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章 請大家去郊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因為放假期間,收購軍訓服的動作搞的有點大,所以許逸陽在班里,成了同學們追問的焦點。

  大家都想知道他倒騰軍訓服到底能不能掙錢,能的話大概能掙多少錢。

  許逸陽知道這種事情瞞得了初一,瞞不了十五,所以倒也沒有跟大家太過保密,直說他整個下來的收入在六位數。

  不過他也說明了這些錢并非自己一人所得,而是多個核心成員平均分配。

  大家聽到這里一個個都羨慕不已。

  不過大家心里也都清楚,這種做生意的腦子可不是誰都有的。

  顧思佳昨天晚上才從家里回到寢室,所以并沒有見到徐洋帶人收軍訓服的情形。

  不過她倒是有所耳聞,只是沒想到許逸陽能靠收購軍訓服,賺到六位數的利潤。

  這讓她在心中感嘆,自己這個班長還真是個無所不能的人。

  班上那個喜歡炫富的宣小龍,語氣帶著幾分挑釁的說:“班長,咱們班好像沒有班費了吧,我上次交了2000多塊錢班費應該已經花完了吧?既然你這周末賺了不少錢,班費的問題上,你不表示表示嗎?”

  許逸陽微微一笑,說:“好啊,表示,那你呢?你是想看我表示,還是想跟我一起表示?”

  宣小龍說:“我已經出過兩千二了,該你了。”

  許逸陽笑道:“行,那你等著看我這次花多少,然后你減去兩千二,把剩下的補上當接下來的班費就行。”

  說完,也不等他開口,便看了顧思佳一眼,道:“這樣吧,等周末有時間,我請大家一起去郊游,大家有沒有興趣?”

  “郊游?去哪郊游?”全班同學都有些驚訝。

  許逸陽此時心里想的,是顧思佳一直很喜歡的崇名島。

  開學到現在,自己跟她的關系還沒有什么明確的進步,雖說升級困難,但也不能放棄攢經驗。

  他記得顧思佳很喜歡崇名島,據她說,一有機會就會求著爸媽帶自己過去轉一轉、玩一玩。

  既然這個宣小龍話趕話說到這兒了,那自己不如請全班同學一起郊游,地點就定在崇名島,搞不好顧思佳心里還會覺得跟自己特別投機。

  宣小龍不屑的說:“班長,你搞什么啊?你該不會是想周末的時候買點零食,帶大家去逛公園吧?”

  許逸陽沒理他,笑著說道:“要不我們周末干脆全班一起去崇名島玩一玩吧,崇名島據說風景優美,而且還可以乘輪渡,我們可以包個車過去,在那邊找一個農家樂,住上一晚再回來。”

  “太棒了!”

  “班長好棒!”

  “班長我愛你!”

  本來班上女孩子就多,所以一開始尖叫起來,她們的聲音便足以刺穿耳膜。

  剛開課第一周,班長就要組織周末出游,而且還不用大家出錢,這可真的是絕佳的福利了。

  果然,一聽到許逸陽說要去崇名島,顧思佳這個本地人都興奮起來,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與殷切期待。

  一想到許逸陽不是本地人,卻能夠一下說中這個城市中自己最喜歡的地方,她不禁覺得很神奇。

  就在班上的女生都非常興奮的時候,沈樂樂低聲問許逸陽:“你之前不是說軍訓服要一直干到這周末嗎?周末咱們去玩的話,軍訓服的事還做不了?”

  許逸陽笑道:“不是還有趙鑫他們的嗎,他們現在已經業務熟練了。再說,周末也不需要他們親自去跑,不要緊的。”

  沈樂樂點點頭:“那就好。”

  許逸陽這時候走上講臺,對全班同學說:“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我們就暫定星期六的早上出發,星期天回來,如果哪位同學不能去的,請提前告訴我。”

  說完他悄悄看了顧思佳一眼,又囑咐道:“不過這是咱們班第一次組織集體活動,所以還希望大家盡量不要缺席。”

  他這話就是說顧思佳聽的,因為生怕顧思佳周末又回家了。

  不過,眼看顧思佳和其他的女生一起,都表示一定參加,他心里便松了口氣。

  30多個人出去郊游花不了多少錢,連吃帶住再租車1萬塊錢就了不起了,但是如果錢花了工夫大了,自己老婆不去了,那估計自己肯定要郁悶壞了。

  中海外的大學課程很適合許逸陽這種,除了英語,其他什么基本都不會的人。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需要學數學。

  這就直接完美的解決了許逸陽數學狗屁不通的問題。

  一上午的課程上下來,許逸陽覺得老師講的東西自己都能聽明白,這就足夠了。

  下課之后他沒有跟大家一起回寢室,而是先去了中海御景,把準備好的錢拿了出來。

  然后,又到茶樓去跟大家見面。

  把準備好的啟動資金分給了感興趣的同學之后。

  許逸陽便把開網吧的想法,跟沈樂樂也說了一下。

  沈樂樂對此沒有什么意見,反正對她來說,許逸陽怎么說就怎么做。

  此時此刻在大三寢室。

  王一澤和一幫人擠在寢室里,焦慮、不安、質疑、煩躁的心情相互交雜,氣氛一時冰冷到了極點。

  每個人都不說話,會抽煙的幾個人都在默默地抽著煙,一根接著一根,弄得整個寢室烏煙瘴氣,人的心情也就更加煩躁。

  煩躁的關鍵原因,是因為黃總秘書的電話始終沒有人接,而且始終沒有回短信。

  原本按照大家心里所想,大家早在早上的時候就已經拿到了10萬現金,然后轟轟烈烈的投入到第二波滾雪球中去了。

  沒想到的是,眼下,客戶竟然放了鴿子。

  王一澤在心里祈禱,千萬別出什么意外,自己可是砸了小七萬進去,那六萬的元旦晚會統籌金,全被自己砸進去了,要是真出啥意外,怎么辦?

  就算這2000件軍訓服,真能把錢賣回來,可是這叫賣的過程也實在是遙遙無期了。

  而且萬一許逸陽又跟自己作對怎么辦?

  萬一他又來打壓自己的賣價怎么辦?

  許逸陽剛找到工人打掃衛生、刷墻的時候,劉明超給他打來電話。

  他昨晚加班搞代碼,一直到快天亮才睡,中午才睡醒。

  結果,一睜眼就發現,那個王一澤給他打了二百多個電話、發了三十多條短信,還有不少其他號碼打來的電話,估計是他的朋友。

  他想問問許逸陽,自己應該如何應對,是干脆就不搭理了,還是繼續忽悠他們。

  許逸陽想讓王一澤手里那兩千套軍訓服,再在他手里捂上一段時間,于是便告訴他:“你給他回信息,就說你一大早就跟黃總一起去外地了,同行的還有集團財務,要到周末才能回來,所以在回來之前沒辦法去收貨,讓他等到周末。”

  “好嘞。”劉明超立刻說道:“那我這就回信息。”

  隨后,他立刻編寫短信,發給了王一澤。

  王一澤都快把頭發抓禿了。

  等到下午一點多,急的他想死的心都有了,這才終于盼來了黃總秘書的短信。

  “臥槽,黃總和他秘書帶著財務去外地有緊急業務要處理……”

  王一澤看著手機,惱怒的說:“這家伙也真是,不知道回個電話或者回個短信嗎?媽的……”

  秦虎脫口問道:“那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王一澤咬牙道:“只能等周末了!”

  陸明極度失望,說:“澤哥,如果等周末的話,我們可以錯過了一個禮拜啊!這一個禮拜,我們沒錢再收購軍訓服,豈不是只能干看著許逸陽賺大錢?”

  王一澤氣惱的說:“那有什么辦法?難道再借錢去收嗎?”

  陸明搖搖頭,嘆氣道:“我只是有點不甘心啊,我們之前高價收了那么多,錢都花完了,現在想跟許逸陽爭也沒那個資格,許逸陽很可能又把價格打到十塊開始收了,真不知道他這個禮拜能賺多少錢……”

  “媽的,別跟我提許逸陽!”王一澤咬牙道:“這個王八蛋,等我做完這筆買賣,一定好好陪他玩玩!他要是能在中海外待到畢業,我他媽隨他姓!”

  秦虎也唉聲嘆氣的說:“這個黃總真不靠譜,要不是他,我們也不至于這么被動,七萬塊錢的資金,全套進去了……”

  “是的……”王一澤也很生氣,怒道:“他早說周末才能收貨,我昨晚肯定不跟許逸陽死磕,最后弄得四十塊錢一件收了這么多,媽的,真是虧死了……”

  秦虎說:“搞不好許逸陽現在正到處用十塊錢的價位收購呢,媽的……虧大發了……”

  “快別說了,媽的,頭疼!”王一澤揉了揉太陽穴,道:“現在沒什么好辦法,只能等了!”

  陸明忽然想到一個主意,脫口道:“澤哥,我有個想法。”

  “你說。”

  陸明道:“你看,既然黃總那邊周末才能收貨,那我們不如先把這些軍訓服拿出去賣掉,先套一筆錢出來,然后再去其他學校低價收購一批,這樣也能拉低咱們的總成本啊。”

  王一澤眉頭一簇:“詳細說說。”

  “你看啊。”陸明解釋道:“咱們這兩千件,基本算是四十塊錢一件拿進來的,成本太高,我們不如先拿出去一批到各大工地門口賣掉。”

  “如果能賣到四十五塊,那我們賣一千件,就能回來四萬五,然后我們用這四萬五去其他學校,按照十元一件的價格,能收回來四千五百件,那樣的話,我們七萬塊錢的成本不變,手里可就不止兩千件了,而是五千五百件,我們的平均成本就能降低到十五塊錢左右。”

  王一澤眼睛一亮。

  他想明白這個道理,驚喜地說:“行啊陸明,有你的!這都能想出來!”

  陸明撓頭一笑,說:“總比就這么被動等著強些。”

  秦虎追問:“對了,如果我們去其他學校收購,許逸陽再找我們麻煩、跟我們對著干怎么辦?”

  王一澤說:“我們今天分散著來,十二個人,每人先帶一百套找一個工地門口賣,賣完之后直接去離你最近的大學收,我就不信許逸陽能盯得過來!只要有一個人沒被他盯住,就能打開一個突破口!”

  “說得對!”秦虎激動的說:“那我們這就出發!”

  王一澤點點頭,說:“大家注意一下,到了工地門口,還是按五十的價格出售,如果遇到還價,最低不能低于四十五,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