過來。

  所以,許逸陽也希望能夠盡快建立起穩定的會員群體,這樣的話,將來網吧的收入會很穩定,環境也會很穩定,尤其是當網吧大部分都是大學生的時候,網吧的氛圍會比外面的網吧好出一大截。

  許逸陽為了增強用戶體驗,很多地方都下了工夫。

  比如,為了保障網吧內顧客的財物安全,他早就在室內裝了幾臺監控攝像頭,搭配硬盤錄像機24小時不間斷記錄監控。

  同時,網吧門口的玻璃門、里面的墻壁上,也都貼上了醒目的提示:“全時段監控!違法必究!”

  除此之外,每張桌子上也都貼了從路邊廣告店定做的小標語:“請隨時注意您的貼身財物,如有不法分子謊稱您有錢物掉落,在低頭查看前,請先確保桌面其他財物安全!”

  網吧里偷盜的情況很多,里面偷手機、偷錢包,外面偷自行車。

  一般情況下,偷手機和錢包的,都是用“哥們你錢掉了”這種套路,正在上機的人一低頭,看見幾塊錢,撿起來的時候,發現手機沒了。

  其實,在他低頭的那一刻,手機就已經被拿走了,而拿了手機的人會立刻往外走,等受害人撿起錢的時候,人已經出了網吧、跑沒影了。

  甚至,有的小偷連扔錢的成本都不舍得花,這邊說你東西掉了,你眼一瞟,手機就已經沒了。

  所以許逸陽才在每一臺電腦桌上,都貼上了充分的提醒,又有監控攝像頭威懾,應該能起到不錯的效果。

  至于門外,也兩個角度裝了兩臺對著的攝像頭,把網吧門口以及兩側街道都拍攝在內,網吧門口也貼著醒目的告示。

  網吧里面最容易丟手機,外面最容易丟自行車。

  一般小偷都是把液壓剪揣在懷里,無論什么鎖都抗不過十幾秒,鎖剪斷之后騎著就走,時間耗費也不超過一分鐘。

  許逸陽把攝像頭架上,小偷多少會有些忌憚。

  網吧開業的時候,沒有搞什么剪彩儀式,也沒有人給他們送花籃。

  不過,許逸陽自己倒是花錢買了八個花籃擺在大門兩側,一方面顯得喜慶,另一方面也能更惹人注目。

  七個人里,除了許逸陽之外,都懷揣著一顆激動無比的心情。

  因為如許逸陽所說,這家網吧,是大家的產業,每個人七分之一,往后,他們的學費、生活費,甚至補貼家里的費用,可能都要從這家網吧里產出,所以大家看待網吧的心情,也像是父母呵護自己的孩子一般。

  許逸陽就無所謂了,這網吧的收入對他來說微乎其微,屬于意義大于實際的存在。

  站在網吧門口,在許多中海外學生的注視下,許逸陽和趙鑫作為寢室年紀最大的兩個人,一起把鞭炮放了,噼里啪啦的響聲,夾雜著紅色的炮仗皮鋪滿一地。

  在濃白的硝煙散盡之后,大家一齊手拉紅繩,把蓋在門頭上的紅布扯下,露出“新世紀網吧”五個大字。

  網吧正式營業了。

  剛宣布正式營業,中海外的學生就把九十臺機器全部坐滿了。

  現在正處在酬賓階段,上機每小時一塊錢,辦卡的話,100元得125,用會員卡結算一塊錢一小時的網費相當于還有折扣,所以,很多學生都選擇辦會員卡。

  一百塊錢對他們來說壓力不算大,但價格確實優惠很多,而且新網吧機器好、環境好,整個中海外方圓幾公里未必能找到比這環境更好的地方,所以大家自然也都愿意以后定點來這里上網、打游戲。

  而且,會員卡上機也簡單省事,不需要找網管交押金開機,自己找到空機器打開,解鎖的時候輸入自己的會員卡號和密碼即可,玩夠了就點下機,機器會重新鎖定。

  從六點鐘開始,到晚上八點,網吧光會員卡就辦出去一百二十多張,很多人還在等著上機,機器沒等到,就先把卡給辦了。

  零食飲料和香煙的銷量也很好,大家來的時候多數都沒吃飯,所以隔壁小飯館的老板也搭車買出去四十多份蓋飯,開心的合不攏嘴。

  現在的天氣不冷不熱,不需要開空調,網吧里換氣設備也算給力,所以即便有不少煙民,也不顯的像其他網吧那樣烏煙瘴氣。

  而且,因為都是大學生的緣故,沒有什么社會青年,所以網吧里的氣氛也很好,大部分人都在打CS,但很少聽見有人爆粗口。

  要是社會青年多的網吧,里面一旦打起局域網的CS,一定是罵聲不斷的。

  甚至很多時候會因為游戲中的矛盾,引發真人PK。

  許逸陽也交代過網管和收銀,如果自己的網吧有人鬧事,無論因為什么,第一時間打電話報警,哪怕只是有人吵架也要報警處理,不然萬一有哪個愣頭青社會青年忽然從口袋里掏出把刀來,把誰捅了,那麻煩就大了。

  眼看生意好的不行,許逸陽和大家雖然連個站的地方都沒有,但也感到很有成就感。

  大家紛紛點頭。

  眼看今天是中秋節,還沒顧得上一起吃頓飯,于是許逸陽便對大家說:“行了,這邊有網管和收銀,咱們先去吃頓好的,算是過節了。”

  于是,七人找了個火鍋店,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頓火鍋。

  飯桌上,許逸陽定了一個監管網吧的分工時間。

  自己周一,沈樂樂周二,李一鳴周三、谷鵬周四、趙鑫周五、陳猛周六、張駿楠周日。

  每個負責人在自己負責的當天,要在早晨上課之前到網吧一趟,除了看看運營情況之外,還要收昨天晚上包夜期間的網費和零售收入,盤點無誤之后,把零錢留做流通,把整百的錢帶回學校;

  晚上十點之前,也要去一趟,也就是一天去兩次,收兩次款。

  全天兩次收款匯總之后,交給許逸陽,然后由許逸陽登記入賬。

  許逸陽準備買個迷你的保險柜,悄悄放寢室去,以后收回來的整百現金就放在保險柜里,每周去銀行存一次,每天存太麻煩。

  許逸陽推測,網吧的生意會一直很好,等過了這個周末、價格恢復正常之后,每臺機器,每天白天上機三塊錢一小時、晚上包夜十塊錢一晚,應該能貢獻三四十塊錢的流水。

  如果按這么計算,九十臺機器,一個月光上機費的流水,應該就能到十一二萬。

  除此之外,各種銷售的收入也會比較可觀,所以收入情況應該略高于之前的預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