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三章 怎么會這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篝火逐漸熄滅、剩下一堆火紅的灰燼時,有些同學看到滿天繁星的美景,想出去走走。

  許逸陽交代大家一定多人組隊,千萬不要去江邊涉水,也不要一個人走遠。

  沈樂樂也找到許逸陽,說:“咱們要不要也出去走走,吹吹涼風感覺還是很舒服的。”

  許逸陽點點頭,他本想約顧思佳的,因為他知道,顧思佳最喜歡在抬頭滿是繁星的夜晚散步。

  后來跟自己定居燕京之后,他們晚上幾乎很難看到滿天繁星的景象。

  燕京有個民謠歌手,他的歌里有一首歌詞,寫的是:“昨天我數到,第二十五顆星星,在燕京。”

  顧思佳總是調侃說,這個歌手不夠Real,燕京能數出二十五顆星星的日子,實在是太少了。

  許逸陽也笑著說,這哥們可能是在首都機場附近數的吧,把夜航飛機上的燈當星星數了。

  雖然很想和顧思佳一起出去散步,但鑒于兩人現在只是單純的同學關系,自己還是她好閨蜜喜歡的男生,而且她那個虎不拉幾的好閨蜜還一直跟著,于是許逸陽也就只能想想了。

  沈樂樂不知道走在自己身邊的許逸陽,腦子里想的是另外一個女生,她只是覺得,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好了,美好的讓人恨不得時間靜止。

  這個夜晚,三十多位同學,分別在三個大臥室里睡著農家樂的大通鋪,男生們睡一個屋,女生們睡兩個屋,每個人都睡的格外香甜。

  翌日,六點多大家便紛紛自然醒來,清晨有些微涼,空氣也有些潮濕,格外清新。

  吃過早飯,大家又到處采采風、玩玩鬧鬧,吃過午飯,大家便啟程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大家意猶未盡,有個女孩子說:“班長,這次旅行你又出錢又出力,把大家安排的這么好,真是太感謝你了!”

  大家也都紛紛道謝,許逸陽微微一笑,說:“不用這么客氣,都是應該的。”

  顧思佳雖然沒說話,但心里也覺得,自己長這么大,沒有遇見過比同齡人優秀這么多的男生,也難怪佟悅薇會喜歡上他。

  回到學校,陳猛和沈樂樂都打算回寢室休息休息,許逸陽一個人去了中海御景的家中。

  他檢查了一下自己的郵箱,包括林夏茹在內的很多投資人還是在跟他聯系,林夏茹甚至已經有些迫不及待,跟他在香港見面聊投資了。

  許逸陽估摸著,馬老板那邊現在應該也正處在比較困難的階段。

  如果一直拿不到投資,估計他的團隊很難支撐到年底。

  就算撐到年底,業務也很難有什么突破。

  自己要不了多久,應該就可以跟他聯系了。

  此時,阿里的蔡崇新,還在規劃五百萬美元到賬后的財務流程,以及員工持股方案。

  而馬老板,早就規劃好了這筆錢到底要用來做哪些事。

  即便今天是周日,兩人以及阿里的核心團隊還都在熱火朝天的正常辦公。

  馬老板最近有些著急,因為自打林夏茹從杭城走了之后,一直沒有給阿里一個明確的回復,到底是否決定投資。

  一開始他還自信滿滿,但是越等越覺得不太對勁。

  正常情況下,林夏茹那邊不可能這么久了一點動靜也沒有。

  畢竟,她在高盛大中華區的地位還是挺高的,自己就能夠決定五百萬美元以下的投資項目,沒理由一直這么拖著。

  于是他便催促蔡崇新,趕緊跟林夏茹確認一下,再這么繼續耗下去,對阿里的項目影響太大。

  蔡崇新也覺得情況有些反常,便主動給林夏茹打了個電話,詢問她事情現在的進展情況。

  林夏茹本來是想再拖上幾天的,一直拖到跟JeremyXu見完面之后再說。

  但是,蔡崇新打來電話,讓她意識到,可能已經無法繼續拖下去了。

  于是,她便告訴蔡崇新,高盛內部周一會對項目進行最后的審核,周一就會出最終結果。

  蔡崇新便把這個消息轉告給了馬老板,馬老板對他說:“不知道怎么回事,總是覺得這件事情有點不對勁。”

  蔡崇新問他:“你是說,高盛有可能會拒絕我們?”

  馬老板點了點頭,說:“高盛這么專業的投行,不可能不知道時機的重要性,現在正是應該爭分奪秒的最佳時機,他們反而把節奏拖的這么慢,明顯有點不合理。”

  蔡崇新說:“其他幾家投行也都一樣,態度比較模糊,感覺融資比我們想象的要難一些。”

  馬老板說:“看明天吧,如果高盛這件事不成,那我們得盡快想其他辦法了,現在資金鏈已經非常吃緊,再不趕緊把資本帶進來,我怕我們撐不了多久。”

  蔡崇新神色嚴肅的點點頭。

  他也很清楚,馬老板其實并沒有太多積蓄,能拿出來的,差不多都已經拿出來了。

  十幾號人一直需要人吃馬喂,而且又要維護網站,成本很高,如果還是拿不到錢,爐子里的火就沒有柴維持了。

  想到這,他便把大部分希望都寄托在了林夏茹的身上。

  希望林夏茹能夠不負所望。

  翌日,周一。

  林夏茹并沒有針對阿里的項目,召開任何的評審會。

  在她自己的內心深處,早就已經做出了拒絕阿里的決定。

  只不過,一方面礙于朋友面子,一方面又覺得吊著他比拒絕他對自己更有利,所以才一直使用拖字訣。

  但是現在,她已經拖不下去了。

  于是,在中午的時候,她沒等蔡崇新找自己,便主動給他打了個電話。

  蔡崇新正在工位上吃午飯,忽然接到林夏茹電話,還以為事情有了好的消息,于是微笑著接通電話。

  “林總,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

  林夏茹在高盛做了多年高管,早就習慣了拒絕,也習慣了在最后一步的關鍵時刻轉變態度,這已然成了她的職業素養,也是她能走到今天的關鍵原因之一。

  她非常平靜的對蔡崇新說:“崇新,非常抱歉的通知你,關于阿里項目的投資事宜,我們這邊內部的投資委員會有了新的決定,暫時放棄投資這個項目,還請你和馬總見諒。”

  蔡崇新整個人如遭雷擊。

  “林總,這……這是怎么回事?咱們一直聊的不是挺好的嗎?怎么說放棄就放棄?”

  蔡崇新的話,讓整個辦公室里的人為之駭然,馬老板騰地一下站起來,目不轉睛的盯著他。

  林夏茹認真的說:“崇新,你也是在投行工作多年的,投行是什么情況你再清楚不過了,80的項目是拿不到投資的,這其中有很多都是在投資的最后關頭被否決的,你在投行里做投資經理的時候,應該也有過很多次緊急剎車的情況,這完全是正常的工作流程,所以還請你理解。”

  蔡崇新知道,林夏茹說的沒錯。

  投資就是這樣。

  就算是意向有了、框架協議簽了、背景調查做完了,投資也有可能會告吹。

  投資是否成功,只以錢是否打入賬上為準。

  在打錢的前一秒種放棄投資的事情,也是很常見的。

  自己確實沒辦法怪林夏茹。

  可是,眼下這個項目,大家都等著這五百萬美元到賬,然后放開手腳、全力以赴,現在忽然說不投了,這個項目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整個辦公室的人,都屏住呼吸看著蔡崇新。

  蔡崇新感覺自己后背都被汗水浸濕。

  他忍不住問:“林總,不知道可否透露一下具體原因?到底是因為什么放棄投資阿里?”

  林夏茹說:“我只能告訴你,阿里項目在我們投資委員會的評級從B掉到了D,更多的細節,請原諒我出于職業要求與職業道德,不能透露更多。”

  作為一個投資人,最要緊的職業道德,就是不能把別人投給自己的商業計劃書泄露出去。

  這關乎一個投資機構最重要的信譽。

  發來商業計劃書、希望謀求投資的創業者,會把自己那些機密的創業方向、方案寫在計劃書內,如果被投資機構泄露出去,對信譽的影響將是災難性的。

  無論投資機構決定投資,或者不投資,都決不能泄露別人的商業機密。

  蔡崇新的內心深處有些絕望。

  這次高盛投資阿里,可不只是高盛一家,而是高盛牽頭,聯合多家投資機構一起投資。

  投資這種事情,因為需要多家公司溝通、需要多次面談,甚至多次實地考察,所以在投資圈里,是根本藏不住的。

  更何況高盛是行業頂尖的投資機構之一,所有人都在關注。

  而高盛自己也會發布財報,向股東報告他們在上一個時間節點內,又投了哪些公司。

  所以,高盛如果放棄投資阿里,這件事情一定會在投資圈里人盡皆知。

  這樣一來,高盛這么牛的機構放棄投資阿里,其他資本也會對阿里降低評級。

  也就是說,阿里接下來如果還想融資,難度會大很多。

  掛了電話,蔡崇新滿臉的絕望之色。

  馬老板急忙追問:“怎么了?高盛要放棄投資嗎?”

  “對。”蔡崇新長嘆一聲,說:“他們內部對我們的評級從B降到了D,一般降到C就已經放棄了,降到D就更沒投資的可能。”

  馬老板也慌了,不解的問:“怎么會這樣?!到底是我們的商業計劃書有什么問題,還是他們對我們有什么偏見?或者是行業發生了什么變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